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奈因】籠中薔薇03

前文:籠中薔薇 01  02


 

「怎麼了嗎?」伊奈帆轉頭,看見『斯萊恩』一臉通紅,就像本來在曬太陽的貓咪被突然扔進了洗澡水,受到驚嚇同時大發脾氣。

 

「咳嗯……就算同居,你們要上床什麼的還太急了,我的意思是說這樣匆促不太好,還是要彼此多了解一點,準備萬全後才可以做那啥……」

 

不能接受,完全不能接受啊!

斯雷因覺得整個人不好,語無倫次,還想要拿起一把格林機關槍四處掃射。

 

「上床?」伊奈帆納悶,「不是的,我只是要去『斯雷因』的房間壁櫥拿毯子。」

 

「毯子?」

 

「是的。」伊奈帆走進房間打開櫥櫃,很快挖出一條折成方塊的羊毛毯,走出來遞給斯雷因。

 

「必須向你說聲抱歉,畢竟我家是間小房子,我、『雪姐』、跟『斯雷因』各使用一間房間後,實在沒有多餘的客房。」伊奈帆目光歉疚地道:「只能先暫時委屈你睡在客廳沙發上,現在的天氣也不適合蓋羊毛毯,但勉強先應急一下。」

 

「哦,原來是這樣,還好……不,我是說沒關係。我有沙發睡就很好了。」斯雷因接過毯子,鬆了一口氣,原來是自己想太多了。

 

看著『斯雷因.特洛耶特』進入房間休息,伊奈帆回過頭,抓抓後腦道:「其實你說的沒錯,斯雷因性格比較矜持,太躁進會嚇到他的,所以還是得保持耐心,循序漸進、按部就班交往。」

 

「嗯,知道就好。」斯雷因點頭贊同。

 

「雖然我也想早點和斯雷因有親密關係。」伊奈帆眨眨右眼,看起來有那麼點遺憾的樣子。

 

「咳嗯!」橙色傢伙的腦袋果然還是有哪裡不太對!

 

等到伊奈帆與『斯雷因』返回房間的就寢,斯雷因半瞇碧瞳,死死瞪著緊閉的門,確保他們都各自乖乖待在自己的房內,沒有誰趁他不注意跑到不該去的地方,進行不可告人的活動。斯雷因總算可以放下心,雖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緊張什麼,明明就算發生親密行為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不。還是不行!他沒有認可,他是有底線、有原則的人,就算作夢也不可以亂來。

 

時間進入深夜後,斯雷因無法進行什麼活動,他彎著身體,用毯子把自己捲起來,側倒在沙發上,沙發材料很柔軟,但畢竟非睡眠用途,躺久了其實不太舒服,經常翻來覆去。

 

屋內被一片黑暗壟罩,在夢中的人也需要睡眠的嗎?經過一連串的遭遇,斯雷因也漸漸陷入困倦,意識開始變得朦朧。

 

戰後斯雷因.特洛耶特被安置到極密設施的初期,狀況相當不好,除了在最終戰中受的傷,不配合治療,明明急需調養卻不肯好好進食,甚至多次絕食自殺未遂,傷透了UFE及設施人員的腦筋。那時界塚伊奈帆去看他,特地提起拯救他是公主的意願,讓斯雷因大哭了一場。

 

在那之後,斯雷因.特洛耶特就徹底病倒了。

 

連著多日沒有起色,病情益發嚴重,斯雷因在嚴密的監視下被送到加護病房,吊著點滴,接上醫療儀器。

 

界塚伊奈帆趁著夜深人靜時,悄悄來到斯雷因加護病床前,他看到斯雷因日漸瘦弱的身軀,以及即使毫無氣力地癱在病床上,卻仍被堅固的手銬鎖在床邊。

 

伊奈帆罕見地皺起眉頭,明明斯雷因.特洛耶特都這樣虛弱了,還怕他會逃跑嗎?

