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A/Z][伊奈斯雷] Lost Fall 11

 

此刻斯雷因不能不承认,伊奈帆真的是相当可靠又让人安心的一个存在,但或许不只是伊奈帆很能解决危机这种原因而已,还有……还有别的什么,他现在也无暇去想了。

 

「蝙蝠……」伊奈帆感情有一丝波动,但现在不是时候,他管理好自己的情绪,却听斯雷因话锋一转,一扫刚刚的优柔:

 

「此外……其实我还有枪!」斯雷因姿势帅气地拔出他的配枪,瞄准了离他最近的一头狼,不要这两天没拿出来就忘了它的存在,看来是该展现他可靠一面的时候了。

 

「等一等,你……」伊奈帆眉毛挑动了一下。

 

喀嚓、喀嚓──

 

伊奈帆:「……」

 

狼:「……」

 

喀嚓、喀嚓、喀嚓──

 

「???」完全没出现预想中的后座力与巨大枪声,斯雷因困惑望着他手上的枪:「扣了板机却没有反应,难不成又卡弹了吗?」真是把烂枪。

 

「嗷嗷?」灰狼脑袋歪了歪,疑惑于人类手上的无用物品。

 

「蝙蝠……你不知道你没子弹了吗?」伊奈帆真的很想扶额,要是换成其他人老早就开骂了。

 

「咦?这……等一等,我……」斯雷因一时有点慌乱,话都说不清楚。

 

「不要分神!」伊奈帆低喝,灰狼已经再度进攻。

 

企图前进的狼忌惮于人类手持的火把与挥舞的长叉而没过多纠缠,很快就退至树枝范围外的距离,等待下一次进攻,北国的灰狼喜爱瞄准大型动物,牠们猎杀经验丰富,三三两两的零星攻击只不过是初步刺探,牠们先衡量敌人的能耐,采取不同的战术,有时甚至不用出手攻击,只是跟随身侧就能带给猎物莫大压力,眼前的敌人虽是头一次遇上,但牠们跃跃欲试,势在必得。

 

斯雷因险险避过一次的突进,灰狼确实积极往腿部进攻,一旦他们丧失行动能力便只能坐以待毙,一想到这里就不禁打了个寒颤。

 

「小心,狼的咬合力是狼犬两倍,能轻易咬碎骨头,别被咬到。」

 

「多谢你的知识与提醒,不过橘子色你有什么打算?」斯雷因觉得全身冒出淋漓冷汗,一边腹诽橘子色怎么还能这么沉稳。

 

「野生动物通常不会过度纠缠难搞的敌人,毕竟遇到反抗的话,自己受伤也划不来。所以……好好守住,等到牠们知难而退。」

 

「等等!这方法可行吗?」斯雷因很难得质疑伊奈帆,不觉得他们有办法撑多久,数量上他们已居于劣势,狼的体能更胜他们好几筹。

 

「不知道,也许。」

 

「什么也许,我看……」话没说完灰狼又趁隙另一波攻击,斯雷因被迫集中精神抵御。

 

「你也可以杀到最强壮的领袖狼前,跟牠大战三百回合,把牠得落花流水后看牠会不会率领狼群撤退。」伊奈帆面无表情道。

 

「呃……」这好像也不太现实,不过斯雷因考虑了一下。

 

但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思索,试探结束后是群狼的经典战术,从四面八方而来的连续攻击让人应接不暇,再灵敏健壮的动物都难以应付接二连三的围攻。个别的狼只不必太花气力,只需轮番上阵,一点一滴消磨猎物的体力与意志。

 

主导猎杀的头狼静静伫立,牠是狼群中最凶猛的领导者,体型最巨大,力量也最出类拔萃,但牠绝不轻易攻击,狩猎中往往不是最辛勤、出力最多的狼;牠指挥,牠坐镇,蓄势待发却又从容不迫,牠注视这片猎场,等待发动撕开敌人咽喉的一瞬。

 

狼群的吐息散发腥味,肃杀而不祥,轻风阵阵拂过,林叶交击的沙沙声原是沁人心脾的悦耳,现在却犹如死神提着长镰在拖行。

 

狼牙数度几乎咬到牠们身上,丝毫不给他们喘息的空间,感觉时间过了很久,实际只经过十数分钟,手上的火炬已快要烧尽,两人精神持续高度紧绷,体力渐渐消耗殆尽,状况比想象中更难坚持许多。伊奈帆努力控制呼吸的深度及频率,但也快力不从心,注意力难以集中,身体沉重但脚下虚浮,承受的负荷逼近极限。

 

「橘子色,你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斯雷因粗喘着气,现在比什么时候都需要援手,即使是地球军出现也好。

 

但是什么人也没出现,唯一的指望或许还是伊奈帆那颗优秀的脑袋。

 

「……」

 

伊奈帆沉默了。野狼的咆哮,斯雷因的声音好像都飘到远处。他几乎想责怪蝙蝠为何要问这个问题,因为他并不想面对。

 

──我有,我还有一个办法。其实我只是没讲,但这个选项一直存在。

 

答案是如果真的撑不下去……一个人存活总比两个人都送死要好不是吗?

