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奈因】籠中薔薇05

前文:籠中薔薇 01  02  03  04


「對了,因為突發臨時事務,我想請你代替我外送給『斯雷因.特洛耶特』。」

 

「呃?」斯雷因瞪大了碧藍色的貓眼,他就是不太想接近『斯雷因.特洛耶特』,才特意避開的。

 

正在結帳的『加姆』馬上跳起來抗議:「『斯萊恩』要幫忙定食屋的工作!就快要到用餐高峰時段了!」

 

「『加姆』,幫客人外送餐點也是定食屋的工作,而且我是熟客,難道不提供多

一點服務嗎?」伊奈帆說得非常理直氣壯。

 

「這……真沒辦法,『斯萊恩』,快去快回喔。」『加姆』無奈地抓抓後腦,同學的請託也很難拒絕,只好簡單叮嚀外送注意事項。

 

「等等,我……」斯雷因不豫,正打算拒絕,不過他一回頭,伊奈帆已然不見蹤影。

 

「……」斯雷因望天,橙色傢伙的行蹤真是太難捉摸了。

 

『加姆』也沒空閒多理他,轉身就忙著招呼一群剛走進店內的客人,斯雷因只好硬著頭皮提著外送保溫箱上路了。

 

沿路途經過熱鬧市區,高樓林立,馬路旁商家密集,大量廣告充斥在各個角落,一片比一片大的電子看板播放流行音樂及廣告,斯雷因自從小時後離開地球以後,就鮮有機會接觸這類五光十色的媒體,不禁看得眼花撩亂。

 

「夢裡也有電視可看啊……」斯雷因看得有些出神,有些節目還挺有趣味,覺得日本生活環境非常多采多姿。

 

雖然日本建築狹窄密集,但對於許久沒能自由活動的斯雷因來說,一個人穿梭在充滿旺盛活力的街道之中,有一種久違的輕鬆感,看來幫忙外送也有這種好處,他都不太記得上一次能夠如此自由自在是什麼時候了,自己好像總被束縛的鎖鏈赳纏繞著,難以脫身。

 

對現在的斯雷因.特洛耶特而言,被監禁在極密設施雖毫無怨言,以作為他所犯下罪孽最微不足道的制裁,但始終沒有鳥兒會喜歡被關起來的。

 

陽光與空氣柔和接觸他的面孔,鑽進髮絲,從指縫中溜走,感覺非常舒服,這就是界塚伊奈帆的夢中世界。

 

美中不足的地方是,雖然並不明顯,但卻能感到若隱若現的視線。在定食屋店內時還好,但走在外面似乎就多了起來。大多時候能夠發現是行人在注視他,也有極少不知道來自哪裡,當他轉頭順著視線搜索,什麼都找不到。日本的建築星羅棋佈,代表街道也錯綜複雜,一重連著一重,一眼望去,不知延伸到多深的地方。

 

值得慶幸的一點,斯雷因並未感到敵意或惡意。但他不敢大意,只得提心吊膽,盡力低調,讓自己顯得更不顯眼。

 

***

 

在現實世界中,界塚雪看著耶賀賴蒼真拿來高濃度營養劑,因為斯雷因長時間沒有回復意識,他必須定時定量幫他補充身體所需的營養與熱量,就跟沉睡中的伊奈帆一樣。

 

「短時間無法喚醒奈君的話,會變成長期抗戰嗎?」界塚雪低低地問。

 

耶賀賴蒼真一邊拿酒精棉球消毒手腕上的皮膚,一邊準備靜脈注射。

 

「我不知道,不過生理狀況也會影響精神狀況,所以至少我們一定得顧好他們兩人的身體才行。」

 

界塚雪在一旁,她不懂Aldnoah裝置的運作,只能一直觀察儀器與連接的管線,很像在盯著最後一根稻草。

 

「那麼如果在意識中發生了什麼意外,現實中的斯雷因.特洛耶特的身體也會怎麼樣呢?」

 

耶賀賴蒼真動作停了一下,然後將針頭插進斯雷因的靜脈,緩慢將注射液推入血管中。

 

「沒事的,雖然誰也無法預料會發生什麼事。但我相信斯雷因.特洛耶特可以完成任務。有狀況的話也可以隨時終止連結兩人意識的裝置。」耶賀賴醫師溫和地說明:「至少他們倆暫時都不要緊,我反倒比較擔心妳,現在妳臉色這麼蒼白,伊奈帆醒來後可會怪罪我。」

 

「謝謝你,耶賀賴醫師。我想你說的沒錯,我是該休息一下。」界塚雪閉了閉眼睛,長長呼出一口氣,「雖然我覺得,耶賀賴醫師的臉色比我還凝重呢。」

 

耶賀賴蒼真只得一愣,苦笑地嘆息。

 

 

***

 

 

再次來到界塚宅,仰望這棟很簡樸但舒適的房屋,『斯雷因.特洛耶特』現在就在裡面吧?斯雷因很難想像,『他』跟界塚伊奈帆平常是怎麼生活的呢?一直都像他所見到那樣相親相愛?還是經常吵吵鬧鬧的?

