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A/Z][伊奈斯雷] 黃昏夜行


「你為什麼沒有死在戰場上?」伊奈帆聲音不大,平靜到接近無情。


他捏著斯雷因的下巴,居高臨下審視他在戰爭中最大的勁敵,曾經的。


斯雷因癱坐輪椅上,眼部纏繞繃帶,雙眼全盲,口鼻部位掛著氧氣罩,乾燥的嘴唇微張,換氣頻率短促不穩,顯然每呼吸一口氣都讓他費力,寬鬆病袍下的身體裹著層層紗布,滿身刺鼻的藥味,原本白皙但透著紅潤的膚色現在是完全慘白。


他的臉頰凹陷,觀測體重已掉到五十公斤以下,吊著點滴的枯瘦手腕上同時銬著冰冷沉重的手銬,另一端則鎖在華貴的輪椅上,防止重犯可能的脫逃。


伊奈帆放開手,直起身。可笑,現在這個人已經連站都站不起來。


斯雷因形容枯槁,後腦斜靠著椅背,一動不動,完全看不出來是否有意識,不過界塚伊奈帆知道他醒著,儘管看不見,但耳朵聽得見,聲帶也還保持功能。


「後悔嗎?」

「……」

「你有預知到這悲慘的下場嗎?」

「……」

「這就是你所追求的?」

「……」

「你有為自己戰鬥過嗎?」伊奈帆頓了頓。

「……」


伊奈帆所有問題都沒有得到答案,他精密的左眼可以觀測出斯雷因糟透的身體狀態,但真正想知道的事卻什麼也看不見。不是斯雷因故意不回答他,任何人都沒辦法讓斯雷因開口,包括艾瑟伊拉姆公主。


他們在寬鬆素色的病袍外,硬是給斯雷因批上酒紅色的伯爵服,比起規制的樣式,肩部另外綴著金穗流蘇,兩式純白披風,一層短一層長,這是屬於火星軍指揮官的華麗裝飾,本是無比尊貴的裝扮,上一位能做這樣式打扮的人是光榮戰死的火星2代皇帝吉爾澤利亞。本來被公審的特洛耶特伯爵根本沒資格批上,但為了將一個連20歲都未滿的重傷少年,當作地球與火星戰爭的頭號罪魁禍首,半死不活地推上戰犯法庭,還是得給他相襯的身分,以免場面看起來太過荒唐滑稽。


「伊奈帆,要審判了,該走了。」萊艾似乎不願意多看一眼,從剛才視線就一直在別處游移。自己是身在地球軍的火星人,斯雷因是身在火星軍的地球人,對方的下場讓她有種如坐針氈的感覺。


伊奈帆仍靜立在那,低沉地道:「哈庫萊特企圖劫持你,但他的計畫與執行力不足,提早曝光了。」


「……」


伊奈帆仔細留意斯雷因的反應,但他仍然不為所動,不起任何波瀾。


「為何你沒有死在戰場上呢?」伊奈帆閉了閉眼,轉身離去:「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他們明明交手過那麼多次,戰場上的,私下的,都沒能分出個勝負,結局不應該是這樣。


「……」待伊奈帆腳步聲在遠處消失後,原本無力的手漸漸握緊成拳頭。


藉由公主遭到暗殺的藉口,火星仗著Aldnoah之力大舉進攻地球,原本頹敗的地球軍在界塚伊奈帆的戰術下力挽狂瀾,個別擊破一盤散沙的火星騎士,一一收復失土,就在這時地球出身的斯雷因.特洛耶特伯爵一肩統合火星軍力,重新帶領火星取回戰爭優勢。但正當火星軍勢如破竹,銳不可檔時,卻傳出特洛耶特伯爵在戰勝後將會大幅削低貴族騎士們的權力地位,將更多資源分配民眾。


如同界塚伊奈帆對艾瑟伊拉姆公主所說過的,但當損失超過利益,戰爭就會停止。絕不能將戰勝的功勳讓給這個地球人,原本就反對斯雷因的貴族跳了起來,而支持他的貴族開始猶豫不決,默許了一場內部叛變,與地球軍密約停戰,條件是活捉禍首,只要沒死就可以,死去的人會成為烈士,但活著就能用各種方法,將英雄打成罪大惡極的叛徒。


