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奈因】籠中薔薇06

前文:籠中薔薇 01  02  03  04  05


06

 

斯雷因覺得,界塚伊奈帆真是一個賴床賴到史無前例、空前絕後的奇葩。不過,好在橙色傢伙是個正人君子,沒有在夢境中搞出腥風血雨的陣仗,要不然現實世界恐怕也凶多吉少。多虧了那個老是面無表情,冷靜沉穩,淡定到不知道在想什麼的腦袋。

 

斯雷因覺得自己總算沒有看錯人……嗯,不要誤會,他指的是界塚伊奈帆的人品還可以,沒有別的意思。

 

「我會被關在這裡?是因為界塚伊奈帆認出我了嗎?」斯雷因冷靜地問。

 

「理論上,當初我為了變化成你的模樣去對付伊奈帆,便在這個世界裡佔據了『斯雷因.特洛耶特』的位置,我的能力讓界塚伊奈帆認定我的身分與存在,同時也影響所有人的認知,不會意識到有什麼不對。也就是你在這裡,就算什麼裝扮都不用,只要“我”在這裡,沒有人會把你認知為斯雷因.特洛耶特。」

 

斯雷因眨著碧藍色的眼睛:「原來界塚伊奈帆沒有認出我,不是因為他瞎了一隻眼,眼力不好的關係嗎?」

 

「並不是。界塚伊奈帆的邏輯認知會告訴他自身,一個世界中不會有兩個斯雷因.特洛耶特的存在,這是矛盾的。照理說斯雷因本尊也會向界塚雪等人一樣,被當作異常的外來者排斥,但是伊奈帆卻沒有那麼做。」

 

「原來不若我原先以為是界塚伊奈帆被Aldnoah之力困住,結果是反過來。」斯雷因沉吟,那麼如何處理就要重新設想了。

 

「唉……也誰叫你要仿冒成我,沒有達到目的反而還被這個身分連累。」斯雷因露出你看看你的憐憫目光,這就是胡亂冒充不該冒充的戰犯下場啊。

 

「雖然你的身分確實特殊,但我覺得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總之,若你在這裡取代斯雷因.特洛耶特的存在,那就請認真扮演。」斯雷因臉色一歛。

 

「看來你並不介意斯雷因.特洛耶特的身分被奪走?」『斯雷因』覺得本尊的反應也是有些出乎意料,原本以為會是氣急敗壞的反應。

 

斯雷因表情黯了下來,目光裡隱含著自嘲,聲調也微微降低:「別說介意,我認為斯雷因.特洛耶特對於這個世界來說,能越早消失越好。」

 

電話鈴聲響了起來,『斯雷因』接起,原來是關心送餐狀況的伊奈帆打來的,並囑咐一定好好吃飯。

 

斯雷因側首,在旁靜靜聽著對方應答,想起其實精神型Aldnoah壓根不需要進食吧?難怪剛才『斯雷因』說他不吃也不要緊,原來當時是指這個意思。但是,這個Aldnoah還是會為了配合伊奈帆而去把烤鯖魚吃掉的吧?

 

一想到那個魚腥味極重的日本國民料理,斯雷因嘆氣,不禁覺得在這裡混果然不容易,都是有苦衷的啊!

 

「還沒……好的,我知道。」『斯雷因』講完話收了線,轉過頭來。

 

「伊奈帆說他其實打包了兩份餐點,叫你也要吃完。」

 

「……」多管閒事的橙色傢伙!

 

 

 

***

 

噗滋──

 

鮮黃色的濃稠湯汁從白嫩的破口溢出,流得滿手指都是。

 

「啊!」斯雷因回過神,一時手勁沒拿捏好,又不慎把要做溫泉蛋的糖心蛋剝殼失敗,稍一用力軟軟滑滑的蛋很容易裂開,便不能作為商品了,只好收到一旁的NG品的盒子中,沖水將手洗淨。

 

「『斯萊恩』君覺得累了嗎?」『網文韻子』關心地問。

 

「剛才還有幫客人送錯餐的情況,定食屋工作很多,累了的話要適當休息,可別過於勉強自己。」『加姆』勸道。

 

「真的是非常抱歉!我沒事的,謝謝關心。」

 

