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奈因】I.T.S. 09

 穿越時空,年齡操作設定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蕾穆麗娜緩緩走在屬於庫魯特歐親王的雄偉揚陸城,在這龐大的軍事要塞即使走上一整天也走不完,走廊上迴盪她輕柔的腳步聲,跟隨身後的火星侍從相當緊張,想為她準備自動輪椅,可憐的侍從可不想因為怠慢公主而被親王責罰。蕾穆麗娜正色拒絕了,雖然辛苦,但她現在可以自力行走到她想去的地方。

 

她故意走得很慢,裝作腿還有些不便,能消耗多少時間就消耗多少。在Aldnoah研究發表會前,庫蘭卡恩和她約定餐敘,過去要她與自己高貴的姐姐艾瑟依拉姆相處已經很不自在,更何況是她丈夫的火星騎士,她對這位皇室姻親實在一點也提不起興致,還不如去嘲笑界塚伊奈帆或跟野貓玩呢,無奈自己身上流著薇瑟血統,某些王族場合也不得不配合。

 

先前庫蘭卡恩神神秘秘地提到,會在餐會給她一個驚喜,她只回以冷冷一笑,早已沒有什麼事能讓她期待的了,還想玩出什麼把戲?

 

等她進入了宴客廳,驚訝地發現除了庫蘭卡恩,還有另一名穿著伯爵制服的男子,不同於總是精心打理修飾,追求時尚流行的貴族,柔軟的白金色髮絲自然微翹卻又不顯凌亂。

 

那個人除了消瘦了些,頭髮長了點,看上去竟跟十年前一模一樣,儀表堂堂,英俊挺拔,幾乎完全沒有改變。

 

斯雷因.特洛耶特正溫柔微笑著等她,蕾穆麗娜還以為自己眼花了,因為太過想念而出現幻覺,她本想拍打自己的臉頰卻又不敢,深怕自己從這個過於美麗的夢中醒來。

 

「斯雷因!」蕾穆麗娜激動地奔向對方,還因為太過急切而腳步踉蹌。斯雷因果然還活著,她一直深信不疑。

 

「蕾穆麗娜公主,小心!」斯雷因萬分緊張,連忙上前扶住她,慢慢牽著到座位上,生怕她不小心摔倒。

 

「看到您現在可以走路了,真的感到很高興,但還是不要跑步比較好。」斯雷因皺起眉頭叮嚀。他聽過伊奈帆敘述,知道蕾穆麗娜雙腿治療進展不錯。

 

一股溫熱在蕾穆麗娜眼眶打轉,經過了這麼久,這個人的溫柔體貼還是讓她雀躍不已,她不禁忘了身為公主的矜持,興高采烈拉著斯雷因,聊起她的日常生活,巴魯庫路斯與哈庫萊特的近況,還有許多在地球上的所見所聞。

  

庫蘭卡恩完全被忽略在一旁,很像揚陸城內的一個高級擺設,不過他一點也不介意,反而十分滿意這樣的發展。以往蕾穆麗娜出席薇瑟的餐宴,總是冷冷淡淡,刻意疏遠,只想盡快結束離開,拒人於千里之外,常讓艾瑟依拉姆很失落,現在這位公主甚至主動提出留宿的意願。

 

「時間晚了,明日一起出席Aldnoah發表會場也方便。」蕾穆麗娜說得很含蓄。這時她倒懊悔起先前的磨蹭慢步,導致減少跟斯雷因相處的時間。

 

庫蘭卡恩樂意之至。看來只要帶斯雷因.特洛耶特回薇瑟,他連費心勸導都不必,蕾穆麗娜必然願意跟隨前往。

 

艾瑟依拉姆會很高興的,她所牽掛的兩人都回到薇瑟,再也不必擔心他們在地球上的狀況。庫蘭卡恩心想這次一定能見到他的女王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最近艾瑟依拉姆的表情常是帶著憂愁、煩惱或是壓力,好久沒有純粹無瑕的快樂了。

 

一如庫蘭卡恩的預想,入侵Aldnoah研究所事件挑起了UFE緊張的神經,警戒層級大幅提高,並將研究所入侵事件推測成火星叛逆騎士的陰謀,或反對Aldnoah的極端保守人士,甚至逃亡戰犯斯雷因.特洛耶特的所作所為,畢竟有誰會懷疑他這個薇瑟親王呢?

