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伊奈斯雷] 明日AO 06

湯姆克魯斯主演《明日邊界》(Edge of Tomorrow)電影PARO

前文:

明日AO 01 02 03 、 04 傳送門05

無法一口氣衝到完結的某S已放棄治療,不過我相信下回一定可以!!


06

「我只知道,在這世界上,沒有一件事情可以重來。」

 

「……」韻子,妳說的完全正確,一直依賴reset的自己才是不正常的。伊奈帆絕望地想,這才是屬於這個次元的規則。


 

濃烈作噁的血腥味一直浸蝕到斯雷因意識深處,滾燙得如同被填在坑洞中的黏糊柏油,一股腦把漆黑汙濁的物質灌進了他口鼻中,隨之而來的可憎感就像把長期藏於地底洞穴中的生物,強行從黑暗中拖到地表,被熾烈豔陽直接曝曬。

 

那位總是克制拘謹,對自己無比忠誠的曾經部下,充滿悔恨在向自己道歉:

『我很抱歉,要讓您承受這些……』穿著高領灰色軍服的年輕軍官身受重傷,大量血液灑到了斯雷因身上,但斯雷因一點也不在乎,因為哈庫萊特原本受到控制的意識漸漸回復,眼神也越來越清明,這個發現讓他幾乎欣喜若狂。

 

『振作點,哈庫萊特!我馬上幫你急救。』身上大量蘊含Aldnoah力量血液帶給他腐蝕的劇痛,但斯雷因無暇顧及身體上的痛苦,取出他準備的血袋幫他急救。

 

『不,我的傷勢已經……』灰衣的騎士咳出鮮血。

 

『別說話,哈庫萊特!』斯雷因一刻不停打開標示紅色十字大手提箱,心臟跳動速率異常,他以為這是因為他從Aldnoah那裡奪回哈庫萊特的振奮,全部注意力放在忠實部屬讓他一時沒有注意到,有一種奇妙力量正無聲無息轉移到他身上,在他體內滋長。

 

他沒發現到哈庫萊特嘴角吃力地勾起,表情充滿歉疚以及某種釋然,哈庫萊特知道赫歇爾機體已經到達極限,即將炸毀,但他沒有告訴斯雷因,他不再多說一句話,也捨不得眨一下眼睛,只為在最後時刻多看一眼為了他而努力的斯雷因.特洛耶特。

 

哈庫萊特一向犀利的眼神越來越溫柔,他放輕了聲音:『斯雷因大人,請您把握重來的機會。若是您的話,一定能……』

 

轟──

 

一開始斯雷因無法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何應該已經被炸死的他突然回到某個時間點,又為何明明已經重來又見不到哈庫萊特?

 

斯雷因研究了父親遺留下來的研究紀錄,在某個一直被世人所忽略,一直以為沒有實際用處也無從證實的資料中,發現了Aldnoah位階分類,而不同的分類執掌不同Aldnoah力量,這種不可思議的時間倒溯便是其中一種嗎?

斯雷因忽然明白他想救哈庫萊特卻真正害死了他,取代了他的存在,成為另一個Alpha?他可以感覺體內有某種原本不屬於他的力量靜悄悄地蔓延,無聲蠶食他的精神。

 

斯雷因駕駛著塔爾西斯在戰場上橫衝直撞,憤怒地掃除所有見到的Aldnoah裝甲騎兵,幾乎是發狂般地戰鬥,他被恐懼的爪牙攫住,不知道何時會控制不住自己,非但救不了他想救的任何人,還會像艾瑟依拉姆女王及蕾穆麗娜公主那樣被Aldnoah的意志所吞噬,或者他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被侵蝕了,連他自己也無從確定。

 

斯雷因行徑異常到連自己火星部隊的下屬都不明所以,卻又不敢對長官置喙,戰戰兢兢又不知所措地看著他的脫序反常。

 

