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A/Z][伊奈斯雷] Lost Fall 2

「棕……熊?」

 

一只成年棕熊站立起来,十分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两名侵入牠领域的人类,鼻子嗅了嗅,圆润晶亮却兽性的眼睛看起来正在考虑怎么处置他们。

 

连一向处变不惊的伊奈帆也有点愣了下,他知道阿拉斯加有不少棕熊,不过知道是一回事,亲身在超近距离撞上去还是很冲击的一件事。一旁的蝙蝠好像也傻了,并且因此做出一件伊奈帆难以理解的事,他……

 

拿出手机相机开始拍照。

 

「棕熊!一定要拍给公主看!」蝙蝠声音听起来很兴奋:「站起来好高啊!大概有三公尺、不,四公尺高吧?」比两个他加起来还要高,超有震撼感。

 

伊奈帆心想这应该是火星人对地球上的危机没有充足认识。不管怎样,现在都不是留影纪念的好时机,正确作法是保持冷静慢慢后退,只是……

 

「蝙蝠,不要一脸期待地看我。」难道还想叫他拿相机帮忙跟棕熊拍个合照吗?不要把棕熊的注意力引到他身上,还有不要摸那只熊!要拍照也不要开闪光灯!

 

啪嚓一声,斯雷因的手机被熊掌拍飞了,撞到树又撞到地,烂了。棕熊好像不太喜欢会喀嚓喀嚓响又会发出强光的东西。

 

「啊啊!通讯器!」他的照片!而且没了那个无法呼叫哈库莱特啊!

 

看起来火星制手机也没有多牢靠嘛,很好,这下蝙蝠也无法呼叫同伴了,不过现在不能太早感到欣慰。蝙蝠似乎也总算发现到普通人类与饥饿棕熊不适合当亲密的好朋友了,快点挥别才是正确选择,斯雷因转身撤退,只是逃跑的举动也同时刺激到棕熊。伊奈帆不禁在此时想起了一个古老的笑话:遇到熊的时候,其实不需要有奥运百米选手的速度,只要跑的比另一个人快就行了。

 

伊奈帆自信发挥超越学校运动会田径赛跑的实力,不,是冲刺去买限时特价鸡蛋的速度,但眼前,这个腿长比自己长,体能状况也比自己好的火星骑士显然逃命速度更胜一筹,自己似乎不凑巧地正是古老笑话中跑的比较慢的那一个。这么说起来,招惹那只棕熊的明明是蝙蝠,为什么现在被熊追的偏偏是自己,他是不是不只今早上厕所姿势不对,连解决晨勃的手势也不对?

 

世事是不公平的,还好此时巧遇一棵高耸的云杉,造就了一开头的状况。

 

伊奈帆看了看手上的匕首,他虽然有武器,当然还是不可能从树上跳下去和四公尺高的成年棕熊无差别格斗,他爬到高处,尽量把自己身形隐藏起来,一动也不动,不再刺激棕熊,充分表明自己绝对不会自主下去当牠的冬天脂肪,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不知道蝙蝠现在怎么样了,逃离棕熊追杀后有另外遇到麻烦吗?伊奈帆不知道为何会想起那个火星骑士。棕熊在树下绕了许久,迟迟不肯离去,直到开始下起丝丝细雨,树上仍然没有半分动静,才总算悻悻然离去。

 

过了好阵子确保安全无虞后伊奈帆才从树下来,他努力思考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他进入到多深的森林里,先被蝙蝠追杀,后来被棕熊追杀,很遗憾他已经搞不清楚回去的方向,天色渐渐转暗,在阿拉斯加的荒野露宿不是件开玩笑的事,他如果无法尽速回到疗养中心,就得当机立断找到个能遮风避雨的地方藏身,只要疗养中心发现他行踪不明就会派人去救援他。

 

费了好一番功夫,总算发现一个山洞,但界冢依奈帆的恶运还没有结束,在他要进去前,蝙蝠的身影再度出现。

 

