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奈因】籠中薔薇01

01


「這裡就是……新蘆原嗎?」

 

斯雷因看著四周圍,建築物並不華麗,甚至有點擁擠,然而十分有特色,一幢接一幢很比鄰而立,與道路像棋盤一樣整齊排列。路邊有許多各式各樣的小商店,販售日用品、書籍等物品;甚至不遠處還有格局精巧的小公園,提供居民休閒娛樂。

 

斯雷因難免感嘆。他曾經來過一次新蘆原,公主就是在這裡遇到刺殺,也是戰爭開始之地,足夠他印象深刻了,但戰爭時期的兵荒馬亂使他對這個地方的環境並無太多留意。

 

斯雷因不知道這裡應該算戰爭前原本的樣貌,還是戰爭後重建的模樣,但這裡環境清幽,氣候溫和,非常適宜居住。

 

「橙色傢伙就住在這樣的地方?感覺不錯。」斯雷因對這個地方的印象良好。

 

接下來的問題就是,界塚伊奈帆會在這個世界哪個角落呢?

 

雖然耶賀賴醫生已經告知斯雷因相關情報,但當他實際身處這裡,可以自由自在行走,而不會受到荷槍實彈的UFE特殊訓練的守衛監控管束時,還是充滿了不可思議感。

 

「得趕快找到那個橙色傢伙才行。」

 

事情回溯到前一日。

在那之前,界塚伊奈帆好幾天沒有出現了。

 

斯雷因默默望著早就擺好的棋盤。上面的旗局已經是開始對弈的狀態,白子與黑子都走了幾步,但是他的對面卻沒有坐著某人。

 

一向每週規律出現在極密設施的界塚伊奈帆中斷好一陣子沒有來探望他。斯雷因.特洛耶特自嘲一笑,也許這才是正常現象。

 

但斯雷因發現,他好像已經習慣了時間到了就會有某個橙色傢伙自動出現的狀況。一開始時,斯雷因還覺得不受打擾,耳根清靜,可是他很快發現,時間變得難熬了。

 

斯雷因伸出手,移動一顆白子,沉默了一會兒,接著移動黑子,然後又是白色,黑色。

 

啪啦──

 

斯雷因一掃桌上的棋盤,棋子東倒西歪掉了一地,自己跟自己對弈原來這麼無聊。

 

不對……不是這個原因,是他一點也提不起興致。

 

下棋就是要跟對手下才起勁,他費心研究棋局,不是因為他醉心於象棋世界,而是為了打敗界塚伊奈帆。

 

只是他等了好幾天,每天等很久,卻沒有人來陪他下棋,心裡好像有哪裡有著淡淡失落。

 

斯雷因不得不努力說服自己不應對那個橙色傢伙存在什麼不該有的期待,要求端正自我的觀念。

 

「斯雷因.特洛耶特,有人要求會面。」極密設施守衛的聲音冷淡響起,打斷了斯雷因的沉思。

 

斯雷因立刻抬起頭,又馬上克住制自己的情緒反應,微微半垂眼簾,靜靜伸出雙手,讓守衛替他鎖上手銬與腳鐐,慢慢地走向會客室。

 

但是,界塚伊奈帆沒有像往常一樣,坐在慣常的座位上等著他。出現在四面透明的防彈玻璃會客室的是一直擔任他健康管理醫生的耶賀賴蒼真,非常意外地,還有另外一名黑色長髮的女性。

 

界塚雪。

對他只存有敵視與厭惡,界塚伊奈帆的姊姊。

 

「我希望你能幫助界塚伊奈帆。」在監控嚴密的會客室裡,兩名來訪者向斯雷因提出請求。

 

「那傢伙出了什麼事?」斯雷因面色未變,平靜地問。

 

界塚雪咬著嘴唇,緊緊絞著十指,道出弟弟的狀況:第二次行星戰爭之後遲遲不肯歸降的火星叛黨,始終在地球各地進行頑抗,伊奈帆也奉命執行相關的軍事任務,在前些日子一場雙方交戰中,對方使用了Aldnoah精神武器,雖然最後被伊奈帆成功擊敗,但是他本人也陷入昏睡之中。

 

