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A/Z][伊奈斯雷] Lost Fall 3

 

「瑟拉姆……公主她还好吗?」伊奈帆动作顿了下,蝙蝠刚刚主动提到了公主,他一直想找机会探听她的事。蝙蝠在俄罗斯时把重伤生死未卜的瑟拉姆带走,让他始终挂念着。

 

「现在还在疗养中……有点不方便于行。」想到公主的伤势,斯雷因抱住膝盖,悲伤地回答。

 

「至少还活着。」伊奈帆微微低下头,毕竟公主中了两枪,能从火星骑士口中确认公主生还的消息,也总算是放下心中的石头,虽然不算安然无事也万幸了。

 

伊奈帆不再说话,将其它料理好的食物分类,切开后仔细横竖排出层次,再放上些野苺跟树叶装饰。

 

「……」这人这种情况下还有心情讲究摆盘!斯雷因算服了橘子色。

 

斯雷因小心翼翼吃了几口烫口的兔肉,又突然想起什么,先前在森林遇到棕熊这件事真是出乎意料外,各自逃命时也没办法顾及到对方,后来棕熊好像把目标转移到橘子色身上,脱困后斯雷因一直有点担心橘子色的安危,这个地球人虽是敌人,还收拾掉好几位火星骑士,是火星军的大敌,但是这样一个人也不应该成为熊熊的晚餐,公主一定也不希望变成那样,他有试图返回却又迷了路。所以再次看到橘子色顺利脱困时,他反而感觉到有点庆幸。

 

他关切地问:「对了,你刚刚被小棕追,没事吧?」

 

「……小棕是指棕熊吗?」不要给人家乱取名字,火星骑士又何必问候他的安危,再说要取名也该叫大棕,伊奈帆内心冒出不少吐槽,仍旧面无表情回答:「除了爬上树躲避时多了不少擦伤,基本没什么大碍。」

 

「咦?可是熊不是也会爬树吗?」斯雷因困惑,这样有用吗?

 

「小熊会爬,但成年棕熊体重太重,反而不爬。」虽然不很正确,但蝙蝠也有些地球常识的样子,看来真是地球人?

 

「原来如此。」斯雷因恍然大悟貌。

 

「难不成你以为我是拿把小刀跟棕熊格斗脱困的吗?」伊奈帆斜过一眼问。

 

「……」斯雷因默然,但眨了眨碧蓝的眼睛,表情在说没错他就是这么以为。

 

「真是地球人的话不至于这么没常识吧?」伊奈帆轻叹了口气,蝙蝠果然还很可疑。不过伊奈帆并不知道,这是因为他在斯雷因心中很强悍的缘故。

 

「毕竟我11岁就离开地球了。」斯雷因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连义务教育都没接受完吗?」

 

「11岁以前跟着家父到处旅行,也没好好上学,但世界各地的事情我是知道一些的。」不过他其实也知道自己的地球知识不是很足够,公主让他解说地球的事有时无法给予确定的答案。

 

伊奈凡思考了一下,决定趁现在说明正确知识:「蝙蝠,天空是蓝的不是因为光的折射,而是因为瑞利散射,顺便一提,云是白的是因为米氏散射。如果不清楚的话还是先查询一下数据比较好,免得误导其它不知道的人,不过你连小学都没毕业也不能怪你。」现在没有平板计算机,不然他还想秀出图文解说。

 

「……?!!」本来还没搞懂橘子色突然提什么散射,猛地想起公主之前有问过天空与海水的颜色,难道说橘子色也这么直接给公主难堪过吗?斯雷因脸一下子羞红了,都怪他知识不够,不知道有没有因此给公主丢脸,可恶,上次果然该一枪毙了这颗混帐橘子。

 

「真是多谢你的指导喔,橘子色!」斯雷因握紧拳头,恶狠狠瞪了不痛不痒的伊奈帆,只是看他的样子好像全无恶意,声调平淡无波,完全只是事实陈述,自己若恼羞成怒反而很没风度?