 

斯雷因在意識矇矓中感覺到有人靠近,對方動作很輕很小心,讓他差點以為是因為高燒而產生錯覺。但他知道來者不是醫護人員,現在也不是進行醫療的時間。

 

「蝙蝠……斯雷因.特洛耶特。」如同耳語般輕柔,低聲呼喚。

 

──界塚伊奈帆?怎麼會在三更半夜跑到這裡?

 

斯雷因雖然並未沉睡,但他的腦袋模模糊糊,連睜開眼瞼都很費力,更別提說話應答,他靜靜躺著,仿若毫無知覺,反正也沒那個精力再應付橙色傢伙。

 

「你作為我最大的對手,這麼脆弱可不行啊,太不像樣了。」

 

──真不想被這麼說,但好像也沒有辦法。

 

「啊,地球與火星已經和談,所以我們也不是敵人了。」

 

──是的,戰爭已經結束,你勝利了,而我敗北了。

 

「那麼,既然不是敵人,那我們就當朋友吧?」

 

──……

 

──橙色傢伙在說什麼傻話?你是英雄,我是被監禁的戰犯,這種情況怎麼成為朋友?

 

「……好像也很困難的樣子。」

 

──就是啊,知道就好,別胡思亂了。

 

伊奈帆沒有期待得到回應,也並不打算驚動醫務人員或是打擾斯雷因休息,他靜靜在病床旁待了一會,沒再作聲。

 

斯雷因百思不解,橙色傢伙是半夜失眠,跑來加護病房尋找睡意嗎?反正不久就會覺得無趣而離開了吧?只是隨著時間一點一滴流過,久到他都想上廁所,快要裝睡不下去,伊奈帆還是沒有想離去的跡象,斯雷因開始覺得有點尷尬,這個人到底還想要磨蹭多久?

 

斯雷因忽然感覺自己手腕一緊,吃驚地發現手被伊奈帆握住,還被抬了起來,然而很快就被拉住,鍊子的長度限制了手臂,僅能抬起一點高度。

 

伊奈帆眉心微微蹙攏,手銬十分礙事,讓他不能好好握住那隻手腕。他想確定這隻手應有的粗細,雖然他只摸到骨頭的形狀,以及捏不太起來的消瘦皮肉。

 

「太瘦了。隨便一扭就會折斷。」平靜的語氣似隱隱帶著煩惱。

 

──不可能!雖然他正在生病,也沒脆弱到這麼跨張。

 

斯雷因想反駁,無奈不想被伊奈帆發現他在裝睡。

 

鍊子的細碎聲金屬在深夜裡格外清脆,像是怕吵到手腕的主人,伊奈帆的動作更輕了。

 

測量完了手圍,又撥開前額頭髮探了探溫度。體感測量自然不比儀器精準,這麼做也只能得到大概的結果,但是伊奈帆的手溫比正在發燒的他要低,竟然帶來一股清涼感。

 

──算了,感覺有一點舒服。斯雷因沒有追究橙色傢伙半夜擾人的舉動。

 

過了半晌伊奈帆終於收回了手,斯雷因似乎聽到對方呼了一口氣,只是聲音太輕了,一下子就消逝於漆黑中,以至於斯雷因難以分辨是不是在嘆氣。這不科學,界塚伊奈帆怎麼會是想嘆氣的人呢?

 

自那夜之後,或許是醫療有了成效,或許是壓力釋放後,得到喘息的身體進入恢復期,斯雷因終於開始好轉,漸漸回復健康。

 

不過,不管是他在病房療養期間,還是在不久後被送回極密設施,界塚伊奈帆好像隔三差五在三更半夜跑來床前看斯雷因好像成了一種習慣。

 

橙色傢伙先是偷偷摸摸地潛進房間裡,檢查斯雷因有沒有好好蓋著被子,然後把體溫有點涼的手伸到溫暖的布團裡,捏捏斯雷因的手腕,惦一惦重量,確保應有的寬度與分量,溫度與脈搏,再探探額頭,確認一切狀況無異常,才會悄悄離去。