耶賀賴醫師拿出厚厚一疊醫療檢測報告說明:「經過詳細檢查,伊奈帆的身體沒有受到傷害,卻一直沒有恢復意識,然而他也不是植物人的狀態。事實上,他的腦波始終維持高度活躍狀態,UFE的醫療團隊經過多方評估,推測他有可能陷在一個意識的世界裡,以精神狀態活動,甚至他可能沒有自覺到自己本體正在昏睡。」

 

耶賀賴蒼真開啟投影裝置,空中頓時出現光幕,放映醫院中的連線影像,界塚伊奈帆面容憔悴,躺在病床上靜靜沉睡,一旁架著好幾台複雜的醫療儀器,這個人已完全失去平日來極密設施探望自己的生氣,要不是探測腦波的儀器顯示豐富的活動反應,看起來跟一尊石膏沒什麼分別。

 

斯雷因定定看著投影中的人半晌,眉毛微挑:「成了睡美人嗎?」無法被吻醒的那種。

 

「所幸這次的掃蕩行動似乎給了叛軍不小的打擊,這段時間裡並無再發動叛亂的跡象,甚至有些較小勢力的叛軍願意歸降和談,不過這些人很反覆,不能保證他們什麼時候會捲土重來……無論如何,讓界塚伊奈帆醒來是當務之急。」

 

斯雷因沉吟,他很久以前聽說過這類的Aldnoah驅動,父親及雷利雷加利亞皇帝的研究文獻也都略曾提過,但卻不清楚其運作機制,也沒有實際見識過,畢竟這不像實質的攻擊武器那樣有明確擊殺數字,對於在戰爭時期追求顯而易見戰果的火星騎士來說,看不見傷害不是什麼好用的Aldnoah。

 

「醫療團隊試著從過去戰爭中收集到火星有關精神的Aldnoah裝置,做出可以將他人的意識輸送到對方腦內的試作機,但我們需要有自願者進入伊奈帆的意識,將他喚醒。」

 

「那麼,為什麼會找我呢?」斯雷因.特洛耶特提出疑問。

 

對於伊奈帆遇到的麻煩狀況,斯雷因沒有感到太多驚訝,他比較訝異這些人會來求助於他。他始終都是界塚伊奈帆的敵人,難道不擔心他進入對方的意識後,反而會傷害伊奈帆嗎?或者,界塚雪與耶賀賴蒼真憑什麼認為他願意幫助界塚伊奈帆清醒呢?也許對他來說,界塚伊奈帆永遠沉睡下去會更好呢!

 

「事實上,你不是第一人選,你只是最後、也最不得已的人選。」耶賀賴蒼真推了推眼鏡道。

 

界塚雪黯然道:「之前我曾試著進入奈君的意識……我看到的意識世界是新蘆原,是我和奈君自小生長,比任何人都要熟悉的地方,所以我輕忽了,以為可以很簡單找到奈君喚醒他,但沒有成功。網文韻子與加姆也都自願進入伊奈帆的意識,但他們全都失敗了。他們都沒能遇到伊奈帆的主意識就被驅離。」

 

「驅離?」斯雷因很驚訝,竟然連與界塚伊奈帆最為親近的界塚雪都做不到嗎?

 

「是的,伊奈帆的意識世界似乎會排斥外來者。我們目前無法判斷那到底是Aldnoah的精神攻擊,還是伊奈帆本身的防衛機制,或是還有什麼別的未知因素。」

 

耶賀賴蒼真轉頭看了一眼身旁的黑色長髮女性,界塚雪面色凝重握緊了雙手。她真的很不甘心,身為親姐姐的她竟然無法將伊奈帆從意識的世界裡帶回現實,卻要拜託這個重傷過伊奈帆的危險戰犯。

 

「……我們偶然發現,奈君在昏睡之中,聽到你的名字時,腦波產生強烈反應。這表示你對他有一定的影響性,他對於外在的信息也不是完全無知無覺。現在我們也已經找不出其他的人選了,而且……」

 

界塚雪深深吸了一口氣,認真地看著眼前的金髮少年:「也許只有作為最大對手的你才能夠辦到這件事。如果連你也做不到,我不知道世上還有誰有足夠的能力讓奈君醒來,拜託你,請你幫助奈君!」

 

