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A/Z][伊奈斯雷] Lost Fall 1

Aldnoah.Zero同人文

 配对:伊奈斯雷,主要伊奈帆视角

属性:耽美向,恶搞正经崩坏都有,HE

背景:12集后,假设伊奈帆在阿拉斯加疗养

备注:作者完全不熟阿拉斯加,若出现怪怪的不合理的人事物,那就没错,一切都是某S乱掰出来的,请海涵。

 

 

Lost Fall

 

阿拉斯加的秋天是黄金与漆红交织而成的沁凉,15岁时的伊奈帆绝对想不到在刚升上高中的冬天时会遇到来自火星的公主,身不由己卷入战火当中,然后还击败了几名火星骑士,使他的人生天翻地覆,当然也绝对预料不到他此时会面临着下方不断传来喘气、摩擦及不耐烦的低吼声。饶是向来以可怕冷静著称的界冢伊奈帆,心跳不自觉加速,手心也开始微微冒汗,来自下方直接而强烈的欲望难以忽视,这不是一个寻常人会遇到的寻常状态。

 

虽然人类与野生动物无法以语言交流,但他仍然可以充分清楚地从一只三公尺高的棕熊眼中读到牠极度想要把自己变成冬眠养份的欲望。

 

伊奈帆是个都市孩子,打小在新芦原市成长,自懂事以来,从没调皮地爬到这么高的杉树上过,今天肾上腺素爆发,一股作气爬上棵高耸的云杉,还顺便在爬树过程中掌握了要手脚并用的要诀,双腿一定要夹紧,也不要穿容易被勾到的衣料,这是早先没有料到的收获。

 

依据从iPad上看过的小知识,成年棕熊的爪子支撑不了牠们惊人的体重,所以不会也跟着爬到树上来,不过盯上他的棕熊绕着树转,不时吼叫,利爪拍打树干,从传到树上的震动,伊奈帆可以得知棕熊很不满足。

 

虽然界冢伊奈帆对于自己陷入的处境感到很莫名,但这个状况当然也不是凭空发生的。

 

俄罗斯一役后,重伤的他被送至位在阿拉斯加休养。因为他之前战争中的贡献,所以住在特设的军官疗养所,这里偏远静蔽,风景优美,医疗设备齐全,与其说疗养却更类似度假森林木屋,且也因地处偏僻一直未受到战火的波及。在他伤势稳定下来之后继续在这里静养,战争还在继续,雪姐身为正规军人不能一直待在这里陪他,韵子、卡姆等其他同学也还要继续在杜卡利翁上服役。

 

身体渐渐康复,但还比不上之前健康状态,此处疗养环境很好,但伊奈帆不是很能适应,待在四周都是军官,讲着异国语言,年龄、习惯、文化都有显著差距,没有同伴,连伙食都是分配计算好的,比起来还是自己做的料理比较习惯。

 

最近身体状况不错,医护人员对他的管制降低,并安排各项复健,他也相当认真执行,希望尽早回到雪姐与同伴的身边,目前战局形势并不是可以度假的好时机。用过餐后,伊奈帆走出疗养中心,想在周围自然环境中走走,一方面是为了身体的复原而活动,一方面也想在这里看看有无一些天然食材可以采集,不知道能否借一下疗养中心的厨房一用,尽管此刻难以呈现料理给雪姐也无妨。

 

阿拉斯加的秋天凉意深浓,但比起疗养中心恒温的人工空调,自然环境更能让人心旷神怡,伊奈帆漫无目的地散步着,享受藏在树林间的清幽,他捡到几个成熟的栗子,剥开外壳,不知道野生的滋味如何,但香气浓郁芬芳,可以料理成一道绝佳的栗子蒸饭吧。

 

伊奈帆抬头看着天空的薄薄云层,高纬度的阳光从地平线不远处斜射而来,穿透过林间树叶,打在伊奈帆身上,升起一股暖意,这片耀眼的金黄让伊奈帆想起了火星的公主。俄罗斯之役后下落不明的瑟拉姆,不知道她的伤势如何,伊奈帆但愿公主还活着,不管他们能否再见面。

 

伊奈帆自然也不会忘记他失去意识前最后见到的人,一名火星的士兵,想到这里,一向平稳的情绪有一丝波动,当时登陆城失去Aldnoah动力,周遭一片昏暗,加上流进眼中的血遮盖了他的视线,他第一次见到蝙蝠本尊却很难看得清楚,那个人当时的表情看起来好像很痛苦,脸上似乎还有泪痕,伊奈帆注意到他眼瞳在那片黑暗中绽放的碧蓝光彩,颜色接近瑟拉姆,不过瑟拉姆的眼瞳色如璀璨的琉璃,流光溢彩,高贵而灿烂,他的同学妮娜也是位金发碧眼的美少女,她眼瞳的颜色就像热带珊瑚礁海洋一般活泼而清澈,而那个火星士兵则都不是。

 

如果会再见面的话……或许可以试着了解一下吧。

 

「这个还是那个好呢?」雪松树下的蝙蝠看起来正在为某件事苦恼。

 

伊奈帆想他头部的枪伤果然造成了后遗症,只不过是随便想想就看到不可思议的幻觉,既然是幻觉所以蝙蝠在做不可理解的事也是说得过去的。

 

