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ABO2純文藝本感覺會被河蟹的文字部分試閱



 …………


伊奈帆一回到房間,拉開了紙糊的窗門,看到的就是這樣的景象,斯雷因.特洛耶特身上裹著寬鬆浴衣,看起來特別水嫩可口,他的肌膚經過溫泉水的滋潤,泛著迷人的淡櫻粉。


這個Omega的信息素與榻榻米香,還有飯店內溫泉的氣味,柔和地交融在一起,在室內空間擴散,形成一種曖昧的誘惑。


界塚伊奈帆吞嚥唾沫,情慾的躁動在血管裡奔流,這段時間他一直在克制自己,但這比解開任何一道高深的數學函數都要困難,身為Alpha的本能忍不住蠢蠢欲動。 

伊奈帆抓緊了自己的浴衣衣領,把剛才端回來的清酒放到暖爐桌上,他本來打算拿來和斯雷因一起小酌,可是斯雷因閉著雙目似乎在小寐,他不想驚醒對方,輕手輕腳坐在一旁,靜靜守在他的Omega旁邊。


伊奈帆想讓自己靜一靜,他嘗試深深吸了一大口氣,卻猛然發現不對。


雖然極度細微,但是他不會誤認,屬於他的Omega身上混合著其他人的味道。伊奈帆登時汗毛都豎立起來了。


不過,這些不是Alpha的氣味,而是Omega。


然而這沒有讓他放鬆一口氣,一股掠奪的本能瞬間竄升,壓倒性地要求界塚伊奈帆去佔領有斯雷因.特洛耶特。


「伊奈帆?」斯雷因悠悠睜開碧綠的眼瞳,卻看見他的Alpha雙手撐在他的上方,不發一語,和室柔和的光線映照在伊奈帆的側臉上,卻顯得有些陰暗,一絲緊張隱隱在空氣裡流動。


「我說過,若身上殘留別人的味道,可能會被當成一種默許。」伊奈帆輕聲道,但是語氣十足不悅。


「啊……?」斯雷因滿頭霧水,他才剛剛洗完澡,沒有跟任何人接觸,哪裡來其他人的味道?


「這是今天第二次了,你很不小心。」


這個Alpha被激怒了。短短外出一天的時間,屬於他的Omega身上竟然數次出現別人的氣味,已經超過了他的容忍限度。


界塚伊奈帆意識到,不只Alpha,連其他Omega的味道出現在斯雷因.特洛耶特身上,他都難以忍受。


「斯雷因.特洛耶特,你的身上只可以帶著我的氣味。」


伊奈帆眼底有著深沉的執著,不該出現的信息素無疑在挑釁這個Alpha。 

「難道是……溫泉?」


斯雷因想了又想才恍然大悟,剛才有不少Omega一起泡在同一個溫泉浴池裡,這麼說來是洗澡水惹的禍……?


斯雷因吃了一驚,伊奈帆未免對信息素氣味太過敏感,連如此稀薄的殘留氣味都能察覺。還好他沒去泡混浴,不然豈不是會被更多氣味附著? 

「必須馬上清理乾淨才行。」


界塚伊奈帆一刻也不願意耽擱,抽去斯雷因的浴衣腰帶,纏在了斯雷因的手腕上。


界塚伊奈帆向來很少限制斯雷因.特洛耶特的行動自由,現在這個Omega卻被綁住,壓在榻榻米上動彈不得。


失去腰帶的浴衣隨著軀體的曲線滑開,底下一絲不著,即使室內開著暖氣,還是讓斯雷因瑟縮了一下。


他這才意識到他離開溫泉池時應該再次淋浴,沒想到一時的疏忽刺激到了伊奈帆。


「伊奈帆,不然我再去沖洗……」斯雷因試著彌補這個錯誤,高級溫泉飯店房間內理所當然有單獨的淋浴設備,但他已經無法起身,別說雙手被綁住,伊奈帆就像團盤據在雪山頂上的烏雲,沉沉籠罩在他上方。


