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奈因】籠中薔薇07

 前文:籠中薔薇 01  02  03  04  05  06

轉發兔的刊宣WB有抽獎!! http://www.weibo.com/2183455190/FhHACF7O5




07

伊奈帆看『斯萊恩』對新床沒有嫌棄,囑咐若有意見要馬上反應後便起身準備餐點。界塚雪不久後回到家,一看到新的沙發床就興奮地跳上去,很沒樣子地滾來滾去。很快地,親愛弟弟就走過來制止這種毫無規矩的行為,她才一臉遺憾、戀戀不捨地爬起來,嘴裡碎碎唸著埋怨奈君管得太嚴格。斯雷因禁不住莞爾,覺得這對姊弟感情真的很要好,身為獨子的自己沒有體驗過這種手足之情,感覺十分羨慕。

 

但斯雷因想到這裡的界塚雪快樂開朗,看不到一點憂愁,但現實中的界塚雪卻是抑鬱寡歡,愁眉苦臉,強烈對比讓斯雷因臉色暗了下來。

 

享用完豐富的晚餐,界塚雪準備新聞一播報結束就立刻霸佔電視看劇,伊奈帆則收拾完餐桌,排出一盤西洋象棋盤,打算來個飯後的腦力激盪,看起來在伊奈帆自家中也延續了極密設施時的活動。

 

斯雷因注視這組黑色與白色的旗子,懷念感油然而生,一直以來都是他與界塚伊奈帆對弈,但是這盤棋現在屬於『斯雷因』,他只能在旁觀看。斯雷因轉頭,那個精神型Aldnoah還在跟界塚雪一起看新聞,好像對電視特別有興趣。

 

然而剛排好棋子,伊奈帆的行動電話又響了起來。

 

休閒時間被打擾。伊奈帆的目光似乎有些微不愉快,低頭看了眼來電,很快接通。伊奈帆的通話風格仍然簡短明快,迅速收了線表示必須出門一趟,處理臨時公務,套上軍裝隨即俐落地出門。

 

「唉,明明早就下班了,UFE到底把奈君當什麼啊。」界塚雪看到親愛的弟弟急匆匆出門,很是忿忿不平。

 

「不過,伊奈帆以前不常在夜晚加班,這幾天倒好像常常接到工作電話……」『斯雷因』沉吟。

 

又是臨時事務,斯雷因若有所思,在夢境裡還會有什麼臨時事情要忙呢?而且伊奈帆那面無表情臉看上去好像比平常還要嚴肅一些。

 

「剛剛晚餐太美味,吃得太飽,我想去飯後散步一下幫助消化。」斯雷因編了基本屬實的理由,也準備緊跟蹤在伊奈帆後。

 

不過他才一踏出家門,就在階梯上一腳踩空,摔得四腳朝天,斯雷因疼得齜牙咧嘴。雖然對進出界塚宅沒有很熟,他記得門口有三階樓梯,怎麼忽然少了一階,還是他記錯了?等他爬起來,伊奈帆早就無影無蹤,只好望著夜空扼腕。

 

夜深時分,『界塚雪』與『斯雷因』早已經就寢休息,伊奈帆才返家。一進門,發現『斯萊恩』還醒著,抱著膝蓋靜靜縮在沙發床邊,眨著晶亮的碧色眼睛,昏暗的光線下有種懾人魂魄的氣勢,卻也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孤寂感。

 

「怎麼還醒著?睡不著嗎?」伊奈帆有些困惑地問:「或者新沙發床果然不合用,這樣的話我明天就跟廠商換貨。」

 

「不……只是我之前養成了某些習慣,不知為何也還沒有改掉。」斯雷因歪著頭反問:「工作處理完了嗎?你好像總是很忙碌的樣子。」

 

「還好,工作就是這樣,暫時沒有特別的狀況。」伊奈帆看上去有些疲倦,走到桌子前,看到出門前排好的那盤棋還在,一晚上都沒有人去動。

 

