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伊奈斯雷] 明日AO 07

湯姆克魯斯主演《明日邊界》(Edge of Tomorrow)電影PARO

前文:

明日AO 01 02 03 、 04 傳送門0506

無法一口氣衝到完結的某S繼續放棄治療,但是下回一定可以!!


07


廣播樂音戛然而止,冰冷殺意像瞬間拔高的湧浪,迸出吃人的黑色浪花,蕾穆麗娜吻住了斯雷因柔軟的唇瓣。

 

 

「嗚……!」斯雷因猛地推開蕾穆麗娜,難以名狀的壓迫感已在瞬間襲向他,直接來自Omega的Aldnoah之力對他精神的侵蝕兇猛快速,迫不及待要將他吞噬殆盡。

 

蕾穆麗娜溫柔安撫不斷掙扎的斯雷因:「斯雷因,不要害怕,不要抗拒。接受Aldnoah其實並不通苦,反而挺舒服的不是嗎?」

 

「……」斯雷因緊緊抱著自己的頭,蕾穆麗娜說得對,那股干涉他精神的力量帶來的並不是痛苦,但也正因為如此才更令他恐懼,一不注意就會沉溺下去,再也無法自拔。

 

庫蘭卡恩在不遠處冷冷地看著,不發一語,埃德爾利澤有些緊張,攥緊了手,他們都在等待。

 

「蕾穆……麗娜殿下……」

 

斯雷因沒讓蕾穆麗娜等太久,他睜開緊閉的雙眼,身形搖晃了一下,便朝她單膝下跪。蕾穆麗娜喜出望外,這時的她已經成年了,仍然羞怯得像個女孩,她克制興奮,讓自己看上去高貴又端莊,再一次遞出她的手背,斯雷因發顫的手握住了她,無比虔誠地印下一吻。

 

嘶──

 

剎那間,蕾穆麗娜錯愕地看到自己的手臂被倏然拉高,整齊的粉色秀髮飄然散開,然後斯雷因欺身上前,她只覺得腋下一涼,甚至沒有什麼痛感,大量血液便已湧了出來。

 

「蕾穆麗娜公主……我不得不為多次傷害您而抱歉。」斯雷因掌中握著一片薄薄的刀片,那是蕾穆麗娜習慣藏在髮箍裡的小小武器:「傷口在這裡的話,平常也不容易被看見吧。」

 

「斯雷因……?」蕾穆麗娜難以置信地看著血液從腋下動脈汩汩冒出,她的鵝黃小洋裝一下子染滿了刺痛眼睛的鮮紅,身形一軟,斯雷因及時扶著她,讓她坐在地上,一串串淚珠沿著她的臉龐滑下,他卻生生放開了她。

 

痛楚與流血仍是在Aldnoah侵蝕下保持自我意志清醒的最好方法,斯雷因指甲用力摳著剛被庫蘭卡恩鞭打出的傷口,他倒抽好幾口氣,一身冷汗濕透衣物,尖銳的刺痛有效驅逐讓人沉淪的誘惑。

 

「蕾穆麗娜公主!」埃德爾利澤臉色一變,握著斯雷因的軍刀刺向對方,她身為侍女但也受過戰鬥的訓練,動作甚至比起男性更為迅捷靈巧,但她仍完全不是斯雷因的對手。

 

「埃德爾利澤,你是個Alpha嗎?」斯雷因沒費多少氣力便制伏對方,將她纖細的手腕扭到背後,奪回了武器。

 

「我是個Beta,斯雷因大人若想殺了我,可以不用有所顧忌。」埃德爾利澤那雙丁香紫的眼眸定定回望後方。

 

「不,我不是為了殺死你們而來到這裡。」斯雷因微笑著搖頭,一如戰爭結束前,一起等待公主醒來那段時間裡的溫柔少年,然後明快地往她腋下一刀,語氣堅決向她下令:「立刻帶著蕾穆麗娜公主穿過時空門返回地球,接受治療。」

 

看著埃德爾利澤攙扶蕾穆麗娜公主緩緩走向時空門的方向,斯雷因忍不住對著那不得不離去的落寞背影道:

 

