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A/Z奈因新刊】Avant Minuit(文章部分試閱)

Avant Minuit

 

 「聽說你又不好好吃飯了。」

「你沒有按時作息,半夜不睡覺,也沒認真運動。」

「你摔家具,破壞物品。」

「你還毆打了守衛,他們很害怕。」

「停止!」斯雷因.特洛耶特強行打斷對方滔滔不絕的話,不得不嚴正地提出抗議:「界塚伊奈帆,你越說越離譜了!」

「怎麼了?」

「你提出的都是不實指控。」


斯雷因承認自己以前曾絕食過,也不怎麼配合極密設施作息,但現在早已經不搞那些無用的彆扭,畢竟他一有小小的風吹草動似乎都會勞師動眾,搞得大家雞犬不寧,如今他是個品行端正、態度良好的模範囚犯,用餐頂多有一點挑食,東西頂多不小心摔到,但絕對不是故意的,毆打守衛這種事更是從以前到現在都沒發生過,真不知道界塚伊奈帆為何無中生有。


「可是因為接到報告,我就立刻趕來了。」伊奈帆嚴肅指稱,移動手中的棋子。

「這份報告一定有問題。」斯雷因也挪動棋子,鄭重澄清。

「或許吧,可是為了確認,我還是有必要親自來一趟。」

「……」斯雷因沉默了一下,緩緩地開口問:

「界塚伊奈帆,你……該不會找藉口跑來這裡?」


報告什麼的,根本也沒有吧。


這一日是情人節,雖然斯雷因待在極密設施的日子裡,對時間的流逝不是非常有概念,可是數名守衛從日前就開始蠢蠢欲動,言談中總是會提到今天與戀人的規劃,而到了今日更是有不少人特意請假,所以斯雷因自然不會不知道是什麼日子。


「……沒有這回事。是因為公務,公務優先,所以不得不來。」面對斯雷因的質疑,伊奈帆停頓了一下,然後一臉正氣凜然、捨我其誰地指正。

「是嗎?」斯雷因半瞇起碧藍色眼瞳,斜睨年輕的棕髮軍官。

「在這種特別的日子不去跟喜歡的人度過甜蜜的一天,特地跑來冰冷的牢獄探望一個重犯,怎麼想都不應該。」

「是啊,都是因為你的關係,所以你要負起責任。」伊奈帆正色道。

「分明是你不想應付追求者,不要怪到我身上!」冰冷的目光掃過去,雖然他背負上百條罪名,其中至少有一半是別的火星貴族賴在他身上的,但他並不在乎,不過這個鍋,他不背。


大好青年界塚伊奈帆身為地球英雄,年輕有為的明日之星,不知多少女孩男孩想與他共度情人節,但是面對向他示好的各方英雄豪傑,伊奈帆只覺得棘手,為了不在今天被包圍,拿了斯雷因.特洛耶特當他的最佳擋箭牌。


「更何況,多名守衛在今天請假,造成人力不足,所以我來一趟也是理所當然的。」伊奈帆落下棋子,淡然地道。

「人力不足?維持基本運作人力是基本的吧?」斯雷因皺起眉頭,就算是特殊日子很多人請假,也不能全數准假才是。


伊奈帆的視線從棋盤轉移到對面的斯雷因,右眼精光一閃,義正詞嚴地指出:「難道你想要讓守衛們只因為看顧你一個,在情人節不能跟愛人相聚,而要孤零零地守在這個荒郊野外,實在太殘忍了!所以只好我來了。」


「……」斯雷因默然,的確是蠻不應該的。

但就可以這麼隨便嗎?!

「其實今天會過來,也跟我某件工作不順利有關。」伊奈帆話鋒一轉,目光微沉。

「咦?界塚伊奈帆也會工作上的煩惱?」斯雷因感到意外,忍不住調侃對方。

「大部分狀況都能解決,但還是有少部分不盡如人意的。」伊奈帆直視對方,神色略微黯然。

「……是什麼?」伊奈帆平常根本不會與他談論工作,更不會因此顯露情緒,他也心照不宣地不問,但既然伊奈帆主動提起表示這件不順利的工作必然跟他有關係。

「想知道的話跟我來。」伊奈帆吸了口氣,啪一聲放下手上的棋子,也沒等對方有反應,站了起來徑直往外走去。

「咦?等等……」斯雷因一時猶豫該不該接觸這事,既然伊奈帆的工作問題跟他有關,也不能坐視不管,一咬牙就跟了上去。


伊奈帆神情凝重,步伐有時快有時慢,上下樓梯及拐彎都特別謹慎,行進的路線也越來越陌生,雖然兩人都特意放輕步伐,然而硬底的鞋跟踏在堅實的石板上,難免還是敲出節奏不一的輕微聲響,斯雷因有種奇妙的感覺,也許伊奈帆正在發出某種暗號,但到底是什麼呢?該不會火星與地球的關係發生變化,女王那邊擺不平,致使界塚伊奈帆這邊也陷入了麻煩。


