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奈因】I.T.S. 03

本回特別感謝 @迎えに来た 的奈因插圖支援!!!!

前文:I.T.S.01 02


I.T.S. 03


面對滔滔不絕的教訓,伊奈帆面色陰沉,卻也只是默不作聲,沒有一句反駁或辯解。

 「……」斯雷因目瞪口呆,完全說不出話來。

  

好不容易等到韓森一邊碎嘴,誇張地感嘆伊奈帆的不長進,一邊步伐蹣跚,跛著腳離開。伊奈帆不發一言,等確認沒有其他人接近,才轉身回到加姆與斯雷因所藏身的角落。

 

看到斯雷因睜著大大的碧藍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藏也藏不住,連要掙脫加姆的箝制都忘了。好像比起他自己經歷穿越時空的不思議事件,伊奈帆的不得志更加難以接受。對於一般UFE士官而言,28歲還是少尉都有一點升遷慢了,何況是對於界塚伊奈帆,更是匪夷所思的一件事。

 

看見斯雷因這種反應,伊奈帆仍舊是冷冷淡淡、面無表情的態度,但其實他已緊握手心,試著隱藏住自己的難堪。伊奈帆有些尷尬,經過這十年,他以為自己早已習慣被人明嘲暗諷,也對於職位高低看淡了,可是如今非常不湊巧地被過去勢均力敵的斯雷因.特洛耶特撞見自己落魄的一面,竟出乎意料地感到難受,產生了極少有的、無地自容的感覺。

 

「那個傢伙也太自以為是了!」加姆再也忍不住,憤憤指控:「他好意思說這種話!講得他或其他研究員好像有多大斬獲一樣,但十年來的Aldnoah研究成果根本十分有限!」

 

Aldnoah曾被稱為不可解析之超古代文明,早從幾十年前從雷利雷加利亞博士發現後就已經開始進行分析研究,但經過多年不懈努力,基本上還是只能運用,難以破解其中奧秘,更別提艾瑟依拉姆女王當初意圖普及啟動權的目標了。

 

伊奈帆不想再糾結於這個話題,視線轉移,看著斯雷因還任憑加姆架著,可以說是完全靠到對方懷裡去了,不知怎麼地似乎感到哪裡被扎了一下,伊奈帆面色微沉,一把將斯雷因拉了過來。

 

斯雷因因為疼痛瑟縮了一下,眼睛也瞇了起來,寬鬆的囚衣隨氣流晃動,伊奈帆聞到他衣著上沾到一絲菸草燃燒的焦香氣味,很顯然那並不應該出現在斯雷因.特洛耶特的身上。

 

伊奈帆眉頭輕挑,轉頭瞄了一眼加姆,低沉沉地道:「加姆,你也該戒菸了。」一邊拉起藍色囚衣拍了又拍,想把那些味道給拍散掉。斯雷因掙了下,沒睜開,不滿地瞪視對方。

 

「啊?怎麼突然提到戒菸……」加姆不好意思地抓抓後腦,不只一個朋友勸過他,不過伊奈帆勸導的時間挺奇怪的。但這不是重點,加姆猛然想起還有問題要問斯雷因:

「對了,有關於十年前的實驗意外,你該告訴我們怎麼回事了吧?」

 

斯雷因抬眼,平靜地看向伊奈帆,碧瞳中映著對方的身影,現在他們站得很近,兩人之間卻像隔著一道險峻的峽谷,任何一人擅自往前跨過一步,就會摔得粉身碎骨。

 

伊奈帆也面無表情地回望他,看不出在想些什麼,斯雷因嘆了口氣,自己從來沒什麼好隱瞞的。

 

「我其實也一無所知,但是在實驗時,突然有某種異狀發生,不知名的畫面強行侵入了我的腦中,我不曉得那是什麼,但是我想那一定是預知影像,跟平常操作塔爾西斯的情形不一樣,就直接顯現在我腦海裡……」

 

斯雷因自從穿越到這裡,就一直感到身體不適,經過一連串奔波與衝突,現在提起這件事他的頭又開始暈眩,不禁揉了揉額角。

 

「你看見了什麼?」伊奈帆追問。

 

斯雷因深深吸了一口氣,緊緊抓住胸口的墜子半晌,瞟了他一眼,才哀傷地吐出:「界塚伊奈帆的……死亡預知畫面。」

 

「啊?」加姆大吃一驚,連忙看向伊奈帆,當事者聽到這個衝擊性消息倒很平靜,一如既往面癱,連眉毛都沒跳動一下,一點也不像自己被宣判死亡的模樣。

 

「可是伊奈帆好好的……嗯,不過因為塔爾西斯造成的破壞與爆炸,當時伊奈帆的確差點沒命了。」所以這預知好像也不算錯?加姆想了想,自圓其說。

 

