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廣宣A/Z奈因新刊】Signal, reconnected

與 @迎えに来た   哨向題材 合同誌  

場販2018/12/8  CWT50 台灣大學新體育場一樓M61,通販地址在本篇最後

  

【試閱】   文字部分 

 深灰色的運輸機與一架橘色練習機激烈交戰,儘管那架屬於微瑟之塔的運輸機不久前在戰況最艱苦的時刻莫名出現,幫忙界塚伊奈帆打敗了微瑟37最高階哨兵之一的費米安,讓聯合之塔的海上軍艦脫離險境,但是隨即雙方立刻翻臉,不留餘地地互相開炮。

「公主在哪裡?」斯雷因一邊鎖定對方機體開火,一邊冷聲質問。

「……」伊奈帆沒有回答對方的問話,但他發現一件事,對方似乎是個嚮導。

從對方一出現在種子島上空起,伊奈帆似乎感到自己體內的力量隱隱擾動,像被一種奇妙的波動牽引。他穿梭在戰場數次,從沒遇過這種狀況,十分陌生,但也說不上討厭。

這時還很年少的界塚伊奈帆特質還未被聯合之塔鑑定及登錄,但是經過多次優秀的作戰表現,應可推測是一名哨兵,等級還需進一步鑑定。

在戰場上有個眾所皆知的通則,與其辛苦打敗難纏而善戰的哨兵,不如優先解決負責引導與安撫哨兵的嚮導,更能提高戰鬥效率。尤其嚮導擅長精神攻擊,對於心靈易受影響的哨兵是重大威脅,於是界塚伊奈帆毫不客氣還以猛攻。

「你是我的敵人。」伊奈帆冷冷地對著通訊彼端道。

不過對方雖是嚮導,戰鬥能力卻一點也不遜色。比起剛才遇到的費米安靠著高等哨兵的力量蠻橫揮霍機體能力,那架運輸機雖然性能有限,駕駛員卻擁有極為精湛的操控技術與戰場判斷能力,雙方僵持不下,兩機的交火甚至還要更加驚心動魄。

界塚伊奈帆心想對方駕駛非戰鬥專用機,陷入苦戰也沒有其他後援,竟然沒有選擇撤離,要不然就算不分出勝負,也老早可以結束戰鬥,卻堅持與他纏鬥,是非常難對付的敵人。

 

終於,對方用盡砲彈,界塚伊奈帆也乘隙擊中了對方機翼,在還沒斷掉的通訊中,伊奈帆聽到了對方的慘叫,整架運輸機冒著濃濃黑煙直直墜海。

遠處的夥伴們自然為伊奈帆高興,韻子開心地與他通訊:『太好了!我們快點到丟卡利翁號上……就是剛剛從岩洞起飛的那架戰艦。』

「……」然而伊奈帆應沒有任何行動,只是沉默地看著運輸機隨著波浪載浮載沉,沉沒大海只是眨眼間的問題。

『你們先走,我隨後會跟上。』伊奈帆聲音沒有起伏地道。

時間已經進入夜晚,海面一片漆黑,伊奈帆的視線依然能夠精準鎖定下沉中的深色運輸機。

『伊奈帆?』韻子不解伊奈帆為什麼耽擱,他們正在逃往聯合之塔總部的路途上,一刻也不該耽擱。

『蝙蝠……對方的駕駛員還沒有從機艙逃出來。他的機翼中槍,大概不會死,可是難免受傷,可能已經暈過去。』伊奈帆頓了頓,話語中似乎也不是很了解自己的行為。

『這無所謂吧?不要管他了。』韻子心想難道伊奈帆想給對方致命一擊?那直接補一槍不就好了。

『雖然他是個嚮導,但應該還沒有精神鍵結對象,既然沒有引導造成威脅的哨兵,我覺得也許可以俘虜他。』伊奈帆解釋。只是這番說辭完全跟自己剛才致嚮導於死地,以達到作戰效率的初衷相反。