「暫時睡不著的話,陪我下盤棋?」

 

「真有興致,工作晚歸,早點休息比較好?」

 

「對於我來說,這就是休息。」伊奈帆微笑道。

 

「你習慣把動腦當作休息嗎?」斯雷因雖然這麼吐槽,卻很配合地快速爬起來,坐到伊奈帆的對面。

 

「過獎,這稱不上動腦,還是其實你擔心會輸給我?需不需要我先讓幾子?」伊奈帆輕而易舉反擊對方的挖苦。

 

「不需要,謝謝!」斯雷因.特洛耶特總是很容易被界塚伊奈帆激怒。

 

久違的棋局在詭譎的情況下展開,斯雷因情緒興奮,想起自己剛被拘禁在極密設施時,原本對下國際象棋沒有興趣,伊奈帆想方設法勾起他的下棋意願。對比現在差異還真大,都是被這顆橙子影響的,不過現在沒有精力細思自身轉變,兩人再次對弈,斯雷因感到體內血液流速加快,久久平歇的鬥智又再度激昂起來。

 

只是儘管他聚精會神迎戰,使出渾身解數,最後還是一如往常,在伊奈帆超凡的攻勢下輸得一敗塗地。斯雷因死盯著勝負已分的棋盤,深受打擊,自己竟連睡夢中的伊奈帆也贏不了,難不成真像對方講的,跟他下棋不需要用到腦力?

 

贏棋的伊奈帆倒跟平常一樣沒有特別反應,只是難得地微揚起眉梢,含著淺笑道:

 

「不知為何,和你下棋有種奇妙的懷念感,總讓我想起了以前在極密設施跟斯雷因下棋的情景。」

 

斯雷因默然半晌,低聲道:「為何是懷念在極密設施的時候?你平常不是也跟『斯雷因』下棋嗎?」

 

「是的,不過因為『斯雷因』比起在極密設施時棋藝進步許多,現在要贏他可沒有這麼容易,甚至還經常贏過我。」

 

斯雷因再度遭到晴天霹靂,真沒想到那個精神型Aldnoah棋力也不可小覷,可以下贏界塚伊奈帆。

 

「所以跟在極密設施的斯雷因.特洛耶特對弈,可以得到比較多打敗對手的成就感?」斯雷因額角抽了抽。

 

「打敗他的成就感?不,那種事一點也不重要。」伊奈帆對這個解釋搖搖頭。

 

「那時候斯雷因雖然沒有贏棋,偶而輸了還會沮喪彆扭,卻從不退縮,總是很努力,一次又一次地迎向挑戰,我一直很佩服他這點。現在跟『斯雷因』下棋,大概是旗鼓相當的關係,反而沒有感覺到像之前那樣強的毅力與執著了。」伊奈帆莞爾。

 

「在無盡的作戰行動、UFE長官的無理要求,和各種討人厭的工作與人際緊張的日子裡,抽空到極密設施跟斯雷因下一盤棋,早已變成我最期待的事。」

 

「與其大費周章找一個囚犯對弈,你明明可以找到更多也更好的下棋對象。」

 

「跟知名棋士切磋棋藝不是我想要的,對於我來說,我喜歡跟斯雷因下棋,我努力作戰,也是想要保住那最微不足道的快樂。」

 

「我想……也許斯雷因.特洛耶特的想法也跟你差不多吧。」斯雷因長長呼了一口氣,他無法直接回應伊奈帆,只能讓某些心底話哽在喉嚨。

 

──我也是啊,從本來對未來了無生趣,不知何時,我開始期待你的到來,期待與你下棋,那就是我所能抓到最微小的幸福時刻。

 

