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A/Z][伊奈斯雷] Lost Fall 12

伊奈帆深吸了口氣,長長地嘆息:「有活著的實感。」

 

「我當然還活著。」斯雷因有點啼笑皆非,不需要這樣確認吧?

 

「我是說我。」伊奈帆低聲道。

 

「啊?」斯雷因沒搞明白怎麼回事。

 

「……」伊奈帆半垂眼簾。

 

──雪姐,我若做了那種事,即使沒死去,也感覺不到活著了。

 

「我以為我做得到,但是我做不到……對不起,斯雷因。」

 

「??」

 

斯雷因滿頭霧水,這顆橘子剛剛可是收拾了最兇猛的頭狼,他本來想使用槍枝解決的事伊奈帆操著刀子硬幹了,簡直難以想像,各種不現實的事在他身上都能實現。話又說回來,別提區區野生動物,操控著Aldnoah之力的火星騎士接二連三被眼前的人用普通練習機打敗,連札茲巴魯姆伯爵都差點陣亡,所以他哪裡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到呢?不過伊奈帆看起來的樣子不太平常,更恐怖的是居然還向他道歉,絕對是有哪裡不對勁……也許橘子色雖然看上去鎮定自若,但是遇到這種狀況還是很驚嚇的吧?到現在緊抱著他不放手,語無倫次了。

 

斯雷因不明白伊奈帆也有越不過的底線,他沉思了半晌,不管怎麼說對方比自己年幼,身為年長者應該要有肩膀、有擔當地回抱安慰一下才對,而且橘子色手感不錯,體溫又高,抱起來挺舒服的,又溫暖又安心,他好久好久沒有抱過一個人也沒有被抱過。

 

「……」伊奈帆意外地發現蝙蝠居然溫和地回抱他,大概又在自我感覺良好,不過算了,因為他也覺得這種感覺不錯,隨著彼此呼吸胸膛起伏,好像有一點一滴的熱能流淌進內心裡,所以他想原諒自己縱容這個狀況再久一些。

 

「橘子色,我大概明白了一件事。」斯雷因輕聲道。

 

「什麼?」

 

「不管是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就像你覺得我沒必要對你道謝,我也覺得你完全不用對我道歉,我想在我們之間……那些都是多餘的吧。」

 

「是嗎……」原來這隻蝙蝠認知比他還清楚嗎。他大概也了解了,明知很多餘,有些話還是想說出來……為了能面對自己的心。

 

……不過蝙蝠要是知道他剛剛想幹的是什麼才不會這麼說呢,伊奈帆手臂緊了緊。

 

「對了,你還有子彈?」伊奈帆聲調下沉,他第一天晚上明明趁斯雷因中毒沒意識時搜過他的身,確認槍無子彈,沒有其他武器……好吧,那天因為一點小意外他沒有搜得很徹底。想到這裡伊奈帆的頭又開始痛。

 

斯雷因覺得奇怪:「我又沒說我沒子彈?」只是藏鞋底要換有點麻煩,剛才又一直找不到空隙。

 

「那你剛才為何不早說?」情況危急還賣關子,害他煎熬半天還差一點幹出追悔莫及的事。

 

「我有想說啊,一直被你打斷!」

 

「……我大意了。」要不是因為原先他誤判蝙蝠威脅力下降,所以才降低對他的戒備層級,現在想來,斯雷因這兩天根本沒表現得像在敵人面前失去武器的緊張焦慮,本來還以為是他神經大條,原來是隨時都可以賞他一槍。

 

「你居然這兩天都沒拔出槍來。」他沒犯過這麼大的致命失誤。

 

「我們不是在休戰嗎?拔槍做什麼?」還是他提出的,自己提的總要遵守吧。

 

「……」欸?這傢伙竟然對此是認真的嗎?這種天真會要命的。

 

「所以只要我輕舉妄動,你就會毫不猶豫開槍了?」

 

斯雷因露出了一個不好意思的靦腆笑容,沒有回答,一臉沒錯我就是這麼打算的表情。

 

「……」伊奈帆能夠理解但還是有點光火。

 

「對了,那個……」斯雷因有點害羞地開口:「可以放開我了嗎?」雖然感覺不錯,但被抱太久也會不知如何自處。

 

「哦?好。」好不容易才冷靜下來,再抱下去又要不淡定了,伊奈帆若無其事退了開來,整整手上的物品,「是也該回溪邊去了。」

 

斯雷因一見他手持的東西,大驚失色:「什麼……我的槍!!橘子色你什麼時候摸走了?!」這傢伙扒竊的本領又上一層樓了嗎?