斯雷因一邊走一邊胡思亂想,越想越覺得心驚,如果是艾瑟依拉姆出了什麼事,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麼。不管狀況多糟,或者要將他處刑,他都不會有怨言。


等到他發現自己到達陽光普照的設施外面,坐上一台橘色悍馬副駕駛座時,猛然驚覺有什麼不太對。


「咦,怎麼到了外面?!」

「沒錯,你到極密設施外了。」伊奈帆點頭肯定,瞥了他一眼,發現他沒扣安全帶,微微蹙眉,便越過他身前,去幫他拉上扣好。

「到底怎麼回事?」過度接近的舉動讓斯雷因有點不自在,也不知道自己在彆扭什麼,盡力保持若無其事的樣子。

「如你所見,因為今天守衛數量不足,一個不小心,就被狡猾的犯人越獄了。」

「什麼?!!」斯雷因瞪大翠綠的貓眼,想揪住伊奈帆的衣領,但行動受安全帶限制,然後伊奈帆這個獨眼本不該開車的傷殘,卻一副泰然自若地坐穩駕駛座後發動引擎,踩足油門奔了出去。

「等等!怎麼可以逃獄,你別亂來啊!」斯雷因驚恐不已,企圖阻止伊奈帆。

「怎麼會是亂來?事先減少人手,計算守衛巡邏及交班時間,調查監視鏡頭轉動的時機,確實掌握死角,確認安全的行動路線,一切的行動都經過精密且合理的策畫。」

「別把智商用在這種地方!」斯雷因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我不見的話馬上會被發現的,到時不知牽連多少人,兩星關係搞不好還會出問題。」

「不會馬上被發現的。」伊奈帆信誓旦旦。

「什麼?」

「我已經事先安排了替身在極密設施裡,只要沒有意外,短時間內是不會曝光的。」

「替身?哪來的替身?」斯雷因有點懵了。


伊奈帆點開了駕駛座旁的螢幕,畫面看起來正是斯雷因房間的監視器即時畫面,有一個穿著水籃色囚衣的橡膠人偶,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金色假髮,垂著頭抱著膝蓋,頹廢地縮在房間角落裡一動也不動,樣子看起來十分陰暗,再放久一點就可能會長出蘑菇的樣子。


「瞧,就跟平常的你一模一樣吧。」伊奈帆滿意道。

「我平常哪是這個樣子?!」斯雷因頓時有掐死伊奈帆的衝動。

「你就是這副德性,需要我調閱監視器畫面出來嗎?」

「不……還是算了。」斯雷因扶住額頭,一點也不想看到自己平日的模樣。明明他日常還有閱讀與運動,甚至研究棋譜之類的健康生活習慣,才不會一直死氣沉沉地蹲在角落裡,沒想到伊奈帆如此沒品,居然偷看還拍下,真是太陰險了,但若讓伊奈帆調出自己種香菇的模樣還是挺不好看的。


斯雷因曾是經歷過大風大浪也面不改色伯爵,但最近已習慣了一成不變的監禁生活,完全想不到今天會突如其來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感覺心臟承受力一時有點跟不上。

「你到底想幹什麼?」斯雷因揉了揉額角。

「剛才說過會告訴你,我這麼做的原因。」


不顧車子正在高速行駛,伊奈帆微側身,伸手打開副駕駛座前方的置物箱,斯雷因狐疑地看他從裡面拿出一張UFE軍方用紙。

在伊奈帆眼神示意下,斯雷因小心接了過來,整張紙印刷精緻,紙質細滑,有著漂亮的浮水印。他仔細一看內容,不禁露出訝然的表情:

「我今日的外出申請?」申請書上還有伊奈帆端正漂亮的手寫字跡,但末尾處卻有個顯眼的紅色駁回簽章。

「……這種申請當然會被拒絕的吧?」斯雷因平靜地評論。畢竟他是這樣的危險人物,豈能被准予外出。


斯雷因其實有點感動,雖然被拒絕是預料中的事,但是伊奈帆卻願意為他去做這件麻煩差事,他愣愣地盯著那張薄薄的、想把他帶到外面的申請書,不知不覺有點出神。


「難道……你說工作不順就是指這件事?」眉頭微微靠攏。

「感覺很不愉快,所以就決定自己帶你外出了。」伊奈帆點頭,若無其事道。

「你搞出逃獄就是為這種理由嗎?!」斯雷因瞪大雙眼,簡直難以置信。

「其實,這也是瑟拉姆的願望,你在牢裡悶太久總是不太健康,希望帶你出去走走,以免悶出毛病來。」伊奈帆一本正經地道。

「……」聽到是艾瑟依拉姆的意思,斯雷因眼瞳收縮,一下子沒了氣勢,看起來有些頹喪,然後猛然抬起頭,怒瞪伊奈帆:「不要老是扯出艾瑟依拉姆陛下!我才不相信她要你做這種事!」