斯雷因胸口又緊又熱,忍不住將胸口衣物抓皺成一團。自從父親死亡,他被迫離開火星與艾瑟依拉姆公主,成為一個倍受欺凌的下人,一直走過戰爭,站到火星軍的頂點也感覺不到快樂。直到在極密設施與界塚伊奈帆面對面為止,不需煩惱過往痛苦,只要透過棋盤較勁,想著如何與可惡的宿敵一決雌雄,就已經足夠了。

 

伊奈帆思索了半晌,又道:「不過若要說勝負不重要也不盡然,我覺得欣賞輸棋的斯雷因.特洛耶特懊惱不服氣的表情,也十分有樂趣。」

 

「咳嗯!」斯雷因再次有股衝動想一槍轟了對方。

 

「要再下一盤嗎?」伊奈帆再度邀請。

 

斯雷因搖搖頭,伊奈帆的下棋動機不是什麼要緊的事,重點是現在自己抓住一個空檔,沒有其他人打擾,伊奈帆處於放鬆狀態地與自己對話,看來是個絕佳托出實情的時機。

 

斯雷因明白這個夢境或許能夠影響現實,能夠讓很多不必要的地火爭鬥逐漸平息,伊奈帆不用再為此親上戰場冒險。所以斯雷因覺得應該讓伊奈帆了解實情後自己做出選擇。如果伊奈帆覺得這個夢境值得繼續,他也不會有所怨言地陪著一起沉睡下去。若伊奈帆覺得應該醒來自力面對現實,那麼就結束在這裡的一切。

 

斯雷因深深吸了口氣,道:「界塚伊奈帆,我想告訴你一件事,你可能很難相信,現在在這裡的一切都很美好,但是實際上並不是你以為的這樣,這裡只是一個……」

 

「那是怎麼一回事?」斯雷因還沒講下去,伊奈帆就突然發現了什麼,一把捉住斯雷因的手腕翻轉過來查看,臉上表情難得掛著不快,連語氣溫度也跟著下降。

 

「你受傷了?」伊奈帆聲音低沉,暗紅色的瞳孔有些冷然。剛才因為角度跟光線沒注意到,現在才發現對方的手腕下方有塊青紫傷痕。

 

「沒事,只是晚上時跌倒撞到,沒有大礙。」斯雷因連忙解釋,想要抽回手,卻發現被對方緊緊握住,力道強勁。

 

「太不小心了。」伊奈帆仍然沉著一張臉。

 

「只是一時沒注意台階數,腳步好像踩空了。」斯雷因有點汗顏,打死不交代是自己打算跟蹤對方結果腳滑跌跤。

 

伊奈帆聽了微微頓住,好像想到了什麼,語氣柔和了些:

 

「走路要看清楚路,尤其是晚上,很容易跌倒。而且你受傷以後也沒好好擦藥,這樣可不行,就算只是破皮也要立刻處理。」說著轉身拿出醫藥箱替他上藥,仔細包紮。

 

「謝謝。」斯雷因道謝,不知道怎麼回事,他覺得剛剛伊奈帆身上似乎帶著一股難以言喻的壓迫力。

 

「不客氣。」伊奈帆卻沒有鬆開斯雷因的手,反而一握緊拉到眼前,眨著右眼不發一語,近距離緊盯著那隻手腕,好像怕漏看什麼似地觀察,還不時惦一惦,量一量,表情若有所思。

 

「界塚伊奈帆?怎麼了嗎?」斯雷因額頭冒出細汗,難道這顆橙子看出什麼了嗎?