 

塔爾西斯被奪這事雖然不小,但Aldnoah發表會在即,UFE也不願把事情鬧大,以免引起民眾恐慌或是兩星關係緊張,因此並沒有造成很大的騷動。

 

不管怎麼樣,發表會一結束就得立刻離開地球。越快越好。

 

 

***

 

 

加姆.格拉弗特曼匆匆趕到時,界塚伊奈帆已經在屋內了,庫蘭卡恩並未破壞房子主結構,但四周仍是一片狼藉,布滿破碎殘骸。

 

「哇,這裡發生什麼事!?」看到被劈開的屋子,加姆吃驚得合不攏嘴,他走進去四處張望,「斯雷因.特洛耶特呢?沒人受傷吧?」

 

「AI正在分析庫魯特歐揚陸城的資料,完成前還得要一點時間……」伊奈帆沒有直接回應加姆的疑問,只是有點失落地從地上撿起棋子,放回桌上的棋盤,「傷腦筋,昨天那盤棋還沒下完,必須重下了……這裡變得這麼凌亂,得好好整理……海鷗受到驚嚇已經躲起來了,不肯出來吃飯,晚點可能要幫牠們檢查一下。現在必須確保Aldnoah的研究資料……加姆,不好意思,你才剛來卻沒辦法好好招待,我現在有點忙。」

 

加姆看著伊奈帆臉色凝重,馬不停蹄地處理周遭的瑣事,完全沒心思多與他好好談話,彷彿伊奈帆這個人的內心也隨著房子被切開,被攪得亂七八糟,像一顆失去重心的陀螺焦慮打轉。

 

加姆清了一下喉嚨道:「UFE剛才通知Aldnoah研究所遭襲擊,發布紅色警戒命令了,不過明日是發表會,他們沒有太大的動作,也封鎖了新聞。」

 

「我知道,因此我才必須趕在發表會前趕去接回斯雷因,不然就會來不及了,一結束庫蘭卡恩馬上就會離開地球。」

 

「所以這裡是庫蘭卡恩幹的?」加姆睜大了眼睛,提高了音量,「藏匿斯雷因.特洛耶特果然敗露了嗎?等等,你要去接他?你想要怎麼做?」

 

「我會用我的方法,即使UFE阻撓。」伊奈帆似在聲明一般,警戒地盯著加姆。

 

「不,你誤會了,我來這裡不是因為UFE,是因為雪小姐。」加姆舉起雙手。

 

「雪姐?我不久前有和她通訊過了,讓她不要擔心。」這名字終於抓住伊奈帆的注意,停下了手邊事務。

 

「是啊,但她是你姐姐,非常了解你,她知道Aldnoah研究所及塔爾西斯若出事,必然與你有關,也知道你什麼也不會跟她說,剛才跟你通訊完後,就立刻聯繫我了……讓我阻止你去做危險的事。要不是她無法立刻從北海道趕到這裡,一定會親身殺到這裡阻止你。」

 

「……雪姐知道得越少對她越安全。」伊奈帆微微一頓,面露愧疚之色,「加姆,其實對你也是如此,我很抱歉把你捲進來。」

 

加姆嘆氣:「伊奈帆,對於雪小姐而言,你的生命安危比什麼都重要。因為戰爭,差點在俄羅斯一役失去你已經夠令她痛苦了,沒想到戰爭結束後,在研究所工作也會遭遇實驗事故,更令她倍受煎熬。後來你在研究所受到貶職與冷落,反而讓她比較安心,她寧願你沒沒無聞,不那麼功成名就,也比較不會被派去執行危險的任務。」

