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奈因】籠中薔薇04

前文:籠中薔薇 01  02  03

 

隔日早上餐桌上,出現了雞蛋糕,鮮香軟嫩,鬆軟綿密,斯雷因之前在極密設施時也很愛吃。

 

斯雷因默默看著這道點心,再轉過頭,看『斯雷因.特洛耶特』神情愉快地享用,伊奈帆也無微不至地在一旁關心他用餐狀況,兩人你儂我儂,好不溫馨。

 

斯雷因深吸口氣,覺得這個世界又開始考驗他的心臟,只得揉著太陽穴保持淡定,他感覺自己已經飽了,有點吃不下去……反正他只能盡力把瞎眼的情景當作浮雲,斯雷因在心底補充了一句,只要不突破他的底線的話。

 

不過,早晨的挑戰不光是這樣而已,過了不久,『界塚雪』值完夜班,回到家一同享用早餐。斯雷因神經繃緊,再度警戒起來,畢竟『她』是讓本尊界塚雪任務失敗的原因,但『界塚雪』看到家中忽然多出的『斯萊恩』並未表示抗拒,反而露出很和善的微笑,一點也不排斥。

 

「歡迎,請不要覺得拘束。」『界塚雪』熱情地招呼客人,也跟她弟弟一樣,同樣沒有認出斯雷因的身分。

 

不過這還是次要的。

 

斯雷因目瞪口呆看著『界塚雪』與『斯雷因.特洛耶特』談天愉快,餐桌上和樂融融,自然而然地閒話家常。斯雷因發現,原來平常情況的界塚雪是很能給人很溫暖、開朗與親切感覺的女性。

 

只可惜,現實裡就算界塚雪不將他剝皮拆骨,也不可能給他什麼好臉色看。

 

「他們相處得還不錯。」斯雷因感嘆,沒想到居然能夠和諧相處在一起而不發生什麼血案,這個處處都很擬真的夢境裡還是有非常不現實的地方。

 

「『雪姐』一開始多少不諒解『斯雷因』,不過我一直努力溝通,『雪姐』也漸漸能接受『斯雷因』了。」伊奈帆面露淺淺的微笑,彷彿很欣慰。

 

「……」斯雷因眉毛一挑,忍不住又瞟了伊奈帆幾眼,現實最好有這麼理想。想到先前見面那次,若不是界塚雪想拜託他幫助伊奈帆,才壓抑對他的敵意,不然兩人豈有可能和顏悅色地相處?

 

「界塚伊奈帆,這裡……不,其實這個夢……」斯雷因半垂眼簾,咬了一下嘴唇,果然還是得好好解釋清楚。

 

「叫我伊奈帆就好。」

 

「嗯……?」斯雷因沒能一鼓作氣說出口,又被伊奈帆打斷。

 

「朋友都這樣稱呼。」伊奈帆接口。

 

「朋友……」

 

斯雷因愣住了,他沒想到伊奈帆會直接了當對他這樣說,一時不知該如何回應。對了,那個『斯雷因.特洛耶特』也是像這樣直呼其名,的確感覺親密許多。雖然自己跟橙色傢伙向來不客氣,但這種親暱的稱呼方式還是太陌生、太放肆了,斯雷因頓時感到有點手足無措,一股說不清的情緒在胸中竄流,又疼痛,又混亂,讓他難以呼吸。

 

伊奈帆恍若未覺,順手將一套摺疊整齊的淺藍色休閒便服遞給他,還有一張簡易地圖跟出入鑰匙。

 

「……?」給他這些要做什麼?

 

「等一下我去研究所上班後,你也去一趟網文定食屋吧。先前那套工作服也該拿過去還人家。平常日子裡,你先穿著家裡的休閒服。」

 

接過衣服的斯雷因微微沉思。雖然樣式簡單,但衣料很好……這是『斯雷因.特洛耶特』的衣服嗎?好吧,至少不需要煩惱尺寸合身的問題,只是……

 

「這些都是你選購的?你喜歡淺藍色嗎?」斯雷因忍不住問。

 

「有嗎?」伊奈帆自己也沒注意到,他看了衣服的顏色想了想,微微一笑答道:

 

「也許……因為這是屬於天空的顏色,也代表自由的顏色吧。」

 

伊奈帆才剛收拾完餐具,就接到工作上的電話,趕緊整理好儀容準備去工作。值完班的界塚雪也精疲力盡,說是只能休息一下,晚點也要回UFE趕工,簡單梳洗一番後回去自己房間,房門一闔上,隔絕外頭一切動靜。