『斯雷因.特洛耶特。』有道無比熟悉的聲音未經過正常程序請求,擅自接入塔爾西斯的通訊裝置,這個人的行為總是這樣突兀而獨斷,說起話卻比起任何人都要沉著冷靜,既簡潔又直切重點:『你狀況不太對勁,不要緊吧?』

 

『不要管我,界塚伊奈帆!』斯雷因口氣惡劣,他已無心思在維持表面禮節,不過對方怎麼會突然與他通訊,很快地他從塔爾西斯的全息投影視窗看到離他不遠處的橘色練習機。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斯雷因.特洛耶特,不要太勉強自己。』戰場上唯一一架斯雷普尼爾的駕駛者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關心,向來平靜溫和的語調似乎總能產生一種沉穩的安定感。

 

『……』斯雷因想起來,界塚伊奈帆被分配的作戰區域似乎根本不在他附近。

 

……*……*……*……

 

「?!」驟然改變的環境氛圍拉回斯雷因意識,他猛然睜開眼睛,防護住要害敏捷翻身,確認武器與提箱還在,充滿戒備掃視周遭,然後驚訝地發現他現在所在的地點大放光明,空間寬敞開闊,充斥著火星式的軍事建築風格。這裡不僅不陌生,反而一切都令他非常熟悉,他知道四周方位的閘門是幾號,知道這區域所有監視鏡頭位置與延伸出去的空間格局,他曾在這裡駐紮過,作戰過,指揮過,當他身為這裡最高司令官時調令火星全軍,並在女王要求投降時打算一同走向覆沒。

 

「……月面基地?」

 

斯雷因直起身,看見於不遠處的巨大時空門,他從資料畫面看過,那便是造成天堂殞落災難的元兇,不知幾千年還幾萬年以前佇立在月球上,號稱人類歷史最驚奇的發現,古今文明的重要里程,一切地火與Aldnoah爭端的起點。當年兩軍在月球交戰而引起時空門暴走,炸掉了一半的月球,崩潰的基岩形成肉眼看不到盡頭的深淵,來自異次元的恐怖能量造成極度壯觀的巨坑懸崖,在月面上抓出一道又一道猙獰疤痕,每道都像直通地獄之底。

 

所以他剛剛就是穿越過了那道消失二十多年的時空大門嗎?但是……

 

「無論是月面基地還是時空門,不是應該都已經被炸毀了?」他親自確認引爆,本應成為一片廢墟,卻仍好端端的,一塵不染,彷彿時光未曾流動。

 

「以為自己回到了過去嗎?很遺憾不是,是使用Aldnoah的力量復原的,很了不起吧?」庫蘭卡恩清了清嗓子,靜立於斯雷因不遠之處,他身姿忻長,金黃色的髮絲猶如秋日陽光下收穫的麥穗,但周身卻冷得像飄行在新月夜晚的鬼魅,蘊含一股內斂與優雅的危險氣息。

 

「既然Aldnoah可以使時間重置,那麼讓這些建築設備回復成自爆前的樣態也不過是輕而易舉。不過也是耗費了幾年時間呢。」

 

斯雷因吸了口氣,回身面對庫蘭卡恩,他放低重心,重新擺出攻擊姿態,盯上獵物的豹子已經蓄勢待發,石松綠的貓眼微微瞇起。

 

庫蘭卡恩不慌不忙,噙著玩味的笑容,毫不介意對方隨時都會伸出利爪,「特洛耶特卿,你覺得從遺跡到這裡,時間已經過去了多久呢?十分鐘?十五分鐘?甚至更久?久到足夠讓界塚閣下自盡,但是時間一直沒有reset呢,我想……界塚閣下已經失去Alpha的力量了吧?」

 

「那又如何?」斯雷因完全面不改色,沒有一絲一毫驚慌。

 

「喔?」庫蘭卡恩微微吃驚,對方居然一點也沒受到打擊的樣子,他饒有興致挑了下眉頭。

 

「時間重置雖然便利,但身懷Alpha的力量太過危險。」伊奈帆受到發狂血液的折磨,甚至被控制行動的痛苦模樣還歷歷在目,他自身也不是沒受過其害。

 