 

「是伊奈帆。」淡定糾正稱呼,終於鬆開了斯雷因的手,「忙碌了一天,明天還得繼續上班,我先去休息了,你也早點睡吧。」

 

「晚安。」斯雷因看著伊奈帆簡單漱洗一番後也回房休息,也只好回到沙發床上,覺得自己今晚大概很難睡著吧。

 

隔天的早餐比前一天更加豐盛,似乎是因為伊奈帆覺得『斯萊恩』體格低於標準,所以特地加菜,讓界塚雪驚喜了一番。用餐過後界塚姊弟先後出門上班,斯雷因也再次前往網文定食屋。

 

已經用不著眼鏡了。斯雷因把那副眼鏡掛回店門口的吉祥物人偶,還回去是因為沒有喬裝效果,絕不是因為伊奈帆嫌棄不好看,不過他左看右看,感覺顏色與款式也不會很土氣?不禁覺得伊奈帆要求太高了。

 

斯雷因還沒腹誹完某顆橙子,忽然發現眼前的人偶有點透明,再定睛一看,好像又還好。

「怎麼回事……?」是光線問題?還是自己眼花看錯了?斯雷因揉揉眼睛,心底冒出一絲疑惑。

 

幫忙定食屋的工作比起前一天更得心應手,有點空閒時,就邊整理邊聽著電視播報新聞,播到叛黨和談進度時,就忍不住多瞄幾眼電視螢幕。斯雷因心知和談不容易,短短幾天內也難有顯著進展,可是他還是忍不住想看看有無最新消息。

 

中午時分,伊奈帆又再度出現,幫在家的『斯雷因』外帶餐點,只是這次甚至才剛點好餐,還沒與加姆與韻子寒暄幾句,連環奪命扣的電話就又響了起來,面部動態不太更新的伊奈帆也難得顯露無奈,只好再次拜託『斯萊恩』幫他外送。

 

斯雷因一口答應,正好假借送餐名義,默不作聲跟蹤伊奈帆,想看他在夢境裡到底搞什麼飛機?

 

為了怕被發現,斯雷因保持著相當距離,只見伊奈帆拐進街道深處,越走越偏僻,明明是中午,光線卻越來越暗,而附近的地形與建築也有許多損毀。

 

斯雷因越跟蹤越疑惑,新蘆原有這樣的地方嗎?為什麼界塚伊奈帆要來這裡?

 

伊奈帆拐過一台廢棄販賣機,進入一棟空無一人的建築,順著安全階梯爬到較高樓層,似乎有另外一個人已經在黑暗陰影處等待。建築內沒有電力也沒有燈光,斯雷因看不出到底是誰,只曉得伊奈帆壓低了聲音說話,而且語氣凝重。

 

距離過於遙遠聽不清,從底下也難以看見對方,斯雷因認為必須冒險再靠近一點,於是也躡手躡腳爬上樓。隨著慢慢接近,終於隱隱約約聽到伊奈帆提到什麼需要時間。

 

需要時間?伊奈帆想做什麼?然而對方卻沉默不語。

 

當斯雷因還想再靠近,這時卻覺得周圍有股說不上來的不對勁,斯雷因眼角餘光瞄到建築物外,剛剛那台廢棄販賣機在他眼前漸漸變得半透明。

 

「!」斯雷因愣住,又眼花了不成?正想再繼續前進,腳底下卻突然一空,失去地面支撐,整個人往下掉。

 

「啊!」這次踩空的原因不是失足,斯雷因不知一塊地面怎麼會莫名其妙消失,幸而不見的範圍不大,他迅速攀住一處伸手可及的邊緣才不至於墜樓。

 

這動靜自然驚動不遠處的伊奈帆,不假思索立刻跑過去將他拉起來。

 

「你還好吧?有受傷嗎?」伊奈帆迅速查看斯雷因身體狀況,再三詢問有沒有受到傷害,很不放心地從頭打量到腳。

 

「我沒事。」斯雷因爬起來,不知道夢中摔死會怎麼樣。

 

「你不是要幫忙外送嗎?怎麼跑到這個地方?」確認斯雷因沒有大礙以後,伊奈帆沉下目光質問。

 

「我不小心轉錯彎迷路,不自覺走到這裡……」斯雷因就算再擅長撒謊,這種狀況也很難編出像樣的理由。

 