「為戰爭負起全部責任的,只需要有一個人就夠了。」


這場出奇到來的和平,方式既違背當初火星騎士侵略的目的,也不符合公主的理想,地球方也不願意再更多損失當然沒什麼意見。


受到偷襲而重傷的斯雷因.特洛耶特伯爵當時還想駕駛塔爾西斯做最後頑抗,卻在進入駕駛艙前被原本的部下硬生生跩下來,送進不見天日的黑牢。


艾瑟伊拉姆公主曾經放下高貴的身分來求過伊奈帆,希望他能附和自己提出的請願,延後對斯雷因的審判,至少等他的身體康復一些,但伊奈帆冷酷地拒絕了。


「他傷得那麼重!」公主幾近苦苦哀求。


「所以沒有多少時間。」伊奈帆冷淡回答,斯雷因必然躲不過審判,拖延也沒有用處,他切斷通信,繼續忙錄自己的事務。


審判地點在馬里雷諾斯島,地球衛星軌道上的前火星前線基地,斯雷因從不在法庭上說一句話,也沒有接受艾瑟伊拉姆公主替他辯護。他很清楚既然兩星打定主意要犧牲他,那都是沒有意義的事。


「美麗的海鷗被折斷翅膀,關在籠子裡了。」蕾穆麗娜公主端坐在旁觀席中,靜靜等待審判結果。


若斯雷因的雙眼還看得到,必定會覺得打在他身上的強光極為刺眼,幾十顆攝影鏡頭對準他,捕捉他是否會露出任何一絲懺悔的表情。但如今他只不過是被放在輪椅上推到法庭出席而已,他有沒有說話,意識清不清醒,傷勢能不能出庭都不是考慮的範圍。


墮落的騎士、叛國者、弒父者、暗殺王族、篡奪權位、謀反……洋洋灑灑的罪名罪證確鑿,毫無意外地戰爭主犯得到終身監禁的判決,火星機甲塔爾西斯永久停機,揚陸城及所有資產全數沒收充公,在傷勢未穩定前暫由醫護治療。


網文韻子皺著眉道:「雖未被判死刑,但也不知這傷勢能撐多久。」何況在刻意安排下,根本沒有給予斯雷因足夠的醫療照護,讓他活得健健康康不是兩方高層想要的。這個人終究不能活著,但必須是病死而不能是處死。


被輪椅推回病房的斯雷因慢慢仰起頭,看不見的雙眼似乎凝視著天空,雖然不是他自己的夢想,但他已竭盡所能,改革失敗告終,那些未能完成的事,界塚伊奈帆問他悔恨嗎?


啊啊,怎麼可能不呢?所有努力化為烏有,心血付之東流,什麼也沒剩下。不過他仍慶幸公主平安無事,與他鬥爭過程中軌道騎士們已經元氣大傷,公主也能趁機鞏固地位了。想到這裡,斯雷因露出淡淡的笑容,雖然跟預計策畫的差很多,但或許足夠了,就這樣吧。


當晚,馬里雷諾斯島警鈴大響,趁著醫護人員解開鎖在輪椅的手銬,移動回病床的空檔,本該難以動彈的斯雷因卻突然發難,看護以為犯人完全失去視力,身體傷勢形同殘廢,疏於對他的警戒,在還搞不清楚狀況時就被打暈了。這裡是斯雷因所熟悉的基地,地圖清楚記在他的腦中,即使看不見,但每個人員的作息、排班、行動模式,他都聊若指掌。他看起來傷重無力,但其實一直蓄積體力,軌道上無重力也減少了他的身體負擔。


「犯人往塔爾西斯機庫逃去了!」衛兵緊急回報。


「他已經看不見了,就算搭乘塔爾西斯又能做什麼?!」守衛氣急敗壞地怒吼。


界塚伊奈帆套上全套宇宙裝備走進機庫,跳上鮮豔橘色的KG-6,平淡地回答:


「塔爾西斯能直接投射預知影像到駕駛者腦海裡,視界雖然是有限的,但那樣就足以讓他駕駛。」


「太誇張了,僅憑那樣一點點影像……」


「畢竟他是斯雷因.扎茲巴魯姆.特洛耶特呢。」是他這輩子遇過最難纏的對手,地球軍最強的敵人。伊奈帆在斯雷普尼爾駕駛艙門關閉前自言自語道。


界塚伊奈帆再次與斯雷因.特洛耶特在衛星軌道上對決,伊奈帆開啟加密通訊,他知道對方一定會接通,因為雙方都在等待這一刻。


「斯雷因,即使還能駕駛,但這也已經是極限了,現在的你是沒有勝算的。」伊奈帆冷靜陳述,表情仍是那樣淡然無波。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呢?」斯雷因乾澀的聲音透過通訊器響了起來,