 

界塚伊奈帆臨出家門上班之際,『斯雷因』還與他溫馨送別,讓斯雷因不得不尷尬得別過頭。直到關上屋子的大門,斯雷因才鬆了口氣,但他一回頭,驚覺『斯雷因.特洛耶特』正目不轉睛看著自己,溫和的碧色雙眼眨了眨,似乎正好奇觀察。

 

斯雷因曾被各種不懷好意的視線注視過,嫌棄憎惡或是奉承諂媚的眼光都能泰然處之,但被一言不發的『自己』盯著,不知道在想什麼的感覺簡直前所未有的不自在。

 

「『斯萊恩』君,你……」『斯雷因』神情平靜,但是語氣裡帶著一絲疑惑。

 

斯雷因神經頓時繃緊,汗毛豎起,血壓升高,忙不迭地搶先道:「我先去網文定食屋一趟!」

 

「你也路上小心。」『斯雷因』見狀沒有多說什麼,和善有禮地囑咐。

 

「好、好的!」

 

斯雷因匆忙地離開屋子,跑了好遠才停下來,回過頭確認沒人追上或投以懷疑目光。不管怎麼樣,危機依然存在,伊奈帆意識裡的『斯雷因』是不是最有可能識破自己的身分?

 

 

斯雷因來到昨日的定食屋,準備交還工作服。不過,他想起若把衣服還給定食屋,自己不就沒法變裝了嗎?至少也得想辦法留著眼鏡,其他再另外想辦法……

 

到了網文定食屋前,斯雷因呼了一口氣,他沒有面對面見過網文韻子,但是界塚伊奈帆身邊的親友他都知道。一見到『網文韻子』,斯雷因立刻低下頭道歉:「抱歉,擅自拿走你們的店服。」

 

意識世界的『網文韻子』拿起工作服在斯雷因身上比了比。

 

「哇喔!跟伊奈帆說得一樣,非常適合你!」『網文韻子』非但沒有不悅的模樣,反而很興奮地拉著斯雷因道:「太好了,歡迎你來打工。」

 

「咦?不是,我只是來還衣服……」斯雷因一呆,連忙解釋。

 

「只是還衣服而已嗎?」『韻子』一聽馬上一臉傷心。

 

「也不對……可以的話,想請妳將這副眼鏡繼續借給我用。」斯雷因抹了把汗,感覺自己頗厚顏無恥。

 

「眼鏡?如果想要的話,就來定食屋幫忙吧!」『韻子』提出條件交換。

 

「這個,最多只能暫時,我也沒辦法幫太多……」斯雷因很為難。心想自己可不是為了做這種事而進入夢境,但是看到對方期待的眼神……

 

「……」然後就這樣了。斯雷因拿著掃把拖把打掃店內衛生,偶而會疑惑自己存在意義。

 

定食屋工作基本不困難,反正現在伊奈帆離開,他不打算太快回去界塚家面對『斯雷因.特洛耶特』,沒其他去處的情況下,幫一下下忙也並無不可。

 

『網文韻子』忙完了開店食材的準備,又抽空做了點自己研發的新菜色,請『加姆』跟斯雷因品嚐評價。

 

「最近天氣轉炎熱,我想推出適合夏日的涼拌海鮮,這次試著調了白柚與檸檬搭配的醬汁,水果的味道很清爽。」『韻子』說明。

 

「好好吃!一定可以大賣的!」『加姆』讚不絕口。

 

「也許再加些微的蘋果醋會更好。」斯雷因認真品嘗了一口,提出意見。他想了想,如果是界塚伊奈帆的話,在醬汁的調味上可能會更有層次一點。

 

「我覺得已經很好了啊!你不滿的話就給我。」加姆試圖去搶斯雷因的份。

 

「不、不是,我沒那個意思……」斯雷因連忙澄清。

 

「你不要搶『斯萊恩』的份!」『韻子』拉過斯雷因,架開不正經的『加姆』。

 

斯雷因看著『加姆』一點也不介意,反而笑嘻嘻地揉揉『網文韻子』的俏麗短髮,態度輕浮,但那雙乾淨的嬰兒藍眼睛中掩飾不住溫柔,『網文韻子』扁起嘴巴,看似不滿,脖子以上卻很快浮上紅暈。

 

真好,給人很幸福的感覺。

好像有點羨慕。

 

