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奈因】I.T.S. 07

※穿越時空,年齡操作設定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當初庫魯特歐降落於東京的揚陸城,經過重新整修及授權,已由庫蘭卡恩繼承這座雄偉的軍事要塞。庫蘭卡恩結束一天所有公務,進入城內的謁見室,此刻他跨越百萬公里距離與時差,與艾瑟依拉姆女王以及孩子進行星際間的通訊。

 

艾瑟依拉姆貴為火星女王,自然必須長期留在火星治理薇瑟帝國,僅有特別少數的會議或者與Aldnoah授權有關的重要活動才會短期造訪地球及重建的月球基地。大部分外交活動,或是兩星間交流由庫蘭卡恩出面,也使得夫妻倆經常分隔兩地,幸好有Aldnoah全息科技,能夠幾可亂真地投射彼此的影象,讓他們的分離不那麼難以忍受,雖然終究也只是虛影。

 

兩個可愛的小孩圍在庫蘭卡恩身旁,不停地問東問西,薇瑟帝國備受寵愛的小王子與小公主皆在火星出生成長,自小就聽聞父母提及許多地球見聞,也常在各大媒體上看到相關報導,非常羨慕父王可以前往地球,老是吵著要帶他們到地球玩。

 

幼小的孩子黏著庫蘭卡恩撒嬌,在他心底流過暖暖的熱流,明明都還是正依戀父母的年紀,他卻不能常常伴隨孩子身邊,陪他們成長。

 

「父親是因為公務,而且工作十分忙碌。」艾瑟依拉姆笑了笑,誰不想到造訪美麗的地球呢?她叮嚀自己年幼的子女不要為難庫蘭卡恩。火星女王對王儲的教育一如當初自己所接受的那樣嚴格,為了薇瑟奉獻自我,履行皇族的義務。

 

「要好好用功學習,成為了不起的薇瑟王族,肯定會有機會到地球的。」庫蘭卡恩慈愛地安慰一雙兒女,儘管經常使用全息投影通訊,還是很遺憾無法親身抱抱他們,或者捏一捏孩子的柔軟臉蛋。

 

家庭交流後,艾瑟依拉姆讓侍從先帶孩子去休息,話鋒一轉,憂心重重地問道:「蕾穆麗娜現在還好嗎?」

 

面對唯一的妹妹始終抗拒薇瑟,艾瑟依拉姆也相當煩惱。

 

她很想念蕾穆麗娜,她們能見上面的次數原本就少之又少,但就算見上面,蕾穆麗娜也對她很疏離,常讓艾瑟依拉姆碰軟釘子。彼此的出身與成長經歷造成她們間巨大的隔閡,大概只有在月球基地那次,試著阻止斯雷因的侵略行動而聯手過,是唯一一次的齊心協力。就在那場戰爭中,艾瑟依拉姆覺得自己已經盡最大努力彌補戰爭的傷害,但是最終結果依然造成蕾穆麗娜深深的絕望。

 

艾瑟依拉姆一直想好好補償年幼時沒受到皇族善待的妹妹,改善姊妹關係卻苦無良策,蕾穆麗娜寧願待在被UFE嚴格監管的地球上,也不願回到火星。她也只能拜託庫蘭卡恩多跟妹妹溝通。

 

「放心,我會再和她好好聊聊,我們已經約定了時間餐敘。」庫蘭卡恩頷首,「我必定不負妳的希望。」

 

「好的,我很期待。」艾瑟依拉姆輕嘆了一口氣,就算蕾穆麗娜不能接受薇瑟皇族,也希望能夠接納她這位姐姐。

 

「我會盡力而為的,妳也不要太操勞了。聽御醫報告說,妳最近有點過勞。健康的身體可是領導火星的重要資本,該休息時絕對不能硬撐。」庫蘭卡恩臉色一歛,「有我跟瑪茲魯卡等騎士為薇瑟效力,不需要太憂心。」

 

艾瑟依拉姆微微一笑,高貴雍容的身形顯得有些憔悴,戰後十年,重建漸上軌道,但也出現了不少新的問題,統治者永遠有操不完的心。

 

「很慶幸有你們幫我分憂解勞。」

 

