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A/Z】【八点档】火星碎月 第0116集

  

 

塔尔西斯平稳地升空,地面的景物渐渐变小,越来越远,轻易把所有追兵都抛在后头。

 

「蝙蝠,这不像要去危格的路。」伊奈帆看着离闹区越来越遥远的景色问。

 

「没人要去危格。」斯雷因冷冷道。

 

「那要去哪?」就算不去危格,怎么越往郊外去了。

 

失去半面的月光依旧皎洁,火星机甲穿梭在星夜当中,快速远离都会,越过一片隐密的森林,在深山中出现了一幢灯火通明的豪华府邸。

 

夜深人静时札兹巴鲁姆公爵披着浴袍,手持半杯红酒,正舒舒服服瘫在工学躺椅上看电视,突然接到斯雷因的通讯,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紧接着听到房子外头有巨大的声响,然后守卫紧急通报界塚伊奈帆与特洛亚德卿造访,探头往外一瞧,塔尔西斯已经平平稳稳降落在他家庭院,简直不浪费一点时间。

 

「为何半夜突然来访?」札兹巴鲁姆板着脸,看着管家引两位客人进屋。

 

斯雷因弯身行礼,满脸歉意:「札兹巴鲁姆公爵,深夜冒昧来访非常抱歉,实在是有急事。」

 

伊奈帆淡然道:「就是,我也跟他说老人家睡眠时间都很早,你一定老早就休息了,蝙蝠偏偏要来打扰,真是不好意思啊,还请原谅他。」

 

「橘子色,你不要乱扯!」

 

「你不是说公爵年事已高,迫不及待想马上关心一下他的发线吗?」

 

「我才没有这么说过,你不要又胡说八道!」斯雷因急忙澄清,混账橘子不要乱挑拨离间他和公爵。

 

「……咳咳!」他才53岁,而且保养得很好! 

 

「反正一定是为了那个而来的吧?」札兹巴鲁姆比比正在播报的电视,各大电台无一不在报导那张照片,当作睡前八卦看看很合适,他刚刚也看得很开心,正聚精会神听两性婚姻专家的专访讨论,哪知道事件主角突然杀到他家来,这样就一点也开心不起来了。

 

「明天肚败帆船饭店的记者会我想驾驶迪欧斯克利亚去看看呢,一定很有趣,伊奈帆,帮我留张前排座位啊。」

 

「好的没问题,我会把洗手间门口的位置留给你。」方便老人家常跑厕所。

 

「……」是他的错觉吗?为何有种伊奈帆吃了炸药的感觉。

 

「饶了我吧……我不想成为公众人物啊!」看到自己居然为了这种事上电视,斯雷因抱头,很想去撞墙。

 

「虽然这的确是我的错,但你什么时候产生了自己不是公众人物的错觉?」

 

「比起你和公主是政治明星,我只是个默默无名的小卒!」

 

札兹巴鲁姆摇了摇头,真是拿时下年轻人没办法:「我说啊,我知道你们俩十万火急找我证婚,但也要按顺序来啊,与公主离婚这步骤还是不能直接跳过的。」

 

「不对!!!我是来请公爵拒绝当离婚见证人的,还有劝他们不要离婚!」

 

「喔?」札兹巴鲁姆闻言,饶有兴趣看了伊奈帆一眼。

 

「嗯对,不用麻烦公爵当见证人了。」伊奈帆点了点头。

 

「橘子色,你打消主意了吗?」斯雷因喜出望外,札兹巴鲁姆则略为讶异。

 

「不,我只是想改找别人。」伊奈帆把脸别开。

 

「橘子色!」为何这人自从知道他要来找札兹巴鲁姆公爵起,心智就从25岁退化成5岁,而且还不是他自己的5岁。

 

「哦~界塚阁下,你确定吗?」

 

札兹巴鲁姆哼了声,表情玩味摸了摸下巴,下午这个人很稀奇地找他通讯,明明面无表情却说自己有件很为难的事,希望请他帮忙,几乎无所不能的界塚伊奈帆以前从未找他帮忙,札兹巴鲁姆不免自得了一下,一问之下还真是让人有够为难,谁会想当离婚见证人这种不讨好的事,而且还是那一对的……但有什么不可以,他怎么能错过精采好戏呢?只不过为何伊奈帆到了晚上就这副处处带刺的德性?不明白短短时间内如何得罪对方了,聪明如他想破头也想不出怎么回事。