 

献祭一名火星骑士,只需先划他一刀,弥漫而出血腥让狼群兴奋,再将他推倒,奉送给狼群,换得自己的逃命与存活机会。

 

合乎理性的抉择。

 

伊奈帆握紧刀子,他几度放下拿刀对着斯雷因,但他现在重新提了起来。

 

「斯雷因,你想再见到瑟拉姆吗?」伊奈帆低声询问。

 

「当然想!」斯雷因马上就回答。

 

「我也是……我想要活着回去见雪姐。」还有韵子及卡姆他们。

 

「雪姐?」

 

「嗯,雪姐就是雪姐。」伊奈帆在这危急时刻却露出一丝温暖的微笑。

 

「……」斯雷因听过这个人,在种子岛时与伊奈帆的通讯中听到的,不过他更困惑的是为何突然在此刻说这些。

 

伊奈帆微微侧过头,眼角余光里斯雷因仍在缠斗,他粗喘着气,表情掩饰不了疲惫,却毫无放弃之色,坚强的蝙蝠,勇敢的蝙蝠,他欣赏在绝境中仍奋战不懈的蝙蝠,但他很清楚再这样下去仍然指向穷途末路。

 

伊奈帆脑中已经浮现当他出手时,斯雷因脸上惊愕不已的表情。

 

无情的森林,残酷的大地,伊奈帆多后悔他曾想过与这个人多停留此处一会儿,他误以为那是有点幸福有点快乐的一件事,原来他大错特错,然而这无关乎他的意志,他原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手无法控制地发抖,沉重得像抬不起来。他在种子岛迎战三头六臂的赫拉斯,发现子弹射尽的那一刻也不曾抖过一下,他试着握住手腕以制止这不合时宜的颤抖,却发现另一手还拿着即将烧到尽头的火炬。刚磨好的匕首长度12英吋,身后的人与他距离不到2英呎,他现在却连转身都觉得艰难。

 

「橘子色!你在恍神什么?!」斯雷因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注意。

 

一只狼企图扑向伊奈帆,斯雷因注意到他心神不宁,反应慢了半拍,猛力朝狼的鼻头敲下,与此同时第二只狼也从另一方位扑上,他只好再以别扭的角度回身。

 

「我说过橘子色是我罩的!」斯雷因直接把手上的长叉送进灰狼的血盆大口里。

 

「嗷呜呜!」狼吃痛,反射性收口,却也把鱼叉死死咬住,不住地往后拖。

 

「唔!」斯雷因被往前一带,脚步踉跄半跌在地。

 

「蝙蝠,放掉鱼叉!」伊奈帆喝道。

 

──伊奈帆你在做什么,就这么让他自己跌倒不是正好?

 

但是行动先于思考,匕首在半空中转了两圈,寒光烁烁,啪嗒一声掉落泥土,伊奈帆没意识到自己何时放开了刀子,只知道他已不由自主伸手拉住了斯雷因,再一次地。

 

「橘子色,放开,我……」斯雷因似乎还想说什么,但伊奈帆并不关心,也没注意到自己的行动与理性判断完全相反,他用自己从来没听过的焦急语气怒吼:

 

「快给我站起来!」

 

然而一只壮硕的野狼终于逮到机会,朝着牠们猛冲,其目的并非撕咬,而是撞开彼此援护的二人。冲撞的劲道很强,他们不但被分开,连伊奈帆也重心不稳,火炬脱手滚到一边,很快就熄灭了。

 

一直静观其变的头狼终于发动一击毙命的攻势,迅雷不及掩耳扑来,直取斯雷因的咽喉。

 

「斯雷因──!!!」

 

伊奈帆的时间直观无限接近静止,自己最危险的时刻从没看过什么走马灯慢动作播放,他却替斯雷因看到了走马灯。其实他曾有过一次这种经验,那正是瑟拉姆中弹倒地,自己用尽力气匍匐向她时,他没想到还能再来一次,而这次要他亲眼目睹尽头,破碎的月亮,殒落的天堂,从地球到火星,从种子岛到这三天,从联军士兵到轨道骑士。