等到談話結束,逼真的全息投影消散,只剩下庫蘭卡恩獨自在一片沉寂的謁見室。他嘆了口氣,正要離開,Aldnoah的通訊界面再度接到訊號,跳出了界塚伊奈帆的通訊請求。

 

「不好意思,庫魯特歐親王,已經很晚了,希望沒有打擾到您休息。」伊奈帆的視窗投影出現。

 

「一點也不會,還有私底下你還是稱呼我庫蘭卡恩就好了。」庫蘭卡恩立刻打起精神,笑著回應,「很難得主動找我,是決定好要跳槽了嗎?」

 

「不,我是來謝謝你的好意,我還是更願意留在Aldnoah研究所服務。」伊奈帆向庫蘭卡恩簡單說明自己的意願。

 

「是這樣啊?我本來還想說能夠轉職也挺好的,我都已經想到有好幾處適合的地方,像是很有利於你地球英雄身分的媒體行業或公關界;或者環境單純,擔任軍校鐵甲騎兵教練,培育新一代人才,推廣你一流的機甲操控技術;或者也有早就相中你出色能力,想聘請你擔任私人駕駛的富豪,那個可是高薪事少,許多人稱羨的工作。真的不多考慮一下嗎?」

 

「真是抱歉,我還是希望能夠盡己之力,研究及發揮Aldnoah之力。」伊奈帆客氣地婉拒。庫蘭卡恩提供的選擇都不錯,伊奈帆清楚不能再如這些年間的消極無為,但也絕對不是另起爐灶、重頭發展的時候。

 

「不用道歉,雖然我覺得可以多方嘗試,但既然你心意已決,就努力堅持下去吧!」庫蘭卡恩點頭,對於伊奈帆的抉擇不意外,似乎早已知道會是這個結果,他看著伊奈帆的眼神散發明亮堅定的光彩,似乎又看見了十年以前的伊奈帆,微微一笑。

 

「謝謝你,庫蘭卡恩。」伊奈帆誠懇地道謝,難得直呼了對方的名字。

 

***

 

在伊奈帆准許海鷗進屋後,沒多久就被斯雷因餵養得樂不思蜀,也很快跟斯雷因親近起來。儘管鳥兒剛進入屋內時有點羞怯,但是牠們很快適應環境,熟悉以後就大膽起來,開始到處亂逛。

 

「等等,你們不能亂跑……」

 

屋子內有不少伊奈帆研究Aldnoah的書籍論文,他下班離開研究所,也會花不少時間做研究。斯雷因可不希望四處搗蛋的海鷗弄亂了文獻,不得不緊跟在後頭,他一邊哀怨地清理鳥屎,一邊試圖將其趕到客廳去,但畢竟曾是野鳥,也不是這麼簡單乖乖就範的。

 

人鳥追逐大戰過程中,有某樣堆在房間角落的物體映入斯雷因的眼角餘光,他一轉頭,看見那裡有一團眼熟的淺藍色布片。

 

「這是……」拿起來一看,原來是他以前那套在極密設施的囚衣,幾天沒穿,居然產生了一種陌生感。

 

雖然這件囚衣樣式簡單,但衣料十分高級,不但親膚性佳且還具備良好的透氣排汗、調節體溫的功能,只是之前伊奈帆幫他處理傷勢時將之剪破,已經不能再穿。伊奈帆似乎還未處理掉這件衣服,將其堆置角落。斯雷因順手將殘片拿起,霎時間,有絲極細微的閃光隨著衣料抖動滑落,捉住了斯雷因的視線,順著亮光的方向看過去,是一塊帶著異色光彩的碎片。

 

「這個是……?」斯雷因回想起,這是之前在塔爾西斯駕駛艙撿到的不知名碎片,後來發生許多狀況,老早被他拋到腦後去了。

 

所以這東西到底是什麼?斯雷因撿起來正要研究,一陣強烈的頭暈嘔吐感在瞬間席捲而來。這股異常感有點熟悉,斯雷因感到自己陷入一團迷霧,有如窒息般呼吸困難,他緊緊抓著胸口,閉上眼睛強忍不適。

 

斷斷續續的畫面湧進了他的腦海。斯雷因看到了一棟嶄新又先進的巨大建築,是某個可以容納眾多來賓的展覽會場,正在舉辦盛大的活動,展場布置得相當有科技風格,周圍擺滿發表看板及海報,會場的豪華講台上交錯懸掛著鮮紅色的薇瑟帝徽與天藍色的地球聯合軍旗幟。斯雷因認出有不少Aldnoah研究所的人員在會場穿梭,而當火星與地球雙方的重量級貴賓到場時,媒體人員爭先恐後上前採訪,引起現場小小騷動。

 

這是什麼場合?莫非是Aldnoah研究成果發表會?