「嗯,的確,基本上只要說出是瑟拉姆的願望,你就都會乖乖聽話就範,實在太方便了。」好用到忍不住一用再用,根本戒不掉。

「……你想利用公主嗎?!」

「利用的話你會困擾嗎?」禁不住就接起了從前的對話。

「當然困擾啊!你都做出了這種事還不困擾?!」

「也是呢,不好意思了。」伊奈帆歪了一下腦袋。

「真的感到不好意思就現在放我回去還來得及!」斯雷因很想叫那個戴著酷炫黑色眼罩的人不要再裝可愛了。

「來不及了,現在這時候折回去反而曝光,更糟糕。」伊奈帆搖頭拒絕。

「……」斯雷因.特洛耶特感覺好久沒這麼心累,眼神死了般木然癱在副駕駛座位。

「自暴自棄是愚蠢的行為。」伊奈帆看他沒反應,補了一刀。

「你……不可能沒想過後果吧?」斯雷因輕嘆一口氣。

「哦?你是在擔心我嗎?真開心。」伊奈帆一聽,露出一絲欣慰的表情。

「誰、誰擔心你了!?」斯雷因立刻一跳,馬上被安全帶勒住,發覺自己反應有點大,調整姿勢陷回車椅,不服氣地瞪著旁邊,清了一下喉嚨道:「我只是擔心你亂來的話,會影響艾瑟依拉姆陛下及兩星外交關係。」

「你的壞習慣就是喜歡想太多。」伊奈帆不以為然。

「這種事哪能不多想!」


伊奈帆淺淺一笑沒說什麼,又開一段路,穿梭過兩旁茂密樹林的小道,眼前一片豁然開朗,極密設施離海灣不遠,在小段樹林中的行駛之後,來到面向海洋的道路,這條路不寬且彎路多,行駛難度高卻景緻極好,而且一面靠山一面靠海,囊括多層次的景觀,每次伊奈帆前來探望,都很想把這片美景分享給旁邊柔金色髮絲的青年。

斯雷因一時愣住,沒料到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如此令人心曠神怡的景色。


時間是春天的初始,仍帶著一絲冬天末尾的冷意,伊奈帆降下車窗,讓一襲清涼的海風灌進車內,撥亂兩人細柔的髮絲,遠處天空中許多海鳥在清朗無雲的藍天下翱翔,間或傳來悠長的鳥鳴。斯雷因不畏強烈的陽光,睜圓了碧綠的翠瞳,入神地看那群無拘無束的海鷗,任普照的陽光將他們擁抱,澎湃的浪潮聲從岸邊傳送到耳際,化為一片輕柔的低語。


「我很久以前,就想讓你看看這裡。」斯雷因當初被帶來這裡時,被多層拘束衣與鎖鏈牢牢縛住,關在重重戒護的特殊車廂內,明明人就在這裡,卻連一眼也看不到,更別提他當時萎靡不振的精神狀態。伊奈帆想起這個人彼時與此時的差別,露出淡淡微笑,「我每回經過時,這念頭就再加強一次。」

「斯雷因.特洛耶特,你現在感到高興嗎?」

「我……」斯雷因心理迷茫,眼前的一切令他陌生,他自11歲至今,凡是跟大海有關的記憶都是驚心動魄的,不存在這種悠閒自在的時刻。


但是眼前沒有敵人,沒有威脅,站在和煦的陽光之下,四面八方已不再是森嚴的銅牆鐵壁,沒有無時無刻看守他的警衛與監視系統,在這裡只有他和伊奈帆,毫無拘束地靜靜欣賞美景。


斯雷因深吸了一口氣,他閉上眼睛,享受這寧靜而美好的的一刻:「誰不嚮往自由?」


「所以若要說不高興的話,那就太虛偽了。」伊奈帆點點頭,自問自答。

「你……」斯雷因眼角一抽,害他想說高興也不是,說不高興也不是,「那也要是真的才行吧?!」他表情一變,豎起眉毛,提高聲音:「你該不會就為了讓我看這些,就搞出逃獄?」

「雖然這樣就已值得,但怎麼可能呢?」伊奈帆搖搖頭,嘆了一口氣:「事情可沒有你想得這麼簡單,走吧。」

「嗯?」看伊奈帆嚴肅起來的樣子,果然事情並不單純,斯雷因默默跟上。不管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現在能踏出那個牢籠,看這一眼美麗的海灣已經足夠。


(未完)


---

轉眼間又生出一本新刊了!跟平絨兔子太太合作的第三本奈因本 @迎えに来た 

淘寶網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32052328793

下周六晚上九點(5/28 21:00)上架開賣,前一百名有特典!(台灣露天拍賣也同時,網址另附)

CP18第一天上午(6/9)也會有攤位,歡迎來玩!

评论(12)

热度(79)

  1. 艾丽丝每日囧S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伊莎贝尔
    每日囧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