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A/Z][伊奈斯雷] Lost Fall 7

 

 

「怎么样,橘子色,我也抓到了!」斯雷因举起鱼叉,得意洋洋地向他展示战果。

 

「恭喜。」蝙蝠也有收获了,虽然这条鱼看起来有点惨不忍睹,好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样子,真不容易。伊奈帆没发觉自己总是没什么弧度的嘴角微微扬起。

 

「我再抓几只。」斯雷因兴奋道。

 

「不用了,两只已经很够吃了。」伊奈帆豪不客气泼了蝙蝠兴头冷水。

 

「啊,我才刚刚抓到诀窍……」斯雷因抓抓后脑,有点失望,原本还想再多试试看,还有些跃跃欲试地看着小溪。

 

「吃不完也是浪费,只取用必须的就行了。」这只蝙蝠不要真的当成来郊游啊。

 

「真务实……」橘子色明明这么年少,怎么能这么自律?不科学!

 

伊奈帆利落地将鲑鱼刮鳞片、剖腹清内脏、去头尾,对剖后叉入树枝,等准备完后挂到火边烤,再到溪边洗手洗刀,一切有条有理、井然有序。

 

「阿拉斯加的河里有没有些可食用贝类?」斯雷因试着翻动溪里的石头。

 

「我不知道,你可以找找。」

 

「哦?橘子色也有不知道的事?」斯雷因好像终于找到反击机会。

 

「我不是万能的,再说知道得比你多就行了。」伊奈帆完全不为所动。

 

「你怎么说话这么讨打?!」

 

「刚才先挑衅的是谁?」

 

「…………」啊啊啊,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为什么连也吵架也吵输……应该说根本吵不动,难道他和橘子色之间,全身上下从头到脚真的只有身高能赢吗?!

 

「血气方刚不好。」伊奈帆毫不客气地补刀。

 

小小拌嘴之后,斯雷因不服输地在溪里寻觅半天,倒真的捞到不少蚌壳,因为弄到了伊奈帆没弄到的东西,顿时觉得神气起来,一扫刚刚的郁闷,全数烧烤加菜。当料理完成,伊奈帆在岸边一块大石上仔细分配两人各自份,仍是排得整整齐齐、漂漂亮亮,丝毫不因为地点的局限而有马虎,就像身在饭店里的大厨专注着自己的坚持。溪边阳光明媚,斯雷因阖上碧蓝的眼睛,听见水声淙淙,遥远的森林深处传来不知名的鸟鸣,微风带动林叶摇曳的沙沙声,勾起了斯雷因小时住在地球的怀念感,让他有种正在和平年代参加一场高中学生假日野游的错觉,不过那果然只是错觉,因为他从没当过高中生,自然不知道那是怎么样的感觉,但是眼前就有个模板,他可以多观察一下,虽然橘子色好像是个特例范本。

 

斯雷因坐到伊奈帆帮他分好的餐点前,发现橘子色还削了双筷子,但他不太会用筷子,笨拙学着伊奈帆的拿法,却还老是把食物掉落,看得伊奈帆有点想握住他的手告诉他怎么使力才对,不过他还是很完美地控制自己不要做出格的事。

 

「啊,有砂。」斯雷因咬了口蚌壳,被一嘴砂呛得难受,转头吐掉,还好不是每颗都这样。

 

「虽然是这种情况,也不是每种都美味,但比起火星上只有球藻跟磷虾,靠着各种化学添加物改变口感的食品,总觉得真正食物的味道离我很遥远了……」对许多火星人而言进食就像汽车加油一样,只是为了维持生命动力,野生食材在火星可是超级奢侈品,贵族甚至王族都不一定能享用到。

 

伊奈帆点头:「虽然条件受限,调味不足,也无法精细烹调,但这些野味确实难得。」

 

至少要比军官疗养中心那种受到严格计算分量、样式受限的菜单要受他青睐。他虽然不是军官却获得军官的待遇,但伊奈帆一点也不喜欢待在军官疗养中心,不说伙食,因为与世隔绝、远离战场,那里气氛轻松,却让他有种接轨不上现实世界的莫名沉闷,他跟那些军官有着隔阂,难被他们接受,他也难接受他们,而且也见不到雪姐、卡姆及韵子等人,与其独自留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养伤,他宁愿回到前线的伙伴身边……

 

「火星人莫非是因为食物太难吃所以要攻打地球吗?」伊奈帆困惑,连身为王族的瑟拉姆都大力赞美过在他看来很普通甚至不怎么高明的军方膳食,火星伙食条件还真是恶劣得超乎他想象。

 

「呃,不太算,但好像有点接近……」军工业发达,但民不聊生,不禁想起了札兹巴鲁姆伯爵。

 

「……」斯雷因突然没声音了,瞪大了眼睛,注意力被什么吸引过去。

 

「怎么了?」伊奈帆顺着他的视线回过头。

 

一只头上顶着巨大手掌型鹿角的麋鹿步到溪边,黑亮的鹿眼观察着他们两人,带着浓浓的好奇与警戒,确认他们有没有威胁性后才低头饮水。

 

「麋鹿!是帮圣诞老人拉雪橇的麋鹿!」斯雷因兴奋道,立刻就想凑上前去。

 

「不要刺激牠,蝙蝠。」伊奈帆叫住斯雷因,一下就看穿他想做什么。

 

「好巨大……两公尺以上,比我们还高!」斯雷因一把抓起果酱硬面包想要上前喂食。

 

「给我回来,麋鹿也是属于危险动物,被鹿角顶到不是开玩笑的。」伊奈帆直接伸手拉住了企图压低身子前进的蝙蝠:「虽然麋鹿是草食动物,但若觉得受到侵犯也有攻击性,在发情期也比较凶暴。」虽然现在应该不是。

 

「我、我当然知道!不要老把我想得这么没有常识!」

 

「那个跑去跟小棕合照的是谁?麋鹿要不要取名小麋?」见斯雷因放弃前进才放开手。

 

「橘子色!!」虽然被揶揄,不过被对方一说也挺不好意思:「我也只是想让公主看看,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是吗。」这只蝙蝠还真是满脑子瑟拉姆。

 

说起来,这只傻蝙蝠好像很容易为了公主做出不顾性命的危险事,过去他没看到的地方还不知干了多少,真多亏他能活到现在……伊奈帆感觉有些无奈,不过他干嘛替他担心?

