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A/Z][伊奈斯雷] Lost Fall 5

斯雷因总算松了口气,对于这两天橘子色的表现各种敬佩也充满了疑惑,为何好像不管什么事都驾轻就熟。

 

「橘子色,地球学校的课程是不是都要上这些技能?」

 

「差不多吧。」伊奈帆想起在学校上过童军课程,和卡姆、起助他们一起学着扎营、绑结绳、辨识简单的野外动植物与应具备的互助品德,而不久之前的校外教学,和韵子、妮娜他们同组生火烤肉,在同伴的打闹嬉笑中吞下半生半熟偶而有点焦黑的烧烤,那曾经无忧无虑的珍贵时光,现在却……伊奈帆转过头,只见到斯雷因眼光闪闪:

 

「那你一定是受精英训练的特优生吧?学校会在学期中把学生扔去深山1个月,只给一把小刀,要能自行想办法荒野求生,跟野兽搏斗,同时还要完成指定任务后回校才能拿到学分,不然就开除或留级之类的。」听说火星的特种精锐部队也要接受类似的训练,没想到地球的少年也要受这种特训,看来在地球求学大不易啊!

 

「……」伊奈凡淡淡瞟了他一眼,「我之前只是非常普通高一生,其他同学都跟我差不多。」这只蝙蝠想象力有点丰富,对于他的认知好像有奇怪的误会……那就让他继续误会好了。伊奈帆心想回去后可以出本自传叫第一次荒野求生就上手,唬住敌人的功力也已增进一甲子。

 

「咦?你不是国中生吗?」斯雷因闻言吃了一惊。

 

「……高中。还在学的话应该也升高二了。」伊奈帆表情未变,语调却降低了好几度,想把烤鱼扔到蝙蝠脸上去,白种人长比较高不起啊?再说蝙蝠也只不过比他高那么一点点罢了,自己也还在发育期不要太得意了。

 

「啊,搞错了十分抱歉,亚洲脸孔看起来比较年幼……不,我是说看不出年纪!」

 

「……」难道蝙蝠以为自己看起来就很成熟吗?伊奈帆不以为然地扫了眼对方的样貌,明明也还稚气未脱的感觉。

 

斯雷因不自然咳了下,怎么好像感觉到橘子色的杀气了,难道他很在意这种事吗?不过,难怪拥有强大Aldnoah科技的火星军队却对落后的地球难攻不下,原来光一介普通高中生就已如此厉害,自己也吃了不少这个比自己年纪小的橘子色的亏,嗯,这样火星的教育制度是不是也该要检讨一下,以这个人为范本,再多着重绝地求生技能什么的。

 

伊奈帆把一堆橡果、山胡桃等坚果推到斯雷因面前:「有空胡思乱想就帮忙剥开。」

 

「我才没有在胡思乱想。」斯雷因三白眼用力瞪了回去,倒很配合地拿过,但坚果外壳坚硬,没工具的话不容易取出果仁,斯雷因扭头,默默看向伊奈帆手上原本属于他的匕首,伊奈帆完全目不斜视,直接当作没看到他期盼的眼神,是个脑子正常的当然不可能交出武器。

 

「唉。」斯雷因认命地卷起袖子,捡来石块慢慢用蛮力碾碎,「我好像回到石器时代。」

 

伊奈帆心想,要是这只哀怨的蝙蝠真来自石器时代而不是高科技的火星,他也不必烦心了。他突然注意到,斯雷因卷起袖子露出的细长手臂,虽然比身躯上少,也已经淡化,但仍能看到好几条浅浅的伤疤。

 

「你身上的伤痕……是发生了什么事?」伊奈帆一开口就懊悔,他问这个干什么,他又不想知道蝙蝠在火星过得怎样……

 

「?」斯雷因愣了下,解开扣子拉开领口看了眼:「啊,是说这些吗?」

 

交错纵横的伤痕在北欧人种的白皙肌肤上更显怵目惊心。

 

「……嗯。」不用脱给他看,他已经看过了。还有这只蝙蝠自觉性好像不太够,怎么随随便便就拉开衣服给人看……

 

「啊~就是在种子岛被你击落之后来不及逃走,被当成奸细抓回去拷问……不过,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我也在前些日子受封骑士,没关系的!」斯雷因露出闪亮的白牙灿笑,好像真的一点点都不在意的样子,都快产生他愉快地说下次还要一起共同作战喔的错觉。

 

「……」那壶不开提那壶,果然他气得牙痒痒的,果然蝙蝠很好懂。但这是战争,而且他只不过打坏蝙蝠机翼,蝙蝠可是枪击他脑袋……说起来他们之间的过节真是惨烈。

 

一开始就问错话,只好生硬地转移话题:「你在火星或地球还有其他亲人吗?」

 

「没有,父亲是我唯一的亲人,他过世后就只剩我一个人在火星了。」

 

「……我很抱歉。」伊奈帆眨了眨暗红的眼睛,又问错,就算是敌人戳这种痛处也不应该。他突然发现一件事,他是不是真的很不会应付这只蝙蝠?