 

「我知道。」伊奈帆點頭,他一直都很清楚。

 

加姆無奈地苦笑道:「雪小姐去北海道協助戰災重建以前,拜託我這同學兼朋友多多照看你,如果你想去做蠢事,要我千萬拉住你。」

 

「對不起,加姆……我必須去。」伊奈帆直視加姆,目光沉穩,毫無動搖。

 

加姆看著伊奈帆,他們相識多年,早已很清楚這位老友的固執程度,是啊,怎麼可能阻擋得了,那位辛苦的大姐應該比誰都瞭解吧?不禁煩惱地撓撓額頭,苦笑道:

 

「其實,我應該要站在雪小姐那邊,盡全力保證你的小命……可是我又覺得,身為一個男人,也不能不賭上一切去保護喜歡的人。」加姆抓抓頭髮,為難地兩手一攤,「而且,你也不是那種有勇無謀的人,一定會有辦法的吧?雖然是那個討厭又麻煩的傢伙,也請你們兩個平安無事地一起回來吧。」

 

「那當然,我也還得趕回來參加重要的發表會才行。」伊奈帆點頭。

 

「你居然還記得有這回事啊!」加姆吐槽,不過看伊奈帆好像還挺認真,輕吐了口氣,臉色一歛,「不知道有什麼我能幫你的?雖然你所涉足的戰鬥,恐怕沒有我能力所及之處,但只要我出得了力的,請務必告訴我。」加姆有自覺自己大概沒辦法幫上好友什麼忙。

 

「不是這樣的,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務必要麻煩你幫忙。」伊奈帆目光透出深深的信賴。

 

「哦?是什麼?」想到自己也能被伊奈帆託付重任,加姆倍感驕傲。

 

「請幫我安撫雪姐的怒氣。」伊奈帆緊緊握住加姆的手,誠懇請託。

 

「……這個,我可真的要冒生命危險了。」加姆打了個顫,臉色發白,誤交損友果然會短命。

 

 

分析引擎AI發出提示,庫魯特歐揚陸城的資料分析完成,伊奈帆神色一凜,不再多說,片刻也不耽擱地轉身離去。

 

望著那個堅定的身影,加姆忽然覺得伊奈帆已經走得離他好遠,內心越來越沉重,覺得命運的走向難以預料,他不知道伊奈帆會採取什麼行動,伊奈帆也不會告訴他,但他很清楚一旦失敗,曾經的地球英雄很可能就像斯雷因.特洛耶特一樣,淪為惡名昭彰的罪犯、兩星得而誅之的公敵。

 

加姆不禁想,若當初斯雷因.特洛耶特在穿越10年的時光之後,剛被伊奈帆制伏時,他若不出面制止,直接順勢讓伊奈帆將那名戰犯扭送地球聯合軍,現在情勢應該大不相同吧?

 

加姆隨即用力晃晃腦袋,呵,想太多了。無論自己怎麼做,結果都不會改變吧?這可不是他所能左右的,界塚伊奈帆怎麼可能真的將斯雷因.特洛耶特交出去呢?最終加姆只能感嘆這對姊弟在保護重要人的執著這點真是一模一樣。

 

 

***

 

夜深之時,儘管蕾穆麗娜萬分不願,斯雷因還是堅持她該好好休息了,與庫蘭卡恩一起護送她到曾經接待過艾瑟依拉姆公主的寢間。

 

等到蕾穆麗娜休息以後,斯雷因沒有前往為他張羅的房間,而是佇足在一片巨大的透明觀景窗前,透明光滑的玻璃反射穿著尊貴紅衣的人影,他靜靜凝望外頭的夜色,半顆月亮高高懸在空中,人類的戰爭造成巨大破壞,月亮的光華早已沒有以前明亮皎潔,而是昏沉黯淡,讓人覺得厚重又冷漠。

