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A/Z][伊奈斯雷] Lost Fall 4

先发现人员失踪的是严格管控伤员作息的阿拉斯加军官疗养中心,收到报告伊奈帆的失踪讯息,界冢雪已经急疯了,伊奈帆绝对不是不告而别随意出走的人,何况在那种地方还能去哪?会失踪一定是遇到状况,他的伤还没有完全康复,尽管军官疗养中心的人一再保证会找到他,界冢雪还是完全无法接受,坚持一定要去去找人。

 

「他会不会是在森林中迷路?」毕竟是在那种地点。鞠户大尉觉得界冢伊奈帆是个在什么样情况下都能生存的人,虽然有点担忧,但他对界冢弟的能力蛮有信心的。

 

「奈君才不会是那种没方向感还乱跑的人,说不定是遇上火星军!」

 

「火星军跑到那种地方做什么?」那里战略价值不是排前面的地方。

 

「哼,你怎么知道火星军脑袋在想什么?而且奈君打败好几名火星骑士,火星人一定很想找他报仇,趁着他伤重虚弱的时候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怎么办?!」

 

「呃……」鞠户大尉其实很想说妳想太多了令弟是吊打火星人的高手,火星人遇到他只会灰头土脸哭着回火星找妈妈,不过他当然不能这么说,「的确……会发生什么事是无法预料的。」鞠户大尉抓了抓头发,很能体谅界冢雪的焦虑,豪爽地答应会协助其工作并向上级陈情,终于让界冢雪得以暂离目前工作寻找他唯一的亲爱弟弟。

 

以现实状况来说界冢伊奈帆的确又差点解决一名火星骑士,只差一点,却没下手。斯雷因回复意识时天色已经亮了,身体感觉比昨天好一点,虽然还是带着浓浓虚脱感。身上覆了些树叶羽毛,烤干的制服整齐折好迭在一旁,好像有受到某人照顾的样子,不得不说很惊讶。

 

「我还活着啊……?」好像也没有哪里少手少脚或少块肉的样子,想抬起手脚还不太能使上力气。

 

「醒了吗?」原来这只蝙蝠对自己的生命安危不是没有自觉的嘛,发出这种疑问是说没把他趁机宰了是对不起他啰?伊奈帆顶着一脸倦容,看起来欠缺睡眠,没好气地道:「没死的话就来吃点东西。」

 

「谢谢,没想到突然感冒,真是丢脸。」斯雷因牵起一丝勉强的笑,感到挺不好意思,明明身体一向健康怎么突然病倒,而且这次症状还挺严重的,橘子色也居然没有趁人之危?有可能比火星骑士还骑士精神,斯雷因暗暗佩服。

 

「……」这只蝙蝠到现在还以为是单纯的感冒啊?伊奈帆无言,当然不打算坦白他昨晚干的好事,若无其事地用树枝从火堆边顶出一块包覆着厚厚泥土的物体,敲掉外层干热的坚硬土块,露出内部已经闷熟的鸟肉,再置于石板上切片排盘。

 

「虽已经闷了两个小时,但不确定中心熟了没有,若没熟拿给我回烤一下。」

 

「这次抓到鸟?」居然弄了土窑,野外烹饪竟然还升级了!斯雷因震惊中默默接过伊奈帆递过来的进阶版野味,已经处理过看不出是哪种鸟类,原来自己身上的羽毛是这样来的,这颗橘子到底怎么抓来这些的?加了在荒野中找来的调味,鲜嫩多汁香味四溢,本来不太饿的都感到饥肠辘辘了。

 

照例伊奈帆自己得担任解说役:「许多鸟类是日行性的,趁着天还没亮前很容易能抓到,当然前提是要能先确认好鸟巢的位置。」昨天白天躲避小棕时看到一些,记了下来。「另外,为了爬树,我借了你的手套一用。」是说他爬树好像也爬出点心得来了。

 

「难怪手有点冷。」斯雷因搓了下有点冰冷的手指末梢。

 

伊奈帆看了眼,拿出一双肮脏的手套,正要丢还给斯雷因又停下动作,犹豫地看了看后道:「我先拿去洗一洗。」

 

「咦?不用……」洗了还要等烤干。

 

「就算是借了敌人的东西也不能弄成这样后归还。」伊奈坚持帆道。

 

「……」会在这种小地方执着不知是不是橘子色这么强的原因之一,斯雷因觉得这点也挺可爱的,不禁莞尔。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今天的橘子色态度比昨天要温和一点,连鸟腿都给他啃了,虽然不知道吃的是什么鸟,依然是火星绝对无法比拟的美味,有种温暖的满足,觉得这人不管做什么都好厉害……啊啊,橘子色可是敌方,不能老是在佩服他,长对方气势,斯雷因一边狼吞虎咽一边提醒自己。

 

「吃慢一些,以免消化不良。」这只蝙蝠居然还敢吃得这么没有戒心,看来没大碍的样子,伊奈帆收回视线,剩下的就是对于现况问题的解决。

 

「蝙蝠,我和你都失踪一段时间了,双方应该都会有人来找我们,再来就是看谁的人马先到。」若是火星人先到,情况又会再度对他不利,反之蝙蝠那边也是,伊奈帆开始设想不同状况下的应变。

 

「……」斯雷因听了以后没特别反应,只是沉默不语,眼神中透出一丝复杂。

 

伊奈帆昨天以前大概还看不懂这个表情,但今天却懂了,这只蝙蝠可能认为不会有人来找他,这就是他所处的世界吗?那样的话更好,代表会先出现的救援者是地球方的机率增加。

 