『你怎麼知道對方沒有建立過精神鍵結?』韻子憂心地反問。一直以來,她總是難以捉摸伊奈帆心裡的想法。

『一看就知道了,若是有精神鍵結對象,他的哨兵一定會一起出現。另外,我能感應也是如此。』伊奈帆肯定。

『這種事不是很難感應到嗎?而且你俘虜他做什麼?不管怎麼說,他都是薇瑟的嚮導!』韻子表示反對。

『我……』

伊奈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方才運輸機墜海瞬間,自己彷彿也遭到一記莫名衝擊,內心起了強烈起伏,難以保持平靜。

眼看運輸機即將沒頂,伊奈帆無法再按捺,逕自展開KG-6的平衡翼,啟動全部功率噴射衝出去,一下子就在水面上滑行了很遠。

『等等!伊奈帆,太危險了!』韻子驚呼。就算不論對方可能尚存反擊能力,在一片完全黑暗且沒有後援的海上獨自行動也具有極大風險。

她想著追上去,但是她駕駛的KG-7沉重得多,沒辦法像KG-6那樣水上滑行,更何況她的操控技術也不如伊奈帆那般出色。

橘色的練習機轉眼間滑到大海中間的運輸機旁,一口氣扳住機頂,撕開了運輸機的駕駛艙蓋,伊奈帆迅速離開斯雷普尼爾,一點也不受搖搖晃晃的海波影響,俐落跳到運輸機上,持槍指向運輸機內部,然後看到了一名雙眼緊閉、身著薇瑟軍服的金髮少年。

這名薇瑟軍人比伊奈帆之前以為的還年輕,在眼見範圍內沒有受到特別致命的傷害,伊奈帆吸了口氣,集中注意,覺得自己的五感前所未有地敏銳,他發現雖然比較微弱,但對方還有穩定的呼吸及心跳。伊奈帆眨了眨眼,連自己也沒有察覺地鬆了一口氣。

斯雷因.特洛耶特在飛機中槍跟墜海的衝擊下陷入半昏迷狀態,身體像摔散架般疼痛,機械故障發出的尖銳警報極為刺耳,但是他一根手指也動不了,只能無力地癱坐在駕駛座上。

──自己就這樣完蛋了嗎?明明想守護公主,卻什麼也沒能做到,真是太遺憾了,他真的很想再見到公主。

斯雷因意識不到自己乘坐的運輸機正在下沉,突然一陣巨大聲響傳來,機艙蓋被破壞,海水立刻灌進艙內,斯雷因被嗆了好幾口海水,激起他小時候剛到薇瑟之塔時差點溺死的記憶,恐懼反應讓他反射性掙扎起來,難以控制自己的肢體動作。

「蝙蝠,不要亂動。」

斯雷因聽見有道聲音低喝,手腳旋即被一股強勁力道壓制,然後被粗暴地拉扯離駕駛座,身體猛力被拖著跌跌撞撞,磕到很多堅硬的器械,身體更痛了,但至少不嗆水了,然後就被扔進某個狹窄的空間裡。

斯雷因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在意識朦朧中,自己似乎被某個人架著,肢體被任意擺布,動作不算溫柔,但並不讓他難受,相反地,對方的碰觸讓他有種莫名的安穩感,一股堅強的力量圍繞自己,身上的疼痛似乎也減輕了不少。

「……」

斯雷因剛睜開眼睛時是困惑的,不知怎麼回事,自己好像被擁抱在某個人的懷裡,臉還靠在對方不算寬的肩膀上,他費勁抬起頭,發現這個人樣貌相當稚氣,甚至可以說還是個孩子。對方也一言不發盯著自己,面無表情,完全看不出在想些什麼。

