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A/Z][伊奈斯雷] Lost Fall 10

伊奈帆一离开,周围只剩下自己,再没有其他人类的身影,斯雷因木然地将树枝投入前方篝火,熊熊火焰带来温暖,木柴燃烧产生的香味也镇静了心神,森林中鸟鸣啁啾不断,林叶随风摇曳依然,他却忽然感到了迷路以来都没感觉到的孤单。

 

你从11岁就已是孤单一人,不是现在才开始。斯雷因纠正自己突然产生不该出现的奇怪情绪。

 

拿起伊奈帆捡给他的松果,手指无意识滑过一层层的鳞片结构,回想刚才发生了什么事,自己跌进水中,好像溺水了,意识不太清晰,记忆有点模糊,橘子色把他捞起来,好像有帮他拍背,让他把水咳出来,好险没做当初公主救他时做的事,不然做人工呼吸也太尴尬,斯雷因感到自己脸颊在发烫。

 

然后橘子色就突然发难了。原来这人也会有情绪啊?橘子色性子一直是那么稳如泰山,都要以为天塌下来都不改其色,看来也不是完全不会动摇,等下不会下红雨吧,还是会地震?或者海啸要来了?斯雷因好像有种发现新大陆的感觉。

 

但还是有点摸不着头绪,为何橘子色会说跑掉就跑掉,态度还这么不好,脑袋被枪打坏了?人格分裂?坐骨神经痛?风湿性关节炎?生理期来了?

 

……好吧,答案很显然,又是自己的错。斯雷因脑袋耷拉下来,认真地反省,再一次给人家添了麻烦,应该是要好好向对方道谢才对,不过伊奈帆好像并不喜欢自己跟他道谢,也对,怎么说都是敌对立场,橘子色会不满他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过……真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讨厌自己,会这样想必是已经忍他很久终于爆发了吧?

 

「……」明明上岸一阵子,身体干了,也不冷了,胸口怎么又开始闷起来,斯雷因手指紧揪着松果,双肩下沉了些,好半晌,才慢慢站了起来。

 

「果然,该离开了。」

 

就在此时分别吧。反正他与伊奈帆也不需要什么珍重道别离情依依,趁对方不在时走人最好。总不能真的等来找伊奈帆的人马把他围殴一顿后捡回去吧,这身军装足够判他十次死刑了。之前他将运输机(Skycarrier)停在这座森林的某处,不去找出来返回月面基地不行,尽管不知道在哪个方位,不过他记得停泊处的地貌,就先找到一棵最高的树爬上去,观察这座森林的样貌应该会有较明确的概念。

 

打定主意后,把松果什么的杂物收拾好,反正他也没什么物品,动身前,斯雷因最后看了眼伊奈帆离去的方向。橘子色,多谢关照了,果然如公主所说你是个好人,不过照顾你的敌人,你不也是个矫情的人吗?

 

下次见面就是战场,千万别把橘色机开到塔尔西斯前,他可不打算手下留情。

 

斯雷因头也不回地走进树林,四处寻觅一颗适合的大树,其实他也是很多年没爬树,实在不太有信心,不像橘子色这几天应该已经爬到得心应手?若不小心从树上掉下来摔死会害全体火星骑士成为永远的笑柄,嗯,还是先练习一下好了。

 

不一会儿,找到了棵小雪松,深吸了口气,隐隐能闻到淡雅的树木香气,抬头往上望了望,高度不高,树干粗细适中,若不幸摔下来大概死不了,正准备试爬,却突然听见不远处传来野兽充满敌意的低吼,一转过头,看到界冢伊奈帆就在前方。

 

「咦?橘子色?」斯雷因愣了下,为什么才刚整理好情绪决定离开,马上就碰到了?快点把刚才的悲壮伤感还给他!

 

「蝙蝠?来得正好。」伊奈帆看着斯雷因一手提着鱼叉一手举着火把出现在这里,眉头微微挑动。

 

「……我不是来找你的,是凑巧。」斯雷因沉着脸澄清。

 

「傲娇?」

 

「才不是,真的是巧合……我本来要离开了。」可不想被橘子色误会成特地来找他的。

 

「是吗?」伊奈帆淡漠望了斯雷因一眼,没有任何惊讶,平静地道:「看来这就是命运吧。」

 

又一次,在雪松下遇见了蝙蝠。

 

斯雷因微微一笑,其实再见一面也不觉得讨厌就是:「橘子色也信这种不科学的事吗?」

 

「我不信不科学的事,也不认为命运不科学,没有所谓巧合或偶然,都是由无数线索组合起来而发生的事件,也就是必然,所以为其感慨或伤春悲秋都没有意义。」

 

「不愧是你会说的话。」这么说来想摆脱界冢伊奈帆不是件简单的事。不过,看起来橘子色没有继续生他的气,至少表面上还好的样子,斯雷因不知为何心底偷偷松了口气。

 

「话说你在干什么?」

 

「看就知道了,与野狼对峙中。」伊奈帆握着刀,警戒不远处弓着背的野兽,灰狼露出尖锐的獠牙,表情狰狞凶狠,不断移动位置,寻找进攻的机会,不时作势冲上前,随时有扑过来的危险。伊奈帆的匕首虽然锋利,但野兽对其并无认知,而且长度太短,不足以震慑野狼,然而火焰跟长鱼叉可以,狼对于突然出现的另外人类很忌惮,不敢再随意靠近。

 