「我很清楚,你看似對週遭毫無反應,心如死灰,讓人放鬆對你的防備,但其實你一直都在等待逃亡的時機。」只有使用最精密的觀測儀器加上持續注視他最細微的反應,才能察覺出來這不是真的一具行屍走肉。當然,伊奈帆為了確認,也故意多次去試探他,刺激他,製造對話機會,然後欣然得知斯雷因仍然存有一戰的意志。


「界塚伊奈帆,我給你一次機會,」斯雷因沙啞地道:「給你機會殺了我,否則死的人是你。」你我之間始於戰場,就該終於戰場,而不是政治操作的遊戲。


「看起來,你這次終於是為了自己而戰。」伊奈帆點了點頭,「很好,這樣的最後一戰才有價值。」


不顧界塚雪及艾瑟伊拉姆公主在通訊中拼命阻止。伊奈帆露出罕見的溫柔微笑,他也只會對這名敵人露出那樣的微笑,儘管不會有任何人看見:


「界塚伊奈帆接受斯雷因.特洛耶特提出的決鬥。」


他感覺到自己腎上腺素高漲,心臟越跳越快,血液如同沸騰,伊奈帆並不喜歡與死亡相伴,從來都是為了保護親人同伴,維繫重要的羈絆,迫不得已才上戰場。但不知從何時起,他發現與這個人作戰時例外,他期待與他相遇、交手、賭上性命,真切感到自己的生命在燃燒發光。


諸神黃昏的神話中,魔狼芬里爾咬死奧丁,之後也被狙殺,究竟是末日在追尋他,還是他在追尋末日?


這是戰爭的最後一場仗,也是他們之間的最後一戰,三萬六千公里的高軌道上,稍有一點失誤下場便是屍骨無存,他與他在充滿月球碎片的宇宙戰場中展開空前水準的極速攻防,雙方完全放手一搏,激烈的殊死之戰讓程度落差一截的其他人完全沒有插手的餘地。


最終塔爾西斯在宇宙中被擊中,炸得粉身碎骨。艾瑟伊拉姆公主眼睜睜看著雪白色的機甲支離破碎,四散噴射,墜落於下方的藍色星球,最終在大氣層中完全燃燒殆盡,原隸屬於特洛耶特伯爵的揚陸城於同瞬間Aldnoah驅動終止,陷入完全靜默。


逃犯斯雷因.特洛耶特確認死亡。


伊奈帆駕駛殘破不堪的斯雷普尼爾回到機庫時,艾瑟伊拉姆公主已經在那裡等候他,公主流著淚給了他一巴掌,然後又一把抱住了伊奈帆。


「謝謝你。」


「殿下,接下來的事交給妳了。」伊奈帆神情疲憊,平靜地道。


「……」


戰爭結束後界塚伊奈帆拒絕所有光榮的升遷,毅然退役,之後下落不明,許多人曾想要找他都無功而返,徹底從眾人面前消失。戰後重建之路漫長,在地球與艾瑟伊拉姆公主共同努力下,雙方建立了正常交流的橋梁,許多事務重新上了軌道,這個世界正從戰爭的陰影中走出。


「伊奈帆,你不知道多少人想找你出書、專訪、拍電影、當代言人。雪姐每天都在軍部收到很多申請呢,因為都找不到你只好找上她,雪姐常抱怨什麼時候變成你的經紀人了。」現在工作常跟艾瑟伊拉姆公主有所交流的網文韻子來拜訪他們時,很感嘆地道:「你其實可以多考慮一下,畢竟一下子就能賺進大把鈔票,你卻寧願宅在這裡當個窮酸三流作家。」


「那些太高調了。」伊奈帆表示不感興趣。


「但只是當個寫文章投稿接案的作家實在太過浪費了。」韻子還是有點抱不平。


「收入雖然不多,但過得去就好。對了,瑟拉姆到現在還在生氣嗎?」伊奈帆詢問。


韻子愉快地笑了笑:「當然囉,公主一直對這件事耿耿於懷,當時沒有找她一起參與。」


「沒有辦法,她的身分是注目的焦點,很難行動,加上她很明顯想營救斯雷因,一有什麼風吹草動必然第一個受到懷疑。」哈庫萊特基本上就是失敗在這裡了,像自己就表現得恰恰相反才不會讓人起疑。