斯雷因馬上就注意到對方穿著聯合之塔的軍綠色駕駛服。

「你、你是橙色傢伙?」斯雷因吃驚得幾乎要跳起來。

年輕的哨兵微微皺起眉頭:「我叫界塚伊奈帆。」

斯雷因立刻採取攻防,但他的肢體早已被對方制住,別說揮拳,連腳都抬不起來,實際就是身體掙扎地扭來扭去而已。

「可惡的橙色傢伙!」斯雷因能做出的動作有限,全身力道來一記頭槌重擊,只是除了把自己撞得頭暈眼花外基本上徒勞無功。

大敵當前,斯雷因自然不打算善罷甘休,忍耐眼冒金星的不適,使出人類天生的武器,張口咬人。

「……」突如其來的原始攻擊讓伊奈帆也有些錯愕。

儘管斯雷因採取算是合理的抵抗行動,但除了在橙色傢伙身上留下很多口水外,依然沒發揮什麼作用,畢竟對方從頭到腳都規矩地穿戴吸收衝擊的戰鬥服裝,跟自己全身上下沒半點防護裝備完全不一樣。

「說過不要亂動,這裡太狹窄,萬一再把什麼裝置碰壞可不行。」伊奈帆加強了對斯雷因身體的箝制,讓其不能再做出破壞行為。

「撞壞裝置?」斯雷因莫可奈何,只能氣喘吁吁瞪著對方。話說回來,從剛才清醒後還沒弄清楚一件事。

「這裡是?」斯雷因覺得這裡真是個無比受限的狹小空間。

「你的運輸機已經墜毀,所以我將你帶過來,以免淹死。」伊奈帆解釋。

「那我的衣服……?」斯雷因迷惑地看著自己敞開的薇瑟軍服。

「剛才為了確認你有無受到什麼致命傷。」伊奈帆已經檢查過。

「是要確認有無攜帶武器,解除武裝吧。」斯雷因冷冷道。

「……」伊奈帆目光閃了下,也沒有否認。

「所以……我現在被俘虜了,在聯合之塔的戰艦上?」

「不是。你現在在我的KG-6駕駛艙裡。」伊奈帆搖頭,啟動前方的螢幕,雖然畫面昏暗,視野不佳,但是斯雷因依然看到一隻長相狂野的鮟鱇魚頂著頭上的小燈,優游自在地從左邊遊到右邊,緩緩消失在畫面外。

「如你所見,我們正在深海底。」伊奈帆面無表情地解開謎底。

「海底?原來KG-6也有深海潛水功能嗎?」斯雷因難掩驚訝,真是不可小覷聯合之塔的軍備。

「沒有。我低估了KG-6在迎擊三頭六臂後,又繼續與你交戰的耗損程度,現在KG-6機體已經難以維持海上行動,一把你拉上這裡就再也支撐不住而沉沒,我僅僅來得及關緊駕駛艙門,避免海水灌入。」

伊奈帆很誠實地敘述自己想救人卻也遇難的結果,同時困惑於自己為何不假思索後果就做出這種冒險行動,以往絕對不會如此魯莽行事。

「但事實上,因為深海水壓,機體已經快要承受不住了。現在機艙內不進水就已經很好了。」

界塚伊奈帆極為敏銳的五感能夠聽到KG-6因承受強大水壓,機體被壓迫到臨界所造成的細微噪音,在幽靜的深海中格外可怕。

「……」斯雷因無言,了解此時此刻再繼續與橙色傢伙鬥爭也沒有意義,這才真正停下抵抗。不過橙色傢伙遭遇這種生死攸關的危急時刻依然保持冷靜,解說危機,果真異於常人。剛才橙色傢伙還說是為了不讓他沉海才把他拉過來的嗎?結果只是換了方式一起沉了。

「我本來想等待救援,但是看樣子很難撐到那時候,現在連通訊也斷了。」伊奈帆把螢幕及光線調降以節省能源,周圍暗了下來,然而機體持續發出各種警報,多項功能下降,若拖得太久,就算不深海水壓壓垮,也將會因氧氣用盡而窒息吧。