 

庫蘭卡恩不瞭解為何斯雷因停下腳步。但也不好一直站在這裡。

 

「斯雷因.特洛耶特,能夠得到自由,相信你現在的心情也跟蕾穆麗娜公主一樣喜悅,不過也請你早些休息吧。等到發表會結束我們就出發,到達火星以後很快就能見到女王陛下,你此後不再需要擔心什麼了。」

 

「我不打算去火星。」斯雷因.特洛耶特轉過身來,淡然而堅定地回答。

 

「恕我直言,你恐怕沒有其他歸屬之地了。」庫蘭卡恩微挑起眉角,「更何況,若不想去薇瑟,你又何必主動離開那個海濱呢?」

 

「因為我想知道你為什麼想殺死界塚伊奈帆。」斯雷因剛才會見蕾穆麗娜公主時的溫和表情已不復見,目光中的溫度急速下降。

 

庫蘭卡恩一聽,不悅地皺起眉頭:「斯雷因.特洛耶特,你在胡說什麼?界塚伊奈帆跟我無冤無仇,我有什麼理由要他的命?」

 

「是嗎?可是關於Aldnoah研究所的實驗事故,好像並不單純。」

 

「我不知道十年前你在塔爾西斯裡看到了什麼預知,但你可能誤會了什麼?」

 

「或許吧,不過,UFE認定我是為了逃亡才犯下事故,連界塚伊奈帆都如此懷疑過,你為什麼會理所當然地認為我是因為看到預知才製造事故?」斯雷因質問,凌厲的目光緊緊盯著庫蘭卡恩。

 

「……」庫蘭卡恩一頓,意識到自己的失誤,冰藍的眼珠子帶著自嘲之色,「斯雷因.特洛耶特,真不能小覷你啊!」

 

斯雷因雖然不喜歡庫魯特歐伯爵,但並不厭惡其嫡子庫蘭卡恩,相反地,他對這個年輕的火星騎士印象不錯,保有貴族的驕傲卻不像他的父親那樣傲慢,盡忠職守地保護艾瑟依拉姆女王,也具備改革與開放的思想觀,為了兩星和平奔走,無論外交、政治、慈善等活動都表現得相當出色。

 

因此斯雷因原本不願意懷疑庫蘭卡恩,但其實兩星中有辦法傷得了伊奈帆的人本來就不多。當庫蘭卡恩冒著巨大風險特地來將他帶走,斯雷因只得抱著一絲猜疑試探對方。

 

「如果不是萬不得已,我也不想使用這種手段。」庫蘭卡恩搖著頭苦笑,反應十分冷靜,沒有為自己辯解,卻也沒有被指控的心虛。

 

「不要找藉口脫罪。」斯雷因冷冷回道。

 

「你知道了又想怎麼樣呢?」庫蘭卡恩眨了眨淡藍色的眼珠子反問。

 

「了解緣由後,盡一切可能阻止。」位高權重的親王沒有動機要殺伊奈帆,而且十年間多的是機會,卻始終沒有下手,斯雷因必須知道關鍵在哪裡。

 

庫蘭卡恩沒有辯白,反而帶著嚴肅的表情問道:「斯雷因.特洛耶特,儘管你現在是個戰犯,但你也曾經身為火星騎士,你還在乎艾瑟依拉姆女王與薇瑟帝國嗎?」

 

斯雷因臉色沉了下來,「什麼意思?為何跟艾瑟依拉姆陛下有關?界塚伊奈帆不可能做出傷害女王的事。」

 

「是啊,他的確不會。」庫蘭卡恩深深吸了口氣,「但他所造成的影響會。」

 

庫魯特歐自傲於伯爵的地位,認為火星高地球一等的偏見根深蒂固,但那個男人同樣也重視榮譽,奉獻自己的忠誠,不留餘力地守護皇族與薇瑟帝國,這個信念也深深影響了庫蘭卡恩。

