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A/Z】【八点档】火星碎月 第0315集

八點檔《火星碎月》系列背景,前幾篇地址:


0111集:http://mtsos.lofter.com/post/1cca075f_5495a88

0114集:http://mtsos.lofter.com/post/1cca075f_55cd56c

0116集:http://mtsos.lofter.com/post/1cca075f_568a2b4


1.本篇是過去篇,戰爭末期,斯雷因18歲,伊奈帆17歲。

2.許多便當的伯爵都活著。


因為資源限制的關係,絕大多數火星人都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在哪裡,更不知道酒品好不好,高貴的伯爵們不屑飲用單純用化製酒精與香料添加物調和而成的次品,就算能接觸到地球上珍稀釀造酒,大多也倒出一點點,端著水晶杯杵上半天,裝模作樣細細品嘗,好像就能將高雅的貴族派頭發揮到極致。


所以在重啟和平會談的晚宴上,面對享用不盡、眼花撩亂的美食美酒,軌道騎士們都有點難以自持,瑪茲魯卡伯爵表情恍惚,抱著指南針傻傻笑著,偶而對其喃喃自語;巴魯庫路斯伯爵忘了韜光養晦,四處炫耀著他的萬貫家財;沃爾伽伯爵一反平日穩重寡言形象,不管抓到誰都很親熱地對當前情勢滔滔不絕;拉菲亞伯爵陶醉地唱起歌來,說她一直很想進軍演藝圈;澤布林伯爵二話不說倒頭就睡,被侍者合力抬了出去。至於一向跟特洛耶特伯爵處不好的馬利爾尚伯爵也好不到哪裡去。


「嘔嘔~噗咳……!」


斯雷因看著本來是來找自己麻煩的馬利爾尚伯爵,卻沒忍住醉意,往自己費心紮得整整齊齊的領巾吐得亂七八糟,週遭立刻投來驚愕的視線,看好戲的,以及幸災樂禍的。


「哎呀,怎麼弄髒了?」


看到對方前襟滿是自己的傑作,馬利爾尚似乎覺得很滑稽,捧腹哈哈大笑,信手抽掉他的領巾,煞時大開口的荷葉邊散了開來,露出底下傷痕累累的胸膛。周圍傳出一片抽氣聲,情況好像有點失控,宴會大廳裡的演奏音樂依舊悠揚,大家驚疑不定場面要怎麼收拾。巴魯庫路斯伯爵停止演說,尷尬地快步攙扶走馬利爾尚伯爵。


「請見諒,他醉得厲害。」巴魯庫路斯代友人道歉,就算彼此交惡,弄成這樣也太過失態。


「不要緊,沒什麼大不了的。」知道酒精厲害也沒多大興趣的他自然沒有喝過量。


斯雷因面不改色,完全無視周圍所有的竊竊私語,頂著一身嘔吐物大大方方離開晚宴會場。反倒扎茲巴魯姆伯爵臉色比斯雷因還不好看,淡淡瞥了眼連腳步都不穩的馬利爾尚伯爵,巴魯庫路斯打了個寒顫,恐怕好友之後幾天不好過了。


「非常抱歉,斯雷因大人,屬下這就為您清理。」哈庫萊特亦步亦趨跟著進了休息間。


「幫我把髒掉衣物收拾乾淨就好。」


斯雷因俐落地把衣物服脫了,外套、領巾與襯衣都慘不忍睹。哈庫萊特恭敬捧著酒紅色的伯爵服退下,要搞定這套衣服可要耗費不少功夫。還好遭殃是自己,要是吐到其他心高氣傲的伯爵身上,或是地球聯軍的哪個高官,明日的談判搞不好還要生變呢。由於斯雷因已經很習慣應付各種刁難,面對這種狀況絲毫不受動搖,反而暗自感謝馬利爾尚伯爵,若不是因為這個小插曲,他還沒辦法光明正大從晚宴中脫身,誰讓一般伯爵可不會帶著兩套禮服外出,穿著便服出席晚宴又何其失禮,這是不得已的退場……斯雷因微微勾起嘴角,


