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奈因】末日之地

  1. 給平絨兔子 @迎えに来た 的生日文,雖然晚了一天!

  2. 指定題目:野戰 (含殭屍)!覺得題目很奇葩的去找兔!

  3. 我終於搞出殭屍了!還有什麼梗沒玩過的儘管上!

 

 

末日之地

 

 

「我17個。」

「我也17個。」

「……那麼就是平手了。」斯雷因環顧四週,再次確認他們的據點沒有被敵人侵入,狗兒也沒有動靜,才謹慎地將手槍關保險,收回槍套裡,結束一天的作業。

 

「不對,是我贏了。」伊奈帆搖頭,清點子彈:「雖然乍看我們解決的殭屍數量一樣,但是我剛好用了17顆子彈,而你用了20顆。也就是你有3發沒有一槍爆頭。」

 

「誰說沒有?我也都是一槍爆頭!哪知道那幾個殭屍居然沒有立刻倒下,我也覺得很匪夷所思。」斯雷因反駁。

 

「這種時候,就不要再發揮你打頭不死的特技了。」伊奈帆頓了頓,才語重心長地提醒。

 

「我才沒有這種特技!」

 

可惡的伊奈帆又在揶揄他的槍法。為什麼單隻眼睛射擊比他兩隻眼睛還準確呢?人生真是太不公平了!

 

伊奈帆微笑,整理好子彈及其他武器後開始掏他的背包,然後振臂一揮,抓出一把麥片撒出,幾隻麻雀立刻撲掕著翅膀降落到地面,還有鴿子早已經在路面上張望,伸長脖子等著投餵,香脆的穀物顆粒落地時發出沙沙的聲音,使這群飢餓的小鳥爭先恐後地搶食。

 

「你不該把貴重的糧食消耗在餵食野鳥。」斯雷因皺起眉頭,他不是第一次反對伊奈帆的慷慨了。

 

「不要緊,這些不是我們自己的糧食,是下午清理的建築裡找到的過期麥片。」伊奈帆還順帶找到了幾個狗罐頭,收穫匪淺。

 

「那也不太好吧。」雖然斯雷因並不討厭動物,但現在物資緊張,沒法顧及到這些野生動物。

「你看,這些鳥兒這麼快就毫無戒心地靠過來,表示他們還保持著以前與人類互動的習慣。在殭屍疫情爆發以後,多久沒人來廣場餵鳥了,好不容易現在終於難得有人類到來,難道你忍心讓牠們失望嗎?」

 

「……今非昔比,人類已經自身難保。」狡猾的伊奈帆企圖引起他的內疚,但他才沒有這麼簡單上當呢!

 

「你不覺得就是因為這種情況下,這種事才顯得特別重要嗎?更何況,先讓這些鳥兒信任我們,萬一哪天我們的支援斷絕,沒有補給物資,這時利用牠們毫無戒心地靠近捕捉,也比較方便。」聽說鴿子肉味道還不錯。

 

「……你這顆心機的橙子。」

 

「這就叫深謀遠慮。」

 

廣場早已被層層封鎖起來,只留下特別的通行出口。中央噴泉池靠著天然地形差與地下水,源源不絕流淌著清涼泉水,是少數幾個還有新鮮乾淨的活水源,加上空曠平地可以讓直升機起降,所以他們才會將這裡做為據點之一。噴泉中間的羅馬式石雕像巍然屹立,背後展開長翼,就像是從天而降斬妖除魔的正義使者,又像是吹響末日號角的大天使,只不過那對楚楚美麗的翅膀如今只是給雀鳥烏鴉落腳的地方。

 

界塚伊奈帆將一個不鏽鋼大碗裝食物,放到石板地面。

 

「起助,你的。」

 

一隻雄壯的德國狼犬立刻豎起耳朵,但是十分有規矩地端坐著,並未立刻搶食。

 

「我一直奇怪,你為何要把狗取同學的名字。」斯雷因眉角一抽,總覺得哪裡不太對。

 

「這是為了紀念我親愛的同學,起助對我來說有重要的意義,如今他已長存於我的心中。」伊奈帆一本正經地回答,他接著放了另一個碗到一隻阿拉斯加犬面前,「野馬22,這是你的。」一聲令下後,兩條狗才開始大快朵頤。

 

「……」聽說這位則是橙子以前短暫同隊的UFE同袍,因為跟他不太熟,所以只知道代號。

 

「你對友人的情深義重固然很令我感動,但還是覺得你緬懷的方式有點奇葩。」

 

「怎麼會?這是相當實際而具體的緬懷法。」

 

廣場中心不遠處,有一些被嚴實綁著,關在禁閉設施的殭屍,那些是給是伊奈帆做調查研究的,還有些預計要送去基地做實驗,只等待直升機補充物資時來接走,畢竟是極度危險的感染者,兩條狗都保持著高度戒備,一有什麼風吹草動就會狂吠示警。

 