 

第二次行星戰爭期間,庫魯特歐死亡,代表家族榮譽的塔爾西斯被奪,輾轉成為斯雷因.特洛耶特的機甲,對於庫蘭卡恩而言是沉重的打擊。

 

終戰後塔爾西斯被運送到Aldnoah研究所,被當成研究素材,庫蘭卡恩看著地下機庫裡被層層拘束裝置鎖死的機甲,一直感覺很失落。

 

在進行實驗前一晚,他獨自來到機庫,悄悄登上塔爾西斯,靜靜坐在機艙裡,他並非有什麼企圖,只是趁著夜深人靜的絕少機會,試圖抓住本該由他繼承,象徵庫魯特歐家榮耀的銀白機甲。

 

為了隔日的實驗,界塚伊奈帆已經將各項設備準備妥當,庫蘭卡恩無意間碰觸到裝置,意外啟動了Aldnoah驅動。

 

「那是增幅過後的Aldnoah預知……非常驚人,簡直是難以想像,」庫蘭卡恩忍不住讚嘆,直到多年後的現在,依然覺得那是很不可思議的情景,他瞥了斯雷因一眼,「你過去依靠塔爾西斯能得到多少時間?幾十秒?幾分鐘?我看到的遠遠超過這個限制。」

 

「你看到什麼?」斯雷因瞇起眼睛追問。

 

「……界塚伊奈帆研究的Aldnoah能力擴展,讓我一口氣看到超過十年的預知影像。」

 

「十年!?」斯雷因吃驚地瞪圓了眼,地火戰爭時連想要預測一天之後都辦不到。

 

「那是一生難忘的景象,我看到未來幾年間,Aldnoah在界塚伊奈帆帶領下快速發展,個人領域的研究表現也大放異彩。」

 

「……」斯雷因眼神流露一絲驕傲,他就知道屬於界塚伊奈帆原本的人生理當如此出眾,不過隨即又覺得那是伊奈帆的成就,自己在驕傲個什麼勁。

 

沒有理會斯雷因內心的小彆扭,庫蘭卡恩的心緒沉浸在那片神奇的未來風景中。

 

「然後我看到……界塚伊奈帆在28歲那年,解開了Aldnoah之力授權的秘密。」庫蘭卡恩閉上眼,彷彿能看到那副光輝的景象,界塚伊奈帆在世人的驚嘆下,風風光光發表重大研究突破,那是歷史性的一刻,為Aldnoah研究畫下至關重要的里程碑。

 

庫蘭卡恩不得不佩服那個年輕的日本人帶領世界走向全新的未來。

 

「這項研究成果無疑為人類帶來很大的福祉。然而Aldnoah授權從此不再專屬於皇族特權,原本無可取代的崇高地位大不如從前。而這幾年薇瑟人民大量遷移到地球,人口流失嚴重,留在火星的階級問題卻無法徹底消弭,加上薇瑟叛黨從中作梗,於是皇族存在受了質疑……不久之後,火星的王權瓦解。」

 

「薇瑟帝國……終結了?」斯雷因難以置信般地喃喃自語。他無法想像那個深愛火星及人民的女王會失去她的國家,還有蕾穆麗娜公主又該何去何從呢?