 

斯雷因還未消化自己看到的畫面,就看到了界塚伊奈帆也在那裡。

 

穿著筆挺正裝的伊奈帆也以研究員身分出席了,儀表挺拔,英姿風發,吸引了很多在場人士的注意,看起來也不盡如他之前以為伊奈帆一直受到冷落,無論火星人還是地球人依然很關注這位地球英雄。

 

但是沒等到斯雷因欣慰,下一秒,槍聲響起,一發子彈不知從哪射出,貫穿了伊奈帆的身體,大量血液噴出,將白色襯衫染紅了一大片,伊奈帆應聲倒地,幾乎沒有任何掙扎就當場斷了氣,現場頓時陷入驚恐與混亂之中。

 

「不!伊奈帆!」斯雷因難受得抱住了頭,咬緊牙關。

 

伊奈帆在十年間不是都沒生命危險嗎?怎麼又出事了?而且這次很確定不是意外,而是被謀殺的。

 

到底怎麼回事?誰要殺伊奈帆?斯雷因只感到頭痛欲裂,身體不停顫抖。

 

「斯雷因.特洛耶特!」

 

有人抓住他的肩膀搖晃,拍打他的臉,滿是擔憂呼喚他的名字。斯雷因忍著極度不適,努力睜開眼睛,看到方才影像裡倒在血泊中的那個人。

 

「你還好嗎?有沒有哪裡不舒服?」伊奈帆緊張抓著斯雷因,他接獲AI的緊急通知,立刻放下工作趕回來。一回來就看見倒在地上的斯雷因表情痛苦、滿頭大汗,海鷗在一旁不安地徘徊。伊奈帆馬上讓AI掃瞄檢查他的身體,確認對方沒有大礙。

 

「伊奈帆……」斯雷因慢慢回過神來,被伊奈帆扶起,虛弱地喘氣,「我又看到預知畫面,你死亡的影像……」

 

伊奈帆瞥了一眼一旁的淺藍色衣料,「是因為看到在極密設施的衣著,讓你想起之前的事了嗎?真是抱歉,我應該早點丟掉的,沒想到會讓你感到難受。」

 

「不是!」斯雷因澄清,伊奈帆誤以為他是想起前一次的預知畫面,「不是之前的影像,是新的預知畫面!」

 

「是嗎?那麼你看到了什麼?」

 

「在Aldnoah研究成果發表會場,你會被殺……」

 

伊奈帆對於自己又被預告死亡依然十分淡定,沉默了片刻,反問道:「既然你這次不在塔爾西斯機艙裡,為什麼能看到預知影像?」

 

「這……」伊奈帆的問題讓斯雷因一時語塞,這點的確無法解釋。

 

伊奈帆思索片刻,繼續追問:「應該有某種機制觸發了這種狀況,你記得可能的原因是什麼嗎?」

 

十年前在Aldnoah實驗室發生這狀況,還同時造成斯雷因穿梭時空,顯見不是偶發事件。伊奈帆非常慶幸這次斯雷因沒有消失無蹤。比起死亡預告,他更擔心斯雷因又會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不見,果然不能只調查實驗意外,也必須找到斯雷因穿越及看到影像的原因。

 

「……不,我毫無頭緒。」斯雷因的記憶一閃而過,那個莫明出現的碎片還在他手心中,他下意識將之握緊。

 

「好吧。」伊奈帆不再多問,想一把抱起斯雷因,將他送回房間休息。

 

「不行,你別去發表會場!」斯雷因劇烈掙扎起來,伊奈帆不能把他的話不當一回事。他用力揪住伊奈帆的襯衫,堅決地道:「不管那是不是預知,都不要冒險!」

 

