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A/Z][伊奈斯雷] Lost Fall 8

「洗澡?」斯雷因呆了呆。

 

「你知道我们已经三天没洗了吗?」每天在这种环境操劳却无法清洁身体,对伊奈帆很难忍受。

 

「可是溪水很冰……」手脚一放到水里就冻僵,一不注意还会抽筋,他刚可吃了不少苦头。

 

「所以我才不想去捞蚌壳。」

 

「你……果然知道有!还故意说不知道让我去捞!」橘子色太阴险了!他为了在溪流中翻找贝类手脚都冻肿了,找到蚌壳的时候还觉得高兴,好不容易对寻找粮食有所贡献,原来根本是橘子色不想干的活。

 

「不要误会,我并没真的去捞当然不知道有没有。」伊奈帆云淡风轻地道:「而且比起来贝类的肉太少,难以填肚子,辛苦半天并不划算,所以才倾向寻找投报率较高的食物来源。事实上蚌肉虽少但美味,你能找到也很好。」

 

「……」合情合理,但还是好不甘心啊怎么办?!

 

伊奈帆已经一丝不挂,斯雷因偷瞄了一下,黄种人身体线条原本就比较纤细,橘子色身上没有多余的赘肉,却也不是清瘦的体态,他皮肤紧致,肌理匀称,隐藏着尚在发育中的生长活力,腰部窄紧但是富有柔韧与弹性,一点也没有久病卧床松松垮垮的感觉,看来就算伤后也有努力复健,维持着良好的身段……斯雷因连忙别开视线……等等,明明同样都是男的,他干嘛紧张?不过盯着一个裸男猛瞧还是怪怪的,不太礼貌,所以他自然地将视线移开也是很合理的,虽然他已经评价完一轮了,反正橘子色不知道就好。斯雷因咽了下口水,好像有点口干舌燥。

 

「……水确实很冰,所以不可能整个泡到水中,用擦的。」伊奈帆对斯雷因的反应有点好笑,半跪在溪边,拿出了对方的白手套,虽然这是军礼服的配件,但几天下来还挺实用的。

 

「!!!」斯雷因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套被伊奈帆在溪水浸湿、搓洗、扭干,然后竟被拿来当作伊奈帆的擦澡布。

 

「橘子色你怎么这样!?太夸张了!」斯雷因刷地脸瞬间胀红了。

 

「资源紧迫,只有这个大小跟材质比较适合。」伊奈帆觉得一点也没问题。

 

「不是那个问题!你不会用树叶或树皮吗!?」太不拘小节了吧!,这颗橘子到底有没有神经?还一脸很无辜地做出这种惊人之举。

 

「我皮肤没那么粗糙。」伊奈帆斜瞥了一眼表示拒绝。

 

「可是这样……」

 

「只是擦一下不需要反应过度,别搞得好像很尴尬。」

 

「怎么变成了我的错?!」是真的很尴尬啊!

 

而且这颗橘子到底知不知道,那双手套他经常戴着,这样看起来不就像……就像用他的手在抚摸伊奈帆的身体一样,啊,若还擦到私密部位的话不就……斯雷因脑袋卡壳,简直没法再思考下去,脸颊像烧起来一样。

 

「别想太多了,我会洗干净还你。」伊奈帆根本不以为意,蝙蝠为这点事就在神经兮兮,懒得理他,搞得自己都快不自在了,虽然这种情况要说自在好像也很离奇……但他也没办法叫蝙蝠滚去一边等他洗完澡再回来,那样子更诡异吧?但以他这三天活动量再不洗身上都要发出味道了,伊奈帆也是很无可奈何。

 

倒是这只蝙蝠好像意外地很纯情。伊奈帆猜他所处的环境应该没能让他对这方面有太多心思吧,不像自己就读的高中,学生未达法定年龄却早已充满性趣,周围不乏同学朋友学姐学长肆无忌惮地谈情说爱,瞒着师长交换或私藏成人刊物也早就见怪不怪,起助与卡姆也喜欢拉着他,一群人谈论异性的种种话题,在他们这个年龄层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或者你也洗就不尴尬了。」

 

「……话是这样说的吗?」

 

斯雷因严重怀疑橘子色为了避免只有自己洗会尴尬就拉他一起下水,抹了抹脸,强迫自己冷静,没错,橘子色自己都不在意,他干嘛还帮他在意。他听说过日本人喜欢露天浴池澡堂,所以才当成一件很普通的一件事吗?就当成公共澡堂会不会比较平常心一点?