「可是連告知都沒有,害她白白傷心。」


「瑟拉姆不是沒有幫上忙,她引開了許多人的注意,而且事後我們也受到她不少幫助。」能得到像現在平靜的生活,公主功不可沒,「再說不告知的話,反應才夠真實。」


韻子無奈地聳聳肩:「公主就是氣你不相信她的演技。」真是活該挨了一巴掌。


「呃……」瑟拉姆影后?伊奈帆有點難以想像。


本來應該在宇宙中陣亡的前伯爵大人,現在正安穩地窩在沙發上,抱著企鵝靠枕專注看著公主在電視上發表演說,談論到未來改革方向重點時,不禁皺起眉頭。


嚓一聲,電視突然毫無預警被關掉。


「伊奈帆,我還要看……!」斯雷因立刻彈起來抗議。


「時間到了,說過了一天只能看20分鐘電視。」伊奈帆面無表情放下遙控器。每天的20分鐘基本都用來看公主的畫面了。


「我聽聲音就好……」斯雷因做最後爭扎。


「不行,你絕對會偷看。」伊奈帆表示很了解蝙蝠,不能通融。眼睛狀況還在復原階段,必須嚴格控管不能過度使用。


斯雷因只好嘆口氣,乖乖跑去轉開古老又收訊不很清楚的收音機。憂心忡忡道:「公主想走的路很困難,所要背負的太沉重。」改變的幅度越大,反彈也會越大,算是血淋淋的切身經驗。


韻子表情一斂,嚴肅地道:「公主說過,進行改革本來就是她不可逃避的責任,之前都是讓斯雷因君獨自背負最艱困的部分,雖然失敗了,但你種下的種子已經發芽,如今民眾要求改革的聲音日增,守舊派火星貴族已經難以抵擋,公主會把握機會繼續推動,所以你過去所付出的努力絕不是白費。


「……」斯雷因微笑不語,青藍色的眼眸綻放出點點光彩。


「不用擔心,蕾穆麗娜公主還有馬茲魯卡伯爵也都會協助她的。再怎麼說,至少都比孤軍奮戰的斯雷因君好多了。」韻子笑道。


「聽到了吧,那些不是現在的你要煩惱的事。」伊奈帆從烤箱端出法式鹹派,放涼了一點後切成八等分,在烤得酥脆的餅皮中心包覆滿滿的餡料,上層是奶白色乳酪,中層是切得細碎的深綠菠菜泥,下層是混合培根丁的嫩黃蛋皮,伊奈帆拿出單眼拍好美美的照片,待會還得放上網路。


「哦,我吃不下了……還是招待韻子小姐享用吧。」斯雷因為難地推拒,為什麼中餐跟晚餐之間還要多個點心啊,雖然口味好吃到沒話說,但他胃口不太好。


韻子立刻歡呼,她可不像斯雷因現在每天都有伊奈帆的親手料理吃還身在福中不知福。


「雖然你說吃不下是實話,」伊奈帆的左瞳輕微轉動,「但這是因為你現在胃量太小,到現在體重都還沒回復正常水平,必須增加食量,否則身體恢復也慢。我做的是好消化的點心,不會對腸胃造成負擔。」


「但是……」


「你若不吃,我就要餵你了。」當然是用嘴。伊奈帆面無表情的恐嚇一向很有效果。


「……」斯雷因一下子滿面緋紅,乖乖叉起一塊放進嘴裡。


韻子覺得自己要瞎了,不顧身材恨恨地大口啃派,吃完後趕緊告退以免要奔去掛眼科急診了。


那一日,伊奈帆動用了他所有可用的資源。


「假的塔爾西斯?所以你最近很忙就是在趕工這個?」韻子目瞪口呆看著無比精緻的山寨貨。


「多虧加姆幫了不少忙。」雖然抱怨連連,但他還是二話不說友情相挺。


「細節真好,完全看不出來是偽造的。」韻子十分驚嘆,剛才還真以為敵方機甲就在眼前。


「當然了,可不能被看出破綻。韻子,拜託你遙控了,我相信妳的操作技術。」


「我……絕不可能做到像斯雷因那樣的操控動作。」韻子感到惴惴不安。


「不,別小看自己的能力,妳的機控很好,而且只需要撐一下下,我也會配合妳的。」


「你真的要幹嗎?」


「嗯,他沒有多少時間,身體及眼睛都需要盡快醫治。」


萊艾負責引開守衛注意,讓斯雷因可以順利進入機庫駕駛塔爾西斯逃離。決戰時伊奈帆刻意引誘塔爾西斯繞到了預定的月球碎片背面死角,然後由丟卡利翁改良的重力裝置設下陷阱限制塔爾西斯的行動,之後啟動偽造機掉包,在世人面前擊墜山寨品。蕾穆麗娜公主趁著所有人的注意都放在決戰上,掌握炸毀的時機關閉了揚陸城,偽裝特洛耶特伯爵陣亡的假像。