「我也早已知道,不能一直倚賴reset。」斯雷因微微垂下眼簾,目光暗了暗,「反正橘子色那傢伙一樣遲早也得換血,所以不如說目前這樣的發展是……正中下懷。」

 

「這麼說來,在無法reset與沒有外援的情況下,你現在想靠自己一個人來對抗我們?」庫蘭卡恩幾乎想為這有勇無謀的人類鼓掌喝采。

 

「有何不可?」斯雷因靜立的身形一動,蟄伏已久的猛獸迅速衝出,連連搶攻,刀刀不致命卻毫不留給對手喘息空間:「庫蘭卡恩,建議你不要抵抗亂動,否則我就不知道你哪裡會破相,到時可不好看。」

 

「特洛耶特卿,我很欽佩你的人品與能力,無論是當初月球決戰或是現在,如果你能放手一搏或許真能有所作為,但是看看你那憋屈的半調子攻擊吧,沒有一招是朝著我的要害出手。」庫蘭卡恩搖頭喟嘆,揮出他的長鞭,「而我對你卻不用顧忌這種處處肘制的手下留情。」

 

斯雷因靈巧閃避,但接踵而來又變幻莫測的鞭影讓他無法逼近庫蘭卡恩,一個刁鑽襲來的角度難以閃避,實實在在鞭到他手臂,硬生生逼退他幾步,逮到空隙的庫蘭卡恩毫不客氣又輕鬆愉快地接連抽打在他身上,劈啪的鞭擊聲響亮又刺耳,在斯雷因身軀又留下不少血痕。

 

「唔……!」繼手槍被打掉以後,斯雷因佩刀也被鞭子給甩出去,閃爍著寒光在地上打旋好幾圈。

 

「難怪女帝陛下與公主殿下都掛念著你,我不得不承認,你很礙眼。」庫蘭卡恩停下動作,柔和的表情一沉,眼中流露不掩飾的厭惡,口氣也冷了幾分:「事實上,比起曾經擊敗你的界塚閣下,我認為你的存在更加危險,應該盡早除去。但是很遺憾,我受命於Omega,還不好出手。」他嘆氣看了眼手上的鞭子,輕嘖了聲,只用這玩意不也很難致命嗎?

 

「什麼意思?」斯雷因皺起眉頭。

 

「天真的特洛耶特卿,你真以為是憑自己來到這裡嗎?」庫蘭卡恩冷笑,俐落收起鞭子,左手置於腰後,右手橫於胸前,標準又優雅地朝著另個方向躬身行禮。

 

一股強烈的氣旋瞬間捲起,激烈的氣流吹得兩人的服裝與髮絲不停飄動,一台漆黑底金邊的火星機甲進入這個空間,當斯雷因看清楚這台Aldnoah機甲時不禁吃了一驚,碧藍的瞳孔驟然收縮。

 

「黑色的……塔爾西斯?」

 

艙門緩緩打開,駕駛者是擁有一頭粉色蓬鬆髮絲的少女,她搭乘升降梯下來,守候於不遠處的侍女埃德爾利澤立刻跟隨而上,兩人一同款款走來,蕾穆麗娜公主樣貌沒有太大改變,仍是戴著單色髮箍的俏麗短髮,卻已不是16歲時的稚嫩模樣,埃德爾利澤也已成長為窈窕淑女的姿態。

 

「庫蘭卡恩卿,您漂亮地同時完成兩件任務,既讓界塚伊奈帆失去Alpha力量,也把斯雷因帶回來,您的表現非常出色。」蕾穆麗娜大方誇獎第一Alpha:「這是說好賜予你的Aldnoah機甲,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同型機。」

 

「感謝公主殿下恩賜。」庫蘭卡恩風度翩翩地謝恩,意味深長看了眼斯雷因,慢慢地退開。

 