 

斯雷因常常懷疑,橙色傢伙是不是常常失眠,還是過度的工作狂,基於職責,一定要半夜跑來確認他的健康?害他也不能安心就寢,總要等著界塚伊奈帆輕手輕腳開門的那一刻,待對方察看一番離去,之後才會真正進入睡眠。

 

有一天斯雷因在爬上床躺好後,忽然發現自己已經養成在就寢時把手腕放在固定角度與位置的習慣,方便讓自己的手可以在微弱光線下被界塚伊奈帆順利握住,因為如果橙色傢伙沒有好好檢查,似乎就不肯安心離開。

 

斯雷因呆呆望著天花板,對於自己會下意識配合伊奈帆的探望,習慣伊奈帆於的關心,說不出是什滋味。

 

那天一夜,伊奈帆一如往常悄悄造訪,把手探進被窩裡,卻沒有碰到他預計碰到的手腕,反被一把反手捉住。

 

界塚伊奈帆抬眼,正好與斯雷因.特洛耶特的目光交會,在黑暗夜色之中,碧藍色的眸子晶瑩剔透,目光神采靈動。伊奈帆安靜注視斯雷因,覺得他的眼中深處有一簇火苗,以他為中心擴散,晦暗的室內空間彷彿明亮起來。

 

「吵醒你了嗎?真是不好意思。」伊奈帆淡定致歉。

 

「……這樣都沒有嚇到你嗎?真是無趣。」雖然這段時間伊奈帆多次來查看斯雷因的情況,但這還是自那次的會面之後,第一次雙方開口對話。

 

「不,我被嚇了一大跳。」伊奈帆點點頭承認。

 

「真的嗎?」斯雷因眼睛一亮,為達成這點成就感到竊喜,可是又很疑惑:「我怎麼完全看不出來?」

 

「是真的,我沒想到你手腕的握力、警覺性與精神都恢復得比我原先預期得還要好,著實讓我吃了一驚。」伊奈帆感到很欣慰。

 

「……原來你是為這種事嚇到嗎?」

 

「要不然?」伊奈帆不解。

 

「算了……重點不在這裡。」斯雷因忽略那一點點挫折感,正經道:「我只是想告訴你……我不會再尋短,也會乖乖吃飯,所以你並不需要為了什麼對艾瑟依拉姆公主的承諾特地來探望我,更何況你這樣會吵到我。」

 

「你經常醒著嗎?」

 

「偶而。」斯雷因絕對不會承認,其實他是每次都忍耐睡意,努力撐著等對方到來。

 

「我明白了,這件事的確是我不好。」

 

「所以你以後……」

 

「是我不夠謹慎,沒有先確認你已經入睡就來看你,當然會打擾到你休息。

 

伊奈帆表達歉意:「我以後會更晚來訪,並且絕對確保你已經進入深層睡眠,才會偷偷進來看你。」

 

「……不,我也不是這種意思。」

 

斯雷因額上冒汗,是不是太久沒有跟界塚伊奈帆說上話,怎麼兩人的溝通越來越困難?

 

伊奈帆仍然十分堅持:「我明白你不希望被打擾睡眠,但是我必須……」

 

斯雷因打斷了伊奈帆:「我是說,你一定要來的話,請在正常的白天時間。」

 

「……」伊奈帆一頓,右眼眨眨,沒有立刻接話。

 

斯雷因赫然發現,橙色傢伙好像……很驚訝的樣子?明明剛才都沒嚇到,現在又有什麼值得吃驚的?