「斯雷因,發表會馬上就到了,我不能說不去就不去,況且關於這件事我還要再調查,現在無法定論。」伊奈帆嘗試安撫情緒不穩的斯雷因。

 

「伊奈帆……現在UFE也沒那麼重視你了,就算不出席也無所謂的吧?沒有人會在意的!」連斯雷因覺得自己的話很傷人,但他更想保住伊奈帆的命。

 

「你說的沒錯,現在的我無足輕重,早已沒人在意我出席與否。」伊奈帆眼神一黯,停頓了片刻又抬眼直視斯雷因,「因此,我才更必須堅持下去。」

 

「什麼……為什麼?」

 

「既然過去在這裡跌倒的話,現在也要從這個地方再站起來,重新爭取UFE與火星的重視,而不是一遇到危險就落荒而逃。」

 

「……不需要這麼麻煩。你只需要將我交出去就行了。」斯雷因平淡道。

 

「什麼?」伊奈帆難得露出愕然的神情。

 

「你之所以受到冷落與降職,不就是因為實驗意外及戰犯逃亡嗎?」斯雷因勉強讓自己勾起嘴角,顯得沒不在乎的模樣,「既然都是因我而起的,所以抓住斯雷因.特洛耶特將功贖罪,足以讓你重新得到器重。」

 

「你在胡說什麼?」伊奈帆右眸罕見地帶上一絲怒意,他眉心一蹙,沉聲道:「我並非追求自己的飛黃騰達,我之所以想要爭取重視,是為了……」

 

斯雷因打斷了對方的話,「你用不著覺得不愉快。事實上,這是一件你本來就該做的事。界塚伊奈帆,無論你怎麼想,你也無法將我永遠藏匿起來。」

 

斯雷因長長嘆息,他的存在是一個炸彈,目前看似風平浪靜,一旦東窗事發便會牽連到許多人,伊奈帆自己、加姆.格拉弗特曼、界塚雪,以及任何跟伊奈帆有所牽扯的人恐怕都會大禍臨頭,甚至嚴重一點,引起星際間的糾紛。

 

界塚伊奈帆明明那樣聰明,怎麼會笨到讓自己陷入不可收拾的局面?應該要有人修正這個錯誤才對。

 

「或許我會像從前繼續被監管在極密設機裡,也許會得到更嚴厲的處置,但那也是我原本應得的,我不會有所怨言,你也可以像以前那樣來看我,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區別,所以……」

 

斯雷因早就有所自覺,是他害許多人受傷,是他害伊奈帆差點再次喪命,也害得伊奈帆原本功成名就的人生變得一蹋糊塗。

 

他再也不該使無辜的人受到傷害。

 

「界塚伊奈帆,將我交出去,然後讓你的人生回到正軌上吧。」

 

那些溫暖、關懷與愛,他深深希冀卻不可得,也沒有資格去保有。

 

「因為感到了一點幸福,所以明知道這是個錯誤,還一直貪戀這些不該得到的東西,我很抱歉。」斯雷因像是費盡了氣力才能說出這些話。

 

伊奈帆會不高興吧?但這個人也該認清現實困境。他閉上眼睛,咬了咬牙,不想面對伊奈帆此刻的眼神。斯雷因自嘲,他是如此狡猾,竟把痛苦拋給了對方承受,自己卻企圖逃避。

 

屋內一片死寂,斯雷因低著頭,幾乎能聽見自己沉重的心跳聲,然後他感到自己的臉被扶起,有份柔軟的觸感落在唇瓣上。

 

「斯雷因.特洛耶特,你不須道歉。」伊奈帆彷彿不受斯雷因的話影響,神情絲毫沒有動搖。他吻住了斯雷因,不准對方再發出異議,赤紅的眼眸溫柔至極,卻又無比執著。

 

「儘管還有很多事情沒搞清楚,但有一件事已經很明白,將你交出去肯定才是真正的錯誤。」

 

那樣的界塚伊奈帆將什麼事都做不到,什麼人也保護不了

 

伊奈帆的聲音輕柔得就像嘆息一般:「我絕不同意將你交給任何人,無論是誰。」

 

 

 

***

 