斯雷因與精神型Aldnoah一番談話後便匆匆回到定食屋繼續打工,但接著就因為內心裡一團混亂,渾渾噩噩的情況下工作難免失誤。

 

因為斯雷因狀況不佳,定食屋也到了客人減少的時段,『韻子』與『加姆』堅持斯雷因休息一下。他只好愧疚地坐在定食屋的椅子上整理頭緒。

 

定食屋中也有給客人觀賞的電視,電視機的聲音在有限的空間裡聽得很清晰。每台所播放的節目都很有特色,不過每隔一段時間頻道就會被切換,只是轉來轉去,到最後還是回到新聞頻道。

 

『斯雷因.特洛耶特』提到,這些電視節目是與現實世界相連的,界塚伊奈帆並不需一一創造夢中每個角落的細節。

 

此外電視不只是觀賞節目而已,『斯雷因.特洛耶特』也通過這種方式接收外面世界的資訊。在界塚宅的時候『斯雷因』手一比,家中電視螢幕便轉換放出病房中的狀況,他能夠看見耶賀賴蒼真在為他的身體注射營養劑,以及和界塚雪討論精神與身體影響的情景。

 

難怪這個精神型Aldnoah非常清楚有誰進入伊奈帆的意識裡,真犯規啊。

 

“……目前火星叛軍、地球聯合軍與火星軍三方態度都非常,艾瑟依拉姆女王表達迫切希望能早日將侵略的土地歸還地球,不過火星叛軍提出佔領區的利益的條件共識不足,尚須更多談判……”新聞播報圍繞這件事的發展,拉回斯雷因的注意。

 

斯雷因沉吟,雖然目前還不是所有的火星叛黨都願意和談,但若再多一些時間,說不定Aldnoah之力的影響就能發揮,真沒想到這顆橙子做個夢就能使和平之路向前推進,不用頻繁上戰場,冒著生命危險作戰,輕鬆又安全地睡著睡著世界就太平了。

 

這麼說起來的話……是不是該讓界塚伊奈帆繼續睡一下?

 

當然要界塚伊奈帆一直沉睡下去也是行不通的,耶賀賴醫師雖說他沒有在作戰中受傷,像植物人一樣對身體也不好,但也沒有醒來急迫性?再說,一想到耶賀賴醫師跟界塚雪拜託他叫醒伊奈帆的憂愁表情,斯雷因陷入天人交戰。

 

………

……

 

斯雷因盤算,乾脆跟現實世界苦苦等待的兩人商量研究,讓這顆橙子睡久一點,也許對大家都有好處。

 

不過,就算他想要商量,要怎麼才能做到?

 

斯雷因心知肚明,只要一朝沒有完成喚醒界塚伊奈帆的任務,想必現實中的耶賀賴蒼真與界塚雪不會使用裝置讓他的意識回去,若界塚伊奈帆也不強制將他逐出……果真如同那個精神型Aldnoah說的一樣,他被困在這個世界了?

 

到了定食屋下班時間,他換下定食屋工作服,穿回界塚伊奈帆提供的淺藍色休閒套裝。斯雷因拉了拉領口,低頭一看,設計與面料很出色,涼爽排汗,肌膚觸感也十分柔軟舒適。

 

斯雷因想起之前界塚伊奈帆所說過話的,無奈地揚起唇角,事實非常顯而易見。

 

──那不是天空的顏色,也不是自由的顏色。那就只是你囚服的顏色。

 

「今天就到這裡,非常謝謝你,幫了大忙。」『韻子』與『加姆』的道謝拉回了斯雷因的感慨。

 

「不,這沒什麼,只不過是一點棉薄之力。」斯雷因反倒覺得自己沒有幫上什麼,不好意思起來。

 

『加姆』與『韻子』好像還打算下班後繼續去約會,斯雷因很佩服他們精力旺盛,也羨慕這兩人感情真的很親蜜,抓緊每一段寶貴的光陰好好相處,培養感情。

 

他在界塚宅時,問了『斯雷因.特洛耶特』。

 

「夢境裡『網文韻子』與『加姆.格拉弗特曼』交往,難不成在現實中也會受影響……?」

 