不過少了服裝確實是個麻煩,總不能一直裸著上身吧。斯雷因抽了幾張紙巾在洗手間整理,他查看時鐘,也許還夠時間去弄套便服來,他借了件清潔員夾克,就這樣溜到交通工具停泊區。


「現在市區應該還有店面開著。」斯雷因跨上他Aldnoah驅動的重型機車。


「嗯,不過時間也不早了,可能動作要快一些。」冷不防有道沉穩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把斯雷因驚得差點跳起來。


「界塚伊奈帆?!你為何會在這裡?」斯雷因震驚回頭,這個人何時也從宴會廳跑出來,無聲無息坐到他的後面還一臉理所當然樣,彷彿這台機車的後座本來就是屬於他的,大晚上嚇人不帶這樣好嗎?


「我想去買解酒藥,晚宴的敬酒太多,分析引擎與神經連結敏感度變遲鈍了,效能下降了將近60%,換言之我醉了,這是嚴重狀況。」


這個人連醉酒也要這樣資訊分析嗎?而且依然毫無表情,雲淡風輕,面色都不紅一下。


「……你可以拜託部屬去買。」聽說這個人還是少尉。


「同樣地,你也可以叫隨從幫你買衣服。」伊奈帆的義眼發出輕微的轉動聲響。


「……萬眾矚目的界塚少尉從晚宴中失蹤可不是件好事,公主也會擔心的。」為何喝醉的人對答還要這麼犀利,好煩。


剛剛這個人明明還與公主聊得很愉快,兩人間的氣氛很融洽,給人一種任何人都無法打擾介入的感覺,看著那兩人,又想到最近不斷傳出有關政治聯姻這種老掉牙作風的和平策略,斯雷因升起股心煩意亂的感覺,為了逃避那種混亂的情緒,所以正想藉故離開。


「嗯,我已經跟要敘舊及需要照面的人都打過招呼,所以可以安心離場了。」


「……」也太率性了吧?斯雷因努力想出拒絕理由:「你可以去開你自己的軍卡。」


伊奈帆仍舊面無表情,但是斯雷因不知怎麼地可以看出那帶著責難的眼神:「萬一被抓了怎麼辦?我現在這樣子算是酒駕啊。」大家都知道酒駕可是很惡劣的罪刑。


「我不也一樣……」他雖然不算醉,可酒還是有喝一些。


伊奈帆搖頭:「你身分屬於火星,所以不受到地球交通條款的約束。」


「是這樣嗎?!」是說界塚伊奈帆為何一定要逼他承認自己違規駕駛?


「對了,說起來你不是未滿18歲嗎,本來也不該喝酒?」


「是啊,所以我也沒有駕照呢。」年齡不到還不能考。


「…………」但卻能駕駛鐵甲騎兵。


「其實我有軍部發的特許,你不用擔心我。」


「我沒有在擔心你。」


兩人抬槓了半天,總之伊奈帆完全沒有半點要從他後座挪開尊臀的意思。與這個人交手了這麼久,斯雷因很清楚知道一件事,界塚伊奈帆不是會輕易改變決定的人,他若打定主意要做什麼事,十台KG-6都拉不住他,何況斯雷因現在也沒有十台KG-6,雖然他並不明白為何對方會突然跑到他的機車上黏住,很不合常理,只能說界塚伊奈帆真的醉了。


那他可不可以呼叫哈庫萊特,趁四下無人把他扔進垃圾焚化爐?