 

「不谢。」身为火星骑士一点都不适合学公主脸红啊,不过蝙蝠咬牙切齿露出短短虎牙的样子好像有点可爱。

 

虽然被刺激到火冒三丈,斯雷因深呼吸了两口努力冷静了下来,尽管非常不想承认,但眼前这个人其实已经足以让他理解……

 

「我能理解……公主为何总是对你念念不忘。」在火星时公主常常提到伊奈帆,而且讲到他时公主的表情都很开心,整个人容光焕发。现在他跟对方只不过短短相处时间就能充分体认到橘子色各方面都超优秀,简直文武双全,斯雷因想到自己老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神色不禁黯然:「真让我羡慕。」

 

「……」这只蝙蝠怎么都不知要隐藏自己的心意?他到底要在火星怎么生存下去?但事情不是这样,他知道得很清楚,瑟拉姆在很多重要的关键时刻,总是紧握、注视着斯雷因的炼坠,其实在他的眼中,公主也一直挂念着斯雷因,但他并不想告诉蝙蝠。

 

沉默又蔓延开来,直到斯雷因低声说道:「兔子的事……刚才不好意思了,要不是因为你,我现在也不可能有食物可以吃,谢谢。」斯雷因很认真向对方道谢。

 

伊奈帆手上动作一顿:「不用客气。」

 

斯雷因微微一笑,橘子色虽然看起来相当年少,却是又强又可靠的一个人:「我觉得当你的伙伴一定很幸福,很多事情都不用烦恼……」斯雷因更低音量自嘲:「只可惜我不是。」

 

「……」伊奈帆没再答腔,但眼中冷光一闪。

 

是的,你不是我的伙伴,所以也不用谢我,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你放松戒备,然后……

 

伊奈帆瞥向放在一旁长着诱人红色浆果的羽状复叶植物,是他在森林中偶然找到的,这只蝙蝠或许知道一些地球的知识,但他大概不会知道这是红豆杉,叶、木材及种子都有剧毒,他已用刀碾碎抹在兔肉上送到蝙蝠手上,然后亲眼确认他满脸开心幸福地吃下去了。或许用下毒解决敌人很不光彩,但他现在的条件不利,而这是战争,没有让他选择漂亮手段的余地。

 

刚吃完没有多久,斯雷因就觉得自己的身体状况有些奇怪,头有点晕,呼吸变有点喘,体温升高,心跳也开始加速,怀疑该不会是因为刚才淋雨而感冒了?他虽没有说出口,但这些变化都看在等待已久的伊奈帆眼中,看来毒性慢慢发挥了。

 

「我出去一下。」伊奈帆拍了拍膝盖站起来。

 

「去哪?」此时虽然已经雨停,但天色也暗下来了。

 

「小解。」饶是伊奈帆也不想观赏对方毒发的过程,更何况对方还有一颗子弹,若惊觉不对劲很可能会反击,决定暂时离开等到蝙蝠毒性发作以后再回来,若还没死就补捅一刀。

 

离开有火源的山洞外,温度骤降,夜晚及雨后寒意更甚,天上云层很厚,别说看不到一颗星星,月亮也完全被隐藏起来了,伊奈帆快步走了一段路,头部的伤处又开始刺痛起来,他靠着树干喘气,紧了紧拳头,为何有种越来越不清醒的感觉?他突然不想回到那个山洞了。

 

「瑟拉姆,对不起。」伊奈帆闭上眼睛自言自语,公主会很难过吧?看得出来蝙蝠对于瑟拉姆也具有相当的重要性,但他别无选择,只能这么做。

 

当发觉浓重的粗喘声音从背后传来时,距离已经离他很近,伊奈帆回过头,看到黑夜中闪烁精光的一双眼睛,一向面无表情的他不禁露出一抹苦笑:「是你啊?小棕。」

 

对自己充满兴趣的巨大棕熊近在眼前,在这样的暗夜中完全束手无策,做什么挣扎都没意义。他自以为解决了蝙蝠,原来自己才是要被解决的那个,看着逼近的棕熊张大嘴露出獠牙,伊奈帆抽出匕首,真没想到人生最后真要来场与棕熊的无差别格斗,不过即使徒劳他也不会放弃最后的反抗,就跟在俄罗斯遇到蝙蝠时候一样,只是为何这种时候还想到他,他可不想跟蝙蝠一起下地狱……

