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奈因】I.T.S. 08 +刊宣

穿越時空,年齡操作設定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每次更新都間隔太久怕大家忘光前面的前情提要:

斯雷因.特洛耶特目瞪口呆地站在玻璃窗前,看著他過去的機甲正在眼前。

一道優雅的聲音透過播音系統傳出,斯雷因雖沒聽過幾次但依然認得,這正是屬於37家門火星騎士庫蘭卡恩.庫魯特歐親王的聲音。

「斯雷因.特洛耶特,我來接你了。」



I.T.S. 08


伊奈帆拋下滿頭霧水不停叫喚的加姆,一刻也不停地奔向自己的悍馬,油門踩到底火速趕往海邊,雖然他只有單邊眼睛,但駕駛技術早已爐火純青,只是距離過遠,任憑他再怎麼超速狂飆,一時半刻也難以趕到。伊奈帆心直往下沉,庫蘭卡恩不可能臨時起意,必是有備而來,也刻意挑選他遠離在外的時候。

 

伊奈帆原以為會先被地球聯合軍發現,結果卻是火星,他迅速確認了各方通訊狀況,開啟全息投影系統,他的身影轉瞬出現在屋子外。

 

「庫蘭卡恩.庫魯特歐親王,有何貴幹?若你有事找我,可以先行聯繫,不吭一聲直接駕駛武裝機甲跑來我的私宅,未免有失禮儀,更是引起爭議的行為。」


庫蘭卡恩看到伊奈帆的全息投影有些詫異,對幾可亂真的影像若有所思,比起高大威猛的機甲,界塚伊奈帆的身形如此渺小,阻擋在機甲前方,眼神凌厲,氣勢絲毫不遜於巨大的兵器,塔爾西斯竟也在他面前停下,不再有所動作。

 

「界塚伊奈帆。這不是應該要問你嗎?你私自窩藏一級戰犯才是居心可議,不過你所設置的掩護不錯,從外頭完全看不到屋內的景象呢。」無論他怎麼調整光學鏡頭,或熱成像掃描,都無法得到屋內的影像分析,即使斯雷因其實正站在窗前。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只是注重個人隱私。」

 

「不用再裝傻了,你我都知道,斯雷因.特洛耶特此刻就在你的房子內,我打算將他帶走。」庫蘭卡恩不打算多說廢話,表明目的。

 

伊奈帆大腦飛快思索,是上次去海灘曝露的嗎?還是從植入他研究室電腦的木馬得知的?不過他應該都沒有在這些地方露出破綻才對,所以……

 

「庫蘭卡恩.庫魯特歐,你一直派人跟蹤監視我每日的行動?」他必須盡快評估還有誰知道斯雷因在這裡,會有多快找上門來?

 

「經過十年,地球聯合軍已經對你放鬆管制了,但是我不敢大意,持續不懈觀察果真有所收穫。」庫蘭卡恩苦笑。

 

界塚伊奈帆一舉一動始終在薇瑟最嚴密的監視之下,伊奈帆警覺性非常高,這不是件簡單的任務。

 

「……」伊奈帆暗忖。看來庫蘭卡恩從斯雷因穿越後第一天找到自己時,恐怕就有所察覺了。

 

庫蘭卡恩語調溫和,讓自己盡量表現得很友善:「界塚伊奈帆,我沒有敵意,你不用過度緊張。現在我並非來揭發你,沒有傷人意圖,更不打算把事情鬧大,我反而十分感謝你的低調與保密。薇瑟一直想要將斯雷因.特洛耶特帶回火星,卻始終沒法與UFE達成共識,而由於你的秘密守護,UFE一直無法掌握他的去向,所以現在正是帶他回火星的最佳時機。這也是艾瑟依拉姆女王的希望。」

 

「不要拿瑟拉姆當藉口……我不會相信始終在監視我的人說的話。」伊奈帆冷冷回答。

 

庫蘭卡恩沒料到『艾瑟依拉姆女王』這張曾對界塚伊奈帆百試百靈的通行令這次居然失靈了?他誠懇地說道:「我想和平解決問題。秘密帶回斯雷因後,我保證他在薇瑟安全無虞的,在有一定自由的前提下過上全新的生活,絕不會再有人加害於他。而你可以從窩藏戰犯的危險與背叛UFE的指控中解脫出來,我們三方面都能得到利益。」

 

「事情不如你說得如此單純。剛才Aldnoah研究所傳來監控系統故障與地下庫房被入侵的消息,因此我可以斷定你現在駕駛的塔爾西斯是未經正當程序搶奪而來。」

 

「搶奪?它原先就屬於庫魯特歐家族。」庫蘭卡恩微微提高嗓音,用不容置疑的口氣說道:「由我帶走是天經地義,我會隱密地一起帶它回薇瑟。」

 

