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大家好,首先澄清一下,這篇不是遲到的斯雷因生賀,其實是2018年的生賀,提早了364天發而已,大家若有興趣也可以提早先看。

 

對了,這是八點檔0315集的後續,半AU和談設定,不過不看前篇也沒差,故事獨立。

 

八點檔《火星碎月》系列背景,前幾篇地址:

0111集  0114集  0116集  0315集

 

 

0112  本文

 

 

「經過改進以後,這次的這口味如何?」伊奈帆端上剛剛完成的料理,紅色的眼瞳直勾勾盯著斯雷因.特洛耶特,眼神充滿期待。

 

斯雷因覺得事情演變成這樣好像有點奇怪,不過事已至此,似乎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擺在眼前的美食色香味俱全,堪稱極品藝術,斯雷因相信界塚伊奈帆改行去做大廚絕對沒有任何疑慮。

 

他小心翼翼咬了一小塊,馬上就被高溫燙到。

 

「哇!」

 

「剛起鍋而已,請小心。」伊奈帆立刻遞上一杯加了冰塊的清水。

 

斯雷因趕緊含了一口冰水降溫,直到灼痛感減輕,才重新品嘗了一口。

 

一邊咀嚼,讓美味均勻接觸味蕾,一邊分析伊奈帆這次的作品:「鹹度可能有點不夠,甜度倒是可以少一些。以火星飲食習慣,通常糖會少放點,雞蛋的香味很濃郁,搭配海鮮類非常合適,可以再將表皮煎久一些,讓香味散發出來,顏色也更深……」

 

「好的,我會再調整。」伊奈帆十分認真地一一記下。

 

「不,其實已經非常不錯了。」斯雷因又吃了一口,感受細緻的美味在舌尖上慢慢化開。

 

「已經快沒時間了吧?就算你再細微調整也吃不太出來差別了。」

 

「嗯,的確如此,這次真是非常感謝你,全都多虧了你的幫忙。」

 

「不客氣。」

 

「那麼我就迅速重新製作好,準備致贈給……奧爾加伯爵。」

 

「好的,祝你一切順利。」

 

看著界塚伊奈帆離去的背影,斯雷因想起自己好像又忘了某件事。

 

不對,是他沒找到一個自然而然、不會尷尬的時機做某件事。不禁又對自己懊惱起來。

 

 

……*……*……*……

 

 

滴滴──嗶──

 

在兩星的宴會那晚,斯雷因.特洛耶特與界塚伊奈帆因為衣物被弄髒,一起去買了暫時頂用的T恤,雖說不可能穿著這件橘子圖樣的襯衫到處閒晃,但是不得不說界塚伊奈帆眼光獨到,衣料與設計都挺好,穿著體感也十分舒服,丟掉未免浪費可惜,後來匪夷所思就成為斯雷因的居家便服了。

 

有一件與伊奈帆一模一樣的衣服這種事,可千萬不能被人發現。

 

但不管怎麼樣,他身為火星伯爵,自然是不能隨便白拿伊奈帆一件衣服,被對方認為佔便宜可就糟糕了。斯雷因認為必須要回禮,或至少將購入這件衣服的費用返還。

 

遺憾的是他不知道界塚伊奈帆的銀行帳號,沒辦法在神不知、鬼不覺之間偷偷匯款還他。

 

直接問伊奈帆的話,可能也不會告訴自己,那麼如果託人當面轉交……不但會被人發現,而且會顯得太過刻意了。

 

斯雷因目光深沉,表情嚴肅,不知情的人只會以為這位年輕伯爵正在憂慮兩星間的未來。

 

不要想太多了,斯雷因.特洛耶特,再想下去夜長夢多,乾脆一鼓作氣衝到界塚伊奈帆眼前,把錢一甩就離開好了。雖然斯雷因也想不透為什麼還衣服的錢要搞得如此大費周章,深怕落了什麼下風一樣,又不是在戰場上較量。

 

「斯雷因.特洛耶特,可以打擾一下嗎?你現在在忙嗎?」穿著筆挺軍裝的界塚伊奈帆一臉正經地出現在斯雷因面前。

 

「啊沒事,我只是想怎麼自然而然地還錢……」斯雷因差點跳起來,剛才在想的人突然就出現在眼前,有點反應不過來,「不對!界塚伊奈帆,你為什麼會出現在我家裡?」

 

「我剛剛有請居家管理系統通報,不是你同意系統讓我進屋的嗎?」伊奈帆疑惑道。

 

