每日囧S

【奈因】籠中薔薇02

籠中薔薇 01


感謝 @迎えに来た 為第一回畫的插圖


斯雷因試圖冷靜,全力說服自己,但是效果顯然不彰,界塚伊奈帆露出溫柔笑容親吻『斯雷因』的場景,反覆出現在他過熱的腦袋裡,像菜場小販的叫賣播音器無限循環,深怕觀眾印象不夠深刻,煩死人地回放了一遍又一遍。


02

 

短短幾分鐘很快就過去了,當六點整一到,界塚伊奈帆的全副心思立即轉移到特價雞蛋上,連忙衝上前與一群大叔大嬸搶購。斯雷因眼睜睜看著伊奈帆彷彿被歐巴桑之神附體,經驗老到、眼明手快搶到一盒,然後就與『斯雷因』相親相愛、手牽著手一起結帳離去了。

 

「等等,界塚……」

 

斯雷因還沒有從打擊恢復過來,就被一擁而上搶便宜的人海給淹沒過去,對於沒經歷過大特價搶購經驗的他無疑又是另外一種震撼,甚至差點以為自己會被生吞活剝了。

 

斯雷因趕緊把自己剛剛拿在手上的那盒蛋交給窮凶惡極瞪著自己的大嬸,連滾帶爬逃出超市,深深感到自己彷彿從上百節火車出軌翻覆的現場歷劫歸來一樣。

 

「日本的特價活動太可怕了!」斯雷因餘悸猶存地拍拍胸脯,長期待在極密設施裡太過安逸,都快忘了外面世界的殘酷……看來夢世界也不是容易混的。

 

斯雷因有些渾渾噩噩走在路上,就那麼一恍神的光景,他失去了界塚伊奈帆的蹤影,只得再度搜尋對方,只是接二連三的狀況讓他有點難以消化,這裡跟他原先預期的很不一樣。

 

就算他想逃避,情況也很明顯,界塚伊奈帆與『斯雷因』在夢裡的關係不太單純。

 

似乎、疑似、可能、大概、或許,從敵人變成了……

 

……戀…人?

 

斯雷因拒絕承認這個詞彙,抱著頭蹲在地上,死死揪住自己的淺金髮絲,很像一隻不知把自己藏在哪裡的鴕鳥。他陷入巨大的糾結,橙色傢伙的確是常去極密設施探望他,他們最近的相處情形也比從前一觸即發的緊繃狀態好得多,但是發展出這層關係還是太莫名其妙了,一點也不符合常理!

 

斯雷因在不斷回播的親吻畫面中忽然注意到一個細節,界塚伊奈帆居然把自己變得比他高那麼一些些,才能那樣自然而然吻上『斯雷因』下垂的髮絲,而不必墊起腳尖。

 

看來這個夢不僅不合常理,還很厚顏無恥!斯雷因忿忿不平。

 

……好吧,畢竟夢境通常會發散、誇張一點,私心多一點,不能太計較。

 

斯雷因提起精神,他沒忘記自己到這裡的目的,再次尋找界塚伊奈帆,只是漫無目的到處搜索很沒效率,直到夜深都一無所獲,他沒想到原來在夢裡也會覺得疲累,甚至還有飢餓感,夢境世界比他想像還要廣大許多,而他壓根不知道界塚伊奈帆切確的住家位址。

 

「橙色傢伙會住在哪裡呢……?」斯雷因望著一家家亮起燈光的房子,感到自己在這世界是那麼格格不入,即使在夢裡仍舊沒有一個屬於自己的位置。

 

在社區裡巡邏的員警發現有一個陌生人士,在夜晚四處遊蕩,還不斷往別人房子窺望,意圖不明,形跡可疑,於是盡忠職守地上前盤查。

 

「你是什麼人?請你出示身分證件。」警察冷聲向斯雷因要求。

 

「我……」被叫住的斯雷因一愣,沒想到夢境連這些生活細節都如此實際。

 

警察的質疑目光有如針刺,表情非常肅穆,甚至可以說嚴厲。斯雷因頓時緊張起來,這是否在懷疑他是入侵者?會將他驅逐出去嗎?不管怎麼樣,他可拿不出什麼身分證件,這點就算在現實世界也一樣。他不希望喚醒某人的任務失敗,但此刻若是拔腿逃跑或是襲警,身分肯定也會暴露的。

 

要不然乾脆說自己是無業遊民,所以才到處遊蕩,日本法律不會太嚴苛吧?不,應該要問在界塚伊奈帆的意識世界裡當流浪漢應該不犯法吧?