 

「那……我按正常時間來訪,你不要緊嗎?」伊奈帆嚴肅地問。

 

「我有什麼要緊?」斯雷因對伊奈帆的提問不明所以。

 

伊奈帆略為遲疑,觀察斯雷因的神情沒有異狀,才謹慎地開口:

 

「之前你曾經病倒住進加護病房,耶賀賴醫生提到你之所以突然病重,主因是心理因素,精神壓力造成的關係。」

 

伊奈帆想起那一次的會面,講那番話是想讓意志消沉的斯雷因不要再尋短,他沒預料到引起對方的情緒大幅波動,長久以來的各種痛苦及壓力,一下子爆發,也壓垮了斯雷因.特洛耶特,就像一根繃到極限的弦在瞬間斷裂。他覺得自己的胸口有點疼,他不想惹斯雷因哭泣,不想看斯雷因悲傷的樣子,更不想斯雷因因為情緒問題影響健康。

 

「畢竟我們之前是敵人,我想你看到我難免會覺得有壓力,所以才……」伊奈帆欲言又止。

 

「……」斯雷因啞然,這才驚覺原來界塚伊奈帆老是在半夜才過來看他是因為顧慮這件事嗎?

 

「我可沒這麼脆弱,更何況,你老是半夜跑來,別說影響彼此的休息,守衛也會覺得困擾的吧?」斯雷因澄清。

 

「是的,不過我覺得我好像已經習慣半夜跑過來了。」伊奈帆好像有點傷腦筋的樣子。

 

「請不要這樣,你三更半夜鬼鬼祟祟潛入才讓我壓力更大!」斯雷因鄭重提出要求。

 

「好的,我知道了。」伊奈帆點頭。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斯雷因好像看見橙色傢伙的嘴角揚起若有似無的弧度。

 

自此以後,界塚伊奈帆來訪時間正常化,並未再爆發如之前見面那樣尷尬的場面。也在這個時期,斯雷因見識到伊奈帆精彩的廚藝跟棋藝。雖然早就在戰時讀過對方的檔案,得知此人家事全能,不過知道是一回事,實際吃到更是大開眼界。至於下棋則幾乎每每慘敗,他懷疑界塚伊奈帆那隻黑色左眼罩底下可能還偷偷裝著分析引擎,用國際象棋版的Alpha Go跟他下棋。不過反正斯雷因也不氣餒,越挫越勇地挑戰,期待哪一天能打敗界塚伊奈帆。

 

在說不出來的什麼時候,這個地球英雄出現在極密設施的頻率好像越來越高。

 

「我說你最近來的很頻繁,不會被上級盯上嗎?」斯雷因移動棋盤上的白色騎士,然後狀似不經意地叉了一口其實非常好吃的乳酪蛋糕。他有點伊奈帆擔心來得太勤了,恐怕對他在UFE的處境不好。為了他這種戰犯影響前途可划不來。

 

「我會把握分寸。」伊奈帆頷首,很快思考後移動黑色的城堡。

 

「我就是覺得你越來越沒分寸。」斯雷因瞥了眼不為所動的橙色傢伙。

 

「最近的確來得比較頻繁,不過,這也是我努力工作的回報。」

 

「工作回報?」斯雷因納悶。

 

「嗯,辛勤掃蕩叛逆不肯歸降,還在地球興風作浪的火星騎士。」

 

「……你可別太過勉強自己了。」斯雷因擰起眉心,戰爭已經結束了,界塚伊奈帆卻還必須一直上戰場戰鬥。

 

「你在擔心我嗎?我很高興。」伊奈帆眼角露出暖意。

 

「請不要自我意識過剩,謝謝。」

 

「我不在讓你覺得孤單寂寞冷了嗎?真過意不去。」

 

「界塚伊奈帆!」

 

斯雷因原本以為,自己和界塚伊奈帆很難會處,然而他們雖有暗中較勁,但沒有劍拔弩張,反而產生了一絲趨近於……

 

朋友的感覺。

 

從11歲離開地球以後,斯雷因.特洛耶特就陷入孤立,再也沒有得到任何一位同年齡層的朋友,艾瑟依拉姆公主不能成為朋友,埃德爾利澤、哈庫萊特,或者其他火星人,也都不是一種對等的朋友。

 

連斯雷因都十分驚訝,沒想到在最大的敵人身上可以找到類似友情的感覺,讓他可以不用戴上虛偽的面具,自然不做作地與對方交流。

 