界塚伊奈帆原先就經常在新蘆原市的住家,以及海邊的屋子兩邊跑,現在為了顧及斯雷因,基本上大部分時間都留在海邊。但不代表他不會回到住家。伊奈帆提著大包小包的採購物品正要進門,一隻橘黃色的流浪貓已經湊到褲腿邊喵喵叫,不停撒嬌討好。

 

「我沒有現成便當了。」伊奈帆對貓咪道。自他重新開始親自料理以後,就停止接受網文韻子家的便當,只是給這隻流浪貓的伙食也得另外處理了。

 

「你這樣會讓我的西裝長褲黏上一堆貓毛……唉,好吧,拿你沒辦法。」伊奈帆小小的抗議當然沒什麼作用,他很快被貓咪的糾纏打敗,打算順手做些簡單的貓食伺候。

 

「你這幾天似乎挺忙?」

 

窈窕的火星二公主正站在界塚宅不遠處,目光犀利地看著伊奈帆,儘管對斯雷因的情報一無所獲,她依然每天造訪,然而最近幾天卻很難遇上這位地球英雄。本來在伊奈帆腳邊磨蹭的貓咪轉移陣地,愉快地改跟二公主討食去。伊奈帆有些微吃驚,原本怕生的貓咪已經跟蕾穆麗娜混熟了,還接受她的撫摸,看起來她似乎花了不少功夫在親近這隻怕生的小動物。

 

「蕾穆麗娜公主,因為要準備發表會比較忙碌,回到家的時間不一定。」

 

「是嗎?我還以為你都早早就下班離開研究所呢!你要忙也無所謂,但是,別忽略了這孩子啊。」蕾穆麗娜對伊奈帆頗有微詞,很溫柔地幫貓咪順毛,拿出貓罐頭餵食,「你不在時,都是我幫忙照顧的。」

 

「真是抱歉,讓殿下操勞了。」

 

「那也算了,這沒什麼。不過怎麼突然心血來潮,想自己下廚了?」蕾穆麗娜看著伊奈帆手上那袋滿滿的食材與日用品問道。

 

「畢竟長期給網文定食屋添麻煩太過意不去,也該自己想辦法解決用餐問題。」伊奈帆不露破綻地回答。

 

「但是,你提著東西份量不少,並不像是……一個人需要的?」蕾穆麗娜眼神凌厲而充滿質疑,「還要幫其他人料理嗎?」

 

伊奈帆尚未回答,一旁就傳來破壞凝重氣氛的開朗聲音:「哎呀~之前說好的廚神伊奈帆料理重開之作,你終於要請我吃了嗎?我等很久了!」

 

「……」蕾穆麗娜轉過身,海藍色的眼珠子盯著不看現場氣氛的來者,認出是伊奈帆的同學兼同事加姆.格拉弗特曼。

 

「哇~~有雞腿肉,請務必做卡啦炸雞,那是我的最愛!」加姆一臉特無辜表情地跑過來,不客氣地往伊奈帆手上的購物袋望了望,「二公主殿下,你要不要也一起享用?」

 

「不必了,謝謝。」蕾穆麗娜面色一沉,冷淡地拒絕,「我還有必須出席的皇室餐宴。」

 

「可惜,不過這樣我就可以獨佔伊奈帆的料理啦,我相信伊奈帆的手藝一定也不輸給皇家御廚。」加姆挺有信心,手肘頂了一下面無表情的伊奈帆。

 

「……」蕾穆麗娜看了一眼被大模大樣的加姆嚇到躲起來的流浪貓,已經不是說話的好時機,她優雅地理了理衣著,態度疏離但也不失皇室風範地告辭了。

 

等到蕾穆麗娜走遠,伊奈帆向加姆點頭道謝:「加姆,你又幫了大忙。」

 

「伊奈帆,火星二公主也起疑了嗎?」蕾穆麗娜一走,加姆臉色可不好看。

 

「也許是吧。」伊奈帆沒有再關注蕾穆麗娜的興致,他目光投向那隻流浪貓躲藏的方向。

 

「其實我沒有忘記來餵的,只是時間上晚了一點……所以這傢伙至少吃了兩頓投餵啊?還真是機靈。」伊奈帆搖搖頭感嘆道,「如果斯雷因的胃口也像這傢伙一樣就好了。」

 

伊奈帆一想起在那之後,又開始消沉起來的白金髮色青年不願意好好吃飯了,就覺得十分煩惱。

 