2018年,從行星戰爭中逐漸復甦的地球爆發殭屍疫情,被感染者將會急速衰弱至死,然後復活,成為毫無理智攻擊人類的活屍,將疫情擴散傳播,短短幾週內,殭屍人口急遽成長,人類文明自「天堂殞落」後,再一次遭受毀滅性的浩劫。

 

殭屍疫情的發生原因無法確知,在各式各樣的流言與傳聞中,有人推測科學家因過度挖掘Aldnoah,把一些深深埋在火星地底的病毒給挖出來了,在兩星交流過程中,無意將之帶來地球後活耀化。也有人推測,那其實就是一種病毒型態的Aldnoah,因為在患者在接近Aldnoah授權者,也就是薇瑟皇族時的反應特別強烈。

 

如果是Aldnoah的話,理論上火星皇族可以控制,但在艾瑟依拉姆女王試著接觸感染者,本該受到層層拘束控制的殭屍卻失控暴起攻擊了女王,留下可怖的傷口,因為無法預知Aldnoah授權者感染後會發生什麼事,故在最短時間內讓女王進入冷凍睡眠,等待治療疫苗的發明。

 

伊奈帆燃起火堆,將一串牛肉烤得香酥,蹲到一個被五花大綁的殭屍面前慢慢搖晃,觀察對方的反應,兩隻狗看得都口水直流了,但殭屍始終對著活生生的人類更有興趣。

 

「面對香噴噴的烤肉毫無反應,卻只想咬我,明明這是任何人類甚至動物都會食指大動的美食。」對於殭屍竟然不欣賞他五星級飯店大廚等級的廚藝,覺得不甚高興。

 

「還真是對不起你的特級廚師執照啊。」斯雷因冷冷地吐槽。

 

「也對,殭屍根本沒在呼吸,更何況,鼻黏膜的嗅覺細胞也早就成為乾枯的死皮了。那麼為何還會渴望人類的血肉呢?」伊奈帆自我解圍,詳實紀錄著觀察結果,「如果不靠嗅覺,而靠視覺搜尋獵物,可是殭屍化以後,隨著屍體的腐敗,眼球也會漸漸混濁,看不清楚才對。」伊奈帆拿著罐噴漆往殭屍噴糊了一臉,觀察直接遮蔽視線的反應。

 

「……」看著認真研究殭屍行為學的界塚伊奈帆,斯雷因忍不住提出質疑:「你瞭解這些對研究疫苗真的有幫助嗎?」若真想研發出疫苗,伊奈帆應該待在安全無虞的基地實驗室,而不是冒著生命危險跑出來做什麼田野調查研究。

 

當初作為戰爭避難場所的數個大型UFE要塞,如今已作為躲避疫情,免於人類滅亡的最後堡壘,地球上幾乎還存活的人類都進入了地底的避難設施生活。

 

「當然,除了疫苗,這些情報對提供殭屍作戰對策也是非常重要的。實驗室已經有大批科學家在研究,反而現場第一手的研究資料非常寶貴,卻因為危險而沒人願意收集。」伊奈帆指出。

 

在面對女王陷入感染與沉眠的危機下,蕾穆麗娜公主同意提供Aldnoah因子,在受到嚴密保護的軍事要塞中持續協助疫苗研究,條件則是:秘密釋放對外宣稱已死的戰犯斯雷因.特洛耶特。

 

一個行星戰犯的重要性早已經比不上殭屍疫情來得嚴重,斯雷因因而得到自由,但是他釋放後的安排,成了一個麻煩問題。

 

當時界塚伊奈帆身為地火兩星聯合調查員,提出要進行殭屍田野研究,要求找一個身手優秀的護衛,就這樣斯雷因順理成章跟他一起到了要塞外的末日世界。每日以無線通訊保持聯繫,執行基地內指定的任務,定期會有直升機提供彈藥及食物等補給物資。

 

伊奈帆打開無線通訊,傳來負責聯繫的韻子聲音,斯雷因聽著伊奈帆匯報今日任務狀況,在乾硬的黑麵包抹上一層薄薄的蜂蜜。

 

「上次你提到實驗室所開發出的疫苗,效果怎麼樣?」伊奈帆問道,例行報告完以後,他會跟以前的同學聊上幾句。

 

『唉……一開始對感染者有產生效果,大家都很振奮,但過了幾天之後,就失去效用了。』韻子沮喪地回答。

 

「因為病毒一直進化。」伊奈帆想了想道:「我注意到開始有些殭屍可能具備智能,雖不明顯,卻跟以前狀況非常不同,你們必須特別注意。」

 

『這正是我要說的,如果是真的,你們在外頭也越來越危險了。還有,下次加姆去給你們送物資還有好幾天,可要省吃儉用一點,特別是子彈。』

 

「好的,謝謝。」

 

結束通話,伊奈帆回到篝火旁,在平底鍋煎熟培根,跟加了奶油白醬的義大利麵一起攪拌,配著剛才的烤肉簡單解決一餐。

 

「就算進行各種調查而成了殭屍專家,疫苗還是沒有進展呢。」斯雷因帶著點自嘲的笑:「我們是不是在徒勞無功呢?」

 