但是,果真只是假象。他們之間終究有的巨大鴻溝,即使近在眼前也遙不可及,自己也沒有那樣的資格。

 

斯雷因輾轉反側,很不安穩地微睜開眼睛,超近距離的界塚伊奈帆赫然映入眼簾,尤其在深夜的黑暗裡看見更令人大吃一驚。

 

「啊!!」斯雷因彈起身來,差點就很沒形象地跌下沙發。

 

「吵醒你了嗎?真是不好意思。」伊奈帆微微後退一點距離,表示歉意。

 

「你……有什麼事嗎?」斯雷因冷靜下來,瞪著在黑暗之中蹲在沙發前、害他做惡夢的罪魁禍首。

 

「沒什麼,只是想到客廳沙發應該睡起來很不舒服,所以想來看一下狀況。」

 

「……你確認完『斯雷因.特洛耶特』沒有異狀,順便來看我?」

 

「不是的,『斯雷因』近期的睡眠品質還不錯,反而不需特地查看,只是……」伊奈帆看了一眼對方的手腕,帶著點困惑小聲地喃喃自語:「之前養成了某種習慣,不知道為什麼,好像還沒改掉。」

 

伊奈帆頓了頓,接著道:「總之,顯然你的睡眠狀態很不安穩,果然睡沙發沒辦法好好休息,我明天就幫家裡換一張摺疊式沙發床好了。」

 

「我很好,不礙事的。」斯雷因連忙婉拒,覺得不需要大費周章。

 

「睡沙發頂多只能應急一個晚上,而且沙發躺久了,應該會覺得腰酸背痛吧?」

 

「嗯……」被橙色傢伙一提,果真覺得筋骨痠痛起來,這個夢的寫實度還真高。

 

伊奈帆又謹慎查看沙發的狀況,總覺得不是很放心,在斯雷因堅持下好不容易才肯回去自己房間休息。看著再度關上的房門,斯雷因不禁搖頭,他本就不打算在夢境待太久,在意識裡添購任何物品也沒有意義,這裡發生的一切,醒來以後都只會成為幻影。

 

在夢境之外的現實世界裡,界塚伊奈帆與斯雷因.特洛耶特兩張病床緊緊相鄰,兩人閉著雙眼,靠著特殊開發的裝置將他們的意識相連在一起。界塚雪一直守在這間房間內不肯離去,她默然看著監控腦波的儀器,兩人的腦波活動都很活躍,他們已經在夢裡相遇了嗎?斯雷因.特洛耶特有好好地執行喚醒伊奈帆的任務嗎?她被隔絕在意識世界外,難以得知在夢裡是什麼情況。

 

界塚雪拿出紙巾,輕輕擦拭伊奈帆的臉,擦到左眼的附近,她看著弟弟的左眼窩,那裡原本有隻清澈透紅的眼睛,不禁側頭瞥了眼一旁的罪魁禍首,眉頭深鎖,手上擦拭的動作放得更輕了。

 

耶賀賴蒼真走進房間巡視,檢查所有儀器順利運作,確認各項數值正常。看了一旁滿臉愁容的界塚雪,安慰道:

 

「不用擔心,斯雷因.特洛耶特到現沒回復意識,表示還沒有被界塚伊奈帆從夢境中排除,這也是目前為止能夠在伊奈帆意識中停留最久的,有喚醒他的希望。反而是妳該好好休息,不能先把自己累垮了。」

 

界塚雪面無表情,只淡淡地問:「是嗎?假如最壞情況是連斯雷因.特洛耶特也失敗的話,奈君會不會永遠醒不過來?到時候該怎麼辦呢?」

 

耶賀賴醫師一僵,很快又恢復面色如常,溫和地道:「別這樣想,我們都盡了力,也許事情會經歷一番波折,終究會好起來的。」

 

這位年輕的醫師這麼說著,卻不敢直視界塚雪的眼睛。

 

 

TBC

评论(11)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