嗯,公主促成的重啟談判慶祝晚宴,不能不給公主面子,何況這樣會鬧太大,他想中離的事就會被發現。他本來除了買衣服,主要是想要散心透氣,現在突然冒出個界塚伊奈帆,根本只有煩心哪裡還能散心。但是轉念一想,能讓這傢伙遠離公主也不錯。


「你要是路上被甩出去,我可不管。」斯雷因冷冷道。


「放心,我會死命抱緊你。」伊奈帆嚴肅表明要摔出去絕對不會只有自己一個摔出去。


「……你抓後面的把手。」


但伊奈帆的手臂已經環上來,從來沒有誰像這樣緊緊摟抱過他,所以斯雷因也不知道自己腰部挺敏感,身體反射性一顫,倒抽一口氣,差點就跳了起來,他有些慌張地壓下自己想給對方一肘子的衝動,冷著臉裝作若無其事樣。


好容易才克制自己身體的過度反應,全力忽視腰部傳來的緊張訊號,感覺腹部被緊緊勒住,可以清楚聞到對方身上刺鼻的酒氣,的確不適合開車,而且繼續跟公主說話也很失禮。


「這場面被看到還得了……」斯雷因自言自語般抱怨,萬一被人誤認他跟這名地球軍官交情很好怎麼辦。


「說的沒錯,那我們還不快離開?」伊奈帆鎮定地催促。


「……」明明是伊奈帆的問題,為何變成好像是因為他動作太慢。斯雷因覺得自己當上伯爵後修養反而變差了,他以前不會這麼容易火氣上升,不對,分明是橙色傢伙害的。


忍住不自在的感覺,機車快速衝了出去,朦朧月光下景物飛快後退,車速越飆越快,原本煩悶的心情被遠遠拋出,呼嘯風聲從耳畔刮過,斯雷因漸漸沉醉在清涼的夜色裡,卻在此時聽到身後傳來一聲微弱的嬌吟。


「噁噗嘔……」伊奈帆的呻吟聲一聽就不太妙。


「喂等等!你可別吐在我身上!」斯雷因大吃一驚,方才被吐前胸已經夠嗆,別背後再來,而且現在衣服還是借來的。


「你騎太快了,我胃不舒服。」


「快?」斯雷因著實一愣,他覺得自己速度明明很緩慢,掃了眼儀表,困惑道:「不是才時速180公里而已嗎?」由於已經習慣駕駛塔爾西斯打宇宙戰,閃避排山倒海而來的槍林彈雨同時還要高速進攻,真覺得現在速度完全稱不上哪裡快。


「而且沒戴安全帽,風壓吹得我很難受。」


「火星騎士從不搞安全措施。」


「包括在床上嗎?」伊奈帆很小聲。


「你說什麼?風太大,我沒聽清楚。」斯雷因皺了皺眉。


「沒什麼……根據我左眼精密估測,你若時速超過60……不,50公里時,我就會嘔吐。」伊奈帆很正直地宣告。


「什麼?這也太慢了吧!?你平時駕駛KG-6才沒這麼慢!」


「其實我在斯雷普尼爾裡有放嘔吐專用袋。」看他準備多萬全。


「真的還假的?!」斯雷因眼角一抽,覺得以後會有點難以直視橘色機體。


「嗚噁嘔,我要吐了……」伊奈帆死命貼緊了斯雷因後背。


「不!!好好~~我放慢速度就是!」為了避免慘劇,斯雷因臉色一黑,急忙降低速度,「反正我也不是太習慣只有平面空間的駕駛。」總覺得空間感有點失調。


駕駛高科技的火星Aldnoah機車卻像老爺車速一樣慢吞吞,沒戴安全帽的兩人穿著怪異還緊密雙貼,沿路不斷被比他破爛許多的地球普通車輛超車也就算了,還不斷被路人投以奇怪的眼光,首先這台火星機車異常醒目,其次駕駛者上半身只套著清潔員夾克,下半身卻是酒紅色長褲及長皮靴,超不協調。後座的人一身襯衫領帶西裝褲,雖然服裝比較正常一些,但兩人貼得很近卻顯得氣氛莫名壓抑。