 

「我晚一點就會去公園或是車站……不會給任何人添麻煩的!」斯雷因揚起嘴角,全力露出人畜無害的微笑,萬一因為這種理由被踢出夢境,那真是無顏見界塚雪跟耶賀賴醫師了。

 

「……」只可惜,盡責的警察先生非但沒有解除懷疑,眼神還更加凌厲瞪著斯雷因,彷彿要把他全身上下都刨挖一遍。

 

斯雷因冒著汗,左右為難,救星的聲音在此時響起:「他不是可疑份子,他在我朋友家的餐廳打工。」

 

斯雷因轉頭一看,界塚伊奈帆不知何時又出現在身後,一身深色軍裝在夜晚的保護色下非常不顯眼,果然橙色傢伙特別喜歡神出鬼沒嗎?

 

「界塚少尉。」警察顯然認出界塚伊奈帆,態度馬上就變得和善不少,點頭打招呼,「很晚了,您還外出嗎?」

 

「是的,剛好晚上臨時有一點工作急需處理,又去了研究所一趟,才剛要回家。」

 

「原來如此,這位是您認識的朋友嗎?那就沒問題了。」警察放心一笑,若有這位地球英雄的擔保,還有什麼問題呢。

 

伊奈帆又跟巡警寒暄了幾句,對方也不疑有他,繼續他的巡邏任務了。

 

危機狀況解除,對於界塚伊奈帆適時解圍,斯雷因有些意外又有些感動,而且總算又找到人。

 

「謝謝你,但我不是……」斯雷因侷促,不知該如何解釋。

 

「我知道,我問過韻子,你不是他們家的新員工。」伊奈帆表情淡然,沒什麼責難的意思。

 

「抱歉。」偷拿別人物品畢竟不好,斯雷因有些愧疚。

 

「不要緊,把衣服還回去就好。」界塚伊奈帆話鋒一轉,目光停留在斯雷因身上,略感懷疑地問:「不過,我一直懷疑,你該不會是……」

 

斯雷因眼睛一亮,難道界塚伊奈帆這遲鈍的傢伙終於認出他來了嗎?真是太慢了,不過心裡好像有點高興。

 

斯雷因忙不迭點頭承認:「嗯,我是!」

 

「是嗎……原來你真的是因為繳不出房租,所以被房東趕出來了,現在沒地方住,所以只好晚上在路邊遊蕩,真是辛苦了。」伊奈帆嘆了口氣,微表不忍,這年頭還是有不少生活艱辛的人們。

 

「咦?」斯雷因愣住。這是夢境的新設定嗎?雖然伊奈帆的推測好有道理,他若是被扔出極密設施,八成就會落到這種窘境。

 

「若無處可去的話,不如暫時先到我家來?總不能就這樣露宿街頭。」伊奈帆一臉認真,作為一個有良知、有熱血、有抱負的年輕人絕不能將無家可歸的流浪少年放著不管。

 

「現在很晚了,我明天還要去研究所上課跟工作。而且晚上也變冷,待在外頭容易生病,趕快回去比較好。」

 

「……這樣好嗎?」斯雷因覺得有點跟不上伊奈帆的思維。

 

不過這麼一說,斯雷因這才覺得溫度確實下降了,一道冷風迎面吹來,帶來陣陣寒意。不禁感嘆連氣溫都能隨日夜變化,與現實如此貼切。說不定待久了真的會感冒,那可就成了十足笑話。

 

「對了,我是界塚伊奈帆,你的名字是?」伊奈帆回過頭問。

 