「十分抱歉,蕾穆麗娜公主,我總是違背您的意願與希望,再三欺騙及傷害您,強迫您離開月球,前往並不想去的地方。但是無論如何,您就是您自己,早已不需要取代任何人,或者成為誰的替身。」他衷心希望蕾穆麗娜離開艾瑟依拉姆的陰影,走出這個輪迴。


「但就算這樣,你也不會選擇我,不是嗎?」隨著血液流失,蕾穆麗娜眼神正逐漸回到清明,她回頭望了一眼,虛弱地笑了:「斯雷因,儘管你又利用了我,但即使重來一遍,甚至十遍、百遍……我也還是要和你跳第一支舞。」

 

這位公主早已知道他們所追求的歸屬與目標並不相同,也知道他所背負的讓他無法轉過頭來看著自己,她依舊執迷不悟,用盡全心全力朝著他的方向奔去,就算根本無法接近到他的身邊,就算會下沉到無望的海洋,但是為了不離斯雷因越來越遠,她仍不會考慮停下追逐的腳步吧。

 

「……!」

 

敏銳捕捉到極細微的破空之聲,斯雷因直覺閃身躲避突襲而來的鞭子,轉身面對在旁靜觀的庫蘭卡恩,蕾穆麗娜與埃德爾利澤一離去,這位Alpha就迫不及待發動攻擊了。

 

「失敗了嗎……不,應該說成功了。」庫蘭卡恩一點也沒有失去兩位同伴的懊惱,反而唇角彎了彎,深邃的藍眼瞳裡閃過一絲狡黠,「蕾穆麗娜殿下早有對女帝陛下的叛逆之心,但我畢竟是個Alpha,無法冒犯她,所以只好借助特洛耶特卿了……而且我認為,全世界能夠傷害到她的也就只有您了吧?」

 

「這都在你算計之內嗎?」斯雷因不禁懷疑連製造鞭傷疼痛也是刻意為之。

 

「你應該已經發現了,Aldnoah力量移轉消散不受時空重置影響,蕾穆麗娜殿下如受治療輸血而喪失Omega力量,即使reset也沒有用。受到親吻感染的你就算現在想自盡我也沒意見,前提是你沒受蕾穆麗娜殿下力量衰敗的影響還能reset。」

 

「不過,公主殿下畢竟是皇族血脈,如果下半輩子不持續換血……恐怕有一天還是會取回Omega的身分與力量吧?即使只是備位……也很危險呢。」庫蘭卡恩扶著下巴望著時空門方向,眼中精光一閃,似乎正在考慮是否有需要一勞永逸。

 

「你別想!接下來可就不在你計算之內。因為緊接著輪到你回地球排隊輸血!」斯雷因擋住了庫蘭卡恩的視線,重新展開進攻,但仍無法在難以捉摸的鞭影中接近對方。

 

庫蘭卡恩十分遺憾地嘆了口氣:「唉,我一直覺得我們Alpha人力短缺,Alpha彼此間應該要相親相愛才對,但是特洛耶特卿若不願服從Omega女帝的話,還是沒辦法好好相處呢。」

 

斯雷因不以為然地挑眉:「何必裝模作樣?你也壓根不想讓我成為服侍Omega的Alpha吧?」那份對於自己犀利又露骨的敵意他又怎麼會不清楚。

 

「何苦這麼直白呢?說出來並不好看,特洛耶特卿。」被揭穿貴族式虛偽作態的庫蘭卡恩沒半點不好意思,一甩鞭纏住斯雷因的手,猛力一拉,頓時失去平衡被踹倒在地,庫蘭卡恩一腳狠力踩住斯雷因持武器的手腕,力道之強猛讓關節骨骼發出了輕微聲響,庫蘭卡恩另一腳踩住他的胸膛,斯雷因頓時不能呼吸,嗆得咳了口血。

 

庫蘭卡恩居高臨下,審視在他腳底下掙扎的地球人,悠然俯身,伸出修長的手指,抹過沾在斯雷因唇角的血漬,放進自己嘴中輕輕一舔,像是細細品味什麼甘醇美酒,陶醉地瞇起麥穗金的眼睫。

 

庫蘭卡恩眼裡透出一絲滿意:「我本來還擔心你從親吻感染中得到力量,但果然跟我推測的一樣,你血液中的力量非常衰弱……看來我總算可以放心除掉你了。」

 