為了打破尷尬的沉默,也為了自己長久以來的疑惑,斯雷因試探問道:「界塚少尉,你總是駕駛舊型的KG-6,也只有你一台是橘色塗裝,在戰場上不是很容易成為目標嗎?」


關於這個問題早就不少人問過伊奈帆,也要求他更換塗裝,他早準備了不同的標準答案來應付不同的人與狀況。


「橘色是今年時尚流行的顏色,怎麼能隨便換掉?」


「正經回答!」


「我很正經,現在到處都賣橘色的衣服包包。」


「敷衍可不是禮貌的回答方式。」斯雷因批得一點也不留情。


「你擔心我?」伊奈帆輕笑,明明塔爾西斯才是真正吸砲彈的標靶,一到戰場都是瘋狂洗彈幕,不知浪費了地球聯軍多少彈藥。不像他還需要跟著馬斯坦小隊一起行動,受同伴援護。


「誰在擔心……」斯雷因停頓了一下,卻改口:「對,我是有點擔心。」


音波的訊號流經過左眼,通過嚴格的考驗,如此直接且誠實的回答讓伊奈帆微微睜大了眼睛。


「你若是被擊墜,公主會難過。」


「我還以為你求之不得?」


「若要發生那樣的事,也該由我來打敗你。」


「你想被公主討厭?」伊奈帆眨了眨眼。


「……」斯雷因只是沉默以對。


伊奈帆覺得心中的疑惑又增加了,沒有人會想被公主厭惡,特別是斯雷因.特洛耶特,所以這個地球裔伯爵內心在想什麼,為何他總解析不出來。是認為公主討厭他後,他更能放手去做想做的事?還是存著某種想親手解決宿敵的執著?不管怎麼樣,現在大概得不到答案,因為斯雷因並不打算回應,反而繃著一張臉拋出另一個一定會出現、而且令人堵心話題。


「關於你跟艾瑟依拉姆公主之間的……和平策略,你是怎麼打算?」斯雷因迴避了那個讓他煩躁的詞彙。發覺伊奈帆在他後座也有好處,這樣對方就看不到自己的表情。


「不清楚,但若這樣真能順利結束戰爭,我不應該不去做。而且我也……喜歡瑟拉姆。」


「我反對。」斯雷因語氣堅定。


「是因為你也愛慕公主?」


「不是這個原因。」


「難道你不希望結束戰爭嗎?」


「我希望,但是你剛說喜歡公主時,遲疑了一瞬。」


「……」伊奈帆默然。這人並沒有連結神經的分析引擎吧?伊奈帆自省片刻,他對於如何處理自己喜歡的心情不太擅長,並且懷疑自己其實是越喜歡反而會更猶豫的人。


嘰嘰──


斯雷因突然無預警煞車,尖銳刺耳的剎車聲在夜裡拉得格外長,車身側旋半圈,急停在馬路邊,慣性使得伊奈帆身形不穩,差點真抱著斯雷因飛了出去,還好車速不算快,他就知道對方駕駛習慣不按牌理出牌,不禁暗自佩服了一下自己的英明。


「下車。」


「怎麼了?」伊奈帆聽出斯雷因聲音中的緊張程度上升。環顧了一下四周,嚴肅地勸告:「特洛耶特伯爵,我能理解你想幹掉我的心情,但這裡不夠偏僻,應該還不能作為毀屍滅跡的地點。已經快到市區,不僅建築物密度提高,車輛往來也多,很容易被目擊。」


「雖然界塚少尉直白說出我的心聲,但談判期間我不至於這麼明目張膽。」斯雷因指向前方:「停車是因為那個。」


對向車道有個物體在路中縮成一團瑟瑟發抖,斯雷因邁開步伐奔過去,趕在下輛車行駛過來前驚險抱離,是一隻髒兮兮、毛糾結成一球球的混種狗,牠神經質地抗拒掙扎,不停扭動哀鳴,斯雷因柔聲安撫,輕摸那隻受驚嚇的小型犬,直到牠漸漸安靜下來。


「貓眼夜視能力佳?」伊奈帆走了過來,在這種黑暗中,居然注意到了那樣暗棕色的小動物。


「又在說什麼……?嗯,有項圈,是走失的嗎?有點受傷,還有皮膚病的樣子。界塚少尉,麻煩你一下。」斯雷因捧起小狗遞了過去。


「好的,交給我吧。」伊奈帆點了點頭,穩穩接了過來,溫柔拍拍小狗的腦袋與後頸,一本正經道:「你想怎麼處理?紅燒?油炸?這隻太小了,只能選一種方式。」


「去看獸醫啦!而且吃狗肉違法!」他記得這人是日本籍不是韓國籍吧?!酒醉到底會使人言行多出格?