「咦?嗯嗯,一點也沒錯!」斯雷因想起來好像有這麼一回事,剛剛聽到房屋系統發出詢問拜訪者的提示,但他當時正在煩惱,未經過腦內線路就直接同意。

 

現在他暫時居住在地球租的公寓宿舍,斯雷因雖然身為新科貴族,但是沒有接受傭人僕從服侍,一切從簡,由電子系統做房屋管理。

 

斯雷因沒有洩漏剛才其實是不小心放行自己最大勁敵進了自家住宅,一臉優雅從容:「界塚伊奈帆,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欠錢這麼久,還讓你親自跑一趟,只是想說還錢這件事沒有很急迫,不,我並不是說衣服錢不重要,當然也是重要的,只是還沒找到一個不會彼此尷尬的機會……」

 

「衣服?欠錢?」伊奈帆一頭霧水,怎麼完全無法與斯雷因對話?難道他們之間的鴻溝又加大了嗎?

 

伊奈帆決定忽略斯雷因奇怪的會話內容,試著先說明來意:「斯雷因.特洛耶特,我今天身負UFE的任務,前來委請你協助一些事項。」

 

「嗯?有什麼是我可以效勞的嗎?」斯雷因回過神來。還以為對方是來討錢的,嚇他一大跳,若真被對方討債上門也太丟火星貴族的顏面。

 

「為了即將到來的和平談判順利,UFE想先與火星貴族打好關係,建立良性的溝通,以利談判時達成共識。以地位而言,札茲布魯姆伯爵在37家門中最具份量,但之前幾次會議已經多次與他會談,近期我們想先會晤較少見到的奧爾加伯爵。」

 

「喔,這樣挺好的。」斯雷因表示十分贊成。

 

「問題就在這裡,拜會的時候,UFE想準備一些禮品致贈,但我們對火星貴族喜好並不清楚,所以想徵詢身為地球人但處在火星軍的你的意見。不知可否委託您幫忙提供建議?」

 

「喔,原來如此。既然是為了兩星和平,也沒有拒絕的理由。」斯雷因點頭。

 

「非常謝謝你。UFE目前打算準備使用貴金屬雕塑藝術品,不知道什麼樣的造型風格會比較能夠代表兩星友善與和平意涵?另外,還需要準備一些精緻的糕點類,也想要徵詢有什麼口味好的……」

 

「深海大花枝。」斯雷因毫不猶豫地回答。

 

「咦?」伊奈帆罕見地楞了一下。

 

「深海大花枝。」斯雷因又重複一遍。

 

「深海……大花枝……?」伊奈帆想自己的聽力應該沒有出錯。

 

「雕塑就不用了,火星也不缺稀有金屬,貴族更不稀罕。奧爾加伯爵是個傳統軍人性格的貴族,沒有培養藝術鑑賞的興趣,他收到也不會覺得高興。」

 

「那……」

 

「相對地,火星上沒有海洋,人總是對自己沒有的東西充滿嚮往。所以對火星人來說,水深五公尺以下的任何生物都深具神秘魅力,是高級品的象徵。」

 

「深度五公尺不叫深海,陽光還非常充足。」伊奈帆委婉地說明,心想斯雷因離開地球太久可能常識比較不足。

 

「是深海,連火星皇族都只能擁有最深五十公分的浴池,更別說大片深水域的海洋了。」斯雷因振振有詞地解釋。

 

「原來如此,我覺得你說的很有道理,這就是兩星的文化差異吧。雖然有點出乎我的意料,那麼就致贈深海大花枝的點心吧!」伊奈帆點頭,果然有來找斯雷因諮詢是正確的選擇。

 

「有幫上忙真是太好了。」

 

「那麼,接下來風味品嘗部分還要再麻煩你了。」

 

「咦?」

 

「因為關於火星貴族所喜好的口味我們也並不清楚,所以還是要請你幫忙試吃,以調整最佳風味。」

 

「咦咦?」

 

「距離拜訪奧爾加伯爵並沒有太多的時間,我想最簡便的方法就是由我來製作這道點心,並且依你的意見做調整改進。」

 

經過一番考量,伊奈帆最終決定製作具有日本特色的花枝燒,並由斯雷因給予口味建議。斯雷因從未想過他的死對頭不只駕駛技術一流,連廚藝都如此精湛,雖然這個人身上具備各種神祕特長也沒什麼奇怪的,就算有一天,界塚伊奈帆突然說自己還會生孩子,他也不會太意外吧?