斯雷因望著眼前的軍服男子,說話禮貌客氣,帶著恰到好處的疏離,沒有平日與斯雷因.特洛耶特互別苗頭的微妙張力。

 

看來界塚伊奈帆終究沒有認出他。斯雷因微微苦笑,把不知從何冒出的失落感吞回肚子裡去。

 

「我知道你是界塚伊奈帆,你是名氣響亮的地球英雄。」

 

斯雷因.特洛耶特自嘲一笑,而自己,只是一個沒沒無聞的死人。

 

「我叫做……『斯萊恩』。」他隨意替自己起了諧音。

 

斯雷因暗忖,界塚伊奈帆是對陌生人這麼親切的人嗎?但他也不確定,畢竟,界塚伊奈帆是個會對幾乎致自己於死的敵人也好得沒話說的人。只是這個夢的世界雖然沒有會飛的人類,沒有會說話的動物,也沒有超常的自然現象,還與現實有那麼點相像,但確實不太尋常,他最好不要貿然行動,多調查一下,了解界塚伊奈帆不能醒來的原因,何況牽涉到Aldnoah的因素,不能不謹慎應對。既然對方沒有認出他來,他也不如順水推舟,將錯就錯,在伊奈帆身邊好好調查清楚。

 

日本一般的房子通常不大,看來即使是戰爭英雄也沒住得多豪華,若真要比較起來……別說揚陸城了,好像比他被關的極密設施還要擁擠?地球聯合軍對關押他這名一級戰犯也算高規格對待,除了24小時監控,進行活動時必須佩戴手銬或腳鐐,但在極密設施裡不僅空間大,還有各項齊全的運動及休閒設施,甚至有個院子供他活動,界塚伊奈帆老是擔憂他運動不足,經常讓他去走走,還常在那下棋喝下午茶。

 

這麼說起來,橙色傢伙居然隨便帶著剛遇到的陌生人回家,實在太沒警覺心了,不要說精神型Aldnoah,連他這個敵人都可以輕易地趁虛而入。不過,界塚伊奈帆住的地方雖小,生活物品繁複卻能整理得乾淨整齊,充分展現日本人對有限空間的利用效率,與火星式犀利而俐落分明的風格大不相同,簡潔之餘也不失溫馨。斯雷因望著屋子裡的一切,感覺又對橙色傢伙有新一步的認識。

 

界塚伊奈帆帶著斯雷因回到家後並沒有閒著,他肯定這位客人還沒用過晚餐,於是一回到家隨即挽起袖子,進入廚房忙碌張羅食物。

 

「……」在意識世界到底需不需要吃東西呢?斯雷因一邊疑惑,一邊面對眼前散發濃郁香氣的金黃色蛋捲竟然感到了難以抵擋的食慾,然而遲遲沒有動口。他看了看身上穿著圍裙的伊奈帆,跟平常到極密設施穿著正規軍裝的模樣截然不同,少了一份軍人士官的肅殺之氣,原來橙色傢伙也可以這麼有居家的味道。

 

「怎麼了?不喜歡蛋捲嗎?」伊奈帆看著對方只是對他端出煎蛋捲乾瞪著發愣,不免疑問:「還是你想要換種口味?我可以再做別道料理,只是要再等一下。」

 

「不,煎蛋捲很好!」斯雷因連忙回答,羞愧地發現自己看伊奈帆看得恍神了,這可不是件好事。

 

斯雷因一口咬下,很久沒嘗到的熟悉美味流連於舌尖。絕對不會錯認,就算光靠這一點,也足以確認這是界塚伊奈帆的本體意識了吧?蛋捲軟嫩鮮香,好吃得眼睛不自覺瞇起來了,這時候斯雷因發現自己又不小心失態,趕緊控制自己,端正表情。

 

「多吃一些。不夠的話還有,剛好今天才買了雞蛋。」看到對方分明喜歡卻顯得彆扭的模樣,伊奈帆不禁微微一笑,微有一種熟悉感。

 

「好的。」斯雷因輕輕點點頭,這也是他生平第一次表現出想要吃更多伊奈帆料理的意願。

 