 

「不过比起我见不见证,更迫在眉梢的是你们明天的事情吧?」

 

「嗯……我还没想好要怎么解释。」伊奈帆略显苦恼。

 

「有什么好烦恼的?」斯雷因开口的态度太若无其事,让伊奈帆跟札兹巴鲁姆都诧异地看向他。 

 

斯雷因举起照片,理所当然指着道:「这张照片拍得不错啊……看起来不就是个很温馨和谐的普通晚安吻吗?根本不该加油添醋,捕风捉影做不实指控更是想象力过剩。」

 

「……」札兹巴鲁姆瞥见了伊奈帆眼中一丝动摇。

 

「呵呵,」札兹巴鲁姆一笑,太有趣了,能看见这样的伊奈帆也算是奇观,「那怎么解释界塚阁下深夜在你办公室?然后给你晚安吻?盖在你身上的可是他的订做西装外套。」

 

「同袍都知道我很常加班,我加班加到睡办公室也很正常,刚好伊奈帆有急事来找我洽公,对朋友的疲劳状态表示了一下关怀。」斯雷因理直气壮道。

 

「嗯,虽然是可勉强解释得通的说词,绝大部分也是事实,不过……」公爵看了又看两人,似笑非笑。

 

斯雷因避开了札兹巴鲁姆的视线,转向身边的人道:「橘子色,你再好好和公主解释,我也会和公主道歉的,莱叶小姐那边的事可能要另外沟通,等到风波过了……」

 

伊奈帆阻止了斯雷因继续说下去,淡淡地道:「如果你希望我这样处理,我就这样处理,但你完全不需要向谁道歉,本来就不是你的错。」

 

「伊奈帆……」斯雷因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既然谈得差不多了,现在也夜深了,请在此留宿一夜吧。」札兹巴鲁姆很礼貌周到地邀请。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其实斯雷因会来这里,本就有请札兹巴鲁姆收留之意,也就顺水推舟。

 

「不必。」伊奈帆打断道:「再继续叨扰实在太过意不去了。」

 

「橘子色?在公爵这里不会受到媒体打扰,我们……」斯雷因拉了一下伊奈帆,但对方完全不为所动,反拉住他往外走去。

 

「嗯嗯,其实我也没有真要留宿你的意思,只是秉持贵族风范问问。」留斯雷因可以,伊奈帆就免了。

 

「我想也是,我们这就告辞,多保重发线,小腹也请不要再松垂下去了。」

 

「……看来你很想我开迪欧斯克利亚毙了你?」

 

「已经失败过的事就不用再白费力气了。」

 

札兹巴鲁姆决定无视伊奈帆,叫住了另一边:「斯雷因。」

 

「公爵?」

 

札兹巴鲁姆表情一敛,严肃但温和地道:「斯雷因……不要总是为了别人,你可以为自己多想一点的。」

 

「……」斯雷因楞了下,朝他微微一笑:「我们能现在这样不就已经是最好的吗?」

 

……*……*……*……*……

 

通讯器无声震动,伊奈帆睁开眼睛,看了眼倚靠塔尔西斯沉睡的斯雷因,又走远了一段距离后才接通,眼前自动腾空投影出瑟拉姆的画面。

 

『伊奈帆?你现在在哪里?』

 

『某座大桥下面。』

 

『……为什么是桥下,怎么没有去危格?』

 

『谁知道妳在危格又装了什么拍摄器材。』

 

『被识破了……那也不至于跑去桥下露宿啊,好歹找个亲友收留吧?』

 

『不想再给别人添麻烦了。』而且还要藏一台塔尔西斯。

 

『好吧,那状况如何?』

 

『斯雷因不赞成我们离婚。』

 

『咦?他之前明明是反对派啊……』

 

『现在变成赞成派了。』

 

『怎么会……你有问原因吗?』

 

『当然有。好像是看到我们吵架后被感动了。』

 

『……这算什么理由?没想到短短几年就有这么大的转变,人心真是太不可靠了!』瑟拉姆假装皱眉捂了下心口。

 