斯雷因看看伊奈帆又看看野狼,状况其实很好明了,这颗橘子虽然是手持匕首的迎击姿态,却仍然一副八风吹不动的表情,不久前愠怒好像才是假的一般,倒是他前方的狼看起来比他还有紧张感多了。

 

「橘子色你……连我都知道不能去招惹狼了,你怎么会去找麻烦呢?」斯雷因叹了口气,发现原来无所不能的伊奈帆也是会出状况的,虽然自己什么事也没做,但好像有终于出了口气的心理平衡。

 

「……世上有些状况难以控制。」

 

「嗯,我明白的……你一定是忍不住去拉了狼的尾巴对不对?」那是什么感觉,可恶,好想知道。

 

「我不是你,谢谢。」

 

「怎么这么说,你都惹过小棕了。」

 

「小棕是你得罪的吧?」

 

「不对,第二次明明是你。」

 

「……赶走那只狼吧。」伊奈帆决定停止无意义的废话。

 

斯雷因点了点头,毕竟之前受过照顾,现在回报一下也是应该的,而且橘子色居然也需要他的协助,内心无比暗爽,恐怕已经完全忘了上次协助界冢伊奈帆是什么下场。他意气风发道:「好,礼尚往来,就让我来帮你解危。」一副没问题一切交给我处理的模样。

 

「……」谁来告诉他这只蝙蝠到底在自我感觉良好什么?

 

「哇喔,近看比哈士奇大好多……」野狼非常壮硕,当兽毛竖立时更显得庞大凶狠,斯雷因不敢掉以轻心,挥动鱼叉,沉声喝道:「走开!这颗橘子现在是我罩的,不能咬他!」

 

「……」

 

长鱼叉确实比较有威吓效果,灰狼有些畏缩,斯雷因并没有耗费多少功夫,狼很快就停止攻击姿态,看了他几眼,慢慢退后了一段距离。

 

「太好了,牠要走了!」

 

「不,还没。」伊奈帆看着灰狼,狼也紧盯着他们,没有真正转头离去。

 

嗷嗷呜────灰狼退到保持一段距离,随即仰头长嚎,一声接着一声,远而悠长。

 

「怎么回事?」这情景有些毛骨悚然。

 

伊奈帆面色凝重道:「狼嚎主要代表两种意思,一种是宣示地盘领域,另一种是召集同伴,共同狩猎。」狼非常聪明,而且是群居动物,这里有一只就极可能还有一群。

 

「你是说……还会冒出好几只?」斯雷因瞪大了眼睛。

 

像是解答这个问题,从远处传来了此起彼落的狼嚎,响应着第一只狼的呼唤。

 

「现在怎么办?快跑?」一只还可以勉强应付,一群可吃不消啊。

 

「不能跑,狼喜欢促使猎物奔跑并追逐,以消耗其体力。更何况你跑得过狼?」

 

当然跑不过啊,斯雷因白了伊奈帆一眼:「那……爬上树?」虽然还没有机会练习,只好硬上了。

 

「不,狼也善于等待,在树上就真的坐以待毙,没水没粮饥寒交迫,更何况我们也没机会爬树,那家伙一直在等待我们露出破绽。」伊奈帆比了比前方,然后弯身挑捡地上树枝,凑着斯雷因的火炬点燃。

 

他们很快就听到由远而近野兽奔跑的脚步声,伊奈帆默数着出现的野兽数量,七只、八只……还在增加,心里不断往下荡。一双双让人不寒而栗的眼睛透着嗜血残忍,狼群自觉有序分散四周方位,毫无死角包围了他们,牠们熟稔于狩猎,擅长于撕裂敌人,尖利的獠牙闪着森森白光,视线犹如鬼魅般牢牢锁在他们身上。

 

「好吧,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斯雷因感觉状况非常糟糕。

 

伊奈帆站到斯雷因后方,背对着背,「比起由前方面对面攻击,狼更常从后方及侧方攻击猎物,出奇不意咬住腿,让猎物失去行动能力,所以我们绝不能露出后背的空隙……过来了。」

 

一只狼扑了过来,斯雷因与伊奈帆同时一棍扫过去,狼吃痛退开,但冲撞的力量很大,斯雷因身形一晃差点跌倒,伊奈帆紧扣住他的手臂,及时扶住了他。

 

「别被扑倒,倒地会被一拥而上攻击,没有再爬起来的机会。」伊奈帆淡淡警告。

 

「啊,谢谢。」斯雷因赶紧重新站稳,注意脚下状况。

 

「等到脱困再谢吧。」伊奈帆漠然,依然很不领情。

 

「不行,伊奈帆,」斯雷因苦笑看着眼前的状况,低低说道:「如果不是现在的话,也许就没机会了……」

 

伊奈帆停顿了片刻,轻轻地道:「……面对野兽,力量不是绝对,气势更为重要,所以不能显露出害怕的模样。」

 

斯雷因摇了摇头,尽管伊奈帆看不见:「不……我并不感觉到害怕,我想……也许是因为在我背后的是你。」

 

此刻斯雷因不能不承认,伊奈帆真的是相当可靠又让人安心的一个存在,但或许不只是伊奈帆很能解决危机这种原因而已,还有……还有别的什么,他现在也无暇去想了。


TBC

 

 

我觉得我自讨苦吃,写什么野狼副本囧囧囧囧

而且野狼好可怜,牠们不但要被打,还快要被闪瞎眼了


评论(8)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