儘管界塚雪一直難以理解,但是她知道伊奈帆一直很重視斯雷因.特洛耶特,也認可他的能力。以往她接送伊奈帆來回極密設施,卻也從不願意進入建築內,跟伊奈帆一起會見斯雷因,這是她第一次踏入會面室裡。本以為見到斯雷因.特洛耶特一定會湧上新仇舊恨,忍不住想將對方大卸八塊,但是相反地,她發現自己好像沒有想像中那樣厭惡這個人。察覺了自己的情感變化,界塚雪深深嘆了一口氣。

 

看到這位美麗女性擔憂憔悴的臉龐,為了弟弟迫不得已來懇求她痛恨對象的幫忙,斯雷因輕輕嘆了口氣。

 

界塚伊奈帆可能正困在夢中的世界嗎?不禁感嘆,沒想到有一天橙色傢伙竟會被這種招數打倒。

 

真是太沒用了,橙色傢伙。竟讓姊姊如此操心。

 

也罷,反正自己也沒有別的利用價值,若能夠幫助他們找回重要的人,作為那麼一點微不足道的贖罪與補償的話,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斯雷因聽從耶賀賴蒼真的安排,在層層戒護下來到研究應用Aldnoah之力的特殊醫療機構,躺在界塚伊奈帆的隔壁,戴上連接腦部的複雜裝置。

 

耶賀賴蒼真調整好儀器,在啟動之前,他頓了頓,面露不豫地道:「這是實驗性的Aldnoah裝置,關於Aldnoah對精神的影響我們所了解的還太少,並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什麼未知的風險,如果你……」

 

斯雷因表情不變,淡淡瞥了眼旁邊的伊奈帆,打斷耶賀賴醫師道:「放著不管的話,界塚伊奈帆有一天可能會自然清醒,或是就這樣沉睡到生命的盡頭。不過,不曉得耶賀賴醫師覺不覺得……自己跟自己下棋真是無聊的一件事?」

 

「斯雷因?」

 

「不用擔心,我會叫醒界塚伊奈帆。」

 

然後斯雷因.特洛耶特被送到這個虛幻的意識世界。

 

「有點意外,這裡比想像中要風平浪靜呢。」聽聞之前連界塚雪都失敗,他還以為橙色傢伙的意識裡充滿了狂風暴雨,或者會是一個動盪不安的世界。

 

斯雷因邊走邊看,這裡的天氣晴朗穩定,他甚至可以感覺到舒適的氣溫,路上車輛不多,公共汽車大都自動行駛,不需要司機駕車,非常準時按照公告時間表停靠巴士站,交通號誌燈每兩分鐘準時切換,一秒不差,令人深深感受這裡的一切都非常井然有序。

 

「也對,這樣才符合那個橙色傢伙的性格。」

 

路上行人不多,但偶而會側過臉,多看斯雷因一眼,他不禁提高警戒。耶賀賴蒼真醫師提醒過,要避免被發現他是不屬於伊奈帆意識世界的外來者,否則將會被隔絕出去,一旦任務失敗,真不知道該找誰叫醒界塚伊奈帆了。

 

「在找到伊奈帆的主意識之前,絕不能被發現真實身分。」

 

斯雷因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服裝,穿的是極密設施那套淺藍色的囚服。在意識的世界裡,外貌直接反映出他所習慣的自己,斯雷因苦笑,他已經習慣囚犯的自己嗎?不管怎麼樣,穿這樣的囚服走在路上可能有點顯眼,最好能更低調點。

 

斯雷因經過一家小餐館前,門口擺著等身模型,店主人還精心為人偶打扮,正好借衣服、帽子及眼鏡一用。雖然行徑有點像偷竊物品,但夢世界應該無所謂吧?斯雷因自我安慰,左右張望,趁著其他路人沒注意到他,迅速取來衣物把自己重新裝扮,之後會特意盯著自己的視線也減少了,才比較放心一點。

 

斯雷因依照耶賀賴醫生與界塚雪提供的訊息,摸索到應該是伊奈帆活動的地區,這裡的商店與人潮開始變多,還有比較大型的超市賣場,斯雷因看著超市門口掛著雞蛋特價的宣傳海報,不禁想起界塚伊奈帆似乎還挺在意雞蛋特價訊息。嗯,該說不愧是橙色傢伙的潛意識嗎?