庫蘭卡恩深吸了一口氣,駕駛塔爾西斯的感覺太美妙了,是他從小到大多年的宿願,他覺得自己已經等得太久了。

 

「省省吧。庫蘭卡恩,如果你還不打算破壞與UFE關係,便只能將這件事推到斯雷因.特洛耶特身上,塑造成逃犯劫持走塔爾西斯……你只會讓他的處境更艱難。」伊奈帆沉下臉,低沉地道。

 

「……」庫蘭卡恩默然,並不反駁。他嘆了口氣:「界塚伊奈帆,我嘗試與你溝通,但並非徵求你的同意,事實上我沒有太多選擇,而你我現在都不能在彼此身上浪費時間。」他在這裡耽擱得越久,也要面臨越大的風險,「既然沒有共識,恕我只能用粗魯一點的方法。」

 

「斯雷因.特洛耶特,請你找安全的地方掩蔽。」塔爾西斯舉起手臂發射子彈,只是打到房子上又被彈開,沒對建築造成損傷。

 

「屋子果真防彈,這點在意料之內。不過,究竟能抵擋多大的攻擊呢?抱歉了,看來我必須更粗暴一些,可能會對房子造成較大損害,不過我願意賠償。」庫蘭卡恩一邊紳士般說話,一邊操作機甲一腳往伊奈帆的全息投影踩下,毫不客氣。

 

「伊奈帆!」

 

雖然明明知道那邊的伊奈帆是一道虛影,但是當影像被塔爾西斯巨腳踩下時,仍令斯雷因胸口抽緊,脹得難受,他皺著眉頭抓住胸前的項鍊,忍不住別開視線。

 

塔爾西斯的手臂一振,零件轉換變形,左右兩側的巨劍抽長,森然的寒光在鋒利劍刃上流動,是塔爾西斯近距離作戰模式最具威脅的武裝。

 

『遭遇攻擊確認,即刻展開防禦。』不用等伊奈帆下令,屋子的AI已自動判明狀況,頃刻間一層帶著Aldnoah光彩的力場迅速張開,完整地覆蓋在整間房屋上。

 

鋒利無比的巨劍沒有劈開脆弱的房屋,而是碰觸到力場的轉瞬間被吞噬,就像落入強酸池中溶化一般,在異次元壁中消失無蹤,庫蘭卡恩趕緊拉回機甲手臂,以免傷到塔爾西斯機體。

 

「什麼?!這是……尼洛凱拉斯的次元盾?怎麼可能?」庫蘭卡恩無比震驚地看著塔爾西斯威風凜凜的佩劍已成為斷掉的廢鐵。

 

這個人居然能在自宅佈署這種等級的Aldnoah裝置,庫蘭卡恩冰藍色的眼眸閃過冷冽的光。

 

「撤退吧,庫魯特歐親王。」伊奈帆陰沉著臉警告,右眼中沒有溫度。

 

「這可傷腦筋了。」庫蘭卡恩發射了幾發子彈,嘗試找出次元盾的縫隙,卻始終沒發現破綻。

 

庫蘭卡恩深深覺得自己失算。要破解這道次元盾難度很高,即使成功想必也要耗費不少時間,界塚伊奈帆可能已經趕到,或者地球聯合軍追蹤而至。庫蘭卡恩開始考慮撤退,但他已跟界塚伊奈帆翻臉了,想到斯雷因就在伸手可及的眼前,就此撤退有些可惜。

 

「界塚伊奈帆,讓我出去,我要跟庫蘭卡恩離開。」一直在窗前看著一切的斯雷因.特洛耶特淡淡提出了要求。

 

斯雷因一開口,伊奈帆的投影隨即出現在屋內。

 

「斯雷因,不用擔心。再給我一點時間,我馬上就趕到。」伊奈帆柔聲道。他駕駛的悍馬正全速奔馳中。

 

「你到了又怎麼樣呢?難道你想要跟庫蘭卡恩開戰嗎?」斯雷因輕哼。

 

「我必須走了。你原本就不可能把我永遠藏在這個地方。」

 

紙包終究不住火,趁著還來得及,他不能再牽連伊奈帆,也許命運是站在他這邊的,先找上門來是庫蘭卡恩,看在艾瑟依拉姆的份上應該不會太為難伊奈帆吧?