「……沒想到會葬身在這種地方。」斯雷因有些自嘲,目光變得黯淡。

「不,我不想在這種地方喪命。我們想辦法脫困吧。」伊奈帆認真道。

「要怎麼做?」斯雷因自然也不願坐以待斃。

「只有一個辦法,和我建立精神鍵結。」伊奈帆嚴肅地看著對方。

「……你、你說什麼!?」面對橙色傢伙語出驚人,斯雷因震驚得話都說不穩了。

精神鍵結是哨兵與嚮導之間獨一無二的聯繫。透過連接彼此的意識與靈魂,嚮導引領哨兵,哨兵保護嚮導,雙方心靈交融,成為一生至為重要的伴侶,也是生命最慎重的誓約,而橙色傢伙竟然說得如此輕描淡寫。

「駕駛員與裝甲騎兵是相關聯的,駕駛員的力量越強,就能引發裝甲騎兵的力量,現在KG-6耗損過大,又受限極端環境,目前我一個人的力量已經不足夠,我需要嚮導的幫助,提升力量,重新操控KG-6脫離海底。」伊奈帆一本正經地說明自己的計畫。

嚮導與哨兵結合能夠引出哨兵更強大的力量,隨著嚮導能力越優秀與相性越高,也越能引導哨兵發揮潛在能力,以驚人幅度超越沒有精神鍵結前的水準。

「但是……」斯雷因了解伊奈帆說的有其根據,卻依然不豫。

伊奈帆明白對方必然有顧慮,說明道:「我知道在敵對立場下的精神鍵結關係對於雙方都是困擾。」畢竟意識一旦建立聯接,思想或極機密情報都將毫無阻攔地洩漏,是十分冒險的賭注。

「所以這只是權宜之計,只要一脫離危機就立刻解除精神鍵結。」伊奈帆聲明清楚,「剛建立精神鍵結時應該還不穩定,也較少副作用。」

斯雷因冒出冷汗,跟建立精神鍵結是連結彼此相反,解除精神鍵結帶來的是有如撕裂靈魂一樣痛苦,一般情況下直到一方死亡才會解除,橙色傢伙卻說得若無其事,無視精神鍵結對於自身生命的重大意義,只當作脫困手段。

「我已考量所有擺脫困境的可能手段。我們是敵人,這是下下之策,但若不想死就只有這個辦法。」

「可是……」斯雷因不再反對,卻還是一臉面有難色。

「怎麼了?在猶豫什麼?」精神鍵結一定要雙方彼此同意,無法以任何手段強迫,假如蝙蝠堅決不同意,那自己也一籌莫展。

「不管怎麼說,一般精神鍵結總要在成年後吧……你看上去年紀還小,這個實在有點……」斯雷因目光偏移,對方縱然是可惡的橙色傢伙,但要把未成年的對方給結合了,還是很有罪惡感。

「……」機艙裡本來就有點悶熱的空氣好像突然凝滯。

伊奈帆本來平穩的目光閃爍了一下,疑似克制一瞬間冒出的不滿情緒。

「我已經16歲了,再說你自己看上去也未成年吧?更何況現在是非常時刻,不是在意這種事的時候。」伊奈帆眉心靠攏約0.1mm。

「……」斯雷因並非不明白現況嚴重。一想起剛才意識矇矓中,未能見到公主的遺憾如此沉重,若真有一線生機也不能放棄。

「好吧,只為了脫困。」斯雷因也不是猶豫不決的性格,這是一個巨大的賭注,為了不在悔恨中滅頂,只好對一個未成年人出手了。

青碧色的眼眸靜靜注視深邃的紅色瞳孔,深海的幽暗無法掩去雙方眼中的光,彼此的試探與較量從未有過一分退讓。

迎著交會的目光,斯雷因提出要求:「我是嚮導,那就讓我來吧。」

伊奈帆一頓,點點頭,對方的積極有些出乎意外,比預料中的更不拖泥帶水的性格,於是他同意讓出主動權,同意對方觸摸自己。

雖說雙方靈魂的結合,身體肌膚直接相觸也有助於精神鍵結的建立,斯雷因自己的先前已經衣著敞開,橙色傢伙依舊一身高防禦力的戰鬥服。

斯雷因想將伊奈帆服裝頂部的拉鍊滑下,但可能過於緊張,解開衣物的手指微微顫抖,動作十分生澀,伊奈帆將自己的手放在斯雷因的手背,一起將拉鍊慢慢往下移動,哨兵赤裸的胸腹也一點一點露出。