「所以,你看到我的死亡預知,就操控了塔爾西斯攻擊我?」伊奈帆冷淡地問。

 

「不!我當時感覺十分混亂……但我絕對沒有想要傷害你,或者是其他人!」斯雷因眉頭深鎖,感到越來越頭昏,呼吸也不穩起來,他就像是一條被拖到岸上等著乾死的魚,呼吸又短又急。

 

「唉,搞不清楚事情是怎麼樣,要是這時有伊奈帆的分析引擎,至少能判別這些話的真假。」加姆一臉的煩悶道。

 

伊奈帆眨眨暗紅眼眸,直視斯雷因,緩緩地道:「就如同現在並沒有發現穿越時空的Aldnoah,現在也沒有出現會自主行動的Aldnoah機甲,所有機甲的動作依然須要透過駕駛員的操控。」

 

面對伊奈帆的質問,斯雷因頭痛欲裂,他很想大聲反駁絕對沒有攻擊誰,但是一整天折騰下來,一堆亂七八糟的狀況纏繞在一起,他發現他竟無法確定自己在那場意外之中,有沒有操控機甲做出什麼事。

 

難道自己真的……

斯雷因止不住冒出冷汗,胸口急速起伏。

 

「怎麼回事……?喂喂!你到底……?」加姆發現了對方的異狀,斯雷因就算極力想隱瞞不舒服也已經難以掩飾。

 

「不,不是這樣!我不希望界塚伊奈帆死!」

 

斯雷因抱著自己快炸掉的頭大吼,累積了一天的不適終於爆發,天旋地轉,支撐不住身體,失去重心直直栽倒,但他沒有摔得頭破血流,而是落入一個堅穩的懷中,伊奈帆牢牢地將他抱住,不發一語,卻依舊看不出什麼表情。

 

「真是的,這樣就暈了。」加姆搖搖頭,無奈地道:「不知真實度如何,也沒解開什麼謎團,但我看我們差不多也就只能問到這些事了吧?」

 

不滿意但也沒辦法,加姆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看向伊奈帆道:「好吧,話問過了,人也昏了……那就依之前的打算,把這個大戰犯扭送UFE吧!剩下的交給上面調查。這應該還是大功一件,上面一定會重新對你另眼相看,你也可以擺脫這種被冷落的處境……雖然調查結果大概也不會讓我們得知了。」

 

「……」伊奈帆正緊盯斯雷因的臉,聽到加姆的話,身形一頓,默默看了眼加姆,加姆也回望他,並不覺得自己有講錯什麼,兩人大眼瞪小眼,過了片刻,伊奈帆才陰沉沉地道:

 

「事情疑點很多,在釐清以前,先別交給UFE。」

 

「……」加姆眼皮一抽,默默無語,他就知道,該說一點也不意外嗎?

 

「萬一被發現就慘了。」加姆長嘆了口氣,深知跟這個被地火雙方共同通緝的戰犯扯上關係不會有好下場。唉,沒辦法,都已經淌了渾水,還能不管嗎?加姆自覺地幫忙伊奈帆抬起斯雷因,兩人合力將他移離現場。

 

「不過,這傢伙還真是瘦啊,都沒什麼肉。」加姆抬著斯雷因的腿,發覺重量出乎意料地輕,這樣的體格剛才竟能跟他們纏鬥,忍不住多捏兩把。

 

突然,斯雷因整個人被伊奈帆一把抱過去。

「加姆,我自己抬著他就可以了。可以麻煩你先去開車嗎?」伊奈帆語氣輕柔,但是森森的目光讓加姆感到背脊有點發涼,不禁打了一顫。

 

「……喔,好!」不敢有所耽擱,加姆趕緊去把車開來了。

 

所幸混在下班的車流中也不顯眼,加姆負責駕駛,伊奈帆把斯雷因放到後座,車子飛快地離開了研究所。

 

「挫傷、瘀青……」伊奈帆很迅速地查看斯雷因身上的傷勢,低聲道:「主要還有脫水及低血糖症狀。」這隻蝙蝠該不會一整天都沒有吃喝吧?伸手探了探對方的額頭,發現還有點發燒,伊奈帆不禁有些惱怒。

 

斯雷因昏睡中十分不安穩,緊閉雙眼,眉心蹙攏,長長的淺金色睫毛微微顫動,不時囈語,似乎陷入難以掙脫的夢靨。

 

「伊奈帆……」斯雷因低語,不知夢見了什麼,下意識抓住了伊奈帆的襯衫不放,好像不這樣就不能放心。

 