 

不,還是會很震驚。

 

不管怎麼樣,現在自己每天要抽空到最大宿敵的家裡,品嘗界塚伊奈帆親手製做深海大花枝料理,雖然總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但兩星高層打好關係更為重要,斯雷因拋棄對宿敵的成見,不吝提供各種建議。

 

直到要拜會奧爾加的那一天,看著伊奈帆提著現做的花枝燒,與其他UFE高官會合後離去。斯雷因終於鬆了一口氣。

無論如何,自己也算是完成任務了!有種放下重責大任的感覺。

 

才怪。

 

其實他一點把握也沒有!

 

那天伊奈帆來徵詢他意見的時候,斯雷因本來想要多提供幾種建議,也許UFE可以在多項方案中選出更好的選擇。

 

可是,當斯雷因.特洛耶特面對界塚伊奈帆時,長期作為宿敵的本能就開始作祟,說話忍不住理直氣壯起來。

 

「深海大花枝。」就這樣毫無邏輯冒了出來,他還把理由講得頭頭是道,一點也不容反駁。

 

可是……

 

奧爾加伯爵真的會喜歡花枝嗎?

 

萬一不滿意……不不,與其擔心喜好問題,更嚴重的是,他現在才想到,忘了要先確認奧爾加伯爵會不會對海鮮過敏,萬一讓對方誤會以為界塚伊奈帆要加害火星貴族,再度爆發地火大戰怎麼辦?

 

斯雷因越想越心驚,一月的大冷天裡連冷汗都冒了出來。

 

斯雷因甚至有點怪罪對方,眾人不是都說界塚伊奈帆聰明絕頂,怎麼那顆橙子卻連對他的話都不懷疑一下?

 

送深海大花枝這種提案明明很奇怪啊!

 

斯雷因開始在原地焦慮打轉,最後實在擔心,決定偷偷跑到奧爾加伯爵的豪宅外蹲守,萬一真的發生嚴重海鮮過敏狀況,他可以第一時間幫忙叫救護車,或者必要時他還可以立刻衝進伯爵府裡去謝罪。

 

斯雷因提心吊膽了半天,一直朝內偷看,差點被當成危險份子逮捕,好在宅邸內看來並沒有特別動靜。

 

「斯雷因.特洛耶特?你怎麼會在這裡?」伊奈帆在拜會結束,一離開奧爾加伯爵的宅邸就遇上了形跡可疑斯雷因,沉靜的目光有些詫異,又有些高興。

 

「界塚伊奈帆,怎麼樣?還順利嗎?奧爾加伯爵有沒有說什麼?。」斯雷因緊張兮兮地追問,他可不想成為兩星戰爭的罪魁禍首。

 

「你只是來確認這件事嗎?在這種寒冷氣溫下守在這裡?下次用手機或通訊軟體問我就好了。不過也算正好,我也有事要找你。」伊奈帆微微皺眉表情有些不滿。

 

「什麼……奧爾加伯爵果然不喜歡深海大花枝嗎?」斯雷因臉色一白,還是出了狀況嗎?不,千萬不要引發戰爭啊!

 

「不,奧爾加伯爵很喜歡深海大花枝,拜訪也很順利。這一切都是多虧了你。但是我……」

 

伊奈帆正要說些什麼,斯雷因的隨身通訊器卻在此時響起,低頭一看來訊者,臉色一歛立刻接通通訊。

 

「艾瑟依拉姆公主?」

 

「斯雷因,你真是太天才了,居然想得到送花枝。」對方正是火星的長公主,對這次的拜訪讚不絕口。

 

「不,沒什麼,其實我也挺沒有信心的,也幸好奧爾加伯爵不嫌棄。」斯雷因瞟了旁邊的人一眼,不好意思地抓抓蓬鬆的細軟金髮。

 

「你太謙虛了,怎麼可能會嫌棄呢?奧爾加伯爵一看到在大水族缸中自由自在游泳的花枝都目不轉睛了,直說海洋中的生物真是太神奇、太可愛了!」

 

「水族缸?活的……?」斯雷因吃了一驚。

 

「是啊!奧爾加伯爵還得意洋洋地發通訊向其他貴族們炫耀呢,連我看到了也好羨慕啊!這禮物真是太有意思了,伊奈帆說有可靠的情報來源。我一追問,果然是你。」

 

「不,我,那個,也沒什麼……」斯雷因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對了,斯雷因,今天是你生日,只是最近大家都太忙了,沒辦法一起慶祝很可惜,但我可是一直記得的喔!我已經派埃德爾利澤幫你找好市區附近一套精緻的小別墅,雖然是暫時性的,總不能讓堂堂伯爵一直住在租來小公寓裡。札茲布魯姆伯爵也送了你一隻烤火雞和一套新設計的塔爾西斯外掛裝備,希望你喜歡。」