界塚伊奈帆前往極密設施看望斯雷因.特洛耶特時總會帶著豐盛的料理,但因為彼此立場不同,兩人之間總是帶著微妙的緊張與敵對意識,在對弈西洋象棋與閒談對話時不忘暗中較勁,所以他從來沒有對橙色傢伙的料理表現過喜好與讚賞,以免在氣勢上不小心落了下風。

 

斯雷因也終於確定,原來憂慮別人餓肚子是界塚伊奈帆的奇怪習性,不說在極密設施期間總是有各式各樣的手作料理,連在沒認出他的情況下也在想方設法餵飽。

 

「我覺得……你的手藝真的很好。」斯雷因頓了頓,微微低下頭,小聲肯定界塚伊奈帆的料理水準。

 

伊奈帆的用心與手藝無庸置疑,但斯雷因始終不敢表達。

 

斯雷因不得不承認自己的性格特別扭曲,非得要在沒被認出來的情況下,才能夠坦率說出自己的真實感受。

 

兩人自戰爭以來經過了許多大小事,他與界塚伊奈帆之間的氣氛從未如此柔和。說來到意識世界後,已經看到不少界塚伊奈帆在極密設施裡無法看到的一面,也許,沒被認出來也有好處吧?

 

喀──

 

為了兩人別於過去的互動而感慨的斯雷因聽到門扉開啟的輕微聲響,轉頭一看,浴室的門被推開,『斯雷因.特洛耶特』似乎剛結束沐浴,穿著淺藍條紋的浴衣,髮梢掛著晶瑩的水珠,滿身沐浴乳的芬芳與熱氣,看著客廳的伊奈帆與『斯萊恩』道:

 

「研究所的臨時狀況處理完了?家裡有客人?做了料理呢,味道好香。」

 

「他是『斯萊恩』,會暫住我們家……我做了點煎蛋捲,你等一下也可以吃點消夜。」伊奈帆順手拉過出浴的『斯雷因.特洛耶特』,拿著細纖維吸水毛巾幫忙擦乾頭髮,然後讓他去吹乾頭髮。

 

「噗──咳、咳咳!!」斯雷因差點被自己嗆死,很沒形象地把煎蛋捲噴出口腔,『斯雷因.特洛耶特』竟然也在這間房子裡?

 

「你沒事吧?」伊奈帆側目,覺得『斯萊恩』反應有點奇怪。

 

「你、你們兩人住在一起嗎?」斯雷因擦了擦嘴角,驚恐不已地問。

 

儘管在超市就看到倆人一起行動,現在『斯雷因』出現在此也不算不合邏輯……但是他原本以為只是類似讓『斯雷因』放風活動之類的。

 

「我們剛同居沒多久。」伊奈帆頓了頓,直接坦承。

 

斯雷因疑似看到了他這輩子從來沒在那張面癱臉上見過的靦腆表情。

 

──同居。

 

這個詞彙不斷在斯雷因的腦海中迴盪,腦袋就像除夕夜寺廟裡的大鐘,被沉重的木槌連續重擊108下,每一下都敲在這個可怕的字眼上。

 

斯雷因心想這裡果然是個惡夢。他覺得自己脆弱心靈的內傷程度加劇,差點沒忍住讓一口血咳出來。

 

冷靜一點!怎麼又慌張了?斯雷因.特洛耶特!身為前火星伯爵,什麼大風大浪沒有經歷過?只不過就是這種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這麼大驚小怪太不像話了!