 

砰──

 

枪声在深夜的森林格外响亮,棕熊身躯晃了晃,只微微挣扎了下,最后咚一声重重倒地。斯雷因慢慢放下枪,他从后方近距离对着脑门开枪,似乎连自己都处在惊讶中,有些发楞地看着倒下的巨大动物。

 

「抱歉,小棕。」半晌,斯雷因难过道,他一点也不想伤害这只野生动物,是他们闯进了牠的地盘,但他不得不这么做。

 

伊奈帆看向斯雷因的眼睛,又是这双在黑暗中带着悲伤的碧蓝色,他冷冷地问:「为何救我?」

 

「你一阵子没回来,我来找你……你没事吧?」斯雷因喘着气,脸色惨白,走路都是跌跌撞撞的。

 

「……我没事。」但你有事,伊奈帆盯着斯雷因手上冒烟的枪。

 

最后一颗子弹。

 

现在条件变成对他有利了。伊奈帆握紧了匕首。

 

斯雷因看见了,只是淡淡一笑,虚弱地道:「公主对我说过,你在生死交关时救过她好几次……若不是你,公主早死了,虽然你是敌人,我还是很想好好向你道谢,在我不在公主身边时保护了她。」 

 

「别搞错,我可不是为了公主或你,是因为战争。」伊奈帆冷漠地撇清。

 

「我知道,公主说你会这么回答。但绝对不只是这样,在俄罗斯时已经证明。」

 

「这也是你在俄罗斯没杀我的理由?」

 

「那时我还不清楚你的事,我只是……在瞄准你的脑门时,想起公主对你的在乎,手不自觉抖了下……」他终究不想让公主伤心。

 

「是啊,我可没忘记你不久前还朝我开枪。」

 

斯雷因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谁叫你一直跑不肯停下……」

 

「……够了,这算什么。」

 

这到底算什么。

 

他一心想杀蝙蝠,蝙蝠却一再向自己道谢,甚至为了救他用掉最后一颗保命子弹。伊奈帆觉得头越来越痛了,他冷静沉着,总是面无表情,但并不是无情无义,不要这样挑战他。

 

斯雷因感到一阵晕眩,腿一软跌坐在地,一阵强烈的恶心感涌上,「恶……咳咳──」忍不住呕吐了一地,反胃的感觉让他不断干呕。

 

伊奈帆不想再多看,一眼都不想,掉头就往山洞方向大步走去。

 

「吐出来也好……等下回去多喝点水吧。」他收起匕首后如是说。

 

但半天没得到一点响应,他还是忍不住回过头,见蝙蝠倒在地上没有动静。

 

「……休克?」

 

伊奈帆扶住额头。

 

阿拉斯加的秋季深夜冰凉,但伊奈帆回到山洞中早已汗流浃背,他一个伤兵要扛着一个比他还高大的少年太操劳了,这一天所耗费的体力大概抵得上过去好几个月的总和,所幸这只蝙蝠不太壮,以这个年纪与身高其体重算轻的。

 

把蝙蝠放好到地上,挑了几块木炭扔到容器里,回过头,发现蝙蝠盗汗使军服湿透,伊奈帆又叹了口气,伸手帮他一一解开扣子,解了几颗动作突然停顿,又迅速把所有扣子拉开。

 

「!」在这件漂亮而笔挺的高领军服下,还属于少年未完全成熟的身体竟布满纵横交错的狰狞疤痕。

 

「这种伤势是……刑求?」

 

怎么回事?

 

伊奈帆不知道这只蝙蝠发生过什么事,不过必定遭遇过相当艰困的时刻,一个年幼的地球人孤单在高傲自负的火星人世界中生活,他想象不出是什么样的光景,也不愿意想象。

 


TBC

--

總覺得好久沒寫這麼正經的小言了(?)

有點不忍卒睹

存稿大概剩3回份吧......


评论(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