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A/Z][伊奈斯雷] Lost Fall 6

金色的晨曦洒落大地,迎来了第三个早晨。

 

「早安。」已经先醒了的斯雷因看着火,微笑地和伊奈帆打招呼。

 

「……早安。」伊奈帆拿开盖在身上的兔皮,抓了抓蓬松的乱发,表情还有点呆,然后不着痕迹叹了口气,和敌人道早安,对着敌人笑,这只蝙蝠依然没自觉。

 

本来昨晚还考虑着要不要趁着深夜时捅死这只蝙蝠,至少让他没什么痛苦吧,结果兔毛真温暖,好像有点睡到失去警觉,失策。幸好蝙蝠也没有趁机偷袭,他忽然有点理解昨日蝙蝠醒来时的感想。

 

斯雷因走到山洞口,朝外面天空张望:「今天天气不错,看起来很晴朗的样子,温度也回升了。」很适合去看鲑鱼。看橘子色昏昏沉沉,反应迟钝,衣着头发都还有点乱,斯雷因愉快地偷想正经八百的橘子色也有这种样子的时候啊。

 

「先等我弄早餐再说。」对方看起来状况不错,中毒后这么快就满血复活了吗?麻烦的家伙,虽然他也做了一点急救……

 

伊奈帆从山洞角落搬出他前一天收集来大大小小形状方正的石块,已经清洁过,在斯雷因纳闷的目光中,伊奈帆石块堆栈,和着泥土做简易迷你炉灶,把一团团东西放进去烤。

 

「……」不一会,斯雷因看着眼前的面包说不出话来,橘子色居然连面包都做出来了,材料是自己昨天用石头磨出来的那些吗?!虽然这颗橘子总是面无表情,但能感觉到他常用这个人一定搞不清楚状况的眼神看着自己……但是会在这种情况做面包的他才真是忘记状况吧?!光架那个炉子就花费了不少时间了,斯雷因不服气瞥了眼伊奈帆。

 

「天气冷,已经试着发酵一个晚上还是不太成功。」事实上他试吃了一口,根本硬得像石头,八成根本没发酵……几乎没料理失败过的他难得对于自己要端出去的东西有点不好意思,好似辩护般地又多解释了句:「炉灶保温性也不好,没办法温控。」只能注意不烤焦了。

 

说是这样说,伊奈帆看了又看那几团硬邦邦的物体半天,最后还是没能接受失败的成果,决定尝试补救看看,用刀子把面包仔细切成薄片,然后抹上厚厚的果酱,再分别层迭起来。

 

「看上去好多了。」伊奈帆表示还可以接受,转头:「蝙蝠,这样……」

 

蝙蝠?

 

「……」蝙蝠盯着这份果酱夹心好像呆住了,半天没有反应。

 

「应该还行吧……?」毕竟之前几餐也是很克难,蝙蝠都能接受,吃得也很开心,是不是一下子落差太大接受不来?伊奈帆发现自己居然有一点点紧张,到底怎么回事,他干嘛担心自己做的料理会让蝙蝠失望?

 

「不想吃的话就算了,不必勉强。」他冷言道,觉得自己莫名其妙,管蝙蝠要不要接受,这种情况有得吃就很好了,还敢嫌弃就活该挨饿。

 

斯雷因看起来情绪有点不稳,手抓住胸口,身体微微颤抖,然后出乎他意料外,被他认为很坚强的蝙蝠眼眶泛出泪光。

 

「……」是有这么打击吗?饶是伊奈帆心理素质无比强悍,还是觉得胸口被刺痛了。

 

「好吧,等等再到外头找其它材料……」伊奈帆决定放弃,果然这种状况下做面包太勉强了,反正现在还不会真的饿死,就当成黑历史吧,拿过失败作准备往火堆里丢。

 

「不!请不要!」斯雷因一个箭步冲上前抢过。

 

「!?」对蝙蝠举动吃了一惊。

 

「我要吃!」斯雷因抓起了果酱夹心就狼吞虎咽往嘴里塞。

 

看起来他并不讨厌。伊奈帆静静看了他反常的举动一阵,平静地问道:「怎么回事?」

 

「啊……抱歉失态了,」斯雷因连忙抹了抹脸,深呼吸了几口,不想在橘子色面前太丢脸,「我只是……想起了以前在地球的日子,父亲工作一直很忙碌,但他偶而也会抽空,笨拙地做出不完美的果酱三明治,带着年幼的我去郊外野餐……那是我最幸福的时间。」有如潮水一般,一波波勾起斯雷因最温暖的记忆,他尽力想控制自己的激动情绪,但还是不太成功,泪水沿着脸庞无声滑下。

 

「真的谢谢你,界冢伊奈帆。」

 

蝙蝠露出了他从没见过的温柔笑容。

 

被直呼名字的人胸口一紧。

 

礼貌上来说他这时回答不客气就好,理性上来说他最好当成什么也没听见,但感情上突然有种很强烈的冲动,很想要紧紧抱住眼前这个人,然后再一次地……不行!伊奈帆握紧了拳头,全力压制这股冲动,内心从未有过地混乱。

 

实际上他最后说:

 

「不要忘记你是地球人,斯雷因˙特洛亚德。」

 

斯雷因一愣,然后苦涩一笑:「你最好忘记我是地球人……我是你的敌人。」

 

是的,蝙蝠说的没错。

 

伊奈帆有那么一点陷入自我嫌恶,这种感觉对他很陌生,他过去十几年的人生中没遇到让他如此烦心的状况,界冢伊奈帆一向能沉着地处理任何难关,但对于处置蝙蝠真是感到无比棘手。