 

「为何抱歉?」出乎他意料,蝙蝠并没有伤感不悦的反应,反而一脸觉得奇怪,「公主在出生前就失去父亲,连父亲的面都没见过,公主说过你这边状况也差不了多少,比起来,至少我父亲陪伴我到11岁,其实我觉得我已经很幸福了!」

 

「……」有得到过,失去时才更痛吧?伊奈帆因为没父母的记忆,反而对他们没有太多惦记,而且他还有雪姊,瑟拉姆有火星皇帝的爷爷,不是举目无亲,生活环境上公主不用说,他跟雪姊虽然小时候困苦,其实也还过得去。

 

「那么,你毕竟出身地球,对地球却都没有牵挂了吗?」

 

「确实,我在火星的处境不太好,除了公主以外,火星人排斥我,而我也多少怀念着以前在地球的日子。但是,我已经不能回地球了。在这场战争中,火星或地球最后是哪方战胜还未可知。理论上应是科技力较强的火星会胜利,但若地球军都像你这样……那还真难说。如果地球军获胜,那么身为地球人的火星骑士比真正的火星人下场恐怕还更凄惨吧?」蝙蝠自嘲地笑笑,然后神情一变,碧蓝的眼瞳烨烨生辉,坚毅地道:「现在的我当然可以脱下这身火星军服,一个人躲到地球某个安全角落,装作与这场战争完全无关。但我不能这么做,公主生还这件事对于火星想拿她当开战借口的主战派来说是一大打击,公主现在的处境十分危险,不比在地球的时候更安全,我必须守护她,绝不会在这种时刻让公主孤军奋战。」

 

伊奈帆静静注视斯雷因,火光让他的脸孔变得柔和,倒映在他瞳孔的篝火轻轻跃动,却无法为那双孤独的碧瞳染色。不妙……这只蝙蝠的坚强超过他想象,他将会是个最难对付的火星骑士。果然还是得解决掉才行。伊奈帆本来消散一些的杀意重新凝聚,握紧匕首。

 

「橘子色,鲑鱼好像差不多了,再烤下去会焦掉。」斯雷因用树枝戳了戳鱼肉,这颗橘子好像在沉思什么似的心不在焉,表情有点凝重,会烤过头真不像他。

 

「嗯?啊……」回过神赶紧把鱼肉盛起来,垫在层层扁柏叶上递过去,柏叶受热溢出的清香很完美地衬托出鱼肉的鲜味,斯雷因满脸期待接过,早已迫不及待下口。

 

「慢点,才刚烤好。」伊奈帆不自觉提醒。

 

「好烫!」不听劝告果不其然被烫到,「不过……这鱼肉跟印象中的鲑鱼很不一样呢。」斯雷因缓了下,观察手上的鱼肉。

 

「野生鲑鱼跟养殖的不一样,野生的鱼肉颜色更鲜红,也许带有些斑点,颜色比较不均匀,因为运动量大肉质比较扎实有弹性,油脂也比较少,两种吃起来的感觉完全不同。」即使吃饭时间也要认真解说。

 

「原来是这样……。」总觉得这颗橘子什么都知道,上次在种子岛还能立即解析火星与地球两套不同系统呢。斯雷因吹了几下,变凉了一点点就忍不住咬下去,满脸幸福:「好吃,你真的很会烹饪!」而且连在荒郊野外都能生出各种材料。

 

伊奈帆对于恭维不以为然:「在火星待过的,不管吃什么都会说好吃吧?」

 

「怎么这么说,我还是分得出好坏的!而且公主也说过令姊和你其他同学都知道你厨艺很好,果然是真的。」不过之前都没想到会有机会吃到橘子色的料理就是,还是在这么特别的状况下。

 

伊奈帆有那么点无奈:「瑟拉姆还没吃过我做的料理,你倒是先吃过了,虽然很克难……」说是这么说,伊奈帆心情其实有点微妙。说起来他最初只是单纯想做给雪姊,结果完全出乎意外地变成煮了几餐给蝙蝠,一开始愤怒不耐,现在却觉得……似乎有一些些难以言喻的愉快。

 

他放松匕首……或者,也可以等来搜索自己的人马到了,合力把蝙蝠绑回去关起来,再来看怎么料理。

 

「对了,你找到的溪流在哪?我明天也想去看一下,我还没见过活的鲑鱼呢。」斯雷因饶有兴趣地问。

 

「嗯……不建议把鲑鱼带回火星。」伊奈帆决定提醒一下,松果羽毛的话还可以。

 

「这我知道啦,我只想看看!」斯雷因有点脸红怒道,不要把他想得这么没常识好吗?

