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伊奈斯雷] 明日AO 03

湯姆克魯斯主演《明日邊界》(Edge of Tomorrow)電影PARO

前文:

明日AO 01

明日AO 02


他略感好奇地問:「你法國一戰經歷幾次?」

 

「不告訴你。」斯雷因眨眨眼睛,避免回答就不會被測謊了吧!

 

「……算了,這點並不重要。」伊奈帆收起無謂的好奇,「你毋須感到不快,我來這裡也正是因為我自己無法搞定,我需要你與塔爾西斯的協助,改變戰局,就像你在法國戰役做的事一樣。」伊奈帆清楚知道,如果不改變戰況就難以挽救親友同伴,為此他要利用斯雷因。

 

「我在法國的確盡力打倒最多機甲,使新聯軍損失減到最少,但現在我已經失去了那能力。」斯雷因半垂眼簾道。

 

「這是怎麼回事?」

 

「界塚少校,你在明天打倒了某個Alpha,並且被他的血液感染了對吧?」

 

「Alpha?血?」伊奈帆直覺想起了瑪茲魯卡,與濺到他身上大量腐蝕性的血液。

 

斯雷因一彈手指,有關Aldnoah研究圖示投影一張張跳彈浮現空中,他伸手拉出一張關聯圖,娓娓說明他整理父親研究得到的情報:

 

「根據家父留下來的研究,對Aldnoah的類型稱呼,基本上分為Alpha、Beta和Omega。Omega是Aldnoah最高意志統合體,以現在狀況來看的話,就是艾瑟依拉姆女王;Alpha則是其他被捲入受到控制的騎士,數量稀少,存在目地是守護Omega女王、指揮作戰及為了戰勝而奉獻自己,其他階層的大量Aldnoah機甲則是Beta。」

 

「根據過去各方對Aldnoah授權模式的資料研判,在感染Alpha的血時可獲得到Alpha的能力,其中一種力量便是為了確保勝利,在Alpha死亡瞬間,Omega會自動為其發動時間重置,使Aldnoah能夠在保存情報下重新採取有利的行動,直到獲得勝利。一般戰鬥情況下,如果只是單純的打敗Alpha,我們也難以接觸到身在機甲中Alpha的血液,反而會因Alpha死亡而觸發時間重置,我想你恐怕是為了近距離接觸那名Alpha,發生意外獲得大量血液,才取代了原來的Alpha,得到對方時間重置的力量。」

 

伊奈帆喃喃地道:「因為我想救瑪茲魯卡……但我失敗了。」

 

當時斯雷因開了槍,沒有使用慣用小型手槍,而是高爆型的槍彈,現在想來,想必斯雷因的目標就是對方的血,只不過因為狀況危急被自己得到了,不管怎麼說,斯雷因那時確實也算救了他。

 

如果不是情況特殊,很難近距離接近Alpha,伊奈帆猛然意識過來:「莫非你在法國遇上的Alpha,是哈庫萊特?」

 

斯雷因表情一黯,低頭不語,塔爾西斯當時撕開了赫歇爾的機甲,卻刻意不攻擊駕駛艙,目的也是希望能夠讓哈庫萊特從Aldnoah的控制中解放,他拼命呼喊,卻也……

 

斯雷因沒有消沉太久,很快抬起頭來:「界塚伊奈帆,你想解救你的親友,我也有我的目的。」斯雷因走到一個精密的保險箱前,三層解鎖後取出了一個裝置。

 

「這東西是家父當年為了解析及深入接觸Aldnoah而製作出來的,用以增幅Aldnoah間的聯繫,我們可以利用它找到Omega的所在,解救艾瑟依拉姆女王、蕾穆麗娜公主和其他受控制的騎士。」

 

伊奈帆點頭:「這同時也是我的希望。」基本上他們有一致的目標,慶幸他們能迅速達成共識。

 