『那个……』莱叶加入通讯,跳出了另一个投影窗口:『其实我可以理解……看着你们吵架的样子,就会觉得你们其实感情很好……』常常会让她有点忌妒呢。

 

『…………』瑟拉姆默默地把视线移开。

 

『那妳们又在哪里?皇帝那边状况如何?』伊奈帆反问瑟拉姆。

 

『我们现在借助妮娜家,呃……爷爷那边也不太顺利。』

 

『为何?皇帝当初不也是反对派吗?』不要告诉他皇帝也跳槽换阵营了。

 

『爷爷还是反对派没错,他不赞成跟你结婚,现在也是。但不能因为丈夫另结新欢这种会让王族颜面尽失的理由而离婚。』爷爷虽然疼孙女,但也是个注重门面的顽固老人。

 

『不会有什么另结新欢,我将以关怀朋友的普通晚安吻定调回应媒体。』

 

『普通的晚安吻?真亏你们想得出来。』瑟拉姆睁大了眼睛。

 

『说实话,的确是晚安吻没错。』至少那个时点,他是不想吵醒斯雷因的。

 

『但不普通吧?』莱叶嘲讽道:『当别人眼瞎了吗?』

 

『我不关心别人接不接受这说词。但斯雷因没有同意的话,我不会更进一步。』

 

『呵呵,执行再危险任务都面不改色,战场上战无不胜的界塚伊奈帆,现在居然只敢站在朋友界线的最边缘,不越雷池一步。』

 

『莱叶,不提战时,和平刚到来时,我和斯雷因的关系仍然是非常恶劣的,你无法明白我和他之间有多僵,我花了很多功夫才能建立起现在的关系……我不会冒险破坏。』

 

『花了一千天送消夜而建立起的普通友谊,你可以出本旷世巨作叫做一千零一消夜。』

 

这样的幽默当然无法打动伊奈帆,他表情淡漠地道:『所以我会更谨慎地避免坏结局。另外,我已经说过要离婚是我和瑟拉姆2人的事,最多再加上妳,不该把斯雷因牵扯进来。』

 

『现在说这些已经迟了。更何况,不这样逼你怎么会认真解决。』

 

『我一直都很认真。』

 

 

「伊奈帆?」斯雷因睁开惺忪睡眼,寻找伊奈帆的身影,「你在和谁说话吗?」

 

伊奈帆直接切了通讯,走回他的身边。

 

「没事,我在演练讲稿。」

 

「嗯,到这边来吧,靠在待机的塔尔西斯旁比较温暖。」

 

「我怕吵到你。」

 

「没关系的……」看到伊奈帆坐回自己旁边,斯雷因再度安稳地阖上眼睛。

 

「……」伊奈帆捧起脸颊,静静注视身旁的人,为何总是觉得没有看够的时候,他几乎想让电子义眼记录这个人所有一举一动,但不需要,他自己的记忆力足够好,他不留下电子文件,只因可能会被分享。

 

「斯雷因,我可以再给你一个普通的晚安吻吗?」伊奈帆轻轻地问。

 

「…………」

 

伊奈帆等待了很久,等不到对方任何回音,所以他也阖上眼睛睡了。

 

直到听见对方平稳规律的吐息,斯雷因维持原姿势,闭着双眼,轻轻地回答:

 

「……嗯。」

 

嘶──

 

斯雷因几乎是马上就感受到伊奈帆的手指轻柔拨开他的浏海,嘴唇若有似无轻点他的额角。

 

「你装睡?」斯雷因惊奇地瞪着对方的动作。

 

「不,我没装睡,这是我战时养成的反射……你的声音,即使再小声,即便睡梦中,我都听得到。」

 

那是他的梦靥,也是他的渴望。

 


----------


八點檔就先寫到這了!!真的要努力寫完Lost Fall去了,不然會一直被官方打臉下去啦XD

哦耶馬上就要上AZ14集了!看預告好像伊奈帆斯雷因會碰面?!快相殺殺殺殺吧(超嗨)表懷疑某S真的是CP粉!窩最愛宿敵啦!


评论(24)

热度(122)

  1. Fuera del Mundo每日囧S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但愿长醉不愿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