 

「好吧,反正本来也要再去收集点食材。」但这只蝙蝠是不是忘记自己的处境?伊奈帆一边在内心替蝙蝠摇头,一边把刚捣碎的坚果泥揉捏成杯子状,再把栗子填装成塔形,顶上堆栈野生莓果,放到石板上去烤,「这里没有砂糖,我原本想过试着做枫糖,可是从枫树收集到的树液太少,又不方便萃取,所以不太甜,凑合一下吧,我晚点再来把莓果煮果酱。」

 

「……」野炊又再度升级了,这情况下还做甜点……橘子色真的是厉害到匪夷所思,到底是从哪个星球穿越来的?早就怀疑他很久了!这颗橘子不仅头脑聪明、处变不惊,驾驶技术也是一流,连脸上表情都始终控制得……没有表情,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虽然也干脆省去推敲他心思的麻烦。

 

也难怪公主在火星时总会一再提到与橘子色之间的事,除了遇到战斗时保护她,生命危急时马上急救,也为她解释许多地球上的事物,在杜卡利翁上看到成群飞翔的海鸥更是公主念念不忘的事,所以公主提到界冢伊奈帆时表情总是充满喜悦。他多希望陪伴公主一起看蓝色的天空、海洋、云朵与飞鸟的人是自己,但全都被橘子色取代了呢……心底有种不甘的感觉。

 

公主喜欢橘子色吗?若真如此也一点都不奇怪,共同患难、共同分享快乐,而且橘子色外貌还挺出色。斯雷因偷瞄了伊奈帆脸蛋一眼,虽然目前看起来还是稚嫩的少年模样,但以后会很英俊吧?不知怎么的他还想象了一下。

 

也因此,听公主那样赞赏橘子色,一方面感到不甘,又同时对橘子色充满了好奇。想亲自证实橘子色是不是真如公主所说那样的一个人,还是只是欺骗公主、想利用公主的卑鄙小人?

 

斯雷因满脑子公主与伊奈帆跑来跑去,阿拉斯加的夜晚很长,和敌人待在一起更漫长,不过跟橘子色在一起好像没那么讨厌。

 

与此同时伊奈帆也在观察对方,蝙蝠表情丰富,不知在想什么,一下子是不服气的表情,一下子好像是羡慕的表情,一下子又看着自己懊恼,讲到公主的事情时总是非常认真,像是一种坚定的信仰不容挑战;会不分场合、不分对象使用敬语,教养很好,性格谦和,但礼仪过多,自己不但比他小还是敌人呢。他最无礼的地方就是称呼自己橘子色,但他其实不讨厌斯雷因这么称呼他,他也叫蝙蝠叫得很顺口,这很像互相独有的特殊称呼……

 

其实伊奈帆已经注意到了,自己对于蝙蝠的态度在反复,已经知道蝙蝠会很难对付,但俘虏会比杀死难度高出很多,却将之列入选项。伊奈帆还意识到,他总得一而再、再而三地申明蝙蝠是敌人,其实是在提醒自己。

 

当初在种子岛时,如果不是射击机翼,而是直接射击驾驶舱就好了吧……

 

「蝙蝠。」

 

「嗯?」

 

「如果……在种子岛时,我没有朝你开火,现在情况会不会不一样?」

 

斯雷因垂下眼帘,顿了一会儿,苦笑着反问:「会有什么不一样?」

 

「……的确不会有什么不一样吧。」伊奈帆难得问出多余的问题,连自己都疑惑为何要说出这些毫无意义的话,只能忽视自己心底隐隐的叹息。

 

刚升起的微微快乐变成了苦涩,搞得他都快精神分裂了,该不会是头部中枪后遗症吧?伊奈帆疲倦地阖上眼帘时,只觉得好像陷入黑夜中惑人的一抹碧蓝,他想凝视,想接近,想抓住,却感到距离真的好遥远。

 


TBC



終於週末啦!!要吃螃蟹!還有1月快來!!

评论(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