斯雷因表情一斂,鄭重告誡:「記住,血液是關鍵,後來某次我受了傷失血過多,被急救輸血過後,能感覺到自己失去了時間重置的力量,所以最重要的一點,發現狀況不對時,別讓自己沒死成。」

 

然後斯雷因似乎想到了些什麼,欲言又止,碧藍的眼瞳瞟了眼伊奈帆,遲疑了半晌,才以可疑態度道:

 

「對了,有關於Aldnoah能力的傳染,我記得以啟動能力而言的話,不只可以透過血液……」

 

「你想要表達什麼?」伊奈帆眨眨赤褐色的眼睛,面無表情反問。

 

「沒事,當我什麼也沒說!」斯雷因窘迫地別過頭,臉頰登時浮現可疑的緋紅色,在北歐人種特別白皙的肌膚上簡直異常惹眼。

 

「……」伊奈帆默默心想,莫非斯雷因.特洛耶特鄙視他的智商嗎?

 

第二日在戰場上,伊奈帆在KG-6迫降完成後,提著槍站定,機身轉向某個方位,靜靜凝望天空。

 

「伊奈帆?」韻子疑惑對方為何沒有像往常一樣,一到戰場就立刻冷靜又果決地展開作戰行動,而是呆立當場,像駐足等待著什麼人。

 

斯雷普尼爾碧綠色的光學鏡灼灼發亮,迎著閃耀銀紫光輝的塔爾西斯抵達戰場,銀白機甲有如劃開天幕的流星從天而降,地面揚起大團大團的飛塵,一分不差。伊奈帆分明不是第一次目睹塔爾西斯降落,卻還是不捨得錯過這一幕,那架機體跟它的駕駛者一樣,都令人難以移開目光。

 

「咦?塔爾西斯?斯雷因.特洛耶特?」雪姐與韻子等人大吃一驚,火星部隊長官怎麼會走向野馬小隊,不,是走向界塚伊奈帆?畢竟他們通常各打各的,尤其斯雷因與伊奈帆間似乎存在微妙的競爭關係,互相幫忙的情況少之又少,更何況現在也才剛剛開戰。

 

「抱歉,雪姐,我會先跟斯雷因.特洛耶特一起協同作戰,麻煩你們繼續進行原訂作戰,保護好自己。」伊奈帆交代完,也不等眾人還滿頭霧水,展開安定翼,朝塔爾西斯滑翔過去。

 

伊奈帆建立雙方通訊,過去在地火大戰期間,他們頂多只接受聲音對談,現在已經彼此開放影像通訊。

 

「界塚伊奈帆,有多少Aldnoah騎兵?」透過騰空畫面,斯雷因詢問戰場狀況。

 

「根據初步掃描結果有281機,目前正在分析機型能力,也有可能會繼續增加。」伊奈帆左眼高速運作,不斷回報各項數據,也開始讓伊奈帆感到陣陣的頭痛。

 

「數量比法國那次還多1倍……」斯雷因有點咋舌。

 

「看來被包圍了呢。」伊奈帆也覺得恐怕戰況極為艱困。

 

「開玩笑,是我們兩個包圍了他們。」斯雷因輕哼。

 

 

「15分鐘內,先把這附近的陷阱與敵人清除掉,我會將戰術數據傳輸給你,之後再來解決你遇上的敵人。」

 

「好吧,反正從哪裡開始都一樣。」斯雷因手指無比靈活敲在駕駛面板上,金色的天線接收大量預知影像,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展開攻防,原本塔爾西斯就屬於高機動型,在斯雷因操作下更發揮到淋漓盡致,每每出征的作戰步調都是讓人望塵莫及,只有界塚伊奈帆可以與之一比。

 

「你可以離塔爾西斯靠近一些,我不介意順便幫你預知戰況。」斯雷因一邊操作武器系統掃射敵方Aldnoah,一邊故作大肚對伊奈帆通訊。

 

「不太需要,但多謝了。」伊奈帆回敬挑釁,他也有自己的戰鬥啊,一砲打下遠處想偷襲的敵人。

 