伊奈帆低下頭,看著那雙白皙的手,自幼年懂事以來,一直都是自行更衣,現在他卻讓一個敵人在褪下自己的衣物。

在戰場上放棄自己的防禦不是容易的一件事,但對方卻意外地順從,在斯雷因的預期中,多少會遭遇青少年的倔強與叛逆,甚至有可能突然發難,但完全沒有,一點點的反抗也沒有,對方的表情至始至終很平和,完全不似之前戰場上的火藥瀰漫。

斯雷因不由得輕嘆了一口氣,望著那稚嫩的軀體,尚未完全成長,分明就還是非常青澀的少年,不僅未達成熟哨兵的年齡,也還沒有得到精神體,更來不及進行相性匹配,卻必須被迫跟不同陣營的敵人精神鍵結求生存,這場戰爭從來都如此殘酷。他一時忘了自己也是完全相同的狀況。

斯雷因閉上眼睛,他不得不讚嘆,在極近距離下,能清晰感受橙色傢伙的哨兵能力非常強大,完全不輸他在薇瑟之塔見過的任何一位菁英哨兵。要不是運氣不好,KG-6機甲頻臨崩潰,生死存亡關頭所逼,哪裡需要透過與嚮導精神鍵結來激發力量。

斯雷因不是很確定該怎麼做,但本能引導了他,兩人額頭靠著額頭,胸膛貼著胸膛,呼吸的頻率不知不覺時已經化為一致,意識就像透明的雨滴落入森林中的湖泊,一瞬間合為一體。

「!?」

突然之間,一股異常的壓迫力陡增,毫無預警地反撲兩人,雙方都感受強大的斥拒力。

「排斥反應?」

果然輕率進行精神鍵結太過魯莽,看來他們相性很低,涔涔冷汗沿著額角滑下,斯雷因緊咬牙關,似乎有好幾雙看不見的手緊緊扼住他的咽喉,讓他幾乎窒息。

「蝙蝠!」界塚伊奈帆低喚,也受到相同的精神反噬,對於一個哨兵而言是相當致命的傷害,別說激發潛在力量了,恐怕連原本的力量都會一併癱瘓。

「……」斯雷因努力凝聚精神,嘗試用自己尚不成熟的嚮導力量降低排斥反應,只可惜徒勞無功,沒有發揮太大作用。

不行了,失敗了。

彷彿落入滿是強酸的泥沼,又像是被熊熊烈火焚燒,痛苦排山倒海侵蝕意識,這樣下去雙方會一起完蛋,斯雷因不得不用力推開眼前的年輕哨兵,避免傷害持續擴大。

但斯雷因沒有成功與伊奈帆的身體拉開距離,他以為是自己已經太過虛弱,但是剛好相反,是自己被對方緊緊抓住。

「……!!!」

TBC

【通販】

露天:https://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849175139583

蝦皮:https://shopee.tw/product/9821763/1726709883/

※※※大陸讀者請微博私訊 @每日囧S,支付寶付款,走郵局

哨向題材本

作者: SOS+平絨兔子

原作: Aldnoah.Zero

CP: 伊奈帆X斯雷因

語言: 繁體中文

頁數: 102P(小說3.3萬字,漫畫42P/右翻)

規格: A5

售價: 250台幣

首販:CWT50(Day1攤位M61)

小說為左翻,漫畫是右翻(從最末頁開始)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