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奈因】I.T.S. 01

  1. 穿越狗血OOC超展開坑。

  2. 某S終於要過一次年齡差+體型差癮!

  3. 說好不打臉,還是打臉了!


I.T.S. 01

 

世人皆說斯雷因.特洛耶特受到命運的玩弄,而界塚伊奈帆受到命運的眷顧,但那並不正確。

 

1.海邊的房子

 

斯雷因.特洛耶特端坐在塔爾西斯的駕駛艙內,他將雙手輕輕放在駕駛控制板上,原本靜默的系統緩緩發出Aldnoah的光芒,由晦暗逐漸發亮,神祕的銀紫光輝映照在他清秀的臉龐。

 

當初塔爾西斯墜落在地球,儘管機甲毀損嚴重,但是Aldnoah驅動卻並未毀壞,這種神祕的力量似乎無法被輕易破壞。

 

理所當然地,機甲被地球聯合軍如獲珍寶般地回收研究。畢竟得到一台預知能力的Aldnoah機甲是多麼貴重。然而,想運用機甲的特殊能力自然需要擁有授權駕駛者,於是斯雷因.特洛耶特的重要性再度受到UFE關注。

 

「只要這次實驗順利,研究也有所進展的話,大概很快就能通過你的保外監管申請。所以你可要好好配合協助。」界塚伊奈帆溫和的聲音透過通訊器傳來,仔細叮囑斯雷因.特洛耶特注意事項。他的右瞳燁燁,藏著溫柔的笑意,如同染上秋意的火紅楓葉,在涼爽的清風中翻飛,盛滿了動人的神采。

 

界塚伊奈帆少佐如今身為重要Aldnoah研究的實驗主持人,底下還有來自世界各國頂尖菁英的研究員,UFE對Aldnoah的重視不言而喻,這些研究員自然也很希望能取得豐碩的研究成果。

 

「了解。」斯雷因點頭。

 

斯雷因.特洛耶特知道,界塚伊奈帆為了幫他爭取到一定程度的自由,付出了多少心力。

 

界塚伊奈帆原來就具備出色的戰功,但他沒有自滿於當一個戰爭英雄,戰後依舊努力不懈,憑藉超凡的腦袋與真材實料的本領在Aldnoah研究所取得優異研究成果,讓他名符其實成為地球聯合軍的明日之星,也才能帶領現在這個研究計畫,並且利用他手上的權限,為斯雷因爭取不少權益,這次甚至還成功說服了那位老奸巨猾的哈基寧將軍同意讓斯雷因參與實驗。

 

對於斯雷因而言,雖然塔爾西斯落入地球軍手上後被拿來研究令人無奈,但此事經過火星女王的同意。甚至她刻意想讓斯雷因能發揮其授權,藉由配合UFE的研究,使他在地球的處境能得到一定保障。

 

離開極密設施的監禁對斯雷因是種奢求,但是比起他個人的權益,更是為了達成艾瑟依拉姆女王的期待與界塚伊奈帆的希望。更何況,若研究Aldnoah能讓跟人類的生活更幸福進步,他也沒有反對的理由。只不過,一想到所謂通過保外監管的申請是指與界塚伊奈帆一起同居什麼的,斯雷因心律微微失速,面頰熱了起來,又莫名產生了一丁點期待。

 

「集中注意力。」伊奈帆注意到駕駛員狀況有點失常,他抬頭望向雪白鑲金邊的高大機體,認真地叮嚀:「雖然這次是啟動實驗,初步了解其特殊能力,就算你已經對塔爾西斯很熟悉,也不要分心了。」

 

「知道了!」斯雷因連忙回神。

 

事實上,地球聯合軍未能完美地將塔爾西斯修復,經過近兩年努力,也頂多修復到七成左右,還有太多Aldnoah的神祕之處未解,他們只能先從簡單的部分著手。當然,地球聯合軍是不可能會給現在的塔爾西斯任何火力或是多餘的行動力,基本上斯雷因能做的便是啟動Aldnoah及觀看預知後回報結果。

 

「界塚主任,我們可以開始了。」研究員畢恭畢敬地提醒。

 

「好的,謝謝你,韓森研究員。準備進行啟動及預知的實驗。」伊奈帆轉身,一聲令下,全部研究人員就定位。

 