伊奈帆微微勾起唇角,聯想起種子島一役,他與斯雷因合作的最初一戰,當時他確保了公主與親友安全以後,冒著巨大的風險搭上完全未知的火星戰機,共同面對強橫無匹的敵人,他們兩明明第一次碰面卻如心有靈犀,發揮完美配合默契,那場精彩的戰鬥只要不提及最後發展的話其實算是段不錯的回憶。此外,那場跟這場戰鬥還有個很重要的共同點──不管是不是敵人,都可以利用。

 

埋在地下的地雷陷阱很快就被清除完畢,伊奈帆瞥了眼塔爾西斯,對方一次又一次完美躲過攻擊,有他助陣果然很不一樣,他們倆個就像是戰場上的巨大標靶,不斷吸引Aldnoah機甲上前圍剿,也不斷橫掃掉戰場上的阻礙。

 

斯雷因.特洛耶特完全符合他的目標需求。

 

斯雷因也不經意看了眼與他並肩作戰的橙色地球機甲,明明不具備Aldnoah的特殊能力,甚至是舊式機型,卻在那個人神乎其技的操作下,以絲毫不輸給他的速度與精準打敗敵人,在地火戰爭中創下一場場以小搏大、以少勝多的奇蹟。他偶而也會堵心地想,要不是自己擁有塔爾西斯,根本難望橙色傢伙項背吧?旁人總愛拿自己與界塚伊奈帆比較競爭,但如果起點一樣,在界塚伊奈帆身邊是否根本沒有他的佇立之地?

 

戰況順利,時間節奏掌握良好,伊奈帆確認了雪姐與韻子等友軍依然安全,緊接下來便是解決塔爾西斯遇上的難關。

 

「液態氮帶了吧?180秒後你會被17機搭載反物質炸彈的奈米型Aldnoah圍攻,我會用左眼追蹤定位。」雖然塔爾西斯能預測到被攻擊,卻因為對手太過渺小,難以得知從何攻擊與採取防禦,還好最終被伊奈帆的左眼給解析出來,多虧了上一輪迴得到的數據。

 

「請準備依指出方位噴出液態氮,凍結對方行動。」

 

「了解。」對於這種細微到看不見卻具有高破壞力的自殺型Aldnoah確實很難應付,儘管並不情願,這回也得倚靠伊奈帆的左眼能力輔助。

 

「來了。」伊奈帆左眼發出提示。

 

塔爾西斯毫不猶豫打開鋼瓶,大量液態氮傾洩而出,霎時瀰漫滿天白霧,超低溫冰晶瞬間形成,周圍溫度驟降,為火熱的戰場帶來一片奇妙的朦朧雲煙,不遠處的友軍不明所以,還以為何時冒出炸開的蒸汽鍋爐。掃描確認全部奈米Aldnoah被凍結掉落地面之後,全數鎖定,塔爾西斯一舉開火誘爆,連環的轟然巨響中,地表被強猛爆炸噴發,白色煙霧與泥黃土石混合夾雜,未及時遠離的機甲都被灑落的沙雨淋得狼狽不堪,即使已經習慣戰場槍林彈雨的人也被這場盛大的爆破給震懾。

 

「我之前就是被這樣消滅掉的?」斯雷因面不改色,平靜注視巨大威力的爆炸,即使穩定能力極為優越的塔爾西斯都被爆發威力震得幾乎站不住,與斯雷普尼爾一起被風暴吹退了好幾步。伊奈帆透過通訊裝置觀察對方的面容,這個人如此無動於衷,他猜想是不是早已習慣於自己的死亡?