 

「界塚伊奈帆在發表會上演說,提到他是為了給予重視的人、喜歡的人更好的生活,才一直努力不懈,那是他不斷前進的最大動力,我想,那必然是指你──斯雷因.特洛耶特。」

 

「……也不一定全是這樣!」斯雷因臉色脹紅,慌忙撇清,「對伊奈帆重要的人很多,例如界塚雪和網文韻子等等。」

 

「倘若是為了界塚雪及網文韻子小姐,界塚伊奈帆不需要如此操煩。」庫蘭卡恩瞥了對方一眼。

 

「……」斯雷因抓了抓頭髮,好像有點尷尬,無法反駁。

 

「我不由得想到了我的女王,以及我們的一雙兒女。我一直都教育孩子們,要求他們為了薇瑟的未來努力學習,我怎麼能夠告訴他們,父親老早就知道火星帝國沒有未來,還一直構築虛假的謊言。」

 

庫蘭卡恩十分沉痛,身為一名驕傲的薇瑟貴族,無法接受帝國走向這種殘酷的結局。他最終抬起頭,走斯雷因跟前,身高差異讓他居高臨下看著他,目光越來越冷。


「我作為守護薇瑟與女王的騎士,必須不計一切阻止界塚伊奈帆。況且,十年的預知力量,太美好也太可怕了……不能讓任何人得到。」

 

「因此你製造實驗意外,打算假藉意外之名暗殺界塚伊奈帆。」斯雷因很快從震驚中冷靜下來,厲聲質問。

 

「我本打算一勞永逸,但卻被你阻止了。」庫蘭卡恩直言不諱。

 

當時他布置離伊奈帆最近的儀器爆炸,想讓伊奈帆死於一場設備故障意外,沒想到原本應該無法動彈的塔爾西斯居然舉起手臂,大掌拍在陷阱上,本應致命的爆炸威力被機甲的手掌抵銷,將破壞減至最低。

 

「你甚至不惜傷及無辜的研究員?」

 

「雖對於其他人很抱歉,但意外太過恰巧就不像意外了,」庫蘭卡恩面無表情地陳述。

 

「說起來,在塔爾西斯內到底發生了什麼?你突然消失,十年間渺無音訊,任何最頂尖的情報專家都無法獲得你行蹤的蛛絲馬跡……而你再度出現時……樣子卻跟從前一模一樣,很不可思議呢?」庫蘭卡恩上下掃視著斯雷因,視線裡飽含猜疑。

 

斯雷因有些意外,看來庫蘭卡恩不知道他穿越了時空,也不是完全清楚事件的全貌。

 

「庫蘭卡恩,我可以體會到你的心情。以前的我為了艾瑟依拉姆公主,也會選擇不擇手段。但現在跟過去不一樣了。」

 

斯雷因. 特洛耶特目光冷厲,碧藍的眼眸就像一把薄透而鋒利的冰刀:「我絕對不允許你動界塚伊奈帆一根頭髮。」

 

「我並不想成為界塚伊奈帆的敵人……只要他安分守己,不要做出任何引起薇瑟覆滅的研究,就可以繼續過著平凡無奇的生活,我甚至願意保證他的安全與生活,這十年來皆是如此。」

 

「是嗎?我可不這麼認為簡單。」斯雷因.特洛耶特已經看到第二次預知景象,界塚伊奈帆可不是這麼安全無虞。

 

「真可惜我們無法達成共識。」庫蘭卡恩輕嘆,他希望斯雷因.特洛耶特能夠理解自己,並且像從前那樣,為了艾瑟依拉姆女王而與界塚伊奈帆劃清界線。

 

「那麼,我們就是敵人了。」庫蘭卡恩不無遺憾道,「只可惜,憑你無法阻止我。」

 

「是這樣嗎?」斯雷因翠眸一閃,對庫蘭卡恩勾起嘴角。

 

庫蘭卡恩自然不敢輕敵,他從沒忘記這個人在戰爭中的聲名威震八方,不僅是機甲操作,想必身手也極為了得。他想像過有一天必須與斯雷因.特洛耶特交手,也許就是現在。

 

庫蘭卡恩對塔爾西斯的前駕駛者燃起了競爭鬥志。畢竟想要得到塔爾西斯,首先要擊敗前任也是理所當然的。

 

然而庫蘭卡恩剛擺好迎擊的姿態,就看到斯雷因俐落轉身,拔腿就跑。

 

「咦?等等……」斯雷因.特洛耶特怎麼……逃了?