 

說起來,在極密設施的日子是他這輩子吃最多雞蛋的時光了,簡直就像被雞蛋之海淹沒一般,餐餐都會出現各式各樣的蛋類料理,彷彿他一天不吃蛋就會營養不良死掉似的。一想起某個緊張過度的橙色傢伙,斯雷因嘴角輕輕揚起,拿起一盒蛋端詳,會在這裡出現這種東西,肯定也是因為界塚伊奈帆平常在搶購的關係。

 

「雞蛋特價要等到六點以後,還有十分鐘才到,現在還是原價。」

 

「哇啊!」斯雷因正在的沉思中,突如其來的耳熟聲音讓他嚇了一大跳,手上的雞蛋差點飛出去。

 

斯雷因猛地回頭一看,一沒注意,界塚伊奈帆不知何時也站在這個限時特價區前,手上提著環保購物袋,身上穿著UFE軍服,左眼仍舊戴著漆黑的眼罩,與一旁等著搶購特價商品的歐巴桑、歐吉桑混在一起,畫面顯然不太協調,似乎是剛剛才下班,還來不及換裝就立刻趕到超市搶購的樣子。

 

斯雷因覺得界塚伊奈帆神出鬼沒,對心臟很不好,雖然不知道意識的世界會不會有心臟病發這種事。

 

伊奈帆對斯雷因的內心波動毫無所覺,繼續說明道:「放在特價車上的商品雖然便宜,但是通常賞味期限也快到了,出清品效期短,鮮度也較低,最好不要生吃,不過煮熟做成其他料理是沒問題的。」

 

斯雷因有一陣子沒有見到界塚伊奈帆,現在毫無預警突然出現在眼前,有些反應不過來,他有點發愣地盯著這個不苟言笑的黑髮少年,心底流竄過一絲連自己也沒有察覺的悸動。

 

不過對方出現得正好,省得自己還要到處找人。斯雷因目光一閃,迅速確認情勢,橙色傢伙看起來一切正常,並不像有精神不穩、精神傷害,再看看四周圍環境,也不存在什麼攻擊威脅的樣子。

 

如果不是因為主意識身陷危機,那麼是本身沒有自覺到自己正在沉睡嗎?

 

「咳,有一件事,我必須……」斯雷因清了清喉嚨,準備說明。

 

「你是韻子家的新進員工嗎?」伊奈帆眨眨右眼問道。

 

「什麼……?」話頭被打斷的斯雷因一頭霧水。

 

「你穿著網文定食屋的店服。」伊奈帆指著他身上的衣服,上下打量。

 

「哦……」原來剛經過的小餐館是網文家啊?雖然店面不大,卻弄了個可愛的裝扮人偶招攬生意,挺有心的……不對,這不是重點!

 

難道……界塚伊奈帆沒有認出他來嗎?斯雷因一時懵了。

 

算了,畢竟橙色傢伙瞎了一隻眼,難免眼力不好,也不能太苛責對方。

 

或者,想必是自己的喬裝十分成功,連橙色傢伙都無法識破!斯雷因不禁有點自得起來。

 

不對,這也不是重點!斯雷因搖搖腦袋,決定單刀直入,嚴肅告訴伊奈帆這裡是夢境,現實世界裡有很多人在等著他,別再貪睡下去。萬一橙色傢伙還是執迷不悟,他考慮使用暴力把這個人打醒也可以。

 

「不好意思,伊奈帆……」

 

斯雷因的聲音一向好聽,音質清澈,口音優雅,有著良好底蘊的氣質,聽起來十分舒服,所以他雖然並非真正的火星貴族出身,但當他披上酒紅色的伯爵服時,從不讓人覺得有一分不合適。

 

……但是,這道聲音雖然是他的,用肉麻語氣輕聲呼喚死對頭名字的卻不是他本人。從哪裡冒出跟他一模一樣的聲線?