 

其实仔细想想橘子色也没说错,对于保持每天清洁习惯的他来说已经三天没洗澡,总觉得浑身脏兮兮的不对劲,现在还是把握机会洗一下比较好。而且橘子色都敢做的事他怎么可以不敢,不然要他傻傻地在旁边站岗,观看对方入浴过程吗?不能认输!

 

可能因为太紧张又不知被什么刺激到而产生出了不能解释的奇怪心理。斯雷因一一解开扣子,小心把灰色军服脱下,仔细照折角折好放在干净的石块上。伊奈帆倒也没跟他客气瞧了回去,蝙蝠身上的伤痕比前天晚上看得清楚多了,他过去所受的罪就这样暴露在阳光下。

 

「……」雪白的肌肤上伤痕累累,本来不该是这副模样的。他奇怪自己好像有一点点心疼。

 

肌肉是有锻练过的线条,但还看得到胸侧隐隐的肋骨弧度,以军人身材这样算贫瘦吧?不过先不说身材好不好,比起白璧无瑕的身躯,这跟一般样子差太多的身体根本更惹眼,就算一群人都脱了衣服也会一眼马上发现,别人想要不多看都不行。但这只蝙蝠没有自觉,要是随便被别人盯着看的话,有点不快……奇怪了关自己什么事他在不高兴什么……

 

「不但没什么看头还很难看。」斯雷因注意到伊奈帆在看自己的伤痕,还是那副任何事物都雷打不动的无表情,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只好自我解嘲:「小孩子看到搞不好还会吓哭。」这很可能是真的,有些苦恼。

 

「不要被看到就好了,然后我并不觉得难看。」出乎意料伊奈帆立刻就响应了他,表情也相当认真:「还会痛吗?」

 

「早就愈合了。」斯雷因无所谓道。之前在扎兹巴鲁姆伯爵的扬陆城受到良好的护理,但后续就没空顾及这些留下的痕迹了。

 

「我的伤口也早已经愈合,但受到湿冷刺激还是会刺痛,而且你的面积比我大。」

 

「就算你只中一枪,你的伤势还是比我严重多了吧……但,会的。」好像不是错觉,橘子色真的在关心他,有点讶异伊奈帆还会注意到这些小地方,果然切身之痛,心有戚戚焉吗?

 

「……虽然回暖气温还是低,注意保暖,不要洗太久。」伊奈帆交代完便专注自己的清洁,不再理会这边的状况。

 

「哦……知道了。」又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了。

 

橘子色把他的手套当作抹布一样拧,原本细致的材质都已经皱皱巴巴的了,像腌过的梅干菜,也不温柔一些,那可是他升职以后才狠下心把原本全化纤的换成双混纺的,火星要买天然材质制品很贵,他一直很宝贝,打算出席重要场合使用,可是现在就算还给他,这手套以后哪能再用……都是橘子皮太娇嫩,树叶哪里不好了?斯雷因跑去岸边折了云杉的叶子,浸了下溪水就朝身上一擦。

 

「好刺!痛痛痛……」白皙的皮肤立刻被刮出一片红痕,只好坦承:「呃……好吧,果然不该用针叶刷皮。」

 

「……」这不是废话吗?伊奈帆什么都不想说了。

 

「不过不是树叶不行,改用阔叶就没问题了吧!……算了,你把另一只手套给我!」可恶的橘子色又用无言以对的眼神看他。嗯,经过三天多密集相处,他似乎渐渐能看懂那个没有表情下的眼神在说什么。

 

将另只手套小心套上,半跪在溪边的岩块,弯下身,伸手浸入溪水中,轻轻捞起溪水往手臂抹去。

 

「好冰。」冰凉的感触忍不住让他瑟缩了下。

 

「拧干。会冷的话就回火边。」伊奈帆冷淡表示没什么好勉强的。

 

「我没事!」不就湿凉了点吗?