 

斯雷因的腿雖然沒有庫蘭卡恩長,但他行動矯健,一溜煙就失去蹤影。

 

庫蘭卡恩滿頭霧水,跟說好的不一樣啊,不是應該要跟自己轟轟烈烈一較高下?

 

札茲巴魯姆家族的驍勇善戰呢?

特洛耶特伯爵的赫赫威名呢?

庫蘭卡恩很錯愕,感覺自己被欺騙感情了。

 

「斯雷因.特洛耶特,你想要去哪?」庫蘭卡恩當然沒有發愣多久,立即緊追而上。

 

雖然經過戰爭與重新裝修,這座揚陸城保留了大部分從前的樣貌,幾乎沒有改變,也因為如此,斯雷因恐怕比庫蘭卡恩還要更熟悉這座要塞,畢竟他14歲以後便住在此處,與歧視他的火星人一同接受軍事化的訓練,在這裡他是最卑微的下人,同時他也在這個要塞被庫魯特歐杖責鞭笞,留下一身猙獰的疤痕以及很多不愉快的回憶。

 

也因此斯雷因很清楚如何在這座揚陸城的隱密角落穿梭,但難免會遇上幾名火星軍,甚至還有過去與他同時期服役的軍人。

 

「感覺穿著伯爵服還是太難行動了!」斯雷因解決完一個當初霸凌自己的火星軍官,拉了拉領口,伯爵服雖然剪裁合身,卻不適合高強度動作,還很顯眼。

 

先前在斯雷因被帶回這座揚陸城後,庫蘭卡恩為他準備了伯爵服,但自己果然已經難以習慣這種充滿束縛的服裝,也早已沒有資格再穿著這件衣服,但為了去見蕾穆麗娜公主,他願意再次穿上。

 

如今為了不妨礙行動,斯雷因脫下伯爵服,底下還是伊奈帆給他的寬鬆襯衫,他沒捨得讓庫蘭卡恩的隨從丟棄這套不合身的衣著。本來他有點嫌這套過大尺寸的衣服,但是好像穿久了也習慣了,設計樸實不顯眼,質料卻十分舒適。

 ……就好像界塚伊奈帆還在他的身旁,關懷著他一樣。

 斯雷因甩甩頭,這些都只是安慰自己的無聊心理作用。

斯雷因提起精神,他真正的目標是找到塔爾西斯,將之奪回後前往地球聯合軍自首,招供一切皆為庫蘭卡恩的陰謀,當然他會隱瞞重要的關鍵部分。

 

庫蘭卡恩必然無法再得到UFE的信任,會使其在地球的行動大受限制,難以再對界塚伊奈帆出手。以親王的身分,庫蘭卡恩應不會太受到嚴厲的懲戒,艾瑟依拉姆女王以及他們的子女都還需要這個男人,斯雷因希望採取衝擊最低的行動。

 

至於他自己會如何已經沒辦法考慮太多,也許重新監禁或者被處刑,大概也難再見到伊奈帆了。思及這裡,斯雷因奔跑的腳步有些凌亂。他不得不暫時停下前進,抓住胸口的墜子大口喘氣,努力調整呼吸。

 

真可恥,自己比想像中的還要懦弱。

 

斯雷因咬了咬牙,正準備繼續前進,有道屬於Aldnoah的光輝在他眼前展開,恰恰擋住了他的去路。

 

Aldnoah的光彩中包裹了一個模糊人影,等到神秘紫光散去,一個英氣挺拔的人影模樣也漸漸清晰。

 

「界塚伊奈帆!」



TBC


兩本新刊都已經上架

《All's Well That Ends Well》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1944998403
 @迎えに来た 平绒兔子WEB漫画再录本,加笔22P共104P全漫  


《I.T.S.》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1950815169
@每日囧S 奈因年龄操作小说8万字+插图X5





评论(14)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