 

斯雷因身形一頓,瞳孔一縮,僵硬地轉向聲源方向,看到另外一個『斯雷因.特洛耶特』走了過來,穿著淺藍色系衣著,不是極密設施的寬鬆衣服,而是剪裁合身的休閒套裝,手上提了同一家超市的購物籃,自然而然走到界塚伊奈帆的身邊,態度很是親近。

 

「伊奈帆,我找不到低脂鮮乳,只好拿了全脂的。」『斯雷因』一臉誠摯提著家庭號包裝的鮮乳,目光充滿歉疚,好像自己做錯了什麼,帶著自責。

 

「沒關係,可能今天生意好賣光了。」伊奈帆回過身,露出了溫柔的笑容,小心接過牛奶放進購物籃,「我們還是先買六點整的特價雞蛋吧,今天晚上想吃什麼料理?」

 

「我想吃雞蛋糕。」『斯雷因』馬上回答。

 

「那是點心,不能算是正餐。」伊奈帆搖頭,無奈地吐槽。

 

「有什麼關係?反正不管我說要什麼,你一定會做出別種。」『斯雷因』半瞇起眼睛抗議。

 

「但是我隔天就會做那道料理。」伊奈帆反駁,目光中蘊含不明顯卻絕不會錯認的寵溺。

 

「你老是故意這樣!」『斯雷因』不滿地鼓起臉頰,別過臉去假裝不理會伊奈帆。

 

…………

 

斯雷因.特洛耶特呆立在當場,內心有一群瘋狂的神獸奔馳而過,他滿眼不可置信瞪著堪比恐怖電影的一幕,覺得自己的下巴差點掉到地上撿不回來,渾身不自在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這時夢中的『斯雷因.特洛耶特』似乎注意到他,與他別無二致的碧藍色眼睛眨了眨,目光投射過來,斯雷因頓時一驚,連忙側過身去。他想起界塚雪曾經說過,她在意識世界走到了與伊奈帆經常光顧的超市,撞見了夢境中的『界塚雪』,因而暴露了外來者身分,下一刻就被排除在夢境之外,就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拋出一般,醒了過來,然後再也無法進入。

 

斯雷因沒想到也會撞見『斯雷因.特洛耶特』。畢竟他跟界塚雪的情形不一樣,理論上不該在新蘆原自由活動,他慶幸自己事先喬裝,不會步界塚雪的前車之鑑。

 

不過……誰來告訴他面前這個長相聲音跟他一致,但性格天差地遠的傢伙是誰?!

 

斯雷因覺得自己的心臟比剛剛伊奈帆猛然出現還要大受衝擊,太慘不忍睹了,他發誓自己才不會這樣甜膩膩地說話,根本完全不像,連本人都認不出來!為什麼他在界塚伊奈帆夢裡的性格表現異常扭曲?!

 

一想到剛才兩人一來一往的互動,斯雷因非常頭痛,他當然知道這是伊奈帆意識世界的一部分,眼前的一切都是假象,那個『斯雷因』也是夢境的一部份,但就算是意識世界,也不能這麼不講道理啊!

 

「別鬧脾氣了,今天吃歐姆蛋包飯好嗎?」伊奈帆拿起特價盒蛋,輕輕啄了一下『斯雷因』的金色額髮,又溫柔地用手指輕揉髮梢。

 

「哼,勉強接受。」『斯雷因』很自然地接受了這個親暱舉動,一點也沒彆扭尷尬的模樣。

 

斯雷因頭上遭到五雷轟頂,頓時喪失思考自理能力。

界塚伊奈帆吻了人?

界塚伊奈帆懂得吻這個行為?

界塚伊奈帆親吻的人是斯雷因.特洛耶特?


這個世界錯了。 

斯雷因強迫忍耐立刻衝去撞牆的舉動,發抖的手按住太陽穴,企圖忘掉過於衝擊的畫面。

這一切都是幻覺,嚇不了他的。

因為是夢,所以什麼不可能的事發生了也不奇怪。

好的,就這麼辦。他剛剛什麼也沒看見,反正等界塚伊奈帆夢醒後,肯定也會覺得很難為情,懊惱自己怎麼會做了這麼一場荒唐的夢,而他則會很貼心地當作沒這回事,於是倆人很有默契地盡快忘掉。

 

斯雷因試圖冷靜,全力說服自己,但是效果顯然不彰,界塚伊奈帆露出溫柔笑容親吻『斯雷因』的場景,反覆出現在他過熱的腦袋裡,像菜場小販的叫賣播音器無限循環,深怕觀眾印象不夠深刻,煩死人地回放了一遍又一遍。


TBC

--

這種裝逼的篇名絕對不是我取的

评论(26)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