斯雷因臉上被打得紅腫部分漸漸變成青烏色,伊奈帆不自覺地伸向斯雷因臉上的瘀痕,又停下動作,他發現自己的手有點抖,不,是整個身體都在發抖,是因為現在情緒起伏不受控制,還是他在畏懼碰觸斯雷因?眼前的人對於他就像一團燃燒的熊熊烈火,一靠近就會灼傷難受。

 

伊奈帆自嘲,對斯雷因來說這些事也許不到一天,但對於他已經過去十年,沒想到沒有斯雷因的十年,自己竟變得如此怯懦,被他深深埋藏的傷口正發出刺痛。伊奈帆驚訝於某些被他漠視許久的感覺再度從乾枯的井底翻湧起來,越漲越高,越來越熱,終究難以抑制。

 

伊奈帆最後還是撫上斯雷因的臉頰,留在白皙皮膚的瘀傷怵目驚心,他輕輕揉著那一片黑青,久久都沒有其他的反應。加姆從後照鏡看著後座的人,伊奈帆始終低著頭,額前的瀏海遮住他大半張的臉,很難看清楚他的表情,全都藏在那片濃濃的陰影之後。

 

如果覺得心疼的話,剛才就不要下手這麼重啊!

加姆翻了個白眼,內心默默吐槽。

 

「伊奈帆,現在要去哪裡?」加姆終於開口詢問伊奈帆目的地。

 

「去哪?」伊奈帆抬起頭,從後照鏡回望加姆,暗紅色的眼珠子清淡淡的,但又不同之前的面無表情。似乎有某些沉寂多時的情緒正從深淵甦醒。

 

「是啊,該去哪才好呢?」伊奈帆像是喃喃自語般地反問,手指插在斯雷因淡金髮絲中,輕柔地梳理。

 

加姆覺得好像有點高興,十年來那些頹喪、失意與落寞,那本來就不該出現在伊奈帆身上的成分,似乎開始淡化模糊了。

 

加姆現在甚至覺得,界塚伊奈帆的眼神帶著一絲危險。

 

***

 

蕾穆麗娜自從雙腳能夠在正常重力下站立起,每日必須按部就班地進行復健,一開始只要拄著拐杖自立跨出幾步,然後行走五公尺、十公尺、百公尺,隨著療程不斷推進,距離及強度也漸漸調高,為了確保治療成果,每日都不能懈怠,不斷行走、再行走,就是她目前最重要的任務,未來能走上十萬步,甚至參加馬拉松是她努力的目標,不過現在保持每天走上二萬步就要耗去她不少時間及體力了。

 

今天的蕾穆麗娜也穿著護膝、健走襪以及專業運動鞋,裝備齊全地上路了。基本上,界塚伊奈帆居住的地區是她每日必經之地,遇見的機率也不低,而她也絕不放過每次奚落對方的機會,已經變成每日健走任務最大的激勵,畢竟這個人是斯雷因.特洛耶特的敵人,看他從當年風風光光變成現在落魄的模樣,不得不說非常大快人心,有時候沒能遇上界塚伊奈帆,還覺得少了什麼樂趣。

 

今日當她走到時,界塚伊奈帆站在門口,正對頸掛麥克風講手機。手上提著超市購物提袋,身上還背著肩背包,不知裝了什麼,看起來不像平日下班回家,反而正要出門,有隻橘黃色流浪貓親暱地在他的腿邊磨蹭。

 

「嗯,雪姐,我很好,韻子家的定食便當已經送來了,今天好像是親子丼,我等下就吃……不用擔心,好的,我不會熬夜……」跟界塚雪講完電話,便蹲下來摸摸一直纏著他褲腿的貓咪。

 

看到界塚伊奈帆講完電話,貓咪更是迫不及待大聲喵喵叫了起來,伊奈帆拿出袋子中的外送便當盒,打開蓋子,挑出雞肉雞蛋餵食。

「怎麼今天這麼多傷?跟隔壁區的黑貓搶地盤打架輸了?」伊奈帆溫柔地順了順牠柔軟的皮毛。

「喵喵~~」黃貓好像對這句話抗議般叫了聲,然後受不了雞肉的誘惑,一邊吃,還一邊呼嚕。

「不要緊,下次打贏回來就好。」伊奈帆從肩背包中掏出一些藥品,幫貓咪傷口消毒,「不過,太常打架不好,你若受傷,我也很困擾的。」伊奈帆輕聲道,安慰般地撫摸貓咪的脖子。

「咪嗚──」也不知道貓咪有無聽懂,好像回應地喚了聲。

 

蕾穆麗娜慢慢走近,她已經放輕腳步,但貓咪一察覺陌生人接近,立刻警戒地豎起尾巴,一溜煙地跑走了,她有點失落,不過很快便端起公主的架子,對著伊奈帆道:

「剛才電話對象是界塚雪小姐嗎?真是滿口胡說八道啊,一回頭就把朋友的外送便當給了野貓呢。」其他內容大概也沒多少可信吧。

「界塚少尉今天下班可真早,不是馬上就要Aldnoah研究成果大會了嗎?」

「噢,我聽說你的部分只需要展示壁報,應該沒什麼太大壓力?不過你應該還有不少雜事要處理吧?」

伊奈帆目送貓咪的身影消失,默默把便當收好,通常不需回應蕾穆麗娜,等她自說自話一陣子就會結束話題,但今天伊奈帆沒有耐心也沒閒工夫等候。

「蕾穆麗娜公主,關於Aldnoah研究成果大會,您也受邀出席了吧?屆時庫蘭卡恩親王也會參加,殿下不如多費心想想怎麼和您姊夫好好相處。」

蕾穆麗娜一僵,她與庫蘭卡恩之間一直極為疏離,不過,界塚伊奈帆面對她的挖苦一向默不吭聲,冷淡以對,但今天卻回腔了,還如此尖銳。

 

「這十年來,殿下樂此不疲地以復健治療名義經過這裡,雖然我並不介意,但每天特地來譏諷一個毫無長進的小研究員,恐怕並不是您的真實目的。」伊奈帆轉動殷紅色的眼珠子,直視蕾穆麗娜道:

 

「殿下日復一日不懈地刺探,只怕是希望終究有一朝,能從我這裡得到失蹤十年的斯雷因.特洛耶特的情報吧?」

蕾穆麗娜臉色一變,頓時沉默。

 

界塚伊奈帆看著眼前的女性,十年之間她也長高了,長髮及腰,身材凹凸有致,已成為高貴美麗的淑女,不知受多少男士傾慕追求,然而直到現在她眼中仍只能容得下那一位。

 

正因為如此,在許多未明狀況下,反而至少證明斯雷因與蕾穆麗娜應無牽扯,否則若那兩人刻意勾結聯繫,哪怕連一秒鐘,蕾穆麗娜也絕不會浪費在他的身上,早早偕斯雷因消失無蹤了。

 

界塚伊奈帆搖頭,語氣堅決道:「只可惜,殿下在我這裡是不可能得到任何有關斯雷因的消息。」

 

「界塚伊奈帆,你……!」蕾穆麗娜咬著牙,惡狠狠地瞪著對方。

 

「十分抱歉,我還有些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處理,不能耽擱,恕我不能繼續奉陪殿下了。」伊奈帆對火星二公主的瞪視完全不為所動,說完便不再理會蕾穆麗娜,逕自以她難以追上的步伐迅速離開了。

 

 

「你是去月球一趟了嗎?回去拿東西可真慢啊。」將車子停在遠方隱蔽處的加姆看到伊奈帆上車後,忍不住埋怨。

 

「抱歉,被一些事耽擱了。斯雷因還好吧?」伊奈帆回到車上就立刻查看在後座的斯雷因。

 

「好像被噩夢糾纏著……一直很不安穩。」加姆瞥了眼後照鏡,「你回來後好像比剛才好點了。」

 

伊奈帆看了眼斯雷因乾澀的嘴唇,拿出背包中的水瓶與紙巾,沾了點水,小心翼翼地擦拭那雙青腫的唇瓣。

 

伊奈帆內心輕嘆,他有什麼資格說蕾穆麗娜呢,自己一點也不比她好到哪裡啊。

 

看著斯雷因時不時顫動的嘴唇,好像想說些什麼,伊奈帆也跟著苦惱起來,這傢伙到底做了什麼夢呢?

 

斯雷因行走在一片模糊不清的碧藍色光中,在他感到十分迷惘,不知該往哪個方向前進時,看到了界塚伊奈帆,一位接著一位,有在俄羅斯揚陸城、在月球基地、在墜落的海灘,在極密設施、甚至還有應該當初沒見到面,在種子島相遇時,剛被徵召入伍的界塚伊奈帆,以及對於他而言昨天所認識的,在軍方及Aldnoah研究所都意氣風發界塚伊奈帆。

斯雷因微微笑了,伊奈帆真的是相當年少有為,這樣一個人卻帶著點孩子氣,拉著他的手,說要盡力帶他離開極密設施,然後兩人一起去看鳥。

在Aldnoah實驗現場卻發生了嚴重爆炸,伊奈帆首當其衝,斯雷因眼睜睜看著他被捲入了一片沖天烈焰中。

「不───!」斯雷因絕望地大吼。

他不顧一切地衝上前,他必須阻止,絕對不能讓伊奈帆死去,無論付出任何代價。

 

TBC

评论(21)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