「既然要挑还是大一点的比较好吧?不过相对的携带的空间就……」蝙蝠周围有几个松树的球果,一些树枝树叶,一些树林里杂七杂八的零碎玩意,他半跪在地上,表情慎重,好像正要做出一个重大选择。

 

蝙蝠看起来跟上次有点不一样,伊奈帆注意到服装颜色与样式都改变了,在伊奈帆的了解中,这套制服代表的还是有点位阶的身分,此地是拉阿斯加的偏僻山野,这里不该有火星人,再说短短期间内,蝙蝠从士兵变成火星贵族也不太合常理。

 

是不是他今早上厕所的姿势不对,这个幻觉有点过份逼真,伊奈帆现在一点也不想了解来自火星的蝙蝠,他刚才没有任何警觉,随心而行,导致惊觉时他们位置已接近到很不安全的距离。

 

「橘子色……?」蝙蝠注意到周围动静,一抬头,不可思议的表情完全写在脸上,真是个容易看懂的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蝙蝠很快回神,抿上刚才张大的嘴,手探向腰间的枪套。

 

伊奈帆毫不犹豫拔腿就跑,枪声也随即响了起来。

 

伊奈帆一边利用林间树木躲过攻击,一边思考一连串的疑问,为何蝙蝠会在这里?他知道附近有军官疗养中心吗?是为此而来?但他看到自己又显得相当惊讶,会是单纯的勘察吗?有其他的火星军队在附近吗?不管怎样,都绝对不能让蝙蝠接近疗养中心。尽管目前的情势对他极为不利,大伤初愈又没有武器,来散步的更是什么联络工具都没有带,但界冢伊奈帆最擅长的就是以弱胜强的局面,打定主意的他往森林深处奔去。

 

斯雷因决定提枪追去,虽然对方逃走,但莫非这个地方也有地球军驻守吗?他太大意了,原先以为是荒无人烟的地区,所以趁着公务间隙只身前来,想为还在火星疗养的公主带回一些地球上生长的东西。现在既然发现了橘子色在附近也不能置之不理,只是森林中光线不很充裕,背对光线的地方昏暗,而面对阳光的地方又由于光线从侧面斜射而来非常刺眼,众多的树木成了对方最好的掩护,林间地势也让他无法轻易追上对方。追逐了好一断距离,来到了更深处的森林,橘子色似乎想把自己隐匿在树林的死角,这里有很多的躲藏地点,不太容易追踪,但斯雷因不会轻易让对方逃掉。

 

伊奈帆行动果决迅速,但不说现况体能不如从前,就是没受伤也并不习惯在山林间剧烈活动,感到负担不小,伊奈帆喘着气,努力平复呼吸,计算着之前蝙蝠的开枪数,推敲他还所剩子弹应该不多。

 

碰一声,一发子弹打到他身旁的树干上,斯雷因已经追了上来。

 

「橘子色,不要动。」

 

「……蝙蝠。」伊奈帆停下脚步,等对方走近几步以后,又转身跑开。

 

斯雷因一愣,喝道:「不准逃!」枪声再度响起。子弹险险擦过没打到对方。

4

3

2

伊奈帆边跑边默数,等着对方最后的子弹用完,但是这时枪响却停了,蝙蝠已经站到他的前方,枪口很平稳地对准他。

 

「你逃不掉了。」斯雷因冰冷命道:「把手举起来。」

 

可惜,没能耗光蝙蝠的子弹。伊奈帆停止行动,不多做无用的挣扎,配合地把手举高。

 

斯雷因慢慢走近,警戒盯着伊奈帆不会进一步反抗:「不要乱动,否则不保证你的生命安……」话还没说完,咻地破空之声传来,斯雷因来不及回头就被一断树干狠狠击中。

 

是陷阱?橘子色刚刚其实是在引我过来?居然在这么短时间……斯雷因来不及细想,身形不稳踉跄跌向前,伊奈帆已经抓着木棍扑了上来,斯雷因忍着剧痛抵抗,双方扭打起来,伊奈帆没心思格斗较量,目标是抢夺武器,斯雷因也注意到他的目的。多么确实有效的战术,不愧是击败多名火星骑士的橘子色,但这回可不会轻易让你得逞。斯雷因紧紧握住手枪避免被夺,但手臂活动受限下也无法开枪。

 

沙──

 

出乎意料地斯雷因感到腰上一轻,一样物品被对方抽走,他睁大了眼睛:「橘子色你……」

 

「近距离下,刀比枪更快,也更有杀伤效率。」伊奈帆的目标打一开始就是对方的佩刀而不是枪,封建制度下有身分的骑士配戴佩刀很正常。说话间刀子已刺了过来。

 

真是可怕的对手。斯雷因不得不翻身闪躲,现今佩刀虽主要为彰显身分而铸造的,装饰意义大于实用意义,但仍旧锋利无比,他的身分晋升以后,一直不习惯这配件,现在反被敌方利用。

 

伊奈帆不是使刀的高手,但他挥刀精准,没有多余的动作,连续不间断的攻击充满威胁,斯雷因节节后退,应付得很吃力,甚至抓不太到爬起身反击的机会,当然伊奈帆也不打算让他反击。

 

啪──

 

太专注于打斗,以至于没有注意周遭状况,好像撞到了什么?有点柔软,有点温暖,有点高大,有点雄壮……

 

两人同时抬头一看。

 

「棕……熊?」

 


TBC

评论(7)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