「……」伊奈帆沒有深究,只道:「這附近建築物老舊,已被列為危樓,改建前隨時會崩塌,不要再接近這裡。」

 

老舊崩塌?斯雷因覺得伊奈帆的藉口也高明不到哪裡去,但他也並未去質疑對方的說詞。望向剛才的陰影深處,剛才潛藏在黑影中的人早已消失。再四處張望,也沒辦法有什麼發現。

 

「不用擔心,其他地方應該還不會崩塌,暫時不會有危險。」伊奈帆以為對方還餘悸猶存,溫和安撫。

 

「謝謝你,那麼我就外送去了……對了,定食屋便當!」斯雷因猛然想起他掉落在旁的袋子,趕緊撿回來查看,確認裡面包裝沒有破損,不過內部經過大幅度晃蕩,大概就不怎麼好看了。

 

「還好今天是咖哩飯,本來就要攪拌的,就算裡面糊成一團也比較不要緊吧?」

 

「不行,回定食屋換。」伊奈帆嚴肅表示絕對不能同意掉落過地上的東西給『斯雷因』吃。

 

「……」日本人真嚴格。斯雷因覺得就算自己吃也無所謂,但在伊奈帆堅持下,只好乖乖返回定食屋換餐。在離開之前,斯雷因特地看了一眼原本販賣機的位置,那裡已經空無一物。

 

***

 

耶賀賴蒼真進入病房,查看儀表,兩人健康狀況沒有變化,腦波讀數也一如往常,但依然沒有回復意識,嘆了一口氣,按時替他們兩人注射補充營養劑。

 

「雪小姐真的一直寸步不離守在病房,也實在辛苦了。」耶賀賴蒼真感覺很心疼。她近日身體瘦了很多,情緒一直很憂鬱,一點也沒有之前健康活潑的模樣。

 

「嗯……」界塚雪只是低聲應道,她已經低落到沒心思跟醫生寒暄。

 

「不過,我發現比起伊奈帆君,妳好像更常查看斯雷因的狀況。特別是……很關心聯結斯雷因跟伊奈帆意識的連線。」耶賀賴蒼真直視界塚雪。

 

「畢竟,斯雷因.特洛耶特是喚醒奈君的重要人物。」界塚雪終於抬起頭,目光閃爍了一下。

 

「是啊……」耶賀賴蒼真不置可否,沒有再多問什麼。

 

過了一段令人不安的靜默,界塚雪才又再度開口:「耶賀賴醫師,我想請教,如果……連接他們兩人意識的線路斷了或被拔掉了,會發生什麼狀況?」

 

耶賀賴蒼真看著界塚雪片刻,才開口回答:「我不是開發裝置的人,但依照設計,斯雷因.特洛耶特的意識恐怕會留在界塚伊奈帆的大腦裡。不過,妳問這些做什麼呢?」

 

「沒什麼,我只是好奇問問。」界塚雪疲倦地笑了笑。

 

 

「……」

 

『斯雷因.特洛耶特』此刻正端坐家中觀賞電視,然而螢幕中播放的卻是氣氛沉重的Aldnoah設施病房。他大部分時間都待在界塚宅中,成天對著電視,很少離開屋子,反正對於他而言,在意識世界裡的哪個角落都差不多。

 

在此刻直播的病房畫面裡,耶賀賴蒼真沒有再繼續追問界塚雪什麼,禮貌性點點頭,離開病房去取其他的醫療藥劑,只剩界塚雪繼續看著裝置儀器,若有所思。

 

『斯雷因』雖是精神型Aldnoah,但不擅長人類複雜的心理,但是看起來不管夢境裡或夢境外,本尊所處的狀況複雜難測。他沉默地轉到一般電視頻道,繼續收看別的節目。沒隔多久,聽到外傳來大門開啟的聲音。

 

「我來外送了。」斯雷因走了進來,把重新打包的咖哩放到餐桌上,看到精神型山寨一如既往穿著淺藍休閒服守在電視機前面。

 