「這不是重點吧!」加姆感到自己脆弱的心靈又受到了閃光傷害,揉了揉腦袋,頭痛地道:「你窩藏斯雷因的事一曝光,UFE與火星都不會放過你。」

 

「所以我必須為他澄清事實。」

 

「什麼?」

 

「之前我透過哈基寧上將的權限進入UFE機密資料庫,取得了實驗意外發生時,塔爾西斯內部的監視影像。」伊奈帆取出手機叫出畫面。

 

加姆一聽立刻湊到伊奈帆的手機前,看著機密畫面中穿著淺藍囚服的騎士操控了機甲的手臂,在現場人員驚恐呼喊中,朝著一旁的界塚伊奈帆揮下。現場充滿爆炸巨響與接連不斷的槍聲,伊奈帆被飛濺碎片刺傷,無法再指揮現場,好多研究人員也受了傷。

 

「果然就是那傢伙搞得實驗意外!他害慘了好多人!」加姆義憤填膺,之前那個戰犯還死不承認。

 

伊奈帆瞪了一眼大呼小叫的加姆,指著畫面裡神情難受的斯雷因道:「你仔細看,當時斯雷因表情痛苦,很不對勁,而且他之後還穿越了時空。」

 

「……」加姆看著意外發生後沒多久,塔爾西斯駕駛室裡閃耀出Aldnoah光輝,然後斯雷因的人影便瞬間消失在監視影像中。

 

「之後斯雷因就出現在十年後的我家,我有影像證明。」

 

「看起來UFE果然推論不出來發生什麼事,就判定戰犯利用Aldnoah之力傷人逃亡。」加姆無言半天後終於嘆了口氣,「但你還是無法替他洗刷清白,畢竟不管出於何種理由,他依然操控了機甲傷人。」

 

「我不認為那是斯雷因的錯。」伊奈帆淡然道,「他沒有逃亡,也就沒有傷人的動機。」

 

「UFE不見得也像你這麼想。而且再這樣下去,你會惹上很大的麻煩。」

 

伊奈帆完全不以為意地道:「自從第二次地火戰爭尾聲,我將斯雷因.特洛耶特逮捕起,就知道會遇到不少麻煩。」

 

「那麼界塚伊奈帆,你想要怎麼解決呢?」加姆很少用全名稱呼他,嚴肅地道:「你總不能跟UFE為敵。」

 

「加姆,你說得沒錯。」

 

伊奈帆點了點頭,一如平常淡然自若,卻也不含玩笑成分的口吻回答:

 

「我並不想與UFE為敵……也不建議UFE與我為敵。」

 

加姆一呆。伊奈帆說得輕描淡寫,涵義卻非同小可。他不禁開始質疑自己當初為什麼協助伊奈帆藏匿斯雷因,他只是想將伊奈帆從一個灰暗的泥沼裡拉出,但現在伊奈帆似乎執迷不悟地往另外一條不歸路奔去,自己只能眼睜睜看著卻無能為力。

 

「你……」

 

加姆想要勸告,在這個時候卻突然響起一串特別音效,原本從容不迫的伊奈帆臉色一變,是他的手機,來自於海邊洋房AI的緊急訊號。

 

在洋房外,有一架高大的機甲從天而降,沙灘的白色細沙被狂亂的氣旋颳起,遮蔽了斯雷因的視線,一時看不清楚來者的機型,但即使只有模糊的影子,他也絕對不會錯認。

 

隨著機甲緩緩落地,銀白的塔爾西斯被溫暖的陽光渡上一層華麗的金色,散發出迷人的光輝,聖潔凜然,威武不可侵犯,一點也不像已被塵封在地底庫房中十年的機甲。

 

斯雷因.特洛耶特目瞪口呆地站在玻璃窗前,看著他過去的機甲正在眼前。

 

一道優雅的聲音透過播音系統傳出,斯雷因雖沒聽過幾次但依然認得,這正是屬於37家門火星騎士庫蘭卡恩.庫魯特歐親王的聲音。

 

「斯雷因.特洛耶特,我來接你了。」

 

 


评论(16)

热度(119)

  1. 艾丽丝每日囧S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伊莎贝尔
    每日囧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