「斯雷因大人。」埃德爾利澤朝他微微頷首,她走過去收走對方落在地上的軍刀。

 

「蕾穆麗娜公主!埃德爾利澤!」斯雷因這才意識到自己是被刻意帶來這裡,根本不算是什麼意外發展。

 

斯雷因馬上就注意到她正常行走的雙腿,這裡並不是低重力區,但是卻沒有乘坐電動輪椅,她的步伐輕盈平穩,蘊含一股高雅韻律,就像踏在演奏悠揚音樂的宴會廳地毯上。實際上,也真的有首輕柔的樂音從廣播擴音器響起,跳躍的音符迴盪在森嚴的軍事基地裡,形成一股強烈的異樣反差。

 

「斯雷因,好幾年不見了,我很想念你。」蕾穆麗娜表情欣喜,跟她含蓄而內斂的皇姐不同,她會更直接表達情緒與喜好。

 

蕾穆麗娜的裝扮不同以往風格,不是過去端莊沉穩的素色連身長裙,而是更有朝氣、符合一個活潑少女的鵝黃色蕾絲花邊小洋裝,纖細潔白的長腿一覽無遺,她甚至還搭配穿著一雙桃紅色高跟鞋。

 

「蕾穆麗娜公主,幾年不見,您變美麗許多。」斯雷因也不禁有片刻恍神。

 

蕾穆麗娜開心地咯咯笑了:「斯雷因,那我的雙腿也漂亮嗎?雖然戰後在被送到地球治療,讓我得到在平常重力下基本的站立能力,但真正使它們完全與常人無異的還是Aldnoah的力量。」蕾穆麗娜來到他面前,拉起裙角流暢轉身一圈,滿心期待看著斯雷因,她眨眨月牙藍的眼眸道:「以前我深深害怕別人看到我殘疾萎縮的雙腿,就像棵發育不良的萎豆芽,枯瘦又令人作噁,連我自己都不想看到。所以我只能選擇及地的長裙,將雙腿嚴嚴實實藏起來,但其實我一直很嚮往穿短裙。」

 

蕾穆麗娜像隻雀躍的灰文鳥,迫不及待跳出關著她的黃金籠,輕巧而快樂,她向他伸出柔嫩的手:「斯雷因,我一直希望,等我得到健康的雙腿,我的第一支舞一定要和你跳。」

 

斯雷因沒有半分猶豫,執起蕾穆麗娜的手,低頭親吻柔細的手背,摟住她的纖腰,拉到空曠的中心點,光線的匯集處,輕輕地,緩緩地,織出一段生澀的共舞,伴隨優美的旋律,一個是好幾年沒有像個貴族跳過舞,一個是生平第一次跳舞,他們兩人的動作都有些笨拙,卻又親暱無間,這裡沒有晶瑩閃爍的豪華水晶燈,沒有演奏管弦樂的皇家樂團,身上穿的也不是量身訂作的手工禮服,只有白色冷光照明、無共鳴層次的廣播音樂與最平常不過的T恤牛仔褲,甚至於斯雷因身上掛著好幾道滲血鞭痕的模樣很是狼狽,但他溫柔體貼的風範仍然讓他像個穿著酒紅軍禮裝的伯爵。蕾穆麗娜幸福地倚著他,笑容燦爛得就像在中世紀教堂舉行婚禮的女主角,他前進一步,她就後退一步,他向左移動,她就向右跨出,他托高她的手,她就順勢旋轉;她不太會跳,常常落後半拍,但斯雷因總是會在下一步等待,充滿耐心帶領她完成無數次夢想中的舞步。

 

「蕾穆麗娜公主……」斯雷因扶著她,土耳其綠的眼眸充滿柔情:「您也是個Alpha嗎?還是您是Omega?」

 

「過了幾年你竟然變得如此無趣了嗎?斯雷因。」蕾穆麗娜不滿地嘟起嘴,帶著一絲責怪:「但是只要是你想知道的,我都會回答你,我是備位Omega。」

 

「備位?」

 

