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伊奈斯雷] 明日AO 02

前回:[伊奈斯雷] 明日AO 01


 「……」在會議室中,參加奇襲作戰討論的眾人面面相覷,陷入一片沉默,神情凝重看著界塚伊奈帆。

 

馬克芭蕾吉艦長清了清喉嚨,率先在尷尬氣氛中開口:「界塚少校,你是說,你已經歷過發生在明日的戰爭,並且我們全部都會戰死。」

 

「沒錯。」伊奈帆很肯定地點了點頭。

 

「所以你穿越時空回到現在來警告我們?」

 

「我想避免悲劇發生。」

 

鞠戶大尉呼了口氣,似乎很傷腦筋的抓了抓頭髮:「界塚弟……你最近是不是過度使用左眼?」

 

「……雖然一直都在使用,但我有節制。」

 

萊艾很不給面子地吐槽:「什麼!你竟然也知道節制兩字怎麼寫?」

 

雪姐立刻愁眉苦臉:「我明明一直叮嚀奈君要多休息,奈君老是不聽!超令人擔心!」姐姐真是難為。

 

「雪姐,我不是精神分裂症,也不是產生幻覺。」伊奈帆特別強調。

 

眾人心想精神病患通常都不覺得自己有病,尤其是病入膏肓的那種,而且智商高的是不是容易精神分裂啊?看起來伊奈帆症狀特別嚴重,現在大戰在即,這可怎麼辦?但這也一定是因為他們平常太依賴他了,居然害得伊奈帆如此操勞,過分勉強自己,回頭一定要請耶賀賴醫生給他全面詳細檢查治療,順便強制他好好休息才行。

 

丟卡利翁號成員有志一同,紛紛露出自責又悲憫的表情,痛恨自己為何沒多關心照顧伊奈帆,害他煎熬到發病,簡直罪大惡極,十惡不赦。

 

「……我知道一時要大家接受有點困難,我開始也覺得難以置信,但我絕對不是因為腦子有洞而胡說八道。」伊奈帆覺得眾人充滿不忍、淚眼汪汪的眼神讓他壓力有點大。

 

不見咲副艦長提出疑問:「如果照你所說,那你怎麼能夠回到過去……現在?」

 

「雖然我不知道能夠穿梭時空的原因,但大約跟Aldnoah有關係吧?」伊奈帆也只能這麼推測了。

 

「現在Aldnoah是我們的敵人,它卻讓你穿越時空,給你改變不利過去的機會?」

 

「我不知道。」伊奈帆只能搖頭,這點的確不合理,他也想不通。儘管他沒有任何證據,他心底一廂情願推測,會發生時空重置,也許是瑟拉姆還未完全被Aldnoah吞噬,她的意志給予了他機會也不一定。

 

眾人又回到一開始默默無言的狀態,人類面對匪夷所思的事情時,會懷疑,會否定,會逃避,但說出這件事的不是別人,偏偏是伊奈帆,是那個智商破表面無表情絕不在重要時刻亂開玩笑的界塚伊奈帆。

 

「……」伊奈帆感到自己被看得發毛。好吧,就連他自己都快要對自己是不是腦傷產生幻想沒有把握了。

 

「雖然聽起來相當不可思議,但是我接受界塚少校說的話。」馬克芭蕾吉艦長率先舉起手,對於界塚伊奈帆她向來給予無條件信任。

 

「畢竟對手是Aldnoah,會發生什麼樣的狀況都不稀奇,而且能夠小心點事先預防總是比較好。」萊艾呼出了口氣。

 

「伊奈帆,反正一向都聽你的,再聽你這一回也就跟平常一樣而已。」加姆爽朗地笑開了。

 

「就是啊,大家同心協力,總有辦法解決!」韻子也急著表態支持。

 

「我們也是久經與Aldnoah作戰,接受力可沒這麼差。」鞠戶大尉左臂橫於前胸,右手摸了摸下巴鬍渣,反正聽界塚弟的話基本沒有錯過。

 

「奈君真是的,可別想一意孤行,獨自承擔!我們要共同面對!」界塚雪叉著腰,擺出大姐的架子。

 