「总之,为了避免与搜索者错过,现在不该随便移动。」蝙蝠的状况也还不行,伊奈帆决定继续停留此处。

 

 

在火星军所驻扎的月面基地,哈库莱特为了寻求上司批阅公文,走遍基地到处都找不到其下落,也手机联系不上,决定询问其他的火星勤务人员。

 

「联络不上特洛亚德阁下?」

 

「他昨日没有安排工作,似乎是外出了。」

 

「但是超过一整天都没有联系?」哈库莱特问。

 

「这……没特别的事的话并不会特意联系。」

 

「有回住处吗?有联络过他可能接触的对象了吗?」

 

「没有。」他们根本不会想主动去问一个地球人的行踪。

 

面对哈库莱特的追问,其他的火星人开始有点不耐,议论纷纷起来。

 

「只不过一两天不在,不需要紧张吧?」

 

「也说不定是跑去哪里怠工偷懒了,毕竟是地球人嘛。」

 

「……」哈库莱特淡淡扫了眼说这话的火星兵,那个地球人不是这种人,但他也没把这句话说出来。

 

「没留句话就自己跑出去,就算真的发生状况要怪谁?」

 

「不过基于职务,你是得去找一下,真辛苦啊,哈库莱特。」

 

「是啊,不过就算不去找,那位特洛亚德卿应该也不会为此责罚你?」比起其他的轨道骑士,那位地球人脾气倒算好的了,没见过他斥责过人,或许他也知道自己是下等人吧。

 

「他是不会。」哈库莱特倒是附和了这句。

 

「对吧?其实若阁下真的遇到什么麻烦……」

 

不是更好吗?

 

没说出来的部分,不少火星人是这么想的。

 

「……」哈库莱特拿起文件转身离开那群还在窃窃私语的火星兵。新上司是一个刚上任的火星骑士,与其他贵族格格不入的地球人,受训成绩优异的他被分派在这个比自己还年轻地球人底下工作,一直没有少受奚落过,若上司真遇到什么意外,他就会顺理成章转任了?

 

特洛亚德阁下,你认为怎么样呢?

 

 

伊奈帆趁着斯雷因休息,去附近留下些容易被同伴发现的记号,顺便再寻找些可用的资源,他没把握还会受困多久,得尽量找些派得上场的东西,阿拉斯加的森林里蕴藏着丰富的资源,多留心就能找出来。走着走着,突然发现了地上散落着一些东西。

 

松树的球果。

 

蝙蝠之前好像在找这个,挑几个生长得好看的带回去给他好了,蝙蝠看到会高兴吧,反正他也是要带给瑟拉姆的。而且把松子炒一炒也许能吃,味道也很香,主要是为了这点才对。伊奈帆在心底强调。

 

果不其然看到松果的蝙蝠挺开心,精神也好很多了。

 

「公主看到这些一定很高兴!我想再多带些森林里的其他东西回去给公主,橘子色你觉得还有什么公主看了会喜欢的?」

 

「……我没意见,只要是地球的东西,瑟拉姆应该看到什么都会喜欢。」

 

「橘子色你太敷衍了!」斯雷因不满,要多用点心啊。

 

「那就那些羽毛吧,瑟拉姆喜欢鸟。」随意指了指被他拔掉的那些,有些鸟毛还算鲜艳好看。

 

「态度还是很随便……算了,好像也不错,不过鸟肉被我们吃了耶……嗯,这件事就不要告诉公主了!」斯雷因小心翼翼地跑去把散落的羽毛一根根收集起来。

 

现在就在想要带土产回去,都还不知道能不能脱困呢。伊奈帆看在眼里,感觉又变复杂起来,蝙蝠回复精神表示对他的威胁度会渐渐升高,还好目前匕首在他手里……正切着从河里捕来的鲑鱼,这个时节阿拉斯加不管哪条溪流全都是满满的鲑鱼,伊奈帆很幸运遇到了一条小溪,在天色变暗前总算弄到几条。

 

「生的?」斯雷因接到手上的生鱼肉,一片片形状规则,大小适中,厚度均匀,彷佛餐厅师傅切出来的一样漂亮,但他脸色却白了一半,他不太敢吃生肉,没想到居然也会从橘子色手上拿到吃不下去的东西,磨蹭半天都没下口。

 

「生鱼片当然是生的。」伊奈帆面无表情回答,白种人就爱大惊小怪。

 

「不能把鲑鱼烤一烤吗?」烤鱼也很好吃啊!

 

「新鲜鲑鱼当然要吃生鱼片,还有生鲑鱼卵,这是地道的日本料理。」有了这条溪,就算不打猎也总算不用愁吃的了。有了较明确的食物来源,伊奈帆感觉压力减轻不少。

 

「可是……那个……」他又不是日本人……

 

伊奈帆补刀一句:「是说昨天的小棕也可考虑下,听说中国的珍馐里有道熊掌,你刚说想带森林的东西给瑟拉姆,熊皮也不错啊。」抬手亮了一下匕首,表示可以协力。

 

「橘、橘子色,不要这样?!」斯雷因脸色不只发白而是发青了。

 

凉凉地欣赏完蝙蝠惊恐不已的模样,心情不错,慢条斯理把生鱼片拿回来跟松子一起排在石板上烤,看起来就好像对蝙蝠妥协似的:「好吧,那就稍微炙烧一下。」毕竟没经过急速冷冻还是有点担心寄生虫问题,加热一下好了,然后再看怎么把鲑鱼头煮汤,真可惜这里没有味噌和豆腐。

 

 

  TBC


--

 

終於把TF稿在死線前交了

神清氣爽啊~

 


评论(21)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