迎著斯雷因疑問的眼神,她溫柔地解釋:「因為血緣,我和皇姐分擔Aldnoah的意志統合,但第一正統還是她。斯雷因……直到現在,你依然想著皇姐嗎?」

 

「……」斯雷因眼簾半垂,沉默以對。

 

「也是,我所欣賞的斯雷因.特洛耶特不是能輕易改變心意的男人。」蕾穆麗娜流露淡淡的憂傷,舞曲還在繼續,舞步也沒停下,她幽幽地道:「月球決戰失敗後,我那時也以為你真的戰死了,我想即使我淚流得再多,尖叫得再大聲,都改變不了任何事,所以我一直靜靜看著,也只能看著,看那些人之後對你做的事,無論地球或火星,將所有屬於你的、不屬於你的罪惡,全部都推到你頭上,沒有證據就捏造證據,離譜到捏造不出的就說因為你是地球人其心可議,為了自身欲望發動戰爭,而那些真正為了自私貪婪而犯罪的人多慶幸有個倒楣鬼可以幫他們背負罪名,不用負擔任何代價反而從中享受利益,啊啊,多麼方便,指責一個不會為自己辯解的死人,也不需要受任何公正審判的死人。」

 

斯雷因完全無動於衷,彷彿蕾穆麗娜談論的不是自己的事,他平靜又淡然地道:「蕾穆麗娜公主,那些從來不是我所在乎的事。能審判我罪孽的並不是某一方的法庭。」不管是火星方的也好,地球方的也好,誰能真正給他評斷呢,他也並沒有期待那樣的事。

 

蕾穆麗娜柔柔地揚起嘴角,將手心貼在斯雷因臉頰上,了然地道:「其實我是知道的,你不需要、並且誰都沒有真正的資格裁決你,法律不能,皇姐不能、信仰不能,死亡也不能,那個可以審判你的天秤只存在於你靈魂之中。但是,面對排山倒海扭曲偏頗的指控,我是那樣不服氣,卻連為你抱不平一句話也做不到,我身為皇女卻是如此無力,這真的很讓我受打擊呢!」

 

斯雷因正要安慰她不是她的錯,蕾穆麗娜眼中的光澤直往幽靜的深海下沉,她帶著一種自嘲道:「我一樣是罪有應得。我必須反省,這是對我過去只懂得一直依賴著你的報應,我終於明白,我不能不成長,不能沒有力量,像以前那樣坐在輪椅上自以為掌控Aldnoah啟動權根本不夠。」

 

彷彿心有所感,蕾穆麗娜長長嘆了口氣:「儘管我曾經跟皇姐一樣嚮往著地球,但在我親自去過以後,發覺還是情願留在半邊的月亮,因為在這裡便不用受到來自地球或火星的傷害,對你來說也是如此吧?明明是很簡單的事我卻現在才體認到,我所追求的歸屬之地本來就該由我自己的雙手創造,就在月球上,與你一起的歸屬。所以我才會復原月面基地,讓庫蘭卡恩在收拾那個討厭的界塚伊奈帆後帶你來這裡。斯雷因,選擇我、接納Aldnoah吧。」

 

「蕾穆麗娜公主?」

 

蕾穆麗娜附到他的耳邊,柔聲卻又堅決地道:「這個次元不需要兩位Omega,我將會取代皇姐,而我要你成為我的第一Alpha。」她原本湛藍的眼瞳亮起銀紫光環,廣播樂音戛然而止,冰冷殺意像瞬間拔高的湧浪,迸出吃人的黑色浪花,蕾穆麗娜吻住了斯雷因柔軟的唇瓣。


TBC

----

關於描寫形容蕾穆麗娜的鳥,本來想寫傳統寫法金絲雀,但覺得好像比較適合艾瑟,於是改為白文鳥,但想想蕾穆麗娜的配色,壓根是灰文鳥啊!!詳見附圖,其實我個人覺得白文與灰文相比灰色的比較口耐!





评论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