庫蘭卡恩冷冷看著還想掙扎的斯雷因,若有所思地道:「特洛耶特卿,前一次月球決戰時很遺憾沒有交手,但這次我想我們分出勝負了,得到最終勝利的是我。」

 

斯雷因咳了幾下,費力地擠出一個難看的笑:「呵,原來這就是……你所在乎的嗎?怎麼……靠Omega賞賜給你黑色同型機作為獎賞,還是不能滿足?庫蘭卡恩伯爵……你就那麼想勝過我……就那麼不服氣塔爾西斯屬於我嗎?」

 

庫蘭卡恩原本充滿餘裕的神情霎時冷若極冰,他加大腳踩的氣力,幾乎想把底下的人踩個對穿,硬質靴底刻意在斯雷因心口上碾了碾,暴虐的壓迫使每一下心搏都傳來劇痛。

 

庫蘭卡恩抬頭看著停駐不遠處的黑色塔爾西斯,藍玉髓般的目光裡寫滿了複雜:「小時候,我曾去過父親的格納庫,仰望那架高大的機體,雪白嵌著金邊,散發淡淡的Aldnoah光輝,你可能無法想像,對幼時我的而言,那是一架多高貴聖潔的機體……在我逐漸成長的過程中,一直期盼由父親大人手中繼承塔爾西斯的那一天,但卻因為你,那美麗的機體四分五裂,成為一堆破銅爛鐵,而即使第2次行星戰爭結束後進入和平,眾人也知曉塔爾西斯原本就屬於庫魯特歐家族,我卻連殘骸都難以收回,因為塔爾西斯已經在戰爭中變成頭號戰犯斯雷因.特洛耶特的象徵,我身為女王未婚夫,已經不能再使用那架被深重罪孽所汙染的機體了。」

 

斯雷因睜大眼睛,他第一次見到庫蘭卡恩鎖起眉頭,藍色眼珠子不斷追逐到遙遠以前的記憶,清晰洩漏了他的失落與懊惱。

 

「不只是塔爾西斯呢……艾瑟依拉姆女王私心拜託界塚伊奈帆救你,後來女王曾向地球做出許多讓步,那時我並不明白,原來也是為了保全你;蕾穆麗娜公主不用說更是對你一心一意……連侍女埃德爾利澤也始終心向著你。」

 

庫蘭卡恩自嘲笑了笑,聲音從未有過地低啞:「而我,佔盡一切便宜、囊括一切利益,光鮮亮麗的庫蘭卡恩.庫魯特歐伯爵,終究也只是37家門中方便被利用的一位貴族,即使我站在正確的位置上,世人皆認為我在地火之戰中奪走了你的一切,但是只有我認為剛好相反,是我被你奪走一切…………斯雷因.特洛耶特,也許你並不相信,但我當真是……非常忌妒著你啊!」

 

庫蘭卡恩偏過因心緒失控而扭曲的面容,深呼吸了幾口氣,才在沉默中把所有不該暴露的苦澀隱藏好,回復他原本完美無瑕的從容微笑,從酒紅禮服中掏出一把火星手槍,只是他正要打開保險栓,身體就再也動彈不得,連想移動一根手指都困難。從他的側邊伸出一隻手,不慌不忙取走了他的手槍,仔細扣回保險。

 

「界塚伊奈帆?」斯雷因吃驚望著把根粗大針筒扎到庫蘭卡恩頸子上的地球軍官。

 

「抱歉,稍微耽擱,我來遲了。」伊奈帆看著被踐踏在腳底的斯雷因一身傷痕累累,掛著明顯鞭痕,眉頭不易察覺地微微挑起。

 

「你怎麼來的……?啊!趁著蕾穆麗娜公主與埃德爾利澤回地球打開時空門時嗎?」斯雷因吃力地從庫蘭卡恩腳底下爬起來。

 

「不,時空門是我打開的。」伊奈帆比了比特洛耶特博士的聯結器,以及之前被斯雷因重新包紮時拆下來的繃帶,上面沾有伊奈帆還是Alpha時的血液,「力量微弱但還好足以建立聯繫。」

 

「蕾穆麗娜公主與埃德爾利澤還好嗎?」

 