「橘子色,你没事吗?」一看见他,蝙蝠又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不过不只如此,似乎还有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伊奈帆不懂为什么,蝙蝠怎么可能会担心他,应该是看错了。不管怎么样显然蝙蝠也跟自己一样在森林中迷了路。他手上有匕首,蝙蝠则还有两颗子弹。他提刀以一旁树干为掩护,蝙蝠隔着一段距离没有贸然接近,两边僵持不下,只要不解除敌对状态,谁都无法进山洞好好休息。

 

骤降的气温使伊奈帆头部的伤一抽一抽刺痛着,雨虽然不大,但雨丝绵密,冰冷渗透到他们身体深处,经历了这一天的状况,他也很疲倦了。伊奈帆注视着手上的匕首,不断思索该用什么方法速战速决解决蝙蝠,拖越久对他越不利,却一筹莫展,不可能直接冲过去决斗杀个你死我活,双方是对枪械有利的距离,不过,从刚才蝙蝠的表情看来,并不是对自己怀有很强烈杀意的样子,不如……假意提出休兵,再趁他放松戒备时解决掉。

 

「橘子色,」出乎意料地是蝙蝠先开口,他主动把枪上保险,放进枪套中,并且走到了没有隐蔽的地方伸出手:「继续僵持下去对我们双方只有坏处,暂时停战吧。」

 

正合他意。

 

两人进到山洞后都挺狼狈,斯雷因观察对方,看起来没什么大碍。

 

「一颗子弹。」伊奈帆面无表情道。

 

「咦?」

 

「我要生火。」伊奈帆摊开手掌。

 

「喔……好。」斯雷因犹豫了一下,还是从枪中取出一颗子弹丢过去。

 

伊奈帆一把接住。顺利,没想到蝙蝠出乎意料干脆。这样蝙蝠就只剩一颗子弹,也有火了。

 

斯雷因目瞪口呆地看着橘子色从刚刚进山洞后就一直忙东忙西,收集雨水,找来干燥木材把火给生起来,又用匕首小心剥树皮削木材,拼接起来,外层涂泥土填缝隙,烤出简易容器,那把装饰性的匕首在他手上化腐朽为神奇,反观自己除了去找找橘子色指定的干燥木材,尽量收集橡木果外帮不上什么忙,好像很没用,呃啊,感觉自己被刺痛了。

 

「莫非地球军人都要受这些训练吗?果真是恐怖的对手……」斯雷因抓了抓头发,按照橘子色的指示,隔一阵去他做的陷阱查看成果,很震惊地发现困住了只毛绒绒的灰色阿拉斯加兔。

 

「居然真的抓到……」

 

「先观察地上有无动物的足迹,确认附近曾出没中小型的动物后,用栗子及嫩草作诱饵,在附近设下陷阱,不过能在短时间顺利抓到确实也需要很好的运气。」橘子色淡淡地解释,他本来也没抱多大希望。

 

要不是因为是敌人斯雷因都想膜拜这个人类了。

 

「那……你要杀这只兔子吗?」

 

「不然呢?你想吃土?」伊奈帆回过头,冷冷地看着他。

 

「啊,不……那个……兔子那么可爱……感觉有点可怜……」斯雷因被冷眼看得有点惴惴不安,橘子色眼睛这么大这么圆,明明是可爱型的,眼神竟也可以释放如此威压感,一定是他老是面无表情的关系。

 

「……你可以不要吃。」矫情十足,想活下去必有所牺牲,他界冢伊奈帆正想尽办法、付出一切努力生存下去,早已自顾不暇,没空理会这只状况外又同情泛滥的蝙蝠。再说以为他喜欢这样吗?以前在新芦原市生活时虽然他几乎包办所有家事,但肉类都在超市购买已经处理过的,不必亲手杀鱼杀鸡,这也是他第一次从头开始料理动物,尽管如此,依奈帆还是面不改色地放血剥皮掏内脏大小分切,不说的话绝对没人知道他是第一次处理这事。

