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A/Z][伊奈斯雷] Lost Fall 9


界冢伊奈帆,他提醒自己,虽然老是得自己担当解说役,但现在不是语词解释的时候。

 

「呜~」低温果然对敏感的私密部位太过刺激,斯雷因全身一颤,腿一软瘫坐石上,气息不稳喘了几下,等感觉好一些,斯雷因发现伊奈帆没了动作,愣在那里半天不知做什么?

 

「橘子色?你擦完了吗?那另一只手套也可以还我了吧?」两只擦拭会快一点,太冷了不想擦太久,而且就算被揉成酱菜他还是想要拿回去。

 

「……你还要用?」等等,这只手套他才擦过,但又没理由不还……好吧,自己用时没感觉,给别人用时才觉得不太对劲,这就是立场互换才发觉哪里不对吗,他算体悟到刚刚斯雷因在向他抗议的背后含义。

 

「怎么了?」刚才说不要想太多的人现在磨蹭什么。斯雷因直起身,准备过去拿回本来就属于他的东西。

 

「……!!!」伊奈帆心中警铃大作。是啊怎么了,他第一次在有人接近他而别开视线,经历各种困境过关斩将的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毕竟他没遇过一个湿漉漉的裸男靠近他,而他自己也是裸的,卡姆、起助,这种情况你们会怎么反应?这真的不是野外题材GV场景,虽然都没穿衣服,但就像同样是温泉蛋,放在陶烧砂锅与超商关东煮不锈钢锅格调感就是不一样……糟了他脑袋是不是已经开始错乱?难道这也是脑伤后遗症?不,看来这只蝙蝠有点把他逼急了,冷静下来伊奈帆,只不过就是个没穿衣服的火星骑士有什么大不了,好好地慎重地把手套还回去就行了,他尽力克制自己想把手套丢过去然后吼斯雷因不要靠过来的丢脸举动。

 

「橘子色,你……」

 

喀啦──石块滚动碰撞发出闷响。

 

「欸……?啊啊──」斯雷因突然踩到一块晃动的石头,一个重心不稳,噗通一声整个人跌落冰冷的溪水中,凛冽寒意剎那间包围了他,全身如针刺痛,心脏更是被硬生生扣住般。毫无准备的意外落水让他整个身体僵住,冰冷的溪水灌入他的气管,不能呼吸,不能动弹,像被黑暗的爪子掐住脖子、绑住手脚,肺部得不到空气,想发出声音却只是呛了一口水又一口水,霎时童年被束缚住差点溺死的恐惧瞬间袭卷而来。

 

「蝙蝠!」虽然认为不管他也能自己爬上来,伊奈帆仍箭步上前,很快就抓住斯雷因,一把将他拉上岸。

 

「咳、咳咳!」斯雷因剧烈咳嗽,死死抱着伊奈帆,还陷在溺水的惊恐中。

 

「你没事吧?」蝙蝠止不住颤抖,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别的?虽然是吓了一跳,可是蝙蝠脸色也太难看了?

 

「……」斯雷因完全面无血色,咳到呕不出了水后大口喘着气,不发一语也不放开伊奈帆。

 

「没事了,你在岸上。」虽然呛了几口水,只不过掉下去一下,也不是能淹死人的深度,就算这只落汤蝙蝠不会游泳好了,反应也不太寻常,是不是上次把他击落海里给他带来阴影了?还是说更久以前的意外?伊奈帆只能暗自猜测。

 

「不管怎么样先到火边烤一下。」蝙蝠全身湿透冰冷,那份冰凉感也传染给他,不禁一颤。

 

「……」斯雷因像是没听到,连动都不动。

 

「斯雷因,先保暖。」伊奈帆放柔了音调唤道,斯雷因原本膨松柔顺的的自然卷发丝纠结成一束束,滴着水珠,伊奈帆只好抬手帮他顺了顺,把黏在前额的湿发往后拨,抓了手套帮他把脸上的水痕拭去。

 

「……」听到自己的名字,斯雷因眨了眨眼,眼神还有点涣散,感觉到温暖从对方身上一点一点传过来,呼吸渐渐平静,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一些,颤抖也逐渐平复。

 

「好了,放开我。」伊奈帆声调降低了几度,抓住斯雷因的手腕,试图拉开。

 

斯雷因不但没放开,还不自觉往温暖来源蹭上去,伊奈帆可以清楚感觉到对方微凉的呼吸气息滑过自己脖子,两人肌肤碰着肌肤,触手所及一片不平坦的手感,斯雷因的脸孔、眼睫与唇离自己要命地近,他只需要微微低下头就能自然吻到他的额头。

 

「……」不管现在是什么状况,伊奈帆决定采取强硬行动,半拉半跩把斯雷因拖到火边,猛力推开,力道之大差点让斯雷因往后栽倒。

 

「……?」突如其来的粗暴总算让斯雷因视线重新聚焦,抬起头来,茫然看着伊奈帆利落套回衣物。

 

「回神了吗?」伊奈帆抓过军服甩到斯雷因身上,冷冷地道:「把自己弄干,穿上。」

 

伊奈帆是个几乎不把情绪表现外在的人,导致斯雷因一直对于他的想法半猜半懂,不过现在却看见伊奈帆表情强烈不高兴,朱红的瞳色原来可以这么冰冷,脸上明显写着「不要碰我」。

 

「抱歉!」斯雷因慌张地穿上军服,他不知道怎么懵了,有些手足无措,想要解释又不知该说什么:「我、我刚才……」

 

「闭嘴。」伊奈帆打断了他,根本连听都不想听,转身就往森林走去。

 

「橘子色?」伊奈帆要去哪里?