 

斯雷因注意到伊奈帆的注視,對著通訊螢幕那頭露出溫和的微笑:「感謝你可愛的左眼,我現在不覺得它討厭了。」

 

「我的左眼說不客氣,但我的右眼和我就不可愛了嗎?」

 

「界塚伊奈帆,都已經成年人了,不要這麼厚顏無恥。」斯雷因重新把注意力投回戰場:「還有多少敵人?」

 

「扣掉奈米反物質Aldnoah,還有233機。」

 

「才解決了十分之一而已啊……」斯雷因苦笑,果然是場硬戰。

 

「以目前消滅敵人的速率,已經比我們以前戰績都要好了。」伊奈帆反倒覺得樂觀,雖然敵方數量龐大,但聯手作戰的效率超乎他預計出色許多,讓他感到終於找到希望的感覺。

 

喀噹──

 

「怎麼了?」斯雷因發現伊奈帆的動作些微遲滯,行動不正常偏斜,仔細一看,斯雷普尼爾腿上的裝甲歪了一片。

 

「安定翼有點狀況,好像被流彈打中了。」伊奈帆連忙進行機體自檢及測試。

 

「安定翼……?」斯雷因低聲問道,伊奈帆沒有發現他隱藏在語調中的一絲異樣。

 

「我先調整一下……」

 

伊奈帆話未說完,塔爾西斯突然回過身來,手臂上的刀刃在剎那間滑出,鏘地一聲,伊奈帆驚愕發現斯雷普尼爾的胸口插著一把劍,深深刺入,從背後穿出,然後機身重重一倒,被牢牢釘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塔爾西斯手臂上的槍口穩穩對著KG-6駕駛艙的正上方。

 

「斯雷因.特洛耶特,你做什麼?」伊奈帆的護頸氣圈爆開,對斯雷因突如其來的背刺不得不說吃了一驚。

 

「界塚伊奈帆,這一輪不行了,reset重來吧。」透過充滿雜訊的通訊裝置,斯雷因冷漠又殘酷地宣告。

 

「……你放棄太快,我只是安定翼受損,不影響行動。」伊奈帆明白大勢已去,被串刺的KG-6無法作戰了,只是連這種時候他也還是淡定地為自己辯解。

 

「不,如果不影響,我剛才這一擊,你可以躲過。」斯雷因很肯定道。

 

「……」左眼判定沒有說謊。對方說的是事實,伊奈帆自己也知道是事實。

 

「我以為我們達成同盟。」伊奈帆發現自己產生了一種名為不服氣的情緒,剛剛還正覺得合作無間卻突然被捅一刀,受到不小打擊。

 

「正因為我們是同盟,才必須這樣做。」他們還有兩百多機的Aldnoah未打敗,如果斯雷普尼爾機體平衡性受到影響,那別提之後的作戰了。

 

「……」左眼判定沒有說謊。這是事實。

 

「你不是想知道我重來幾次嗎?問下一輪迴的我吧。」斯雷因的聲音近乎溫柔:「界塚伊奈帆,去死。」

 

砰砰砰砰--

 

「伊奈帆!你該不會暈機了?」韻子大力拍了一下他的背,「你在發什麼呆?馬克芭蕾吉艦長馬上要召開作戰會議了。」

 

「……」海鷗在伊奈帆頭上翱翔,大型拖曳軍卡緩緩從他眼前駛過,他用力瞪著塗在斯雷因海報上紅色的去死大字,赤褐色的眼睛亮了亮,雙手握拳,很不滿地沉下聲音:

 

「你才去死。」

 

「咦?伊奈帆?」網文韻子很驚奇,她可說是從沒見過伊奈帆情緒明顯的抱怨,萊艾在旁也是一頭霧水。

 

「抱歉,你們先去開會,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處理。」等他回過頭,剛才在他身上咬牙切齒的怒火好像只是錯覺,現在又變回那個對任何打擊都波瀾不驚的界塚伊奈帆。

 

「伊奈帆你要去哪!?」

 

「嗯……先去餐廳。」

 

「餐廳?你肚子餓了嗎?」

 

「沒,我去弄瓶不冰的運動飲料。」

 

「咦咦?」

 