 

「你怎麼了嗎?」伊奈帆注意到對方一下子震驚,一下子打擊,又好像在忍耐什麼似的,表情多變,轉換迅速。

 

「什麼事也沒有!」斯雷因吸了一口氣,調整好呼吸,一臉故作驚訝地反問:

 

「我只是覺得你的同居人有點眼熟,似乎跟地火之戰中,與你為敵,還在最終戰對決的那位罪人……有點相似。」

 

斯雷因倒想看看界塚伊奈帆會抬出什麼說詞。

 

伊奈帆向來平淡然的表情起了些微變化,暗紅色的目光微閃,空氣似乎平添了一絲凝滯,又迅速消逝無蹤,幾乎令人以為是錯覺。

 

「你認得『斯雷因.特洛耶特』?戰時有情報管制,沒想到這裡會有對『斯雷因』面貌熟悉的人。」

 

「嗯……」是本人當然認得出自己,他反而對伊奈帆的大意感到吃驚。不,應該說,界塚伊奈帆的反應還真淡定。

 

「我聽說斯雷因.特洛耶特已經在最終一戰時陣亡。」

 

伊奈帆盯著『斯萊恩』半晌,確認對方沒有激烈失控的反應,才緩緩說明:「那是對外宣稱,但事實並非如此,在戰爭結束後,地球與火星間達成對斯雷因.特洛耶特的處置協議。總之,經過一番輾轉波折,現在『斯雷因.特洛耶特』由我監管。」

 

斯雷因很佩服界塚伊奈帆還可以冷靜如常,雖然前半段他自己很清楚,但後面的發展不太對吧!而且這種事跟他說好嗎?!不管怎麼樣……

 

「但是,你們不是…敵人嗎?為什麼你能夠和他……」

 

斯雷因發現自己說話的聲音有點不穩,甚至喉嚨有些因為緊張而乾澀。他刻意這麼問,也許只是想知道伊奈帆的看法,他想知道……

 

──為什麼你經常到極密設施看他?

 

──為什麼你總是很關心他。

 

──為什麼你還願意把他接到自己的家裡?

 

──為什麼你……不憎恨斯雷因.特洛耶特?

 

斯雷因.特洛耶特不自覺抓緊了自己的胸口。

 

「別擔心。」伊奈帆沒能解讀斯雷因複雜的表情,朱色右眸注視不遠處拿吹風機吹乾頭髮的『斯雷因』,「他並不像新聞或是網路傳聞中的那樣喪心病狂,他其實很善良,所以不要緊的。」

 

「你……你到底對斯雷因.特洛耶特產生了什麼誤會?!」斯雷因張大了嘴巴,驚異瞪著對方,就算這裡是夢,也不可以扭曲事實太多啊!

 

「我明白一般人對斯雷因難以諒解,但是,只要相處過就知道他其實是個好人,只是當初彼此的立場不同,在已經兩星和平的現在,他不會再製造什麼紛爭的。」

 

「是嗎……」斯雷因揉揉額角,覺得橙色傢伙對自己的誤解不是普通小。

 

「『斯萊恩』,我想請你保密這件事,若被大眾知道會引起騷動。」伊奈帆非常懇切地拜託,眼神真誠得彷彿會發出閃光,讓斯雷因都心虛起來,好像不答應他就多罪大惡極似的。

 

「好、好吧……」斯雷因額角抽筋,盡力忍住扭曲的面孔,有沒有搞錯?原來橙色傢伙做夢也知道要有常識,帶一個戰犯回家這種事應該是機密。

 

「謝謝你。」伊奈帆得到滿意的答覆,目光柔和不少。轉身端了另一盤蛋捲給吹完頭髮的『斯雷因』享用。

 

唉,沒想到有朝一日會被伊奈帆拜託這種離奇的請求,他當然不擔憂夢境裡的『斯雷因.特洛耶特』會怎麼樣,他其實只怕暴露自己。

 

──隨便你了,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反正你的夢你說了算,再亂七八糟我也管不了!

 

斯雷因決定不管發生什麼都當成不知道、沒看見、視若無睹。想太多對心理衛生不好,自己只需要當個背景,知道自己是什麼人就好。

 

「好了……現在時間也不早,填飽肚子後,也差不多該休息了。」伊奈帆等『斯雷因』吃完煎蛋捲,順手收拾洗淨碗盤,催促著對方就寢。

 

然後界塚伊奈帆便自然而然、理所當然,沒有半分扭捏地與『斯雷因』一同到房間的門口,準備走進去。

 

「你你你給我等一下!!!」斯雷因猛地拍桌而起。

 


TBC

评论(25)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