 

老是心心念念公主的蝙蝠,喜爱骚扰野生动物的蝙蝠,承受了很多痛苦却不当一回事的蝙蝠,好像很坚强但其实很容易受伤的蝙蝠。

 

「伊奈帆。」斯雷因碧蓝的双眼望着他,伊奈帆想起,为何他还没找到那双眼睛的答案。这一瞬伊奈帆心中筑起的防线完全崩溃,脑海中所有理智判断的声音都化为一片绝望的空白。

 

喀嗒──

 

一道很细微的金属敲击声转瞬间拉回了伊奈帆的意识,他认得这是退弹匣的声音。

 

喀嗒──

 

紧接着又一声,是上弹匣的声音。

 

然后是枪声响起,所有的狼都被突如其来的巨响惊愣住。

 

头狼中了枪但不足以让牠完全停止动作,低吼挣扎了两下后更显凶狠,伊奈帆已经捡起了地上的刀子,箭步上前。

 

「橘子色,别过来!」斯雷因急道。

 

「不,牠还有攻击力。」

 

所有的狼都没能预料到,他们口到擒来的猎物居然不退反进,负伤的野兽最是危险,但伊奈帆不会再给牠任何反击的机会。

 

剎那间伊奈帆抢到前方,居高临下审视凶残的掠食者领袖,他的表情冰冷无机,瞳色却是炽烈的鲜红。头狼被突然闯近的身影干扰,行动一顿,伊奈帆已夺下这场斗争的裁决者,他粗暴地拽住头狼后脑浓密的兽毛,往后一扯,横向架着匕首用力一拖,滚烫鲜血汩汩喷出,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迅捷利落。

 

彷佛刚才做的事只是在削苹果,伊奈帆大气不喘一下,连眉头都纹丝未动,淡薄地道:「抱歉,其实是我们的错,但是我跟他都要平安回去,没得商量。」

 

伊奈帆手一甩,抛开垂死的头狼,丝毫没理会被眼前转折震惊到不敢动弹的狼群,走向另只嘴里还卡着鱼叉奄奄一息、抽搐不已的灰狼,一脚狠狠踩住头部固定,拔出了鱼叉后再踢开。

 

「以后若再看到人类,千万不要靠近。」

 

野生动物直觉敏锐,何况眼前人类周身强烈杀无赦的气势,失去了领袖也失去了斗志,狼群纷纷夹着尾巴逃离了他们。

 

斯雷因目瞪口呆,气势果然重要,明明自己手上有枪却觉得眼前的人更加危险,伊奈帆转身走向他,斯雷因心想,若不是因为对方脸色苍白如纸,眼瞳赤红如火,他会以为伊奈帆真的如同他的表情一般平静无波。

 

伊奈帆放下匕首长叉,不发一语,静静地看着斯雷因,突然一把将他抱住。

 

「橘子色?」斯雷因不知所措,彼此紧贴着的情况下,他感觉伊奈帆的心跳极快,还能感到他炙热的体温,恐怕自己心脏要跳得更快了。

 

过了片刻似乎终于平静下来,伊奈帆深吸了口气,长长地叹息:「有活着的实感。」

 

「我当然还活着。」斯雷因有点啼笑皆非,不需要这样确认吧?

 

「我是说我。」伊奈帆低声道。

 

「啊?」斯雷因没搞明白怎么回事。

 

「……」伊奈帆半垂眼帘。

 

──雪姐,我若做了那种事,即使没死去,也感觉不到活着了。

 

「我以为我做得到,但是我做不到……对不起,斯雷因。」

 

 

 

TBC

 

 

  1. 野狼副本打完!伤害小动物来表现主角的英勇是不好滴,请原谅作者贫乏的脑袋,感谢大野狼的牺牲奉献。
  2. 简单讲斯雷因其实还有弹匣但他找不到机会换,想跟伊奈帆讲但他也没空听。
  3. 诸君,我喜欢被官方打脸,我很喜欢被官方打脸,我最喜欢被官方打脸了!!全裸待机等2期(意思是接下来的H副本必定卡关)
  4. 请教达人LOFTER手机版有个叫动态的功能,可以偷窥别人动态,在桌电的开浏览器看怎样都找不到,要如何把这功能叫出来?
  5. A/Z二期开播与斯雷因生日,好像应该做点啥来庆祝……

 

评论(1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