「她們虛弱到差點打不開時空門。」接收到斯雷因擔憂的目光,補充道:「不用擔心,雪姐與韻子已經協助她們就醫了。」

 

「你……給我注射什麼……」庫蘭卡恩虛軟倒地,困難地問。

 

「想知道嗎?既然你誠心誠意地問了,我就大發慈悲告訴你吧。」伊奈帆眨眨楓紅色的眼睛,若無其事道:

 

「就只是濃縮萃取愛滋病毒而已。」

 

庫蘭卡恩:「…………」

 

斯雷因:「…………」

 

界塚伊奈帆就跟平常一樣,很雲淡風輕,很心平氣和:「我本來想用伊波拉或炭疽熱,但是戰場資源有限沒法隨意挑選,而且那兩種傳染力高,還是愛滋比較好。」

 

「你……」庫蘭卡恩完全說不出話來,臉色簡直黑到不能再黑。

 

「一直以來我們對於Aldnoah對地球生物的作用影響所知甚少,我一直很想要做人體病理試驗。」伊奈帆表示機會很難得要好好把握。

 

斯雷因表情微妙,瞪大眼睛看著庫蘭卡恩,然後不著痕跡退離開幾步,顫抖的手指著他嚴正警告:「庫蘭卡恩,你……後別想再碰艾瑟依拉姆女王一下!」

 

伊奈帆搖頭,依然心平氣和:「你們不需要反應過度,這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疾病,只要按時吃藥,保養好身體是沒什麼大問題的。」

 

「你……其實是開玩笑的吧?」沉默老半天,斯雷因才戰戰兢兢地問伊奈帆。

 

「嗯,當然只是開玩笑,肌肉鬆弛劑而已。單純病毒怎麼可能立刻癱瘓行動能力?」伊奈帆很乾脆地承認,臉上寫著要有常識啊少年,又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啊,我忘了說這種藥物好像會影響呼吸肌功能,庫蘭卡恩,你身為強大的第一Alpha幾十分鐘不呼吸也沒有問題吧?畢竟若不小心殺死你我也會很困擾的。」

 

「……」斯雷因目瞪口呆看著無論幽默還正經的界塚伊奈帆,眉頭眼神嘴角都毫無一絲變化。這人正經八百開這種玩笑,卻完全不像在開玩笑……一定除了針劑內容故意講錯外,其他都是真心話吧?!

 

對上斯雷因無聲的質疑目光,伊奈帆面無表情聳了下肩膀:「我只是稍微有點火大。」在他還在想著下次絕不帶球藻塊,要帶點別的什麼才好時,突然就宣告他已經沒有下次,還在他眼前將斯雷因帶走,一向淡定自若的他莫名覺得相當不快。

 

「你該慶幸你是瑟拉姆的未婚夫,我並不打算把你當成敵人。」說這句話時伊奈帆的表情超級認真,雖然他每句話都很認真。

 

「呃……」不是敵人都這樣了,斯雷因不禁疑惑以前被伊奈帆當作敵人,還把他槍擊到瞎眼傷腦的自己居然還能沒受什麼傷,好端端地活到現在,也許可以去申請列入世界十大不思議。

 


TBC


--

  1. 考慮了一下還是決定給蕾穆與庫蘭各一回合的更新,謹以本回表達斯雷因也是有讓庫蘭羨慕的資本嘛!如果追求的是名利庫蘭自然遠遠大勝,但若談到心靈精神層面資產,我個人感覺斯雷因還是比他多的。不過這實在也不是庫蘭的問題,他戲份就那樣少,空降沒啥塑造,又是被利用的狀態……(汗)

  2. 對於被A驅控制的設定是,性格會被扭曲暗黑化,本文只要當過ABO的全都逃不過!寫一寫不禁陶醉我怎麼如此冰雪聰明想出這麼方便我自己的設定?!!寫歪了也只要通通推給這個設定,就不好指責我OOC啦哼哼嘿嘿卡哈哈哈~~(大霧)

  3. 只剩艾瑟依拉姆還沒寫,成為Omega之前稱之為女王,當Omega後稱之為女帝,這是一個沒丁點意義或重要性的奈米設定。

  4. 奈因本《失落碎月》這次有在CP16委託朋友擺攤,攤位名「狐家铺子 」可以去逛逛參考喔,TB的網址走這


评论(13)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