 

伊奈帆嘴角揚起一絲弧度,斯雷因頓感大事不妙,眼睜睜看他信手舉起了槍,下意識想閃躲。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喀喀喀嘰────

 

巨大的槍聲響徹雲霄,斯雷因目瞪口呆地看伊奈帆連續對空鳴槍,直到把所有的子彈發射完畢。

 

「你、你在幹什麼!?」

 

「讓你這隻蝙蝠咬不了人。」伊奈帆確實射完後,熟練地清槍退彈匣,然後看起來洩憤似地,用全力把槍身與空彈匣丟向完全相反的方向。

 

「啊啊啊~~我的槍!」斯雷因急急忙忙跑去撿回來,又驚又怒道:「就算不論我們的敵對關係,這附近也可能還有其他猛獸啊!萬一又被攻擊了要怎麼護身?」

 

「不用擔心,這區域最危險的大型掠食猛獸都被我們趕跑了。」這些動物有地域性,短時間不會有別區的跑來。看蝙蝠這種反應,應該是真的沒子彈了,很好。伊奈帆滿意了,抬起頭看著天空,若有所思。

 

「……」斯雷因氣無不打一處上來,珍重生命,遠離橘子,「我要走了!」

 

「在那之前,你最好跟我一起回溪邊一趟,你的火把也熄了。」

 

「你又知道溪邊的火還在!?」

 

「你有留給我不是嗎?」伊奈帆老神在在,完全不擔心道。

 

「……才不是特地留給你的,我只是忘了滅掉!」看到這顆橘子胸有成竹樣就特別不爽。

 

「又傲嬌?」

 

「才不是!」

 

事實上溪邊的火堆沒人看著,只剩些餘燼,2人趕緊添加柴火重新維持重要的火源,斯雷因在邊上看著伊奈帆搞東搞西忙得不亦樂乎,自己則坐在一旁整理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然後陷入了深深的自我迷惘裡。怎麼回事,為什麼自己還在這個地方,難道不是該去找出運輸機返回月面基地嗎?說來原因也沒有很複雜,他只不過同意橘子色的意見先回去取火,答應順路一起抬野狼,聽橘子色解說本來應該是火雞的,但換成野狼CP更高,應該要高興才對……哪裡有更高?野狼明明超沉的啊!等抬回去後就累得半死,休息一下緩口氣,等橘子色處理處理,再依他的意見去收集拾撿其他食材……

 

……天就黑了。

 

儼然中了橘子色的陰謀。

 

「現在白天本來就比較短。」面對他的質疑,橘子色還一副很無辜的樣子。

 

斯雷因扶額,橘子色知不知道他已經曠職三天了,不能因為自己在放假就無視他職場的艱辛啊。

 

眼看伊奈帆泰然自若地把肉片成薄片,拿鵝卵石均勻搥打,仔細捲起來,一根根串好,又在搞費工的東西了,橘子色不打仗以後一定可以去開餐廳當大廚……不過對他而言好像還是太低就了?

 

「會覺得難接受嗎?」伊奈帆抬眼看向正在胡思亂想的斯雷因,雖然一臉糾結,但並沒有嫌棄,也很有禮貌地接過,只是猶豫了半天還沒動口。

 

「……太矯情嗎?」一想到原材料,臉色微微發白,其實對這點還有點抗拒,可是被橘子色處理過後看起來很不錯,一點也不會覺得反感,而且帶著點焦香味烤得非常恰到好處。

 

「的確矯情又天真,但我不討厭。」

 

伊奈帆看了看,對於今天處理的晚餐材料他也沒把握,怕蝙蝠接受不來另外弄了一鍋比較普通的綜合雜煮,看來他已經習慣了照料兩人份的食物,所以真的是沒資格說對方啊,照顧也就算了還照顧得這麼周到。

 

「雜炊沒加米飯及蛋有點失格……但吃起來還不錯。」伊奈帆試吃了一點,味道意料之外地鮮美,忍不住又盛了些。

 