 

「謝謝公主!」斯雷因受寵若驚,連忙道謝,又問候了幾句才結束通訊。

 

「今天是你生日。」伊奈帆表情淡然,其實內心震驚不已。事到如今,好像也來不及偽裝一臉深沉地說其實我也記得,祝你生日快樂。

 

「是啊,反正這種事也不值得一提。」斯雷因很平靜地回答。當然他也是絕對不會承認他連自己生日早就忘得一乾二淨,剛剛被公主提醒才猛然想起的事實。反正保持一臉泰然自若、豁達開朗的模樣就對了。

 

「抱歉,我……」界塚伊奈帆沉默了下來,之前戰爭時期,他已經掌握斯雷因的詳細資料,但因為生日資訊對於戰鬥比較不重要,加上忙碌就沒有特別注意,但瑟拉姆也同樣忙碌卻記得。而且現在跟過去不一樣,兩星就要進入和平談判,他們之間不用一直為敵,卻居然在斯雷因生日這種特別的日子裡麻煩對方這麼多,伊奈帆覺得自己有點不應該。

 

「別在意,你有重要的任務在身,沒空理會這些瑣事,何況本來就沒什麼大不了的。」斯雷因也不覺得伊奈帆需要記住他的生日。

 

「話說回來,你不是做了花枝燒嗎?」顯然水族缸這主意比較好!他先前怎麼沒想到呢?不愧是界塚伊奈帆。

 

「花枝燒在這裡。」伊奈帆這才從保溫箱裡取出一盒還熱騰騰、香噴噴的日式點心。

 

「怎麼沒有送給奧爾加伯爵?」斯雷因好奇問道。

 

「本來確實要送給奧爾加伯爵沒錯,但是……我突然想到,我最近反覆練習做花枝燒,試了很多材料與比例,不斷反覆改良,一直努力到今天……我相信我所做出來的花枝燒,一定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花枝燒。」伊奈帆眨眨朱紅色的眼睛,

 

「呃……」斯雷因發現這人臉皮也挺厚,不予置評。

 

「那麼,我便質疑我自己,為什麼要把這份親手做的最棒的花枝燒送給不認識的人呢?」

 

所以他臨時改變主意,讓人聯繫水族業者,緊急提供一些活體花枝,以及布置一個美輪美奐的水族缸。

 

「如果奧爾加伯爵想吃花枝料理,那他自己用他那缸新鮮花枝料理好了。斯雷因.特洛耶特,這盒花枝燒應該是屬於你的!」

 

界塚伊奈帆笑著將無比精美的小盒子往前一遞,裡面一顆顆金黃色團子圓滾可愛,在冰冷又漆黑的夜晚中,散發出極度誘人的香氣。

 

斯雷因吞了口唾沫,將竹籤戳進團子裡,伊奈帆的隔熱保溫箱品質極好,花枝燒現在溫度正好,不會太燙也不會太冷,不過因為放置一段時間,薄薄的表皮已經不像剛起鍋時那樣口感香酥,卻依然軟嫩可口,濃郁蛋香與切成細丁的花枝鮮味完美調和,和著蔬菜清甜的湯汁,佐著微酸的美乃滋,搭配薄脆的柴魚片和海苔粉,一口咬下一顆剛剛好,彷彿幸福感直接在口腔中溢流打轉。

 

「明明最近每天都在吃花枝燒,但是到現在還是沒有覺得吃膩……我想是因為這是你所做的,世界上最好吃的花枝燒。」斯雷因細細品嘗,然後像是捨不得嚥下般瞇起眼睛。

 

「那就太好了。」伊奈帆微微笑了,他知道斯雷因會喜歡,因為他每天按照斯雷因的口味改良,費盡了他的執著與精力,而現在對方臉上幸福的表情,也使他得到屬於自己的回報。

 

「不過,你總不會說這就算是我的生日禮物了吧?」斯雷因咀嚼熱呼呼的團子,話鋒一轉,斜斜瞥了伊奈帆一眼。

 

「……怎麼會呢?當然不是!」不小心被戳穿意圖,伊奈帆憑著一臉面癱保持若無其事貌,可不能被看穿他剛才偷偷抱著這種取巧的主意。不過確實,他不該這麼隨意打發斯雷因.特洛耶特的生日,他應該還要準備特別一點的東西。

 

……但是,像瑟拉姆跟札茲布魯姆伯爵那種等級的手筆不是尋常人類可以比擬的啊!界塚伊奈帆陷入煩惱,不知為什麼,他很不想輸給那些王公貴族。

 