「火星方的你不受地球規範,而且有的地球國家是可以……」


「去最近的獸醫院!」斯雷因驚恐地把小狗抱回來,拉下胸前拉鍊,小心翼翼塞進自己夾克裡。


斯雷因回到機車上,頃刻間有想要秒催油門加速衝刺,遠遠擺脫界塚伊奈帆的衝動,不過他還是耐著性子,等對方從容不迫回到他的後座,為何伊奈帆就這麼有自信自己不會拋下他?


「少尉,請指示方向。」


雖然伊奈帆的分析引擎效率變差,找出家附近的獸醫院依然不成問題。


「直行800公尺後左轉,在第三個路口右轉,然後靠右側行駛……」


伊奈帆環抱前方斯雷因的腰,這一次仍能感到對方在瞬間反射性釋放的不適應抗拒,其實這對他來說也是初次坐在某個人機車後座親密抱著另外一個人,這種感覺很微妙,他並不習慣與他人距離過近,前方還未完全成熟的身軀肩背不寬,那長期包裹在層層禮服下的腰圍似比他測估得要狹窄,還未來得及生長至成熟的體格,觸感卻比想像中更結實柔韌,透過彼此緊貼傳遞過來的溫暖讓他不禁有一瞬恍神。 


「不要亂摸。」斯雷因冷聲警告。


「是小狗在亂動。」伊奈帆很無辜地辯解。


外套裡的小狗不安分地扭來扭去,一邊嗚咽還不時舔斯雷因幾口,麻癢的感覺讓斯雷因很難心無旁騖駕車,何況伊奈帆摟抱著他的腰,不時托一下小狗,還不斷把溫熱的氣息噴到他後頸,他一再告訴自己不要跟酒醉的人計較卻無法避免越發心神不寧,臉上表情有點繃不住,伯爵大人的架子就快要端不住。一連跑了三家,才找到間還沒休息的獸醫診所,進行一番護理後已經沒有大礙。


「項圈裡有主人的資訊,已經聯絡上了,是走失的。」斯雷因按照聯繫方式打過去,順利連絡到飼主,伊奈帆看著斯雷因撫摸已經很黏著他的小狗,露出一種如釋重負的柔和表情,心裡升起一絲異樣情感。


等到主人急忙趕到把狗接走後,伊奈帆問:「若這隻狗不是走失的,而是被丟棄的,你打算怎麼辦?」


斯雷因一愣,微微低下頭,伊奈帆竟在那張一直掛著面具的臉龐看到一絲難受,哀傷,抑或是不忍?軌道騎士居然會露出這種表情,他所散發出的孤獨氣息,就像被拋棄的是自己,這很莫名其妙,畢竟比起侵略戰爭造成的無辜傷亡,一隻流浪狗的命運是如此微不足道,穿過整片戰火,向路邊的一隻狗付出關懷,這算不算是種虛偽呢?