「我覺得已經很好了!」斯雷因也嚐了口,根本不覺得有什麼好挑剔的,再度覺得橘子色的自我要求有夠嚴格。

 

「啊,對了,差點忘了還有蚌殼。」斯雷因跑去把放在不遠處、吐過沙的貝類拿過來,打算嘩啦一聲全倒下去。

 

「等一等,蚌殼不要一口氣放下去,很容易散掉不好撈,而且一下子丟太多,味道也不能分出層次。」伊奈帆阻止斯雷因的動作,向他伸出了手。

 

「啊,不好意思……」斯雷因趕緊把蚌殼交給對方,看著伊奈帆仔細把貝類分配好數量,放入預定的角落燙開再撈起來。斯雷因感到這一切好像都很自然而然,他們之間的相處模式原來也可以如此和諧平靜。

 

經過下午的狀況,好像有什麼變得不太一樣,伊奈帆清掉他的子彈後的確讓他緊張了一下,但對方之後就沒有進一步攻擊舉動,淡然得就好像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如果可以的話,他也不想跟伊奈帆起爭執,他曾經希望地球與火星可以在公主的親善訪問中達到和平,但事與願違,實際上公主遭到暗殺後烽煙四起,戰爭怎麼樣都無法被停止,他在砲火的漩渦中只能選擇最能守護公主的道路,儘管他並不想跟伊奈帆為敵,不想跟任何人為敵。

 

「伊奈帆,我們相遇於戰場,並且無法避免成為敵人……但是戰爭總有一天會結束,到了那個時候,如果我們都還活著,是否有機會成為朋友呢?」斯雷因輕描淡寫,就像是隨口一問。

 

「……」伊奈帆赭紅色的眼睛漠然地注視他,波瀾不驚,沒有一點回應。

 

「……我說了多餘的事,不要在意。」斯雷因半垂眼簾,露出淡淡的笑容,他還在異想天開什麼呢,戰爭結束時,不管是哪方勝利,另一方都不會有什麼好結果吧,更別提那時所累積的恩怨,成為朋友什麼根本自以為是。

 

「……」伊奈帆默不作聲,他並不想給蝙蝠某種錯覺,他們現在看起來相安無事只不過是假象,停戰協議對他而言只是幌子,這三天他始終都在考慮怎麼收拾對方,誰叫他們立場敵對,蝙蝠分明很清楚這點,所以為何還要說出這種令人困擾的話。

 

是的,很困擾。

 

這隻蝙蝠明明問得很認真,卻裝作一副若無其事樣,沒得到回答還故作淡定,甚至還能夠露出漫不經心的微笑,更是讓他煩躁。伊奈帆曾以為煩躁這個字眼與他無緣,但現在卻無端升起一股焦慮。

 

他其實想回答斯雷因,但他答不出來,因為不管可以或不可以都不是正解。界塚伊奈帆過去在10件問答可以給出9件正確答案,還有1件是比正確更精準的解答,現在卻對這個問題束手無策。

 

畢竟他很難說清楚,為什麼接受火星的公主是毫無困難的一件事,接受地球人的火星騎士卻是充滿矛盾與掙扎的一件事。喜歡瑟拉姆彷彿順理成章,純真而美好,完全沒有半點障礙。但對於這隻蝙蝠,想殺他又想救他,想保護他又想揍他一頓,想推開他又想抱住他,伊奈帆覺得自己無疑受到嚴酷的挑戰,理智在對抗,情感被拉扯,還是沒能做出個結論。真是越來越覺得這隻蝙蝠是專程來給他製造人生難題的,而且把煩惱丟給他後還自顧自地看著天空發呆,好像與他全然無關,如此不負責任。

 

但蝙蝠看得全神貫注,目光十分感動,這三天下來,伊奈帆也沒見過他這種全無防備的傻氣表情。到底怎麼了?伊奈帆疑惑地跟著抬頭,赫然發現一脫離眼前篝火的暖色光暈,萬丈碧波已不知何時揮灑天空,奔流在無窮無盡的夜色,在不經意的時候,絕美的青綠色悄悄覆過皎潔的銀月,肆意織出層層交疊的神祕光紗。

 

伊奈帆也呆住了,他看過許多資料,聽過很多讚嘆,但遠不及親眼目睹來得震撼。

 