「思考會受到影響,但會否真的交往就不關我的事了,這終究是當事人的決定,夢境只是界塚伊奈帆某方面的私心。夢與現實就算連結度再高,也不會完全吻合。」

 

「是嗎,其實他們兩人若能真的交往,感覺也是挺相配。」斯雷因雖不認識現實世界中的這兩個人,不過能在伊奈帆的精神世界中與他們相遇,也是一種很特別的經歷。

 

「我想你不需要關心其他人的人際交往狀況。」

 

「我的確沒餘力干『網文韻子』與『加姆.格拉弗特曼』,但我倒想請教,自稱身為界塚伊奈帆弱點的你,輸了還變成跟敵人交往的展開是怎麼一回事?」斯雷因話鋒一轉,目光沉了下來,克制不滿。

 

「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但在界塚伊奈帆潛意識的發展就是如此。」『斯雷因』雙手一攤,一副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絕望的態度。

 

斯雷因覺得這種回答跟沒答差不多,不想多評論什麼地按著額角,又不禁想起自己在火星軍不堪回首的過去。或許有一點理解一開始根本沒有這種想法,在經歷各種難以預料的事態後,發展成騎虎難下的狀況。

 

斯雷因接著想起了什麼,說話突然微妙吞吐起來,眼神飄到別的方向,覺得想知道的某件事很尷尬,但又覺得答案好像非常重要,不得不搞清楚:

 

「話說回來,你……你該不會對界塚伊奈帆……也有那方面的意思吧?」

 

「雖然我具有人格意志,但不像人類那樣豐富的七情六慾。大部分的情感表現只是隨著觀察人類所學習到的現象,配合互動與應對。」

 

「……所以是一種扮演嗎?演得還有些像樣。」斯雷因五味雜陳,不知為何好像有點鬆口氣,又說不清是否該同情處在這種情況下的界塚伊奈帆。唉,誰叫那顆橙子的腦袋不知裝了什麼東西,居然做了一個跟敵人交往的夢。

 

「毋須緊張,我們還沒有進行過什麼不可告人的親密行為。」『斯雷因』再度澄清沒有做出對不起本尊的事情。

 

「我並沒有問這個問題,也沒有緊張。」斯雷因面無表情,特別強調。

 

「那麼,你想要我跟伊奈帆分手嗎?」『斯雷因』眨眨碧瞳,詢問本尊。

 

「這還用問嗎?」斯雷因嘆了口氣搖搖頭,色厲內荏指著對方:

 

「不管是什麼理由,既然已經演變成這樣了,就要好好地持之以恆下去,做事情半途而廢最要不得,這是待人處世的基本道理。」

 

「由你來說這種話好像特別沒有說服力。」以本尊之前執迷不悟的慘烈經歷來看的話。

 

「我只是不想節外生枝。」斯雷因冷淡地回道。

 

 

***

 

 

斯雷因抬起頭,下班離開定食屋時天空已經昏暗下來,粉碎的月球碎片在天空連綿,畫出一片朦朧的光帶。夜晚的新蘆原市中心燈火通明,人潮熙熙攘攘,比起白天別有另一番風貌,只是將視線從大街移往小巷,道路縱橫交錯,更加看不清深處,彷彿像會有野獸潛藏在黑暗之中。

 

斯雷因走在路上,仍舊可以感到有人在注視自己,若隱若現,不動聲色。比起之前怕被揭穿身分而盡量保持低調的情況,現在似乎不需過於顧慮,斯雷因試圖追上前,但那道視線很快藏匿起來,感覺不到,完全摸不透想做什麼。

 

回到界塚宅,『斯雷因』仍在觀賞電視,斯雷因發現對方對於接收外界的訊息挺有興趣。不過客廳裡的擺設已經有很大變化。他昨天休息的沙發已經不見,取代而之成了一張嶄新的沙發折疊床以及一床蠶絲被,不但如此,界塚伊奈帆本人還四平八穩地躺在上面。

 

「……」斯雷因沒想到界塚伊奈帆真的立刻添購新沙發床,讓他破費有點過意不去,不過反正是做夢就不替伊奈帆的存款擔心了。而且就算夢中破產,應該也不至於影響到現實吧……?