「謝謝各位能相信我。」伊奈帆鬆了口氣,之前預料到眾人一定會懷疑這件事,他得費好番唇舌說服大家,沒想到這麼順利取信於同伴,丟卡利翁號夥伴之間的羈絆超乎他想像得要更強,滿滿的溫暖與感動在伊奈帆內心流淌。

 

伊奈帆發自心底露出笑容:「我會盡全力讓大家度過難關。」

 

伊奈帆一向為保護他所珍視的親朋好友此戰鬥,從過去到現在,從現在到未來,始終如一。

 

「若真是精神分裂造成的誤會,頂多仗打完後再把伊奈帆緊急送醫院。」

 

「咦?確定不現在就先送醫院嗎?」

 

「我們總要試著先搶救一下啊。」

 

「……」伊奈帆無辜地看同伴不肯放過難得的好機會,卯起來調侃他。

 

但伊奈帆錯估了一件事。

 

儘管同伴都上過多次戰場,早就視死如歸,但沒有人能淡然到在面對死亡時還談笑風生,他們只是都已經很好地訓練自己控制及壓抑埋藏在本能中的恐懼,完美掩飾到連他們自己都以為可以對生死置之度外。但是現在經由伊奈帆口中平靜說出確定的死亡宣告,就像在薄薄的冰層中心敲下一根銀釘,以釘眼為中心向外崩裂成一塊塊,每個人顫顫巍巍立於搖晃不已的浮冰上,不知何時會再也站不住,噗通一聲沉沒於水底。

 

第二日,伊奈帆讓同伴迴避強敵,可是戰場上的險惡狀況並未改變,躲避得了第一次危機,緊接著迎來第二次,躲得了兩次致命攻擊,卻跑不了第三次的殺招。當第一個同伴倒下,其他人便感到判決的鐘聲已經敲響,已有裂痕的玻璃迅速往不可預知的方向裂開,輕輕一碰就瞬間崩落,藏於內心深層的壓力緊繃達到極限,身體不自覺發抖,操作開始失誤,失去原本穩定步調,防守陣線很快分崩離析。伊奈帆同時也低估同伴看到失去友人時的反應,韻子被擊斃讓萊艾悲憤地瘋狂掃射。

 

「萊艾!冷靜一點,對方的Aldnoah普通攻擊無效,妳在浪費子彈!」伊奈帆大吼卻也喚不回友人的理智,她的洩憤行為招來更快的自毀。

 

「奈君已經盡力了,不要責怪自己,你做的很好。」被鋒利無比的Aldnoah分子級超高張力細絲像切豆腐一樣切割成碎片前,界塚雪流著眼淚笑著說。

 

「雪姐!!」伊奈帆拼了命奔過去,卻只能眼睜睜看著KG-7支離破碎,然後短路爆炸,操作把手幾乎被他捏得斷裂。

 

不對!這一切完全錯誤!

 

他不要聽這種交代遺言的話,他重走一回不是為了取得同伴諒解,不是為了親人不怪罪於他,不是為了再次眼睜睜失去珍視的人。

 

界塚伊奈帆為了守護親友才上戰場,所以再一次在眼前失去一切是難以承受的,更別說他原本還想拯救艾瑟依拉姆。羈絆越強烈,打擊也就越沉重,像給即將溺斃的他拋了根銹鐵做的稻草,可笑的是他還死命抓著不放。

 

輕飄飄的細絲像少女柔軟的雙手,一圈又一圈繞上斯雷普尼爾,溫柔纏綿,深情款款,伊奈帆沒有半分閃躲,或做出任何反應,他不知道自己還能剩下什麼戰意。

 

已然放棄的無神眼瞳已經拒絕對焦,左眼分析引擎卻在此時傳來滴滴聲響,即使沒有主人下令它也依然盡責地不斷工作。前方螢幕最後呈現的畫面是塔爾西斯嚴重損壞的模樣,雪白嵌金的機身上,銀紫色光輝不斷潰散,卻仍在做最後掙扎,直到不支崩毀。

 

啊啊,你也還是……

 

………………

 

「伊奈帆!你該不會暈機了?」韻子大力拍了一下他的背,「你在發什麼呆?馬克芭蕾吉艦長馬上要召開作戰會議了。」

 