不過這一瞬短得幾乎讓伊奈帆以為是自己的錯覺,斯雷因已經抬起頭來,表情一凜,目光灼灼:「真的那樣的話,就只好交給少尉清蒸了。」


「伯爵真是風趣。」伊奈帆笑了笑,對斯雷因來說這笑容真是有夠假,接著又臉色一歛,沉下聲音冷冷道:「但我主張我們應該提著槍去把棄養的主人幹掉。」


「少尉也很有幽默感。」斯雷因微微詫異,揚起嘴角。


「哪裡,我是認真的。」伊奈帆的表情的確正經。


「……」斯雷因短暫沉默了一下,輕輕地道:「現在是戰爭時期,總有很多無可奈何的狀況,或許是因為主人也有迫不得已的理由。」


「我是絕不會拋棄的。」伊奈帆面容嚴肅,平靜卻無比認真地道:「就算一時因為情非得已走丟,無法在一起,但我也一定會去找回來的。」


「……少尉對狗真好。」


「比不上伯爵,比起認識已久的對手,對初次見面的流浪狗如此溫柔體貼也是理所當然的呢。」


「……你是心理有什麼不平衡嗎?」


「完全沒有。好了,我們去買衣服吧。」


「哦?」斯雷因玩味地看著伊奈帆:「不去買解酒藥了嗎?」


「不用了……」


正走向停車處的伊奈帆突然停下腳步,斯雷因不解地回過頭,看見伊奈帆握了握拳頭,沐浴在柔和的月光下,神情卻有那麼點徬徨,就像一個在大馬路口迷了路的害羞孩子,決定鼓起勇氣找個陌生人詢問方向,他別過頭,躊躇再三,才終於又看著斯雷因的雙眼:


「其實我沒有醉。」


「我知道。」斯雷因面色如常,沒有半分驚訝,若要說感到意外的話,那也是來自伊奈帆突如其來的坦白與他那一反常態的猶豫不決。


界塚伊奈帆智商超群,但是演技不太高明,那雙朱紅色的眼眸一直都清平如鏡,掩飾不了清醒。


「我一口都沒喝,瑟拉姆不小心把白酒打翻在我身上。」所以他才會一身酒氣。


「我知道。」其實他都看見了,因為他始終注意那兩人的方向。


「對不起。我只是想找機會了解斯雷因.特洛耶特。」畢竟他們能直接互動的機會實在不多。


「我知道。」因為他也同樣想要了解地球軍的對手。


「對不起。」


「界塚伊奈帆,你沒對不起誰。」斯雷因抬頭望了望黑暗的夜空,也許喝醉的是自己才對。


「對不起,斯雷因。」


「……叫我特洛耶特伯爵。」斯雷因閉上碧藍色的眼睛,靜靜發動機車引擎:「界塚少尉道歉的對象也不該是我。」


放眼望去,整條鬧區街上的服飾店大都是橘色系的衣著,就算不出現在布料上,也少不了橙色配件,果真今年流行橘色嗎?斯雷因不清楚地球的時尚圈在流行什麼,沒想到剛才伊奈帆不是胡謅的。


現在他們需要買兩套衣服。


不過看來看去,許多衣飾都是橘色為底,搭配鐵灰混色,間或白色條紋,點綴一點點的青碧色,這種色彩搭配可真眼熟,該不會……斯雷因猛然大悟,會突然流行橘色的原因,莫非是因為他旁邊這個人嗎?


啊,真不愧是地球的英雄。


雖然成為服飾潮流,不過戰場上應該沒有士兵敢把鐵甲騎兵塗裝成橘色吧?那簡直就是找死的行為。想到這裡,斯雷因禁不住揚起嘴角。


「在看什麼?」伊奈帆注意到斯雷因居然一言不發盯著他笑,自己臉上沾到什麼不成,下意識抬手摸了摸。


「在考慮要買什麼才合適。」斯雷因扭過頭。


當初他曾想一槍斃了提出讓公主與這人策略婚姻的人,現在卻覺得……


果然還是該用高爆重型機關槍連續掃射才對。


「不如我們都買T恤吧。」伊奈帆沒有揭發對方的不誠實,自顧自走進一家店,率性挑選了一下,抓起一套印著水墨橘子的潮T,剪裁設計富有年輕活力,遠比襯衫領帶或是酒紅色厚重禮服更適合他們的年紀。