「搞出重力陷阱完全是多餘的。」斯雷因回憶起被重壓住動彈不得的感覺挺不好受。


「那可不行,這是保險。」伊奈帆看得出,斯雷因即使答應配合前半部計畫,但當時這個人尋死的念頭是那樣強烈,他不能冒任何一點風險讓斯雷因亂來。


「不。」斯雷因低下頭,眼簾半垂:「雖然確實想過在戰鬥中轟轟烈烈做個了結,但是牽連了那麼多人,冒了這麼大的風險,我不能這麼自私,何況公主也不希望那樣吧。」


「說得沒錯。」伊奈帆放鬆了口氣:「但我希望的是你以後能多為自己而活,如果還不習慣……那現在可以為我而活。」


「你誰啊!?」斯雷因跳起來,打哪星球來的自戀橘子。


「我界塚伊奈帆是你的所有者。你在決鬥中輸了,依照規定,敗者所有的財產都歸勝利者的我所擁有,被削去爵位的你已經沒有任何資產,因此你本人屬於我。」


「等一等!我才沒有輸!你設了陷阱,還有他人插手幫忙,根本不公平,不能算數!」斯雷因立刻抗議,每次都拿這事打壓他。


「不,在全世界人的眼前,都知道我最後一戰打敗了塔爾西斯。」


「那次是做假!」不服氣、不同意、不承認、沒有這回事,前伯爵大人抬出三不一沒有政策。


看著氣鼓鼓的斯雷因,伊奈帆淡然一笑:「反正你也平反不了了。」


斯雷因嘆了口氣:「為了這些……你甚至願意放棄大好前程,宅在這裡當個三流作家?」


「我才不三流,我的烹飪美食專欄很受歡迎的。」伊奈帆眉毛一挑,終於對此稱號提出反駁。


「哼,幾萬粉絲了不起啊。」


「是幾十萬,不久後就會破百萬了。」


「……不是說要低調嗎?」


「網路上的話又沒差。」


送走韻子後,斯雷因望著窗戶外頭,天氣晴朗,陽光萬丈,眼中情不自禁流露出嚮往。


「伊奈帆,我們可以出去走走嗎?我會戴著墨鏡。」


伊奈帆瞥了眼外頭的大太陽,毫不留情地駁回:「今天外頭紫外線太強,想出去的話,晚上我會陪你去逛逛的。」


「晚上出門還不是得戴墨鏡,光線暗到都看不清楚。」


「晚上還戴墨鏡就是另一個理由了。」隱藏身分避免被認出,適當變裝是必要的。「反正我也會戴著。」


「你那娃娃臉型戴墨鏡根本一點也不適合!」


「別鬧彆扭,等你恢復得差不多就不用這樣了。」


「只有陰天或晚上才能外出,搞得好像吸血鬼。」斯雷因不滿地嘟囔,倒也沒再多抱怨。


「蝙蝠本來就是黃昏後或黑暗中出沒的動物。」


伊奈帆現在回想起來,他跟斯雷因的第一次邂逅就是在種子島的傍晚,二人在暮光中共同作戰,直到滿天星斗爬上夜空。只不過那天實在太過驚險,以至於他一直沒有注意到那夜月色很美,使得二人交錯而過。


「其實……你也用不著跟我一樣變成夜行性動物。」斯雷因悶悶地道。


諸神黃昏之後開創出全新的世界,存活下來的人應該去追求光明的未來,界塚伊奈帆理應要乘著陽光飛翔,而不是走入黑暗中夜行。


「有何不可?」


伊奈帆酒紅的眼眸洋溢點滴溫柔,輕輕一笑,將斯雷因拉到懷中環住,捏了把他的臉頰,果然還太瘦了,掉體重時很快,長回來卻很慢,看來餐點改良還得再加把勁。


大戰之後,奧丁跟芬里爾本就該走下舞台,一個邁入和平的世界壓根不需存在戰爭之神。若擔心在夜行中看不清楚前方,那就牽著他的手,他會陪伴他直到長夜盡頭。伊奈帆捧住斯雷因的臉頰,深深吻了上去。


「我說過,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抓住你。」然後這次,別想要他再放開。


END


新年賀文

雖然戰犯斯雷因這麼多人寫過了,過年嘛……就灑點糖吧!

趁著19集播映被打臉前還是快發為妙,等下吃藥時間又要到了!XD

大家新年快樂!!


评论(14)

热度(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