界塚伊奈帆自從賦予左眼AI以後,有時候會和它對話,在一般外人看來是種毛骨悚然的自言自語,但知情者都覺得他過分使用左眼會造成大腦負擔,但對伊奈帆來說卻是一種無可取代的自我思辨過程,是難得可貴的探索經驗,AI會一邊模擬他的意向,同時透過邏輯分析,提供他最佳討論與建議。

 

──『選擇與斯雷因.特洛耶特合作是目前損失最小,得到最好結果的作戰方案。』

 

──『是的,前一戰已經得到證實,我們會得到更多的戰鬥數據,戰績也會越來越理想。』

──『由斯雷因.特洛耶特目前所透露的,要達到預設的最佳戰果,可能還得重複很多次,你沒有失敗這麼多次過。』

──『沒有辦法,這一戰的情況特別嚴峻。』

──『但只選擇這個方案也有其風險。』

──『不管哪個方案都有風險,不是嗎?』

──『正確。』

 

 

「界塚少校,為何我得喝你帶來的不冰的運動飲料,你卻搜刮走我冰箱裡所有的可樂?」斯雷因的聲音喚回伊奈帆略為分神的注意,他抓著毛巾把自己身上的汗水擦乾,臉上表情還有點心有不甘。

 

「我剛才解釋過高強度運動完喝冰可樂不好。」伊奈帆大大方方、毫無愧疚感地暢飲對方冰涼的碳酸飲料。

 

「就算我訓練完不立刻喝,還是可以以後再喝啊。」斯雷因不滿嘟噥,完全沒收他的珍藏是什麼意思。

 

伊奈帆聽若未聞,仔細端詳著從保險箱取出的,特洛耶特博士所製造的Aldnoah聯繫裝置。

 

「每個Aldnoah遺跡通常會有聯繫彼此的時空傳送門,我在法國便曾試過用這個裝置開啟連接Omega的通道,但是失敗了,反而使法國的時空門損毀。」斯雷因懊惱地道:「我後來研究,發現只是單純開啟的話聯繫力量不夠強烈,無法直接連通往Omega之路,還需要借助Alpha的血來加強。」斯雷因眨眨青藍色的雙眼,特別無辜地凝視伊奈帆。

 

伊奈帆被他看得發毛:「……我知道了,戰場處理完,到達遺跡以後,若有需要我會貢獻血液。」

 

斯雷因滿意地瞇起那雙貓眼,接著說明後續計畫:「關於拯救被Aldnoah控制的艾瑟依拉姆女王、蕾穆麗娜公主以及騎士們的方案。既然血液是感染關鍵,所以我打算……」

 

「……換血?」伊奈帆接口。

 

「是的,請盡量準備他們血型的血,還有相關的輸血工具。」

 

「我會通知醫療部門準備。」伊奈帆點點頭同意。

 

斯雷因又思索了一下,想到了什麼似地欲言又止,瞟了眼伊奈帆,態度可疑地開口:「其實說到Aldnoah能力的傳染,我記得以啟動能力而言的話,不只可以透過血液……」

 

「你想要表達什麼?」伊奈帆眨眨赤褐色的眼睛,面無表情反問。

 

「沒事,當我什麼也沒說!」斯雷因窘迫地別過頭,臉頰浮現可疑的緋紅色,在北歐人種特別白皙的肌膚上簡直藏也藏不住。

 

「……要試試看嗎?」伊奈帆正直無比地看著斯雷因。

 

 

 

「KG-6狀況如何?」戰場上,斯雷因關心地問。

「……動力系統功率下降了30%。」

「……我們還要對付208機呢。」

 

砰砰砰砰──

 

「看起來斯雷普尼爾的散熱系統報銷了?」橘色機體不斷地冒煙。

「……我明白了,你動手吧。」

 

砰砰砰砰──

 

「作戰失敗,界塚雪剛才遇到突襲陣亡了。」

「那是一定要重來的。」

 

砰砰砰砰──

 