「開玩笑的,親友的祝福與心意比致贈生日禮物更重要。而且,若能為和平貢獻一己心力,我覺得這已經是最好的生日禮物。」

 

「……不,只要是我能辦到的,你如果有想要什麼東西,請告訴我。」界塚伊奈帆決定豁出去了。

 

「那……」斯雷因看著伊奈帆若有所思:「就上次一起買的那件橘子圖樣的T恤吧。」

 

「上次那件……?」伊奈帆微愣。

 

「嗯,其實那個橘子圖案不錯,版型也蠻好,衣料也很舒適好穿……我不會穿到外面去,就只是當個居家服,免得引起誤會……」斯雷因越說聲音越小,有點不想讓伊奈帆發現他還挺喜歡那件T恤。

 

在斯雷因為花枝燒試吃那幾天,多次想要趁機還錢,不過卻沒什麼提起這件事的機會。當時伊奈帆正全心全力專注做花枝燒,事關和平大業,斯雷因也就不好意思打擾。

 

「好,我知道了。」伊奈帆很乾脆地答應。

 

「咦?等等,你在幹什麼……」斯雷因發現伊奈帆竟然開始做出奇怪的舉動,「天氣這麼冷,你為什麼脫衣服?」

 

「準備生日禮物啊。」伊奈帆一邊脫下他的防風大衣、西裝外套、領帶、羊毛背心、襯衫,最後把最裡面的橘子T恤也脫下來,在冰天雪地裡光著膀子,「剛好我穿著當作內衫,所以脫下來送你正好。」

 

「等一等,不是這樣!你上次不是買了兩件嗎?我是指在我那裏的那件。」斯雷因大吃一驚,連忙推拒。

 

「那件早就給你了,怎麼能當生日禮物?」伊奈帆理所當然地道。

 

「不不,可以的……我就要那件,我不需要兩件。」斯雷因不知道界塚伊奈帆的腦袋是什麼構造,竟然在大冬天做出這種驚人之舉,搞成這樣豈不是比他原先想還錢還更尷尬了嗎?

 

「你需要,因為有兩件才能替換。我上次去你家時,發現你穿著那件居家服挺合適,很清爽,很俐落,很好看。我希望你能常常穿,所以最好要能多一件換洗。」伊奈帆振振有詞。

 

「什麼,上次你來時我穿著嗎?!不不,重點不在這裡,你快穿回衣服!」斯雷因感覺自己的臉頰好像漸漸發燙,那可不是一件新衣,是界塚伊奈帆剛剛還穿在身上的衣服,他怎麼能收下?太沒常識了!

 

「是挺冷的。」伊奈帆已經開始發抖了,但還是堅持要把印著橘子的T恤交給對方,「我可能就要感冒了,你快點收下。」

 

「你傻了嗎!若是在我生日,你感冒還傳染給我,我可不會放過你。」看伊奈帆越抖越厲害,這個人本來就怕冷,現在更是面無血色。斯雷因終於投降了,不悅地扯過還帶著伊奈帆體溫的T恤,傳到手上的餘溫害他感覺臉頰熱度更高了,可惡,該不會真的生病了吧?

 

「斯雷因。生日快樂。」伊奈帆套回衣物,看對方明明惱怒卻還擔心他,不情不願地收下衣服。他揚起愉快的笑容,很認真地道:

 

「對不起,我今年忘了,但我明年就不會忘記,我以後都不會忘記。」

 

界塚伊奈帆心想,斯雷因.特洛耶特收下禮物的彆扭、吃到手做料理時的快樂、還有更多關於這個人的哀傷、溫柔與笑容,他永遠都不會忘記。

 

 

END

 

 

 

附註:

 

1.火星高層間忽然流行起飼養水族生物的風潮。特別是頭足綱最受喜愛。

 

2.網文韻子從界塚伊奈帆處得到內線情報,投資深海主題餐廳,果然大受火星民眾歡迎,一時成為餐飲業界之新銳女王。

 

 

 

後記:

 

 

1.看牡蠣太太畫了斯雷因的生賀叫做「獻給斯雷因的花」,心神嚮往,一時想把這篇生賀命名為「獻給斯雷因的花枝」,但未免太接近被太太控訴抄襲跟降低人家的格調,改成叫「獻給斯雷因的深海大花枝」會不會比較好?

 

2.八點檔系列詐屍(X),竟然先生出的後續是這篇。表示我真的還記得!

 

3.我會說本來想硬拗北歐時間1/11號還沒過嗎?!(看來應該也已經超過了)


4.對了,花枝就是墨魚/烏賊,附上照片



评论(5)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