「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有成效的。」伊奈帆淡淡回道。

 

沒有好消息令斯雷因消沉,艾瑟依拉姆如今在冷凍睡眠艙中,這讓他回想起當初公主中槍後,在治療液中那段漫長日子的煎熬,那種絕望的等待幾乎把他逼瘋。女王一如往常地善良,明明可以不用讓自己身處危險去接觸感染者,卻不顧眾人反對,如同當初冒險前來地球一樣堅定無畏,而自己終究無法守護她擺脫致命傷害。

 

伊奈帆不禁感嘆,斯雷因.特洛耶特不也一樣沒變,喜歡自責,把那些不屬於自己的責任攬到自己身上,無論是瑟拉姆中槍或受到感染都是。

 

伊奈帆吃完,抹了嘴角,冷不防拋出了一句:

 

「時候……到了。」伊奈帆深深注視著眼前的金髮青年。

 

斯雷因聞言,猛地抬起頭,看到伊奈帆灼灼的目光,又下意識地偏過頭去。

 

「……一定要現在嗎?」斯雷因低低地問。

 

「是的,這很重要。」伊奈帆嚴肅地點點頭,「我們的處境比誰都危險,每日都必須徹底確認,不能掉以輕心。」

 

畢竟在充滿殭屍的地方奔波,兩人每日都必須互相在對方身體上確認,是否殘留在任何情況下可能的感染痕跡。

 

只要被殭屍咬到,沒有誰可以逃脫厄運。不只艾瑟依拉姆,這世上還有成千上萬的被感染者,初期感染及運氣比較好的人,被送到低溫艙冷凍,運氣不好或者感染晚期,已成為殭屍的人就只能等待被爆頭射殺及焚化的命運。

 

「你先幫我確認吧。」伊奈帆無遲疑地將衣物一件一件脫去,丟置一旁,全身一絲不掛。

 

對比伊奈帆的大方乾脆,斯雷因卻顯得彆扭許多,比起他自己,他更加害怕自己在伊奈帆身上發現不該出現的痕跡。就像等待降下極刑的宣判,雖然他們都做過心理準備,可是如果萬一真的有一天在對方身上發現咬痕,斯雷因還是無法想像那對於他是怎麼樣的打擊。

 

明明是每天的例行公事,但每當到這種時候,總是令斯雷因心驚膽戰。這對他是既殘酷,又不得不去面對的折磨。

 

「請好好仔細檢查,不要遺漏。」對比斯雷因的抗拒,伊奈帆倒是十分坦然,他張開手臂,等著眼前男人的裁決。

 

「……」逃避不是辦法,斯雷因只好硬著頭皮,帶著一絲不情願,把伊奈帆從頭到腳、從前到後看了遍,仔細確認。

 

伊奈帆麥色的肌膚上沒有過多茂密的體毛,黃種人的身形使他具備柔韌的細腰與收束精緻的窄臀,背脊線條直挺,已經成年的修長身軀並不算高頭大馬,卻是在實戰中淬煉,成了具備強勁爆發力量的勻稱體格,配上他那副黑色眼罩,有種難以言喻的英武之氣。

 

斯雷因依稀記得,幾年前他們在戰場上初次見面時,這個人還帶著濃濃的少年稚氣,經過戰爭的砥礪與蛻變,如今已褪去那些不成熟的部分。這些年來伊奈帆身體上也多了不少作戰留下的傷痕,但留下的瑕疵卻不令人感到可怕,反而仍能維持著東方男人的清秀。

 

斯雷因不禁想像,要是自己是殭屍的話,會想咬伊奈帆的什麼地方,他感覺肩膀部位是不錯的,長年提槍的鍛鍊,那微微隆起的僧帽筋與精實的三角肌看起來十分可口,對了,還有結實的胸部也不錯……斯雷因趕緊搖搖頭,擺脫這些荒謬的念頭,仔細確認對方的軀體。

 

所幸並沒有發現可能導致感染的可疑痕跡。除去殭屍感染的威脅,斯雷因終於感到自己能鬆一口氣,只不過眼前還有另一份小小的尷尬,不是聽說東方人對展示身體比較保守,怎麼這顆橙子鎮定自若,被人盯著裸體卻不感到害臊呢?雖然這身體每天要看個至少一回,斯雷因還是感到有點燥熱,偷偷嚥了一口唾沫。

 

「其實遇到殭屍都是遠距離交戰,又有起助跟野馬22幫忙預警,哪會被咬到?」斯雷因掩飾心虛般地道。

 

「話不能這麼說,並不總是能夠在控制情境下作戰,出人意料的突發狀況還是很多,所以才必須互相檢查,避免隱瞞或是疏漏的狀況。」伊奈帆認真解釋,頓了頓,接著道:「如果你檢查完了沒事,那換我查你了?」

 

換個地方繼續野戰

 


评论(18)

热度(138)

  1. 叶小语每日囧S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好棒啊这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