 

这时伊奈帆注意到蝙蝠别过了头,嘴唇有点白,脸色有点青,对此状况隐忍着,居然不知道对正在使用刀的敌人面前移开视线有多危险,干脆趁此机会砍过去好了?不……还不行,现在还不是最佳时机,他的体能条件比较不利,必须要掌握一刀毙命的必胜时刻才能出手。

 

伊奈帆有条不紊地把烧烤的串好,要下锅的剁碎,要岩烧的切薄,捣碎浆果涂抹,再覆上栗叶栗果等配料,等到伊奈帆摆出松木做熏味时,斯雷因已经快要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没有盐或者一般调味料,味道不太好,将就一下。」伊奈帆将烤得外酥内软刚刚好的兔肉递给斯雷因。

 

「谢谢你。」斯雷因充满感激接过,哪可能还挑剔,马上就咬了一口,然后弹开:「哇,好烫!」

 

「……小心点,不要太急。」伊奈帆本来心情有点差,他本来想做料理给人吃的对象是雪姐,可一点也不想被这只蝙蝠吃到,但他现在觉得蝙蝠被烫到猛吹气的样子有点滑稽。

 

「不过好香……真好吃……真是很久很久都没吃到烤肉了。」斯雷因一边被烫到一边很感动地啃着,都被热气熏出泪水了。

 

伊奈帆咬了一口兔腿,心想这个人表情真是丰富,这样就能让他一脸幸福的样子,这只兔子肉其实有点老,又没良好的料理条件,会好吃到哪里去?看来火星的伙食果真不太好,不过伊奈帆马上就抓住了这句话中的重点:

 

「你以前吃过烤肉?」以火星来说好像有点不容易。

 

「啊,小时候在地球上时吃过,真的很久了,上次确切是什么时候已经想不太起来了。」斯雷因回忆了一下,不太确定。

 

伊奈帆对蝙蝠的回答微微讶异,思索了一下道:「所以你是地球人,名字……是斯雷因?」那个送给瑟拉姆炼坠的主人,好像还告诉过她一些错误的地球知识,搞错光线折射什么的。

 

「斯雷因‧特洛亚德,你怎么知道?」斯雷因感到有些意外。

 

「瑟拉姆曾经跟我提到过你。」在种子岛把蝙蝠打下海以后,他本想警告瑟拉姆要注意暗杀派的人可能会来追杀她,但瑟拉姆却说还有个地球人会挂念着她。

 

「公主……在火星时也经常提起你,界冢伊奈帆。」斯雷因也毫无误差地叫出对方的名字,说到这里,两人心中都有点五味杂陈。

 

「但是,你现在却是火星骑士?」伊奈帆打量了他一身火星军服。而且最近两星战争新闻中也会出现这个名字,驾驶一架十分迅捷灵活的火星甲冑的骑士,也是让他在俄罗斯吃了大亏的火星机甲,当时因为光线昏暗无法看清楚机甲样子,但后来在新闻见到时,觉得是台相当漂亮的火星机,很难联想到驾驶骑士是这样的一个人。所以,黑蝙蝠变成了白蝙蝠吗?

 

「我11岁刚随父亲到火星时发生事故,失去了父亲,公主救了我,后来被库鲁迪欧伯爵收容,要不是公主,我早就死了。原本成为火星军人并非自身所能选择的一条路,但若这是这样才能保护公主的话,我会努力以火星骑士的身分战斗的。」斯雷因眼神一变,绽放出坚毅的光彩。

 

「那么我就没有误会你,你是我的敌人。」伊奈帆淡淡地重申。

 

只要在这有一位地球军人与一位火星骑士,那这里便是战场。

 

「我很清楚。」斯雷因平静地回应。

 

 

TBC

--

 

某S的文總要提到吃呢,果真是吃貨一隻OTZ

是說這邊字體色沒辦法選 ?總覺得灰色略淡


评论(6)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