「……那兩人有種橫掃千軍的感覺。」鞠戶孝一郎目瞪口呆地看著伊奈帆與斯雷因像一陣不知止歇的旋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戰鬥速度擺平一架又一架Aldnoah機甲。

 

「雪小姐,他們真的好有默契啊。」網文韻子對KG-6與塔爾西斯行雲流水的高速進攻感嘆不已,那兩人不是感情出名不好嗎?怎麼突然就攜手合作了,還這麼配合無間。

 

「他們在種子島時就是這樣,現在好像更有默契了。」界塚雪歪著頭想了一下形容:「就好像他們已經這樣通力作戰很久了。」

 

雖然其他新聯軍也相當努力,但是表現出來的戰果遠不如那兩人,也因為最危險麻煩的Aldnoah機甲先被掃除,各裝甲小隊作戰計畫大都順利進行,傷亡狀況比本來所預料的還要樂觀許多。

 

但戰場仍是無情的,特別是對於戰鬥中心的兩人都很清楚,一旦有閃失就得重來。一開始是比較舊式、動力較差的KG-6無法撐過激烈的戰局,但隨著戰況推進,鎮守越深的Aldnoah也越強,戰局也越來越險惡,有預知能力的塔爾西斯也不見得支撐得比KG-6更久。

 

「別管我,界塚伊奈帆,沒有我你自己也能打下去。」被雷射切斷腿的塔爾西斯癱坐在地,已經無法繼續戰鬥,

 

「斯雷因.特洛耶特,我們還要對付144機呢。」伊奈帆只微微頓了兩秒,赤紅的眼睛眨也不眨,冷冷地把他的榴彈步槍對準塔爾西斯駕駛艙。

 

轟──

 

凝望著銀紫光輝完全消散的塔爾西斯,伊奈帆默默拔出自己的配槍,斜斜扣住自己下顎,閉上雙眼,沒想到有一天得自己來呢。

 

砰──

 

「別管我……界塚伊奈帆,沒有我你自己也能打下去。」塔爾西斯機身斷裂,駕駛艙內的斯雷因也不斷咳著血。

 

「斯雷因.特洛耶特,我不會丟下你不管。」

 

轟──

 

「別管我,界塚伊奈帆,沒有我你自己也能打下去。」斯雷因忍著疼痛,視線再也看不清楚,虛弱不已對另一頭通訊。剩下72機,也許伊奈帆自己做得到。

 

「你知道嗎?斯雷因.特洛耶特。」斯雷普尼爾的步槍上膛,叩一聲抵在塔爾西斯駕駛艙上,「我已經聽膩了你這句話。」

 

轟──

 

伊奈帆俐落地拔出配槍,斜扣下顎,閉上眼睛,接著左眼又自主睜開,發出滴滴的訊息。

 

──『斯雷因.特洛耶特說的是實話。』

──『不行。』

──『他已經將聯結裝置交給你,需要的是Alpha的力量,他不是必須的。』

──『我說不行。』

──『就快打下遺跡了。』

──『快打下?敵方可是出現了增援。』

──『若是被打敗無可厚非,但你不必為他reset,放棄每次的輪迴。』

──『他是同盟,我不會拋下他,只要多幾次,可以達到最多存活的理想戰果。』

──『但不斷在短時間內重複的高強度作戰,已讓你的精神承受過分沉重的壓力。』

──『我沒問題,斯雷因同樣也在法國重複過很多次,我們撐得下去。』

 

砰──

 

「伊奈帆!你該不會暈機了?」韻子大力拍了一下他的背,「你在發什麼呆?馬克芭蕾吉艦長馬上要召開作戰會議了。」

 

海鷗在伊奈帆頭上翱翔,他靜靜看著大型拖曳軍卡緩緩從他眼前駛過,目送斯雷因海報上紅色去死大字漸漸遠去,久久都沒有說出一句話。一旁韻子與萊艾都無法解讀伊奈帆複雜卻又沉痛的眼神代表什麼。