伊奈帆強勢的信息素在房內擴散,斯雷因嚥了口唾沫,這樣的伊奈帆很少見,這個Alpha的情緒已陷入焦躁,需要被好好安撫。


伊奈帆取過暖爐桌上的清酒,含進一口渡到了斯雷因的嘴裡,兩人用舌尖交換透明的酒液,酒精的刺激讓口腔溫熱起來,純米發酵的醇香在味蕾流連不去,彼此交錯的鼻息漸漸失去平穩。


伊奈帆又倒出了一些清酒在斯雷因白皙的皮膚上,仔細反覆地用厚實的掌心塗抹。自遠古以來,人類釀造的酒就具有淨化與洗滌的功用,在隆重的祭典上作為奉獻給神的祭禮,去除不淨的事物。


清酒的芬芳與斯雷因的信息素交織在一起升騰,彷彿成為致命的迷幻藥劑,界塚伊奈帆感覺自己已經醉了,這個Omega總是輕而易舉就使自己暈頭轉向,讓他變得不像自己。


伊奈帆低下頭,仔細舔著斯雷因胸前的肌膚,輕輕吻過那些不平整的疤痕,柔軟的舌頭把Omega身上的酒液舔舐乾淨。


「別一直看那些傷痕。」


斯雷因別過臉,難為情地道,他甚至想側過身軀,把傷痕藏到浴衣底下,躲避伊奈帆的注視。


「斯雷因.特洛耶特,我什麼也沒看見。」


伊奈帆不知道他們都裸裎相見多少次了,怎麼斯雷因突然為了這些痕跡羞怯起來?


但這是沒有用的,一個Alpha理所當然要把屬於他Omega的身體看得一清二楚,一點也不容許隱藏。


「我只看得見你。」


伊奈帆將斯雷因企圖閃躲的身體扳回來,含住斯雷因的【】,用力吸吮,斯雷因身體一震,大口喘了起來。


「斯雷因,不該存在的氣味,我會完全為你清除乾淨。」


斯雷因覺得界塚伊奈帆就像是一隻努力幫同伴舔毛的貓咪,執著地將他身上不適當的氣味全部舔去。


斯雷因任由伊奈帆一次次舔遍了自己的身體,又癢又舒服,卻也萬分難忍。 

「別一直那樣舔……」


斯雷因紅著臉喘息,【】部位已經發脹發硬,挺立在半空,滲出透明的黏性液體,既羞恥又得不到慰藉,他很想自己伸手撫慰那個部位,可是雙手被纏起來了,還被強制按在頭頂上。


伊奈帆用這種方式懲罰沒有自覺的Omega,但是斯雷因很不滿,這個Alpha經常故意撩起Omega的【】,卻又讓對方焦急等待,顯然有違一位良好Alpha的修養,斯雷因.特洛耶特自然不會放任他的Alpha為所欲為。


他的手不能動,但他不需要動手。


伊奈帆的浴衣早已半褪,斯雷因只需要扭動身軀,抬高腿部,若有似無地碰觸伊奈帆赤裸的皮膚,在交錯的喘息中摩娑。


伊奈帆倒吸了一口氣,他不能再縱容這個Omega,只得將不肯安分的Omega壓得更緊。


伊奈帆架高斯雷因的單邊大腿,讓對方微側過身,他不打算花太多功夫去開拓斯雷因緊窄的【】,將【】抵在【】,粗魯地往內一挺。  



TBC


1.馬是兔打的,別找我

2.雖然我覺得就算把馬打死還是會被河蟹?!

3.嗯…………總之文字部分就是三層肉


 二人合志   @迎えに来た  上一本ABO的后续《Breathless Oblivion》小说3万字+漫画20P,2月11日(周六)晚20点上架!前100送特典海报,同一个链接里可以拍第一本《Breathless Solace》的二刷(十天左右截止)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3jeSNk&id=541944998403



順便,轉發WB可以抽斯總美臀墊

http://www.weibo.com/2183455190/Eua8MyMJg?type=comment#_rnd1486303999126

评论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