「你好像也挺關心現實世界的事?」斯雷因問道。

 

『斯雷因』回答:「與其食用人類的食物飯菜,我更需要的是精神食糧,而這些電視節目也是其中一種形態。當然,也不一定非是新聞不可,各式各樣的節目都可以,不過若是透過新聞時事,也能確認自己Aldnoah之力對現實世界的影響。」

 

「原來如此。不過雖然飯菜對你可有可無,界塚伊奈帆準備的咖哩你還是要吃完才行。」斯雷因發現這個Aldnoah成為電視兒童的原因其來有自。不知道對方平常都是以怎樣地的眼光注視現實世界呢?

 

斯雷因打開擺好兩人份豬排咖哩定食,覺得今天的口味比較能接受。

 

「伊奈帆今天也有事務嗎?」『斯雷因』來到餐桌前準備用餐。

 

「是的。在某些物體會不斷消失不見的情況下,他的臨時事務電話似乎總會突然冒出來。」斯雷因意有所指。

 

「我仔細回想,自從來到這裡以後,每當我想告訴界塚伊奈帆現實世界真相的時候,都會恰巧被一些其他狀況打斷,一開始我以為只是巧合,但看來並非如此。不管他是下意識這麼做,還是刻意為之,我猜想……他在迴避面對現實。」

 

「你懷疑伊奈帆其實已經有所察覺夢與現實的不同,仍想繼續這個夢境嗎?」『斯雷因』疑問。

 

斯雷因想了想道:「我只知道他需要時間去處理某件事,所以現在的問題是,到底是什麼呢?如果不解決的話,界塚伊奈帆就會繼續賴床下去吧?所以如果你知道什麼情報的話可以告訴我嗎?」

 

「伊奈帆的心防一直堅不可摧,沒有向我透漏過有什麼非完成不可的重要任務。反正,他不醒也是保持目前這樣。」『斯雷因』想起先前看見病房中,界塚雪與耶賀賴蒼真交談的狀況,反問本尊:「倒你所想完成的任務,萬一失敗時候,你有想過你會發生什麼事嗎?」

 

「我怎麼樣都無所謂,我能完成到這裡該做的事情就足夠了。」斯雷因很認真地對眼前的精神型Aldnoah道。

 

「……」『斯雷因』注視本尊。過去以來,他奉命在精神世界裡化身為攻擊目標的弱點,所以以往對方看到他的反應必然是厭惡、憎恨與恐懼交雜,毫無例外。因此當界塚伊奈帆在夢裡看到他時,不僅沒有這些反應,甚至還對他十分溫柔,關懷有加,著實讓他非常困惑,懷疑自己能力哪裡出了問題。

而能跟他所化身對象的本尊對話更是極度罕見的狀況,就算在特殊情況下遇到,也都是十分不愉快與充滿敵意,而斯雷因.特洛耶特卻能與他和平相處。

 

真的是非常有趣的兩個人。

 

「我讀不到伊奈帆的內心,無法告訴你什麼情報,但也許有別人可以。」『斯雷因』抬手,指尖微指,電視上頻道切換。

 

 

***

 

斯雷因不知道在病房裡發生了什麼狀況,當他看見時,界塚雪的手握在聯結意識的線路上,躺在床上的本體一點也不知道自己即將面臨的命運。

 

發現異狀的耶賀賴醫師以最快速度衝進病房,嚴厲制止道:

 

「界塚雪小姐,你在做什麼?妳想拔了聯結線路嗎?」耶賀賴醫師緊張地盯著界塚雪的手,那並不是單純觸摸或是想將管線扶好的姿勢,「這麼做不僅僅是斯雷因.特洛耶特,連伊奈帆都會喪失醒來的希望。」

 

「那也是奈君還有可能醒來的情況。」界塚雪臉上很冷靜,一點都沒有不當行為被抓到的驚慌與罪惡感。

 

「耶賀賴醫師,你打算什麼時候告訴我實情?您說他在叛軍掃蕩作戰中沒有受傷,但是,之前戰爭中所受到的傷害呢?奈君總是隱瞞他左眼與腦部的病情,但是我不會完全看不出來,其實在不斷地惡化吧?」

 

「……」耶賀賴倉真默然,沒有否認,自己身為醫師卻對伊奈帆的腦傷一籌莫展。

 

界塚雪忍著無比煎熬,問出她最害怕的事:「奈君……是不是根本就不會醒了?