極光,黑夜中才能被肉眼看見的碧藍色光。

 

伊奈帆猛然驚覺,原來就是這個,原來就在這裡,他終於找到了那個顏色的答案。

 

「真美……」斯雷因輕輕嘆息。

 

伊奈帆轉頭凝視在他身旁的那雙碧藍色,他只願意現在偷偷透漏一次實話:

 

「我一直都這麼覺得。」

 

伊奈帆到阿拉斯加靜養多月,卻是第一次見到極光。夏天日照長幾乎沒有黑夜,就算到了夜晚也始終被管制在室內不會外出,前兩夜天氣不好也沒能見到。若不是此時此刻,與此人在一起,他就還是無緣看到。

 

所以這果真就是命運吧。

 

「斯雷因,」伊奈帆指著天空,態度尋常得就好像是在問早餐要吃煎蛋捲還是炒散蛋:「你知道極光是折射?還是散射?」

 

「咦?!這……」伊奈帆幹嘛突然考他?害他緊張起來:「好、好像都不是吧……?」斯雷因很沒把握道。

 

「嗯,都不是,極光是宇宙中高速的電子流被地球磁場帶到兩極時,撞擊空氣粒子使其由高能階躍牽至低能階所釋放的光子。」

 

「你拐我!」斯雷因很不滿地瞪向伊奈帆,還好沒被陰險的橘子色誘答誤導。

 

伊奈帆溫和地微微一笑:「換言之,那是自身所綻放的光輝。」

 

在一千公里的高空,百萬兆瓦規模的放電現象,在很高的地方,在很冷的地方,在很寂寞的地方,靜靜地,溫柔地,流淌在星辰中的光之汪洋,只要看一眼就很難再移開視線,就算他閉上眼睛沉入夢中,那深邃的色澤仍浮現腦海。

 

伊奈帆伸出手,似乎想一一分開交織纏繞的光幕,但那些光子離他太過遙遠,他當然只能抓到一團冷空氣。

 

他對看極光的體驗沒有什麼執著,所以他待在阿拉斯加這麼久卻從沒朝夜空望過一眼,但與斯雷因一起時卻得到了一種奇妙的感受,像在做一場瑰麗奇幻的夢,很多感覺變得不太真實,從他心底泉湧出很多情感,對眼前這個人的猶豫、焦慮、憤懣、欲望,還有心動,他沒注意到自己何時在內心強行鎮壓了這麼多不滿足,然而那些他置之不理又揮之不去的意念彷彿早已看穿他的防線失守,不再受壓制地反撲而上。

 

但伊奈帆還是絞著手指,咬著下唇,什麼都不說。

 

斯雷因喃喃自語道:「真是太壯觀了……真的好想讓公主看到……公主一定會非常高興。」艾瑟伊拉姆公主開心的模樣彷彿活生生在他的面前舞動,斯雷因也跟著笑了出來,一副很幸福的樣子,但隨即又沮喪了起來:「……只是,為何我連這樣的事都辦不到呢……」斯雷因情緒又變得低落,眼角溢出晶瑩的淚光。

 

伊奈帆側目,蝙蝠又怎麼了,又哭又笑,雖然是比他善感的傢伙,但不是心情善變的傢伙。緊接著他注意到自己冒出的各種情感開始翻滾,五感收到的訊息被放大、延遲,呼吸及心跳加快,身體發熱冒汗,手腳無力不聽使喚。

 

……好吧,怎麼搞的?伊奈帆就算遲鈍至此,也終於發現狀況不對,顯然他和蝙蝠都不太正常。伊奈帆把視線投向他的雜炊。

 

「……這是什麼?」伊奈帆顫抖地從雜煮中撈出陌生的淺色塊狀物,那可不是他先前投入的野菜,因為光線不足,他一直沒發現。

 

「嗯?蘑菇啊。」斯雷因很理所當然地回答。

 

「那……你認得這是什麼菇嗎?」伊奈帆剛剛才還覺得自己煮得不錯,味道很鮮美……沒想到是因為有加料。

 

「不認得,但我想應該可以吃吧?」斯雷因很坦白,吃力地搖頭。

 

「……你丟進去前怎麼不先跟我說一聲?」伊奈帆開始覺得頭昏眼花,連撐著身體都有點困難。

 