曖昧的氛圍讓斯雷因一下子聯想到先前在超市,伊奈帆言語捉弄著『斯雷因』,卻又輕輕搓揉對方髮梢的親密場景,頓時血液直往頭上衝,又說不出是什麼滋味,連忙甩甩頭。

 

所以,在這個世界裡『網文韻子』與『加姆.格拉弗特曼』是一對嗎?斯雷因沉吟,這點與他所知道的資訊不符,現實中網文韻子似乎是對界塚伊奈帆情有獨鍾,不過經歷夢境世界的洗禮後也不會訝異。

 

定食屋工作雖繁雜,但是氣氛很融洽,『加姆』與『韻子』很好相處,跟以前處在火星軍中,必須無時無刻都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的緊繃狀況完全不一樣,讓斯雷因忍不住感嘆,想來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就是像這樣,平靜而充實。

 

掛在門上的鈴噹響起一串清脆的聲音,店門被推了開。

 

「已經開始營業了?那麼我可以點餐嗎?」一道幾乎沒有起伏的平淡聲線傳來。

 

「歡迎光臨~!」『韻子』與『加姆』熟練喊道,看到光顧者是熟悉的友人,更是露出大大的笑容。

 

「界塚伊奈帆?」斯雷因瞪大了眼睛。

 

「是“伊奈帆”。」伊奈帆直視對方,認真糾正稱呼。

 

「嗯……你怎麼會來?」斯雷因含糊帶過,他還是難以習慣這樣親近稱呼對方。

 

「研究員的時間彈性大,而且接近中午休息時段,所以可以外出用餐。」伊奈帆解釋。

 

「伊奈帆經常來定食屋光顧喔!」『加姆』表示對方可是重要的常客。

 

「伊奈帆,今天也要外帶嗎?」韻子熟門熟路地招呼。

 

「外帶?」斯雷因疑惑,都已經特地到店內,還要打包?

 

「是的。要給『斯雷因』送中餐,中午常常沒有足夠時間準備料理,就只好幫他外帶。」

 

「原來如此。不過,我想不需要煩惱『斯雷因.特洛耶特』,他應該可以照顧自己,不會隨便就餓死。」斯雷因認為不需如此大費周章。

 

「不,以前有段時間他好幾次差點就餓到沒命了。」伊奈帆一想到斯雷因剛到極密設施絕食的狀況,向來不太移動的眉頭難得往中心靠攏。

 

「那個是……」斯雷因一哽,一時也沒辦法反駁。

 

「好在那是之前的事了,斯雷因後來有答應我好好吃飯,總算能比較放心點了。」

 

「是啊,特地跑回來準備餐點總是挺辛苦。」斯雷因看向遠方。

 

「是有些奔波沒錯,不過一想到可以一天多見到斯雷因一次,就一點也不覺得累。」伊奈帆完全不以為意。

 

「咳嗯!」斯雷因重重清了一下喉嚨,不管這顆橙子了,就算界塚伊奈帆在夢裡勞碌死也……也不會怎麼樣的吧?

 

 

「你是在為我擔憂嗎?果然我料想得沒錯,你跟斯雷因一樣,都是很善良、很為他人著想的人。」界塚伊奈帆莞爾,還一副自己早有先見之明的模樣。

 

「……你過獎了。」斯雷因眉梢一挑,橙色傢伙不要太自以為是,把他想得太好了。

 

「不,我不是在誇獎,相反地,我可是在埋怨。這種老是為他人著想的性格很容易吃虧。」伊奈帆正色澄清,右眼卻流露出溫柔的神采。

 

斯雷因微微低下頭:「就算如此,也用不著過分關懷一個戰犯……」

 

「不知為什麼,我就是無法放下他。」伊奈帆坦然真摯,就像雨滴由天空落進泥土般理所當然。

 

斯雷因聽了心臟亂跳了兩拍,握緊手,不知道自己在侷促什麼。

 

「咳。」加姆見伊奈帆才一進店兩人就聊了起來,向新人擠擠眼睛暗示,斯雷因回過神來,上茶水及點餐是他在定食屋的初階工作,這對他毫無困難度,以前在庫魯特歐揚陸城也經常做這類雜務。只是幫別的客人服務時一點也不覺得怎麼樣,可是服務對象變成界塚伊奈帆,總覺得有哪裡彆扭。應該只是因為他們以前是敵人,絕對不是因為伊奈帆特地要幫『斯雷因.特洛耶特』送餐,讓他有那麼一點點不愉快的緣故。

 

伊奈帆打量了一下對方不豫的模樣,若有所思:「看起來還不熟練,沒有摔破杯子或碗盤吧?」

 