 

他越是认识蝙蝠,就越觉得这个人非杀不可,也越感到这点难上加难。

 

他望着从对方那里夺来的匕首,无声地自言自语:界冢伊奈帆,你之所以能打败几名火星骑士,靠的就是冷静、理性与果决,这些是你最强大的武器,若少了这些……

 

你就只是个普通人。

 

普通人……界冢伊奈帆当然也只是个普通人。会有普通人的感情。

 

伊奈帆望着他烦恼的来源,长长出了一口气。

 

溪边有不少被水流冲刷得极平滑的石块,伊奈帆挑选了块特别细致的石板,浇上溪水,仔仔细细地磨刀,这柄匕首虽然锋利,这几天也被过度使用,需要好好维护,不管是想要用来杀鱼还是杀人。

 

瞄了眼蝙蝠,正兴奋看着满满的鲑鱼逆游,他吃完果酱三明治后还很宝贝地外带了一些来溪边,莫非真当成来野餐?虽然他很乐意见到有人愿意解决失败作品就是。

 

「你怎么反而吃很少啊?」斯雷因那时疑惑地问。

 

「你吃吧。」伊奈帆平板无波地回答。

 

斯雷因就高高兴兴一点儿也不嫌弃地打包了。

 

伊奈帆摩完刀,拾起片被秋意染得火红的枫叶,一丢一挥,叶片整齐断成二半,落入水中漂去,确认锋利度后,折了两根细长的树枝削尖,考虑了一下风险性,还是决定丢一根给斯雷因:「蝙蝠,拿去叉鱼。」

 

「橘子色?」斯雷因讶异看了眼伊奈帆,橘子色居然肯把武器交给他,这是……给予信任?

 

伊奈帆表情仍没有任何变化:「不要误会了,我认为你这时攻击我也没任何好处。」

 

「也是啦……」好讨厌的一针见血,不愧是理性至上的橘子色,看看这三天的生活,要不是因为有他,现在大概已经挂了或者半死不活,现在宰了橘子色搞不好受害的还是自己,真不知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想想现在橘子色用他的匕首肯定比他自己还用得顺手吧!?

 

……话说回来,要不是遇到橘子色他又到处乱跑,根本也不会变成这种情况?斯雷因不服气地瞪了眼橘子色。好吧,他死命追着橘子色跑也有点责任,不然要迷路他自己去迷路就好了。

 

不管怎样,也不能老是依靠对方,叉鱼这种小事情他还是做得到的!

 

斯雷因雄心壮志地握紧了鱼叉。

 

今日天气极晴朗,气温比前两日都舒适,视野极远,伊奈帆的枪伤也没像前两天因为湿冷而刺痛,连带心情也跟着轻松起来,清晨发生的事好似已经随着森林中的轻风拂散,他安安静静地坐在大石块上守着火,不时添加点木材,悠然看着斯雷因跟鲑鱼奋斗,全力上游的鲑鱼虽然心无旁鹜,但也不代表不会躲避危险,尤其有个人在搅乱溪水拼命乱戳。

 

「怎么都叉不到?鲑鱼也游的太快了吧!」奋斗许久却没有成果,斯雷因很是懊恼,累得满头大汗。

 

总算欣赏够蝙蝠笨拙的模样后,伊奈帆从容不迫站了起来,提起他自己那根鱼叉:「蝙蝠,你知道水的折射率吧?」

 

「咦?」斯雷因一愣,看着伊奈帆走到选定位置站好。

 

「因为折射的关系,所以鱼的位置会比看到的更深,位置也会因为角度有偏移,所以……」伊奈帆猛力一刺,一只肥美的鲑鱼在他的叉上挣扎不已,手臂一挥,鱼就呈优美的拋物线落到了岸上。伊奈帆当然没说他昨天也练习了一阵才比较能抓住眼睛看不到的方位。

 

「!!」看到伊奈帆一击得手,斯雷因惊得眼睛都瞪圆了。

 

「加油吧。」伊奈帆转身回到他方才的石块上。凉凉地看着蝙蝠因为不服气抿紧了唇,继续与鲑鱼斗争。

 

阳光斜斜洒在皮肤白皙的少年身上,细软发丝反射着柔和的浅金色,因劳动而流下的汗水沿额角滑落,映衬着北国自然山林,伊奈帆突然觉得这就像被收藏在宫廷深处回廊上的一幅油画,就是那身已不太笔挺的灰色军服与这画面不协调,他比较喜欢之前立领海军蓝色的那套,与蝙蝠比较合适,或至少他也解开上面几个扣子,露出脖子或锁骨,在这种地方不用如此拘谨于仪容,他不知不觉有点出神,等反应过来时是蝙蝠正在跟他说话。

 

「怎么样,橘子色,我也抓到了!」斯雷因举起鱼叉,得意洋洋地向他展示战果。

 

「恭喜。」蝙蝠也有收获了,虽然这条鱼看起来有点惨不忍睹,好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样子,真不容易。伊奈帆没发觉自己总是没什么弧度的嘴角微微扬起。

 

 

 

 

TBC

 

 

本週想在CWT販售會前趕趕看能不能生出AZ推廣小報,文章最快下週以後再更!

希望摺頁4P,不過草稿只打了一頁多(眼神死)

本週末CWT38攤位兩日都在地下一樓 T38,本次有兩套TF新刊首販

都不是我的本子(毆)(可是幫忙編輯送印搞到週六……)


评论(6)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