 

斯雷因躡手躡腳坐到旁邊,伊奈帆動也不動,眼睛緊閉,吐息均勻,似乎正在閉目養神,連他靠近也沒有反應。

 

「界塚伊奈帆?睡著了嗎?」斯雷因看著難得一見小憩狀態的伊奈帆,畢竟他平常出現在自己面前總是精神奕奕,從來不曾露出這麼沒防備的鬆懈樣,看來現在偷襲正是大好時機。

 

於是斯雷因大膽湊近觀察,界塚伊奈帆面貌清秀,斯文端正,要是不認識他的人,大概完全聯想不到這是一個戰功彪炳的軍官,而且還兼任Aldnoah研究工作,前途一片大好,只是世界上大概很難有人不認識界塚伊奈帆吧?

 

界塚伊奈帆身上還穿著UFE的軍裝,看起來連在夢中也是工作忙碌,生活充實的樣子,沒有因為在作夢就放鬆偷懶……不過由另一個角度來看就是個十足的工作狂。

 

斯雷因凝視了片刻,視線不自覺投向覆在對方左眼上的黑色眼罩。

 

「……」其實在意識中,只要伊奈帆有意願,大可保持雙眼健全的狀態吧?

 

斯雷因一想到那隻左眼是被自己所傷,似乎就沒辦法保持平心靜氣。他忍不住伸出手,想撫摸那個可怕的傷處,就在幾乎要碰觸眼罩那一瞬,伊奈帆突然睜開右眼,朱紅色的眼珠子默默盯著斯雷因。

 

「啊!」斯雷因急忙把手縮回。

 

怎麼又沒有嚇到界塚伊奈帆,反倒是自己吃了一驚。果然沒辦法輕易偷襲得逞。

 

「怎麼了嗎?」伊奈帆沒有半點剛睡醒的惺忪模樣,淡定詢問。

 

「沒什麼……抱歉打擾你的休息。」斯雷因坐正,抓抓頭髮,不好意思道。

 

「不,我沒在休息,我是在試躺。」伊奈帆澄清。

 

「試躺?」

 

「是的,購買新家俱本來就要試用一下適不適合,更何況關乎睡眠品質的床更要慎選。你回來得正好,趕快也來躺看看,若是哪裡感覺不對或不舒服就要盡快跟廠商更換。」伊奈帆認真說道。

 

「哦……好的。」言之有理,斯雷因也只好配合地躺下來。

 

兩人並排躺在一起,雖是兩用沙發床,但設計相當符合人體工學,躺著十分舒適,很容易讓身體放鬆下來。

 

「這個感覺是……?」斯雷因馬上察覺,這個床墊的柔軟度、彈性,床單與被單的材質的居然跟極密設施裡床幾乎一模一樣。

 

難道極密設施包括床在內的各種家具,也可能都是伊奈帆親自挑選,甚至送來給他前親自試用過關的嗎?斯雷因面頰微微升溫,一想到他的床鋪,伊奈帆曾在上面滾來滾去,還殘留下體溫或氣息,總覺得好像哪裡很不好意思。

 

「……」斯雷因看向旁邊的界塚伊奈帆,依舊一本正經躺得無比端正,不苟言笑地評估這張床的合用性,嚴肅的樣子堪比執行軍事任務。

 

伊奈帆感覺到來自身旁的目光,也轉過頭,直視他的眼睛。

 

「你的左眼……現在還會疼嗎?」斯雷因低聲問道。

 

「經常。但這是代價。」伊奈帆緩緩抬起手掌,蓋住左眼罩。

 

「戰爭的代價?」

 

「不對……是與斯雷因.特洛耶特相遇的代價。」伊奈帆的赤色右眼透出很溫柔的光采。

 

「……這個代價有點大。」斯雷因的眼睫有些許下沉。

 

「是的,很大。但是我也認為,以這隻左眼為交換,使我們的命運真正連接在一起。」伊奈帆目光好像往前追到戰爭那兩年。

 

「……」斯雷因暗暗嘆息,這種說法可一點都不浪漫,那是與僥倖及死亡最驚險的擦身而過。

 