「不要橘的。」斯雷因搖搖頭。


「不喜歡橘色嗎?」伊奈帆困惑地望著他。


「不……其實我喜歡橘色。」斯雷因露出淺淺笑容。


橘色是藍色的對比色,在晴空之下,碧海之上,只要點綴一丁點的橘色就是極鮮明的存在,即使落進漆黑的戰場仍然那樣光燦奪目。


「可是那顏色並不適合我。」


因為那是既耀眼,又溫暖的顏色。


是跟他無緣的光明色。


「老闆,我要兩套一樣,分開包裝。」伊奈帆俐落結完帳,很大方遞了一套給斯雷因:「我們身高只差一點,但身材沒差太多,同尺碼應該沒問題。」


「咦?你有沒有在聽,不要擅自決定,我明明說我不要。」還一樣款式,會讓人誤會好嗎?從各方面來說都不行這樣的吧。


「老穿像你那樣死氣沉沉、充滿壓抑的禮服會招致不幸,聽說你的人生總是顛沛流離。橘色是我的幸運色,我不介意分一點運氣給你。」當初因為這個顏色斯雷因才會找到他,之後也才繼續在戰場上相遇,讓他不用花太多力氣就能看到這個人,然後他就有機會打敗這個人,或者接觸這個人。


「要你多管閒事!」是敵人的幸運色不就更不能穿了嗎?!


「其實最主要是……」伊奈帆很罕見地露出為難的表情:「好像也沒有別的選擇。」


「……!」斯雷因一愣,環顧四周,茫然地發現自己還真的被一整片橘色所包圍,四面八方,滿坑滿谷,其中最耀眼的橘色還堵在他的正前方。


……所以他現在是無處可逃了嗎?


嘆了一口氣,斯雷因終於接過伊奈帆執拗遞著的衣物:「因為夾克要還給別人,我就勉為其難接受,不過明天過後我就不會再穿了。」轉身走向更衣室。


「我知道。」伊奈帆走向另一間。


「我對於你的運氣也沒興趣,那不科學。」


「我知道。」伊奈帆莞爾。


「還有最重要的,別以為這樣我就會贊成你和公主結婚。」


「我知道。」伊奈帆露出斯雷因從沒見過,沉靜又溫柔的微笑。


END


一、本來想在白色情人節前寫完的,遠目

二、八點檔現在只好寫一篇算一篇了,順序不定,想到什麼寫什麼,風格就是雙方不斷嘴砲!

三、本篇原本的預計是,因為正常狀況下試不出老是充滿戒備的斯總

故伊總借酒裝瘋去試探對方,所以所有言行都是故意出格的,製造非正常狀況

斯總老早看穿對方演戲,故意配合,反試探對方

但其實斯總真喝醉,後來的試探趨向失控,斯總推倒了伊總

心想你再演吧,再演就要失身了你看看你哈哈哈

結果伊總高明逆推翻身保住小菊花

斯總心想好啊沒關係,看你能裝醉到何時,吃得下去嗎你!?

結果沒想到伊總真的就這樣順勢吃到底了

隔天雙方醒來只想撫額石化跳樓挖洞撞牆各種毀屍滅跡

但還是硬撐死要面子,擺出這一切發展完全都在我預料中這絕對不是意外的冷豔高傲樣。


……不過因為是八點檔就只能走清水擦邊曖昧風,畢竟八點檔是不可以出現限制級情節對吧?以上請自行腦補!


四、看了22集,嘈點很多,但雙男主終於又見面相殺好開心!

不過只剩兩集劇情收得完嗎?!好捨不得完結啊,期待續作或劇場版!


五、最後的廣告時間:

聽說我的本宣有點低調……那每次更文就在最後放一下廣告!

A/Z奈因本《失落碎月》,淘寶: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30r.1.14.1.MXRRM2&id=44154645560&ns=1&abbucket=6#detail

主篇章收錄Lost Fall跟其他A/Z短篇



评论(12)

热度(134)

  1. Fuera del Mundo每日囧S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但愿长醉不愿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