伊奈帆有如佇立的石像動也不動,韻子奇怪地看過去,發現伊奈帆臉上似乎籠罩著一層堅冰般的陰影,她被嚇了一跳,連本來想偷笑的萊艾都感到股莫名寒意,她們都沒見過伊奈帆這種表情。

 

「伊奈帆……?」韻子不安喚道。

 

伊奈帆緩緩抬頭看著空中的海鷗在天際翱翔,斯雷因法國勝利演說的塗鴉照片隨著大型拖曳軍卡緩緩從他眼前駛過,他死死盯著紅色油漆的去死大字,不知怎麼地,好像得到了某種啟示。

 

「抱歉,韻子,萊艾,妳們先去作戰會議,我還有點其他事情要做。」伊奈帆轉頭,表情已經回復如常,剛剛那種冰雪不化的神色已經消失無蹤。

 

「欸?等等,你要去哪?伊奈帆?!」

 

伊奈帆指示左眼搜尋駐軍基地火星部隊區,馬上就得到方位,一路上腳步不停,引來不少側目,新聯軍地球部隊與火星部隊即使共同作戰,但駐地基本上是井水不犯河水,尤其是像界塚伊奈帆這樣出名的火星殺手出現在火星軍營中簡直異常礙眼。

 

他無視所有投來的敵意目光,多名火星軍官緊跟在他身後,不懷好意,蠢蠢欲動,卻沒有誰真正去攔阻氣勢洶洶的界塚伊奈帆,直到那個白金髮色,輝玉瞳色的挺拔身影出現在他的視線正中,才停下腳步。

 

斯雷因沒穿厚重多層的酒紅色制服,只簡單套著件無袖緊身運動背心,下身搭配低腰的石青色牛仔褲,伊奈帆微微一愣,因為見面總是在工作場合,導致他幾乎沒看過斯雷因穿著便服,原來他平日生活化一面是這樣子的嗎?左眼分析顯示他呼吸頻率較平常稍快,體溫偏高,汗流浹背,推測剛剛才進行完高強度體能訓練,也沒先把自己收拾一下就直接進行下一個訓練項目。斯雷因身上綁著槍帶,伊奈帆掃了眼,一大一小兩件槍套分別掛在腰際左右,一把是慣用的小型槍,另把是戰場上看到他使用的。

 

斯雷因沒有理睬身後騷動,聚精會神地練習射擊,他站得筆直,手臂平舉,瞄準標靶的姿勢穩定得像尊標準示範雕塑,纖長的眼睫專注到半分也不眨一下。才剛成年的身形還沒有完全褪去少年時期的青澀,受到大量出汗而轉變深色的衣料緊貼收束,清晰地刻出他消瘦卻分明的肌理輪廓。

 

在逆光之中,伊奈帆有點難看清楚斯雷因的臉部線條,但那雙碧藍色眼瞳在暗處不動聲色地流轉光輝,靜靜洩漏出不可撼動的堅毅;與神情反差不小的是那頭自然捲的蓬鬆髮絲,隨意撥弄沒什麼造型卻又不顯凌亂,反而會讓人想伸手揉一揉。

 

巨大的槍響一聲接著一聲,他的槍法準確漂亮,伊奈帆近乎出神地看著斯雷因將這輪射擊完畢,直到啪喀一聲再度換上新的彈匣時,才伸手調整了一下自己的領帶,走上前去:

 

「斯雷因.特洛耶特,我想與你私下談談。」

 

界塚伊奈帆在作戰會議上經常見到斯雷因,多數人曾認為那兩人會水火不容,但跌破許多人的眼鏡,其實他們常常意見一致,若是不知情的人,還會誤以為這兩個人默契很好,是認識多年的同陣營夥伴。但扣掉會議及公開場合活動外,他們幾乎沒有過私下往來。

 

聽到身後傳來熟悉無比的聲線,斯雷因頓了頓,回過身,手槍卻沒有放下,而是跟著身形順勢一轉,直指伊奈帆的腦袋。

 

「界塚伊奈帆,有什麼事不能在公開場合說呢?」斯雷因漠然得就像是隨時會扣下扳機。

 