 

伊奈帆無數次步入火星部隊的練習靶場,靜靜看著斯雷因射擊完一輪,然後整理自己的領帶儀容,進入對方的臨時辦公室,遞給斯雷因微涼的運動飲料,沒收他不健康的碳酸飲料,等著他從保險箱拿出聯結裝置。

 

「沒事,當我什麼也沒說!」斯雷因窘迫地別過頭,緋紅色在北歐人種特別白皙的肌膚上藏也藏不住。

 

「……要試試看嗎?」伊奈帆正直無比地看著斯雷因。

 

「欸?這……」斯雷因被這意外的反問愣住,分明是他自己提起的,現在卻想退縮。

 

「不試試看的話也不知道吧?」左眼判定為謊話。

 

「等等,那個……我們以前……沒試過嗎?」斯雷因覺得自己開始冒汗,卻不是因為訓練或氣溫,而是莫名升起的……燥熱?

 

「沒有。」左眼判定為謊話。

 

「可是……呃……現在嗎?」斯雷因覺得心跳速開始狂奔,完全不受控制。

 

「現在。」伊奈帆赤褐色的雙眼無比認真,上前逼近一步。

 

斯雷因發現他被自己的辦公桌擋住,居然退無可退,不過他為何要退後?斯雷因不甘心地想,他面對誰都可以退,就是在這橙色傢伙前不能退,但眼前的伊奈帆莫名散發出一種狂亂又銳利的執著感,一股將他完全籠罩住的壓迫力,他平常是這個樣子的嗎?

 

伊奈帆沒等對方有所反應,一把扯住斯雷因的領口,揪了過來。

 

「唔嗯……」

 

斯雷因感覺嘴唇被覆住,伊奈帆緊盯著對方因為驚訝而瞪大的碧藍色雙眼,心底流過一絲愁緒,對對方而言,永遠都只代表第一次。

 

他舌頭居然伸進來了!斯雷因陷入混亂的腦袋中沒有來得及做出指令,不曉得這時要奮力抵抗,就這麼讓對方趁虛而入,捲上自己的舌頭,細細愛撫,滑過上顎,在口腔中慢條斯理地攻城掠地。

 

有他喜歡的可樂味道。斯雷因呆呆地想。

 

由於這個狀況實在太突然,斯雷因幾乎忘記要呼吸,暈眩得快要昏倒時,伊奈帆趁機一點一點拉高他的緊身衣衫,大片肌膚暴露空氣中的涼感拽回了他一丁點意識。

 

「不……!」面對一下子跨越他尺度的進犯,斯雷因簡直不知所措,臉頰潮紅到不行,連話都說不利索:「我、我現在滿身大汗,不太好,至少也……讓我先沖個澡!」他立刻就想咬掉自己舌頭,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不經大腦的話了。

 

「不用,這樣就好……斯雷因。」伊奈帆卡住斯雷因的身形,阻擋他扭動逃避的企圖,含住他的喉結,輕柔啃咬了一口,嚐到了淡淡的鹹味與微微的苦澀。伊奈帆一手撫上對方的後腰,斯雷因總會在這時反射性瑟縮,控制不住發顫,碧眼很快蒙上氤氳水氣,他伸出另一手,輕巧又熟練地解開石青色低腰牛仔褲的扣子與拉鍊。

 

──『無法藉由接吻或者性行為感染授權力量給斯雷因.特洛耶特。』

──『我知道。』

──『不應該每次都欺騙斯雷因.特洛耶特。』

──『你是另一個我,也是我的同謀。』

──『左眼判定為實話。』

──『你知道,我需要這麼做。』

──『左眼判定為實話。』

 


----

TBC


我一直想寫左眼與伊奈帆聊天!

為什麼是共謀呢,因為左眼盡責提供伊總很多讓斯總愉悅的數據啊~

下一回應該可以完結吧......

评论(22)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