「我……採集時有挑白色的菇,我想應該可食用吧……」斯雷因當然也發現了自己的不對勁,有氣無力地癱在地上。

 

「……不是彩色的才有毒……許多有毒蕈類是白的……等等,那麼這朵鮮艷的又是什麼?」鍋裡出現了亮橘紅色,蕈傘上有白色顆粒斑點的菇。

 

「啊,這朵我認得,可以吃的,我小時候在超級瑪利的電玩中見過主角吃了會長大,而且橘色的很可愛啊。」

 

「……我也認得,那是毒蠅傘,是一種很有名的毒菇。」不要把電玩當真!好吧,至少玩過超級瑪利的蝙蝠證實了他真的是地球人,但是可不可以不要用這種方式證明,他的心臟承受力有限。

 

「你以為我會沒發現森林裡有很多方便採集的蕈類嗎?」因為他不會辨識,一直不敢吃那些,伊奈帆不知道自己會被蘑菇毒死還是被蝙蝠氣死。

 

「……可是我上次吃到蘑菇至少是五年多前了,有點懷念,想回味一下……」斯雷因心虛地解釋。

 

「……」雪姐對不起,這隻蝙蝠當敵人時是神一樣的對手,當隊友時是豬一樣的隊友,沒想到世上居然有如此可怕的人,憑著一知半解的地球知識,毫無自覺就放倒他了,真的大意了,明明很努力了三天野外求生,現在可能因為誤食毒蘑菇曝屍荒野,等到被人發現時,驗屍人員可能會感嘆地說這兩個人喪失求生意志,煮了一鍋毒蘑菇自殺。

 

雖然有諸多不滿,還不自覺冒出了腦內小劇場,不過伊奈帆理智上還是知道,其實他們吃的量不多,而且已經煮過,加上其實蕈類本身毒性也難以毒死人,但受罪難免。看過資料記載可能會有產生幻覺、知覺混亂、亢奮及其他未知效果等等……他無法得知自己吃的是什麼,只確定現在感到身體燥熱,心跳快速,還產生了一種狂躁的暴力衝動。

 

伊奈帆真想拔刀剁了眼前的混帳蝙蝠。

 

所以他也就操著刀子,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咦?橘子色你還能動彈?」眼看伊奈帆陰沉著一張臉走向他,不公平啊!

 

伊奈帆乾咳了幾下,費力抽著氣,抬手擦掉嘴角的黑色碎粒粉末,表情痛苦扭曲:「……活性碳,有解毒、降低毒性效果,但是吃起來超苦。」當他發現自己狀況不對,就立刻塞了一把到口中。

 

……這隻蝙蝠居然害他又吃了一次。

 

斯雷因驚疑不定道:「你為何會有活性碳?」

 

「……之前做的。」伊奈帆目光瞥到一邊,還不是因為蝙蝠前天中毒他才製做的,剩下的帶在身上,沒想到又派上用場了。

 

「那,我也……」沒想到橘子色連活性碳都能做,斯雷因期待地看著他。

 

「你覺得我會給你嗎?」伊奈帆面無表情地反問。

 

「呃……」

 

伊奈帆跨到了斯雷因的上方,臉上蒙了一層濃厚的陰影,冰涼的金屬平貼在他的頸動脈上,伊奈帆可以隱隱感到由薄金屬片傳來一震一震的脈搏,躍動的生命活力讓他稍微恍神了一下。

 

斯雷因有種大禍臨頭的預感,但不知是不是蘑菇的效果,他居然不怎麼感到緊張。

 

噼──

 

刀鋒一轉,改變了方向,厚實的軍服被從頸子處慢慢往下劃開,路徑筆直而堅定,經過胸口、肚臍、一直到下腹,灰色的騎士服無聲無息地分開,滑落斯雷因的兩側。

 




TBC

-----


墨跡了6千字還廢棄了2千字才要開始H,伊奈帆太理智我只好用毒蘑菇幫他一把了!

(聽說H文可能會被吞?我懶得另外特地找地方放文了,所以就發繁體,還是被吞了就本子見!)

第2季開播以來看得真爽,現在同人糧食也變多好多,開心!

所以這幾天也看到好多戰犯斯雷因,斯雷因要hold住啊!XDD

明天就上16集好期待!官方又要怎麼打我的臉捏……

 

最後來顆毒蠅傘



评论(39)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