伊奈帆回頭,對著另外一頭前來支援的高中時代的同學道:「加姆辛苦了,你已經為機體檢測三次,先前遇到的機械問題也早已排除,現在我們要進行實驗,你先休息吧。」

 

「哦,好的~~!」加姆放下手邊的檢測儀器,手插口袋,退到一邊涼快去了。加姆雖不是研究員,但有豐富丟卡利翁號整備經驗的他在Aldnoah研究所擔任維護設備的技術人員。

 

在駕駛艙內的斯雷因靜靜往下方觀看,伊奈帆有條不紊地指揮現場,內心有點感慨萬千,不禁佩服這個人年紀輕輕就已經肩負如此重任,忘了他自己以前更是位號令火星全軍的統帥。

 

喀啦──

 

駕駛艙內發出了小小的清脆聲響,吸引了斯雷因的注意。似乎有塊不知名物體掉落。

 

「這是什麼?」斯雷因順手撿起一看,發現是一小片不明物質的碎片,散發煢煢碧光,邊角有點尖銳。

 

「這個是……?啊!」一沒注意,銳利的邊緣劃傷了斯雷因的手,赤色的液體迅速從傷口溢出,染紅了碎片。

 

「怎麼了?」由通訊耳機聽到動靜,機艙外的伊奈帆關切。

 

「不,沒事,可以開始……」斯雷因話沒說完,一陣激烈的疼痛衝上腦門。

 

「嗚……這是……?咳咳!」突如其來的劇痛讓斯雷因不得不抱著腦袋,暈眩感快要讓他腦袋炸掉,肺部空氣像被抽乾一樣難以呼吸。

 

「斯雷因?怎麼回事?!」伊奈帆察覺異樣,監控駕駛員狀態的儀表數值瘋狂跳動,但無論他怎麼呼叫,斯雷因都沒有回應。

 

莫名的影像在斯雷因腦海裡閃現,他已聽不到伊奈帆的聲音,刺骨的冰冷幾乎將他吞噬,眼前一片混沌的腥紅,死亡與絕望在血液中浮沉,斯雷因驚恐地想掙扎,卻陷入一股憤怒與悲傷的包圍,沉重得幾乎壓垮了他。

 

「……不……伊奈帆……」斯雷因痛苦地從牙縫中擠出對方的名字。

 

在外頭的伊奈帆以及研究員們搞不清楚駕駛艙內發生了什麼,他們只來得及看到原本沉寂的塔爾西斯毫無預兆動了起來,巨大的機甲本該被限制住行動能力,然而特殊打造的大型拘束具卻被扯斷。這個狀態的塔爾西斯沒有火力,甚至連盾及劍都沒有裝備,但它仍然是極度致命的。他們眼睜睜地看著機甲的手臂緩緩舉高,短暫停留在高點,然後無情地下降,幾名研究員發出驚恐的尖叫。

 

「別發呆,快迴避!」界塚伊奈帆喝道,命令所有現場人員逃離。

 

碰──

 

猶如死亡審判的巨掌在眾人的尖叫與哭喊中落下,沉重的聲響回盪在Aldnoah研究所中。對在場的人來說,這短暫的一剎那卻像慢動作播放的噩夢,爆響與恐怖的火焰迅速竄升。

 

「斯雷因.特洛耶特!」界塚伊奈帆嘶聲大吼,在他傷重昏迷前,絕望地看著戒護的武裝部隊開火,瘋狂射擊。

 

***

 

戰爭剛結束時,斯雷因本來以為界塚伊奈帆對他充滿厭惡,因為戰爭,因為艾瑟依拉姆,因為左眼的那一槍,但除了互為死敵那段期間外,之後伊奈帆面對他從未表露過一絲怨恨,反而一直關懷照顧著他。毋須任何言語,斯雷因也能感覺到伊奈帆平淡表情底下的溫柔,面對那段時間裡他無常的情緒變化,界塚伊奈帆耐心又有毅力,一次又一次平復了他殘破不堪的心靈。

 

斯雷因.特洛耶特發覺,界塚伊奈帆這個人的表情很少,比一般人都面癱許多,並不常露出笑容,但是他一旦笑起來卻十分好看,似乎整個人沐浴在初昇的陽光中,安穩、沉靜,還有一種斯雷因難以企及的溫暖,不管誰看了都會感到安心。