這個景象讓伊奈帆有一瞬恍惚,彷彿時光在剎那間倒流,他們同時回到那座失去動力的揚陸城內,眼前這個人還是穿著最低階士兵軍服的少年,才剛把卡住的子彈推回槍膛裡,伊奈帆試圖把那兩個身影重疊,發現斯雷因好像變了很多又好像完全沒變,從那以後又過了幾個年頭,時光飛快得一晃而過,卻又似乎久到像幾世紀前的事。

 

伊奈帆心想,就算斯雷因現在真的開槍了,自己一定不會有任何驚訝,畢竟此刻他也充滿了想拔槍回擊的衝動,而這一次,他肯定自己絕對不會輸。

 

「斯雷因.特洛耶特,我從明日的戰場回到現在,我曉得你會被怎麼打敗,所以你一定得和我談。」他無懼地直視火星部隊的指揮官。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斯雷因口氣不變,瞳孔微微收縮。

 

「說謊,你知道。」伊奈帆已能確信自己推測正確。

 

斯雷因沉默了片刻才道:「真是討厭的左眼……但你比你的左眼更討厭。」

 

「我的左眼也這麼說。」伊奈帆幾不可見地揚起嘴角。

 

「啊,是你的話,一點都不意外。」斯雷因眼簾半垂,收回手槍,乾淨俐落地清槍上保險,收回槍套,豎起手掌一擺,示意在不遠處警戒的部屬全都退下,在眾軍官的不滿眼神中,伊奈帆大剌剌隨著斯雷因進到他辦公室。

 

這間駐紮地的辦公室也屬於臨時性質,除了桌椅外沒有放置什麼物品,僅有排書架和幾樣簡單的家電,雖然並不豪華,但也維持得乾淨整齊,隔音效果良好。

 

「那麼,你要談些什麼?」斯雷因從小冰箱拿出罐裝可樂,遞了一罐給伊奈帆。

 

「剛運動完最好不要喝這種飲料。」伊奈帆面無表情提醒:「冰的更是不好。」

 

「你是特地來這裡矯正我的飲食習慣嗎?界塚少校。」斯雷因完全沒有因為健康勸諫而停止打開拉環,他現在渴得要命,鐵鋁罐口輕貼薄唇,冰涼甜膩的液體服從地心引力流進喉嚨,隨著罐內飲料一點一滴減少,白皙的脖頸也一寸一寸仰高,喉結隨著吞嚥反射而上下滑動。

 

「……」伊奈帆驚覺自己又恍神了,他喝令自己從不該停留的部位收回視線,清清嗓子,正經八百地道:「我調閱法國戰役的資料發現,你對戰場熟悉的程度,已經到每個地形起伏、障礙物、敵人的能力、出現的時間、攻擊的方式,甚至於敵我雙方進退時機,全都一清二楚,你的表現已經不只靠著塔爾西斯做攻擊預知,只有對那戰場的一切都瞭若指掌才能做到。毫無疑問這是更全面範圍的預知,所以我推測你也遇到跟我一樣的狀況,會在陣亡時重複回到某個時點,而且你重複了相當多次,才能達到那種戰果。」

 

斯雷因拿開易開罐,抬手擦拭嘴角:「……推測正確,你目前已經重複了幾次?十次?二十次?反正不至於到百次吧?」

 

「兩次。」

 

「……」斯雷因一僵,似乎受到動搖,有點從牙縫中擠出話來:「界塚少校反應速度果真很快。」斯雷因瞪著對方澄澈的朱紅色眼眸,以對方智商,即使遇到匪夷所思的狀況,在短短時間內推斷出這些情報也相當驚人。

 

「你不必言不由衷。」伊奈帆認為不需提醒斯雷因他左眼基本功能,他略感好奇地問:「你法國一戰經歷幾次?」

 

「不告訴你。」斯雷因眨眨眼睛,避免回答就不會被測謊了吧!




TBC

生賀+AZ完結賀!

終於播要最後一集了!

其實我好捨不得AZ完結啊!

求續作劇場版啊啊啊~~~~~(滿地打滾)


----

又忘了廣告本本

廣告本本!

A/Z奈因本《失落碎月》,淘寶: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30r.1.14.1.MXRRM2&id=44154645560&ns=1&abbucket=6#detail

主篇章收錄Lost Fall跟其他A/Z短篇



评论(7)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