 

斯雷因閉上眼睛,深呼吸了口氣,感到自己的心跳明顯高於平常,彷彿站在一個強敵環伺的戰場前,必須做好萬全準備,才能夠上陣殺敵。

 

他不禁自嘲,要面對自己有這麼困難嗎?

 

不,可以說自己才是最恐怖的敵人吧。

 

斯雷因搖搖頭,這種如臨的大敵的模樣太可笑了,何必扭扭捏捏,他只要把餐點交出去,能少說話就少說,反正連界塚伊奈帆都認不出他,應該不用太過於擔憂才是。

 

斯雷因推了推眼鏡,用破釜沉舟的決心,拿出了早上離開前界塚伊奈帆交給他的鑰匙,在內心稍微吐槽一下橙色傢伙居然隨便把鑰匙交給別人。將大門打開後,斯雷因輕手輕腳走進屋子,沒有『界塚雪』的動靜,或許她已經出門趕工,但他看見『斯雷因』正在客廳觀看電視。

 

看電視並不稀奇,他剛也在街上看了一會,但『斯雷因』看的節目卻是新聞報導。裝扮正式的專業主播正在午間播報,提到先前有不少冥頑不靈的火星叛黨,表露出歸降或是談判的意願,最近與UFE接觸頻繁,民眾對能夠走向和平也寄予高度期望。

 

斯雷因瞳孔驟然收縮,他從耶賀賴醫師與界塚雪的談話中知道現實的世界也是如此發展。但這些事情不是在伊奈帆與火星叛黨交戰,陷入昏睡之後才發生的嗎?為什麼會出現在夢境世界的新聞。是界塚伊奈帆無意識情況下接收到耶賀賴蒼真等人談話的信息嗎?或者還有別的原因?

 

「你回來了?」『斯雷因』回頭一望,看見今天送餐換了人,只微微訝然,隨即溫和地打招呼。

 

「我代替臨時有事的界塚伊奈帆送中餐來。」斯雷因回神,像掩飾自己內心的動搖似的,連忙取出保溫箱中的食物。

 

「辛苦了,謝謝你。你也外出了一陣子,先休息吧,我去倒茶。」『斯雷因』很有禮貌地接過熱騰騰的食物。

 

「不,我還得趕回定食屋幫忙。」斯雷因連忙推辭。覺得夢中的『斯雷因』好像真點有自己的行事風格。

 

『斯雷因』點點頭,沒多說什麼,打開定食屋餐盒,烤魚香氣撲鼻而來。

 

「哦,今天是鯖魚定食嗎?伊奈帆總是這麼周到,其實我不吃的話也無所謂的,每天這麼辛苦他,真是過意不去。」

 

正欲轉身離開的斯雷因.特洛耶特腳步一頓。

 

「界塚伊奈帆說要好好吃飯,而且鯖魚很營養,挑食是不好的。」斯雷因振振有詞轉達某人意見。

 

「你說的一點也沒錯,伊奈帆總是這樣交代。」『斯雷因』抬眼,眉梢微彎,眼角含笑的樣子完全跟本尊一模一樣,碧色眼瞳定定望著他,過了片刻才道:

 

「但是,你本身並不喜歡鯖魚,卻這麼勸誡另外一個自己,你真是個很有趣的人不是嗎──斯雷因.特洛耶特。」

 

「!?」被直呼名字的斯雷因臉色倏地刷白,寒毛都豎了起來,與悠然自在的『斯雷因』形成強烈對比。

 

──被識破了?為什麼?明明連界塚伊奈帆主意識都沒能認出來。

 

「你怎麼……?」斯雷因震驚不已,深怕身分曝光的自己下一秒就要被送出夢境。

 

『斯雷因.特洛耶特』表情仍然不變,像談論餐盒裡烤鯖魚的火侯一樣輕鬆自若。

 

「你好,斯雷因.特洛耶特,我知道你在界塚雪與耶賀賴蒼真等人的協助下,從現實世界進入伊奈帆的意識,為了將他喚醒。」『斯雷因』轉頭,瞥了一眼電視螢幕,坦言不諱:

 

「我不是界塚伊奈帆在夢中投射出來的影子,而是具有自主意識的精神型Aldnoah。伊奈帆之前與火星叛黨交戰時,我奉授權者火星騎士的命令潛入了界塚伊奈帆的意識。」

 

「你……這一切果然是火星叛黨意圖讓界塚伊奈帆沉睡不醒!」

 

斯雷因全神警戒,立刻進入備戰。果然有Aldnoah在作祟,而且還是過去從未遇見過的自主意識型,未知的敵人沒有使他退縮,他也不能在此任務失敗。

 

面對斯雷因顯露無遺的敵意,精神型Aldnoah並無特別的反應,只是平淡地陳述:「我奉命打敗界塚伊奈帆,為此我潛入了他的意識,然而他的精神防禦可謂銅牆鐵壁,幾乎無懈可擊。但是,身為人類是不可能沒有弱點的,我能鑽進他意識的夾縫中尋找蛛絲馬跡,自動讀入、化身為界塚伊奈帆意識中最軟弱的模樣,也就是你──斯雷因.特洛耶特。」

 

斯雷因大感震驚,同時又暗自困惑,自己怎麼會是界塚伊奈帆的弱點?