「說到眼睛,你的眼鏡鏡片好像沒有度數,所以你沒有近視吧?」伊奈帆發現疑問。

 

「哦,這是為了搭配造型。」斯雷因趕緊推了推眼鏡解釋。

 

「造型?」伊奈帆撐起身,一張發沙床本來也沒多大,只是一個很小的動作,就足以讓兩人的距離非常靠近。

 

斯雷因睜大了眼,可以感覺到對方的呼氣,溫暖的氣流從面頰與耳際悄悄溜過,擾亂了心跳的頻率。

 

伊奈帆近距離直視他的臉,只不過一個微小的片刻,斯雷因卻覺得身體越來越僵硬。界塚伊奈帆不曾有過如此接近的距離,若再前進一分,彷彿就要越過某條界線,斯雷因握緊出汗的手,感到胃袋快要抽筋。

 

「這副眼鏡造型老氣,顏色也與你的皮膚色澤不相襯,不適合你。」凝神看了老半天,伊奈帆終於評論道。

 

「是這樣嗎?我覺得還可以。」斯雷因賠著笑打哈哈,畢竟是臨時跟網文定食屋借來的道具,當然難以搭配。

 

「我覺得……你還是不要戴眼鏡比較適合。」

 

斯雷因還沒有反應過來,界塚伊奈帆已經雙手伸向斯雷因的臉龐,輕輕摘去那副偽裝的眼鏡。

 

「等等,不行……」斯雷因為對方的動作吃了一驚,想要阻擋已然來不及,仰躺的姿勢難以閃躲,眼鏡無聲無息脫離他的面孔,隨著鏡框移開,柔金的前額髮絲飄動,帶來微微的癢感。

 

失去眼鏡遮蔽,斯雷因.特洛耶特的面目原原本本被展現在界塚伊奈帆眼前。他的心藏瘋狂鼓動起來,想說的話被提到嗓子口,又噎著說不出,呼吸好像在這一刻停滯。

 

斯雷因不知道自己為何緊張,他努力提醒自己,『斯雷因』說過他的存在認知已被取代,但無論界塚伊奈帆有認出或沒認出他,全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最多就是向這顆橙子說出真相的時刻到了。

 

「嗯,這樣看起來好多了。」

 

伊奈帆又觀察了半晌,好像終於看滿意了,直起身體,把眼鏡放到一邊。他的眉梢沒有牽動,瞳孔沒有縮放,呼吸沒有紊亂,連睫毛都沒有顫動一下。

 

「……」斯雷因默然回望伊奈帆。

 

這個人沒有猶豫,沒有困惑,沒有質疑一個空間出現兩個斯雷因.特洛耶特不合乎邏輯。

 

斯雷因手揪住自己的胸口,感覺隱隱抽緊,一絲模糊的苦澀在深處融化,以至於有些換氣困難的感覺。

 

 

在看電視的『斯雷因』不知何時轉過頭,淡淡注視他。那目光不隱含批判或情緒,又似乎在說,就只是一副眼鏡,本來就沒有什麼偽裝性。

 

斯雷因感覺自己陷入矛盾與茫然。他闔上碧藍色的雙眸,自己到底期待什麼,又想得到什麼答案?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希望界塚伊奈帆能在Aldnoah之力的影響下不要認出斯雷因.特洛耶特,還是反之?

 

  

TBC


 內個……就是……上週廣宣宣錯了!不小心講錯8/12-13

真是不好意思!!!(土下座)

其實要參展的CWT是下周六、日(8/5-6)在台大體育館的CWT46

攤位在三樓A26!

總之,本篇「籠中薔薇」是趕不上CWT了,會繼續努力趕CP!

場上還是有兔的WEB新刊,跟殭屍本「樂園裡側」

 


另外想知道這篇文看到這裡

有沒有什麼哪裡看不懂、邏輯狗屁不通、文章架構節奏亂七八糟、人物OOC到看不下去的狀況

因為有收到反映上述狀況,但作者本人自我感覺良好,搞不清楚問題出在哪邊

還是想請教還有在看的人但快要看不下去的人

有沒有什麼建言,具體描述一下,雖不一定能說改就改得了

但至少先參考了解一下狀況……

有其他的問題也可以問喔~

 


评论(9)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