 

阿拉斯加的壮丽自然环境中藏着许许多多的野生动物,这三天伊奈帆已经看到不少在都市或是动物园见不到的各种动植物,说没有受到震撼也是假的,所以其实也不是不能理解蝙蝠的兴奋。伊奈帆基本上是个低头族,自获得智慧手机及平板以来,从来没有一天离开过这些3C产品,疗养中心更是一应俱全,自从遇上蝙蝠被迫离开这些文明产物已经三天了,因为看不了网络,就只好看着蝙蝠,事实上也必须牢牢看着以避免他突然造反,或是突然做了蠢事暴毙之类的……这也是第一次这么长时间一直只看着一个人吧?他想,既然遇到了,何不看个仔细?

 

──好像有点幸福。

 

──比在疗养中心快乐多了。

 

──希望这样的时光可以延续。

 

「!」想法一冒出来伊奈帆立刻就被自己吓到了,而且吓得不轻,他怎么能这么想?

 

斯雷因没注意到伊奈帆脸色跟平常不太一样,就算察觉出有什么不同也不知所为何事。他的心情还处在看到麋鹿的兴奋中。那只麋鹿喝了点水,还踏进水中来回找寻水草,最后上岸消失在森林深处。

 

望着麋鹿离去的方向半晌,斯雷因收回目光,表情很柔和,他轻轻地道:「橘子色……你也许会不可思议,我也不是忘了立场或公主,我不太会说,不过总觉得……像现在这样,比在火星时要快乐。」

 

「如果……能这样久一点也不错。」

 

伊奈帆抬头看斯雷因,他们是在同时想同一件事吗?

 

「别说,蝙蝠,别说出来。」伊奈帆垂下了眼帘。真是只傻蝙蝠,不能说的,就算你真的这么想,也别让你的敌人知道。

 

而且说出来魔法就会消失。

 

呵,伊奈帆嘲笑自己的天真,说不说出来这种状况当然也一定会结束,已经三天了,美国搜救再没效率,阿拉斯加再辽阔,也该找到他们了吧?而且就算真没被找到,他其实也已打算拐蝙蝠顺着这条溪流往下游去,比较容易遇到人,最重要的要是己方的人。

 

他想起了自己的至亲界冢雪,很想见雪姐,他已经不想一而再再而三感到些许幸福的时候给自己胸口一刀,以提醒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可。这几天内心起起伏伏的频率与程度可能抵得上过去十几年吧?伊奈帆长长呼出一口气。

 

用过餐后斯雷因把周遭收拾了一下,他也在考虑着下一步的行动,到底该回到山洞还是移动地点,还有跟橘子色接下来该怎么办,前天为了躲雨,昨天阴湿且自己身体不适,今天则阳光普照也回温不少,那么是否也到了该分道扬镳的时候?毕竟在一起行动有方便但也有风险,橘子色什么时候突然一刀子过来一点都不足为奇,虽然刚刚才觉得一起相处的时间很开心,但理性上来说确实不是长久之计……

 

橘子色,知道吗?杀意不容易隐藏。尽管他面无表情近乎完美,但每当他紧握匕首到指关节泛白,斯雷因都知道他想杀他。不过橘子色似乎也数次打消主意,并不明白为何他还没动手?他的机会明明那么多,不过只要他不出手……话说回来,刚才橘子色好像是真的担心他被鹿角给顶了,语气有点重,抓住他手的力道不小,现在手腕上都还有红印,真是的,谁会这么笨去激怒小麋。斯雷因一时忘了他连棕熊都招惹过了。

 

咦?怎么有种被照顾的感觉?还是来自橘子色的照顾?斯雷因自11岁以后就再也没有过被谁关心的感觉,公主对他虽然好,却也无从了解与关切他的状况,直到现在长大了,不再需要谁的照顾,所以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再说橘子色比他还小,又是可爱型的,也太违和了吧?可是脸颊怎么好像有点发烫,别开玩笑了!。

 

神游了一下回神,疑惑橘子色怎么从刚才就没特别动静,到底在做什么,他一回过头,差点被眼前的光景给呛到。

 

伊奈帆正大剌剌地宽衣解带,完全不管旁边还有个衣冠楚楚的火星骑士,好像这里就是他家房间一样。

 

「你、你在干什么?!」

 

收到斯雷因震惊不已的目光,伊奈帆投以没事不要大惊小怪的眼神,轻描淡写地说明:「趁着今天天气好,阳光比前两日强烈,想先洗个澡。」

 

「洗澡?」斯雷因呆了呆。



TBC


在腦補12集伊奈帆之所以未領便當,就是他死了,公主也死了,但墜子把他跟公主兩人一起復活了!!!

(然後還爬不起來的伊奈帆只能伸手抓住要抱走公主的斯雷因的腳,斯雷因再拔槍準備補槍,被公主請求阻止才放過他一馬(喂)(不過就不符合官方說斯雷因另有目的的狀況)

覺得暗盤交易說還是機率不大!那瞬間能搞出啥陰謀還完成交易嗎太難了啦,除非斯雷因比夜神月還高智商了?!!

评论(1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