 

「……」耶賀賴蒼真的臉色煞白,不發一語。

 

「戰後不管我怎麼勸誡奈君退伍休養,他總是避重就輕,不肯同意。原因也非常明顯,就是為了斯雷因.特洛耶特。」

 

「作為姊姊我看得很清楚,奈君放不下那個戰犯,不僅如此,執著於斯雷因.特洛耶特似乎成了支持奈君的動力,即使消耗生命也要讓自己為了斯雷因強撐下去。」

 

長久以來,伊奈帆的傷勢越來越惡化,腦傷持續折磨他的身體,精神也因此受到極大影響。她看著弟弟的心理已趨近於異常,卻完全束手無策。

 

界塚雪情緒激動,不得不粗喘著氣:「所以我怎麼樣也無法原諒讓奈君受到這種痛苦的斯雷因.特洛耶特。」

 

界塚雪曾經認為,掀起戰爭的斯雷因.特洛耶特根本不值得同情,對於弟弟曾試著向她解釋斯雷因本性善良,只是處在絕境中才鑄下大錯的說詞嗤之以鼻。但到了此刻,她不得不承認,絕望真的會摧毀一個人,使人扭曲,陷入瘋狂,走向難以挽回的極端道路。

 

界塚雪心想自己現在的面貌肯定很醜陋,她產生了不該出現的念頭,覺得奈君為了那個戰犯已經鞠躬盡瘁,斯雷因.特洛耶特卻仍然活蹦亂跳實在太不公平了。所以,她至少要讓斯雷因.特洛耶特永遠留在夢境裡陪伴界塚伊奈帆,也是讓這個戰犯所能做到最微薄的贖罪吧?

 

界塚雪明知犯下這個罪行後,自己必然被送交軍法處分,她也在所不惜。只是她會想到,奈君用盡全副心力,努力想保護斯雷因.特洛耶特,現在卻要踐踏他的努力與心意,也真是個自私的姊姊。

 

 

 

聽完界塚雪的話,耶賀賴醫師拿下眼鏡,閉上眼睛,推揉眉心,面上充滿疲憊,像有萬斤石塊壓在他肩上,良久,彷彿下了一個極為艱難的決定,他戴回眼鏡,聲音乾澀卻緩慢堅定地道:

 

「我了解了……若是妳想這麼做,也認為這樣比較好,那麼就動手吧。」

 

「耶賀賴醫師?」聽到醫生不但不阻止她,反而允許這種惡劣行徑,界塚雪大吃一驚。

 

「因為事情與妳所理解的有點不太一樣,如果妳不動手,我也會這麼做。」

 

「什麼意思?」界塚雪不由得愣住。

 

「妳不需要感到負罪,因為這個裝置一開始就是為此而開發的,開發者就是界塚伊奈帆。」


TBC

--

新刊......上架了

蝦皮拍賣(台灣):https://shopee.tw/product/9821763/429068148/

露天拍賣(台灣):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733963031828

淘寶(大陸):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1944998403


想找舊刊請自行瀏覽賣場,若有大陸讀者想買台灣賣場的書,淘寶上有代買,若想直購請私信,收支付寶,郵寄是用郵局

郵資參考(兩岸E小包):http://www.post.gov.tw/post/internet/Postal/index.jsp?ID=1404380075391




评论(14)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