 

「所以你就趁虛而入,將界塚伊奈帆……」

 

『斯雷因』搖了搖頭:「不,即使如此,我還是贏不了他。在現實世界中,先前擁有我的火星騎士授權者也被他打倒了。不得不承認界塚伊奈帆真是一位強者呢,令人佩服。」

 

「你……」斯雷因聽了頓感晴天霹靂,憤然握緊拳頭,怒斥道:「其他的先不論,但你這樣做就太超過了!你自己太沒用被打敗就罷了,請不要擅自使用我的模樣好嗎?這樣我的立場要怎麼辦?」

 

「我覺得影響不大,畢竟你本來就輸給界塚伊奈帆。」『斯雷因.特洛耶特』表示並沒有特別對不起本尊的顏面。

 

「沒有這回事!在俄羅斯揚陸城之役是我拿下一城,馬里雷諾斯島對戰時也是平手。」斯雷因嚴正聲明。

 

「地火最終決戰輸了就是輸了。況且之後在極密設施對弈國際象棋你也沒贏過。」

 

「我只是暫時沒有贏,打敗界塚伊奈帆是早晚的事。」斯雷因不服氣地強調。

 

「是這樣嗎……」『斯雷因.特洛耶特』似乎對這說法持保留態度,反瞟本尊一眼,「反正,輸給界塚伊奈帆的Aldnoah也不是只有我,雖然大部分是因為被授權火星騎士自身能力問題,無法充分發揮其Aldnoah之力。像我這種沒有實體驅動的精神型Aldnoah,會更受影響。」簡單來說,也就是當大家都半斤八兩的時候,就不會有比較的壓力。

 

斯雷因皺起眉頭:「話不是這樣說,你這種心態根本就是自我安慰,很不可取。」

 

「畢竟我是精神型Aldnoah,使用精神勝利法也是很合理的。」

 

「等一等,你別妄想矇騙我!」斯雷因很快驚覺重點所在,沉下臉質問:「如果真如你所說敗給了界塚伊奈帆,為何他仍然沉睡不醒?你到底對他做了什麼?」

 

「不是我做了什麼,是他自己醒不過來。這個夢與現實過於接近,也許他並不覺得自己在沉睡。而我的存在只是幫忙支撐這個夢境。」『斯雷因』說明。

 

「幫忙支撐是指什麼?」沒聽過作個夢還需要幫忙的。

 

「我的Aldnoah之力與伊奈帆的精神相連結,並在無形之中影響現實世界,那就是我的能力。」

 

「連結與影響……?」

 

「界塚伊奈帆始終是自己夢境的主宰,夢境會依照他的意志變化,而在現實中的人的觀念與思想,也會隨著他的夢在不知不覺間改變。有些影響你已經知道了,先前寧死不降的火星叛黨,有部分已經轉變立場與態度,願意歸降和談,而他們自己永遠也不會知道這是因為受到Aldnoah之力影響的關係。」

 

「夢境裡的狀況……會成為現實?」斯雷因覺得腦袋發脹,難以置信。

 

「不一定是夢境,只需要透過精神與意志的操控。」

 

這種無形之力的Aldnoah太可怕了,只要有意操作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改變整個世界,他該慶幸現在落到界塚伊奈帆手上,而不是讓有心人士操縱。

 

「你……為何告訴我這些?」斯雷因眼神凌厲地直視對方,想要知道對方的企圖。

 

『斯雷因』一笑:「並非特意告訴你,你不是第一個進入夢境尋找界塚伊奈帆的人,但你是唯一一個能夠來到我面前說話的人。你想在這裡想做什麼,我也不在乎。」

 

「所以你並不打算把我踢出這個夢境嗎?」斯雷因質問。

 

「你還不明白嗎?你不會被踢出去。」『斯雷因.特洛耶特』淡淡地回答:

 

「剛好相反,你會被關在這裡。就跟我一樣。」

 

『斯雷因』漠然看著一臉驚愕的斯雷因,眼神很像看到一個過於天真的倒楣鬼誤闖禁區。在前任授權者被打倒,又沒有薇瑟王族賦予新任授權者的情況下,沒有實體的他只能寄宿在界塚伊奈帆的精神中,伊奈帆是沉睡還是清醒對他而言沒有差別。而這位‘本尊’渾身上下都是破綻,精神充滿可乘之機,完全不了解自己的處境,就這樣毫無防備走進了一個精巧的籠子中。

 

 

TBC


順便廣宣,5/12-13

CWT46攤位兩日在3樓A26



评论(8)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