 

「我现在不想看见你。」声音完全没有温度。

 

「……」斯雷因愣愣地看伊奈帆离去的方向,心想是否因为刚才摔进冰水中,为何觉得胸口正在抽痛?

 

伊奈帆确实感到愤怒,他人生中极少有生气的时候,他小时曾因为有人想伤害雪姐而愤怒,之后就几乎不再有过,更何况现在没有谁要伤害雪姐。他平常就不太有情绪波动,遇到可以解决的问题,生气反而会让事情变得更麻烦,遇到不能解决的问题,生气本来也就无济于事。

 

所以现在他不清楚自己为了哪一点感到愤怒,是在对斯雷因无自觉制造麻烦生气,还是在气自己处理拙劣,提出洗澡这个世纪馊主意,发臭就发臭吧有什么了不起,总比现在状况要好,无疑地刚才情况有些失控而他无能为力。

 

──或许还气自己明明看到斯雷因受伤的表情却装作不知。

 

所以伊奈帆落荒而逃,像被什么追赶一样,必须离斯雷因越远越好,这一切都太危险了。

 

他刚刚确实情不自禁想要亲下去,事实上他也顺势低下头,然后硬生生停在几毫米的距离,那条应该存在的分际线已经摇摇欲坠,不但如此,两人肌肤摩擦时他竟然勃起了。

 

伊奈帆知道思春期有正常生理需求,待在疗养中心让他闷很久,最近自己的确欲求不满,所以第一次是个意外,他不知道自己这么不堪刺激,第二次还是意外,毕竟他不能预料突如其来的肢体碰触,但时间错误,地点错误,情境错误,对象更是完全错误。

 

勃发的欲望紧逼着他,不得不去解决,伊奈帆闭上双眼,手握住阴茎缓缓套弄,他试着挥去斯雷因,努力回忆瑟拉姆嘴唇与胸前的柔软触感,却怎么样也想不起来,难道这种记忆也会被覆盖吗?不得已,改回忆卡姆、起助偷偷传给他看过的成人影音画面,但更快模糊淡化,薄弱到轻易被抹掉。伊奈帆半放弃地仰起脖子,果然因何而起,就得由何解决。

 

释放之后感觉十分空虚,但起码冷静了不少,伊奈帆慢慢睁开双眼,赤红的瞳色渐渐变回沉稳的红褐,想要控制住局面,他必须重整旗鼓,筑起防御,全副武装面对敌军,不然会被打败的将是自己。来找他的搜救队无法预料他和一个火星骑士在一起,所以遭遇的瞬间他得先发制人,突袭击倒斯雷因,可是在那之后呢?把斯雷因逮回仇视火星的地球军队,他现在可不在杜卡利翁号上,马克芭雷吉舰长、不见咲副舰长与鞠户大尉等人都远在天边,他一个普通士兵影响力有限,诚如斯雷因所说,一个身为地球人的火星骑士更被痛恨,在地球方难道少得掉严刑拷打吗?

 

呵,怎么可能?

 

这就是战争。

 

伊奈帆作好了心理准备。在这之后不管斯雷因会发生什么事,都不再与他有关了。

 

深呼吸了一口气,该返回溪边了。正准备动身,突然瞥见有个影子在不远处树林晃动,定睛一看,是一只正在觅食的野火鸡,专心寻找林间掉落的坚果与小虫。

 

很好,虽然阿拉斯加禁猎火鸡,不过已经吃两餐鲑鱼,感觉有点腻,下一餐就是牠了。不管如何,现在的他还是得为眼前温饱作打算,伊奈帆小心举起刀子,隐藏呼吸与身形,放轻脚步,无声无息地接近,直到有把握一击得手的距离,一跃而上。

 

但他没有成功抓住火鸡,在那瞬间有什么同时冲了过来,碰一声与他撞在一起。

 

强猛撞击力道让两方都跌开,伊奈帆急着爬起来时,火鸡已经一边咕咕叫着一边拍翅逃跑了,想要追也来不及。

 

搞什么,他撞上了什么?

 

回头一看,只见一只毛茸茸、健壮又威武的灰狼也正错愕看着自己,很明显地,猎物跑掉让牠看起来十足不爽。

 

大事不妙。伊奈帆马上明白,他们看上同一只猎物,又同时出手狩猎,互相妨碍的结果谁也没能得到那只火鸡。

 

抢夺猎物代表竞争,眼神对上代表挑衅,互相碰撞代表冲突,伊奈帆一口气触犯好几个大忌;灰狼露出了牙齿,喉咙发出低吼,抬高臀部而尾巴下垂,摆出了标准迎敌的姿态。北美的狼只极少攻击人类,但狼会驱逐牠地盘上的竞争者。

 

伊奈帆重新提刀,他躲过与棕熊无差别格斗,现在恐怕避免不了与灰狼PK,他露出一丝笑容,就如在冰天雪地的俄罗斯时一样。

 

「阿拉斯加野外求生真是不容易的一件事。」

 

 

 

TBC

 

 

 

我真是伊奈帆親媽,在他快hold不住時派他去打別的副本。

為什麼這文到現在都沒怎崩壞,明明TF文不管怎麼寫都會崩壞,後面一定要崩!

 


评论(22)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