 

「……」爱逞强的蝙蝠,随便他自虐去。伊奈帆扭干刚洗好的手套,甩了甩,准备擦第二轮后收工。

 

斯雷因挤掉一些水,擦拭完一只手再擦另只手,等身体慢慢适应温度与触感,侧仰过头仔细擦拭脖子,颈窝与锁骨构造起伏,手指停留的时间比较久,一颗颗由斜方肌起始的水滴沿着前胸滑下,滴滴答答落到石上,水渍在干燥的岩块留下一圈圈深灰色的印记。

 

「唔……」斯雷因倒抽了口气,身躯上因为伤痕的关系,碰到冷水时更加不适,忍不住移开手,缩了缩身子,尽管难受但也不愿意就此示弱,心一横,咬紧牙关闭上双眼,手套重新落于胸口,再慢慢游走到平坦的小腹与紧致的腰际线。

 

斯雷因微微皱着眉头,神情好似在想他干嘛自找罪受,浅金的纤长睫毛颤动,因隐忍痛楚而气息不稳,伊奈帆不时可以听到他短促的轻喘声。

 

「……」伊奈帆不知道自己何时停下手边动作,紧盯着对方,他以为自己是个自制的人,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视线方向,喉咙开始变得干痒,脑中好像有个微弱的念头想叫蝙蝠别洗了,但又忘了发出声音。

 

斯雷因全身赤裸只有右手上的白色手套在肌肤来回擦拭,伊奈帆不自觉想起了以前起助与卡姆偷偷摸摸塞给他看的违禁影音,一幕丰满的女星慵懒地侧卧大床,全身一丝不挂只戴了双纯白丝光蕾丝手套,细长的手指在胴体游走,有一下没一下轻点重点部位,不时从红唇吐出淫靡的呻吟,极尽所能诱惑一会儿后要上床的男主角。

 

虽然跟影视中一样的地方是现在他们两人都没穿衣服,但是状况不一样,在做的事也很正常,只不过就是蝙蝠因为冷了点在哼哼唧唧,不是在撩拨,不是在勾引,蝙蝠也与情色扯不上什么边,他也不是戴着丝光蕾丝长手套,但他确实应该叫蝙蝠安静一点,不要制造无谓的噪音。

 

哗啦──

 

斯雷因戴着白手套轻柔拨弄着水流,一低头,自然就露出一截覆盖在米金色发丝下的光裸后颈,他收回手臂时带出了背部优美的肩胛骨轮廓,斜阳打在斯雷因伸展的身躯上,光芒为其勾出流畅的脊椎曲线,影子让他的神情近乎虔诚。古代奥林匹克的竞技选手,在开赛前跪于主神面前,专注祈祷以求得到胜利,那认真而蓄势待发的姿态,是否就像是这个样子?

 

伊奈帆性子很稳,不会因为一点刺激就把持不住,也不会因为一点诱惑就想入非非,他判断情况非常不妙,因为他现在有点把持不住又有点想入非非。斯雷因已经开始擦拭他的下半身,白色手套经过紧实的臀部与修长的大腿,擦完了外侧理所当然会进入内侧。

 

并非影片演出的刻意卖弄,而是浑然天成的青涩少年魅力。

 

其名为性感,其义为富有性的诱惑力。

 

界冢伊奈帆,他提醒自己,虽然老是得自己担当解说役,但现在不是语词解释的时候。

 

 

TBC

 

 

腦細胞死好多的一回,查辭典也查很多的一回,查「性感」時覺得解釋句本身感覺很好,就直接用了,所以自己吐槽了一下XD(為啥我連性感都需要查辭典?!!)

 

1/10播出的是13集?!可是13集還要怎麼演呢,通常季末一集不就BOSS戰嗎?如果打12集的札伯爵不算(是說札伯爵與帝歐斯克利亞這場真的打得不夠漂亮,難怪聲優怨念XD),難道真的是伊總原地復活後又跟斯雷因大打出手決一死戰了一場?!真這樣我就買全套BD……

 

說到讓伊奈帆失去理智果然只有雪姐的便當了吧,而且還是要幫伊奈帆身代擋下斯雷因給的致命一擊這種,啊啊不要再幫雪姐立死旗了~~~(抱頭)


评论(19)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