 

斯雷因溫柔捧起因為一連串巨大的槍炮聲響與震動而瑟瑟發抖海鷗,解開了牠的腳環,慎重放在手心上。

 

「這就是你十年來所研究Aldnoah之力的擴展吧,其實沒你自己形容得無用。」

 

斯雷因微微一笑,讚嘆道:「設置得極為輕巧,便於隱藏,還因為可以隨著動物移動,不受固定位置限制,更難掌握破綻,實在令人歎為觀止,要不是曾經開著運輸機近距離與尼洛凱拉斯接觸,恐怕我也不會發現這就是Aldnoah裝置吧?但也因為如此小巧……」

 

腳環從手心緩緩滑落,掉在地板上,甚至沒有發出什麼聲響。

 

「斯雷因,住手!」伊奈帆聲音中有一絲慌亂。

 

斯雷因微微一笑:「太過於精巧的東西,破壞起來也不太需要費力呢。」

 

斯雷因大力踩下去,腳底狠狠輾了輾,裝置應聲破碎,護衛房子的次元盾力場在瞬間消散了。

 

「伊奈帆,你別連這些小動物都利用啊。」斯雷因對著全息投影苦笑。

 

「感謝你的合作,斯雷因.特洛耶特。」庫蘭卡恩鬆了一口氣。銀白的機甲舉起另一臂長劍,房子便像豆腐一般被切開。防禦破壞後,房屋掩護功能失效,塔爾西斯的偵測系統也終於捕捉到斯雷因在屋內的身影,巨大的機甲手掌橫亙在他前方。

 

「不要去,斯雷因。」眼看斯雷因就要走上機甲的手,伊奈帆的投影閃現在前方,執著挽留,「別走。狀況雖不樂觀,但我會找出解決辦法。」

 

「……」斯雷因抬起頭,凝視阻擋他的影子。

 

這個人的左眼已瞎,戴著一副冰冷的眼罩,用僅剩下的右眼執行困難的軍事任務,平日還得進行Aldnoah研究,閱讀大量的文獻,一直都非常吃力,卻從未顯露過一絲軟弱,然而現在那隻眼睛裡竟然含著斯雷因從以前到現在都未見過的情緒。

 

伊奈帆正在乞求他不要離去。

 

「所以我才必須離開啊……」斯雷因垂下眼簾喃喃自語。

 

斯雷因比誰都清楚,這個人所有的痛苦與傷害,全都是自己造成的。

 

「雖然與你的期望不同,但也用不著難過,庫蘭卡恩說的沒錯,其實這對我或對你都是比較好的選擇。」斯雷因勉強自己勾起嘴角。

 

「斯雷因,不要走。」伊奈帆對斯雷因虛情假意的安慰話沒有任何反應,只是伸手像往常一般幫他整理細柔的頭髮,雖然仍舊無法撥動一根髮絲。

 

「伊奈帆,事情沒那麼糟糕,也許你將來有空到薇瑟時,可以來找我……」

 

斯雷因非常不想暴露自己的脆弱,不過好像很失敗,他的笑容很難看,嗓音也越來越乾澀,還帶著輕微的顫抖,胸口悶得像要窒息般。

 

斯雷因.特洛耶特,你在幹什麼?振作一點,這必須要成為他們最後一次對話,他不想搞得太難看。明明在當伯爵時,面不改色說出任何謊言都輕而易舉,現在怎麼對伊奈帆卻很難再多說一句假話?

 

「已經足夠了,謝謝你。」

 

斯雷因深吸了一口氣,緊緊握住胸前的墜子,闔上眼,直直穿過那道虛影,伊奈帆隨即轉過身,想伸手抓住斯雷因,但那團光學的假象理所當然什麼也沒抓住。

 

庫蘭卡恩確保斯雷因登上塔爾西斯,掃了一眼這幢外觀並不起眼的屋子,他從不敢看輕界塚伊奈帆,卻還是大意了,以為這個人不在就能趁隙而入,幸而斯雷因.特洛耶特主動合作,不然恐怕對方還有其他殺手鐧。庫蘭卡恩背上浮出層冷汗,一刻也不耽擱地升空。

 

伊奈帆踩住剎車,將悍馬停在路邊,看著海灘邊遠去的銀白色機甲,直到消失在天際線彼端。他已經幾乎趕到了,卻依然沒能趕上,那隻海鷗又從指縫溜走了,他的拳頭握得死緊,右眼的朱色濃烈,深沉得看不見底,像有一團火焰在躍動。

 

「看來沒辦法了。」

 


TBC


工商時間:新刊本宣


新刊通贩本宣!两本都是11月26日(周六)晚9点上架

《All's Well That Ends Well》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1944998403
 @迎えに来た 平绒兔子WEB漫画再录本,加笔22P共104P全漫  

《I.T.S.》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1950815169
@每日囧S 奈因年龄操作小说8万字+插图X5


两本都是11月26日周六晚9点上架,可同时购买,漫画本前100拍下送特典,微博转发有抽奖(。


评论(9)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