「才沒有!」斯雷因碧眸一沉,不悅反駁。

 

「哦?」伊奈帆微微一笑,開始提問:「那麼,今天定食屋的推薦料理是什麼?」

 

「今天的網文大廚推薦菜是烤起士馬鈴薯。」斯雷因見招接招,很快背出菜單,自信滿滿。

 

伊奈帆點頭,手托著下巴,追加問題:「很好。那麼佐的是明太子醬還是酸美乃滋醬?」

 

「……明太子醬。」斯雷因眨了一下綠眼睛回想,這次回答得略微猶豫。

 

「焗烤用的是切達起士還是莫札瑞拉起士?」伊奈帆繼續追擊。

 

「……切達起士?」斯雷因開始冒汗,他沒有背到這麼詳細。

 

「是雙色帕瑪森乳酪!伊奈帆,不要欺負人啦!」韻子不滿,伊奈帆怎麼可以為難自己推薦來的新人呢。

 

「……」是陷阱誘答。斯雷因在內心痛罵橙色傢伙果然無比陰險,然而待客用的營業笑容依舊毫無破綻,只有額角微微抽搐。

 

「沒這回事,不問清楚一點怎麼點餐?」伊奈帆面露無辜,毫無慚愧之意,神閒氣定道:「那麼就外帶今日大廚推薦料理,還有烤鯖魚定食。」

 

「你要給『斯雷因.特洛耶特』買烤鯖魚定食?」斯雷因不禁疑惑。

 

「是啊,鯖魚很營養,是很不錯的食材。」

 

「不過『斯雷因.特洛耶特』吃鯖魚嗎……?」斯雷因皺了皺眉頭,委婉提示伊奈帆,他不喜歡鯖魚,覺得魚腥味道重,向來都不願意碰的,在過去的互動中伊奈帆應該早就知道這件事。

 

伊奈帆回憶道:「這麼說來……以前『斯雷因』的確不喜歡吃烤鯖魚,我又比較擅長日式料理,對西餐不太拿手,那時有點苦惱如何捉摸他的口味。」

 

「嗯嗯。」斯雷因感到安慰,伊奈帆確實記得他的喜好,希望醒後回到現實不要搞錯。

 

「好在,他現在都不挑食了,真是太好了!」伊奈帆一臉感到欣慰。

 

「……」

 

──就說不要擅自美化斯雷因.特洛耶特。本尊覺得很困擾!

 

界塚伊奈帆渾然不覺對方的內心世界,又看著斯雷因正色叮嚀:「反倒是『斯萊恩』,你今天早上沒有好好吃掉涼拌牛蒡絲吧?各類食物都要適量攝取,營養才會均衡,挑食是不好的!」

 

界塚伊奈帆雖然只剩單隻右眼,眼光依然雪亮,有誰少吃他準備的食物絕對逃不過他的法眼。

 

「……」斯雷因克制自己不要一時不小心,抄起定食屋厚實的原木椅子往橙色傢伙頭上掄下去。

 

『網文韻子』很快準備好伊奈帆需要的外帶餐點,斯雷因沉著一張臉裝入打包袋子裡。伊奈帆目光含著淺笑,從服務態度不太親切的斯雷因手上接過餐點。

 

「那麼我幫『斯雷因』送餐去了。好好加油打工。」伊奈帆舉起手一揮。

 

斯雷因表情複雜地回了一句謝謝光臨,感覺胸口好像有點悶,即使不論夢中那位『斯雷因』如何。界塚伊奈帆為什麼不明白,即使付出這麼多,斯雷因.特洛耶特也無法回報他什麼,那是一個一無所有的戰犯,沒有明天,也沒有未來,太不值得了,界塚伊奈帆應該去追求更好的目標。

 

制式的手機鈴聲響起,界塚伊奈帆停下正要離開的腳步,取出手機接通。

 

大概是彼此面對面的次數多了,儘管伊奈帆老是面無表情,難以解讀情緒,斯雷因還是注意到對方的神色有極細微變化。

 

伊奈帆的應答非常單調,大部分只是應聲,沒說幾句話便收線,對『斯萊恩』點頭示意:「不好意思,還有點事要忙。」

 

「界塚伊奈帆!」斯雷因敏銳察覺不對,準備跟上前去。

 

「是〝伊奈帆〞。」已經邁出步伐的伊奈帆又突然回過身來糾正稱呼,「對了,因為突發臨時事務,我想請你代替我外送給『斯雷因.特洛耶特』。」



TBC

评论(6)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