 

如果不是界塚伊奈帆,他大概還沉浸在自暴自棄中難以自拔。斯雷因從未想過,像他這樣的罪人,也得到了屬於他的救贖。

 

斯雷因.特洛耶特回復意識,發現自己正跪在地上,一身淋漓冷汗,像剛從冰庫中撈出來一樣,不停地發顫。

 

「嗚噁……」他忍不住乾嘔,噁心的感覺就好像有人拿斧頭劈開他腦袋,拿了勺子在頭骨內翻攪,從中挖出腦髓一樣。

 

剛才是怎麼回事?斯雷因大口喘著氣,搖搖晃晃地站起來,他睜大眼睛,發現自己並不在塔爾西斯駕駛艙內,甚至不在研究所裡。

 

難道他不知不覺陷入昏迷,被移動過了嗎?但是周圍竟連一個研究員或者看守都沒有,這在平日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

 

「伊奈帆?」斯雷因感到奇怪,試著呼喚他熟識的人,沒有得到任何回音。

 

但這個地方他並不陌生,伊奈帆幾天前曾經帶他來過一次,是一幢位在海邊的白色屋子,空間不大,卻布置得很舒適,屋外種植幾株高大的棕櫚樹,海風吹過時就能聽到樹葉擺動的沙沙聲。不遠處還有一片細白的沙灘,赤腳走在柔軟的沙子上非常舒服。因為協助實驗的關係,他才能通過短暫的外出申請來到這裡。也就在這裡,和伊奈帆發生了一些親密的互動。不過現在的他可沒有心思回味那些溫存的片段。

 

「這到底……」強烈的不適感翻湧不斷,他抹去額上斗大的汗珠,回想腦袋出現的那些片段,那些是預知影像嗎?塔爾西斯的預知向來是投影到機體螢幕上,為何突然會湧進了他的腦中,更糟糕的是,在那些令人不安的影像中,他看見了界塚伊奈帆身負重傷,失去生命的畫面。

 

「伊奈帆!」斯雷因悚然一驚。

他知道一定是出了不尋常的狀況,但無論他為何出現在這個地方,實驗又發生了什麼事,他必須馬上確認伊奈帆的安危。

 

斯雷因趕忙跑出屋子,當他茫然身處在一條人煙稀少的馬路上,才發現自己身上沒有現金,也沒有通訊器材,而這裡是郊外,離新蘆原市中心有段相當距離。為了怕自己身分暴露,也不敢隨意攔便車,靠雙腿走了好大段路,好不容易偷了台違停的破腳踏車,狀況才好一些些。

 

實驗是在早上進行,當斯雷因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回到新蘆原市時已將近黃昏了。他雖然在戰時到訪過這裡,極密設施也建在附近區域,斯雷因對這個城市依然是陌生的,他知道這個地方受到戰火嚴重的摧殘,不過當他進到市區裡,市容整齊漂亮,市中心甚至有許多新建摩天大樓,人潮熱鬧,似乎已建設得井然有序。他在極密設施沒過兩年,不禁覺得城市重建的速度可真快,也許是多虧了Aldnoah的科技吧?斯雷因沒有時間感嘆日本人的效率,此刻他只急著想找到界塚伊奈帆。

 

Aldnoah研究所雖然隱密,但畢竟是出名研究機構,並不難找,當斯雷因抵達時已經是下班時間,很多人員陸續離開,這裡看上去很平靜,並沒有發生什麼大騷動的樣子。他自知身分敏感,最好不要輕易曝光,於是一邊隱藏自己身形,一邊煩惱如何找到界塚伊奈帆,然而門禁森嚴,無法輕易潛入。斯雷因在研究所附近徘徊,正焦急時,有一個似曾相識的人影映入眼簾。

 

「那個是……」

 

加姆.格拉弗特曼。

 

界塚伊奈帆的高中同學神情緊張,行跡鬼祟,轉到了研究所外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偷偷摸摸地拿出打火機,點上了一根香菸。

 

Aldnoah研究所全所禁菸,每天都憋得加姆無比難受,但下班時間總不會有人來管他了吧?加姆身心舒暢地大大哈了口菸,冷不防地,有道陰森森的聲音在背後響起,活像從地底爬出來的幽魂一般:

「界塚伊奈帆在哪裡?他沒事吧?」

 

「哇!我只有抽一根,還是在室外,絕對沒有違反規章,請不要扣我薪水!等等,你……?!」加姆慌亂了一下,回過神來發現眼前的人不是主管,但卻更加令他頭皮發麻。

 

「斯雷因.特洛耶特!」加姆倒抽一口氣,忍不住大叫。

「噓!」斯雷因一個擒拿箝制住了加姆,摀住他的嘴,近距離下可以聞到對方身上的菸味,令他微微蹙眉。

「安靜點,快告訴我伊奈帆怎麼了?」

斯雷因有些困惑,以前他沒有特別仔細觀察過加姆,但總覺得這個人在各方面好像比他所知的看起來還要……更成熟些?

 

加姆生氣地反問:「你還想要做什麼?!想傷害伊奈帆嗎?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我只想確認他的安危!」斯雷因皺起眉頭。

 

加姆忿忿地咒罵:「安危?算了吧!你不只想挑起地火事端,勾結火星殘黨,你現在還想來幸災樂禍!」

 

加姆比他強壯,一旦奮力掙扎了起來,就像被紅布激怒的野牛,隨時會將他掀翻,斯雷因的壓制越發吃力,他急切的道:

 

「不!我想知道實驗出了什麼事,我想知道他有沒有受傷,我想知道伊奈帆是不是還活著……」

 

啪──

 

斯雷因的話沒能說完,他姣好的面容毫無防備挨了一記重重的拳頭,身體一晃摔了出去,不得不鬆開加姆。

 

一旁傳來斯雷因非常耳熟的聲音:「加姆,沒事吧?你補充尼古丁的時間有點長,我過來看看。」

 

「什麼補充尼古丁,講得我像是什麼可怕的煙槍……啊,得救了,多虧你。」加姆拍拍衣服,活動了下被扭痛的手腕。

 

「嗚……咳咳!」斯雷因吐出一口血沫,摀著被打擊的部位爬起身,還沒能回過氣,腹部又挨了幾記老拳。每一擊都很沉,斯雷因只覺得頭暈目眩,胃中酸水逆流,他猛咳了幾下,忍住疼痛撐起身,吃力地抬起頭,然後吃驚地瞪大了碧藍色雙眼。

 

「界塚……伊奈帆……?」

 

眼前的人分明很熟悉,卻又很陌生。

 

斯雷因知道他在極密設施這段期間,伊奈帆還在成長期,進行實驗時都快追上他的身高了,但是……

 

這位比他高出一截的成年男子是誰啊?!

 

「伊奈帆,你怎麼……?」

 

不僅身材骨架比他所知的高大,臉型褪去了專屬於少年時期的圓潤感,連聲音也轉變得磁性低醇。

 

儘管差異不小,斯雷因知道那就是界塚伊奈帆,他確實知道。

 

但是為什麼,除了他以外……

 

難道沒有人發現界塚伊奈帆被外星人抓走改造嗎?

還是界塚伊奈帆在一天之內突變了!

 

斯雷因對人生產生了嚴重懷疑。

 

「……」界塚伊奈帆仍戴著左眼眼罩,唯一的那隻右眼緊緊盯著一臉不可思議的斯雷因,毫無一絲溫度。默然半晌,才冷冷地道:「沒想到經過十年,你倒是一點變都沒有。」

 

「……十年?」斯雷因目瞪口呆,半天沒反應過來。但震驚歸震驚,他還是牢牢記得他目前最掛念的一件事,塔爾西斯預知死亡的畫面是那樣明晰,他跳了起來,急切地問:

 

「對了,伊奈帆,你沒受傷吧?」

 

儘管斯雷因.特洛耶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很清楚感受到對方的冷漠,但是界塚伊奈帆還平安活著這件事千真萬確,他不禁大大鬆了一口氣,抓住伊奈帆,從頭掃到腳,仔細確認他全身上下有無異狀。

 

「就算受傷,也是拜你所賜。」伊奈帆豪不客氣一把甩開他。

 

「……」斯雷因面色一滯,手僵著片刻才放下來,他按捺著情緒,低沉地問:「界塚伊奈帆,到底怎麼一回事?」

 

界塚伊奈帆頓了頓,他曾無數次想像他和斯雷因再次見面的場景,現在他只感覺到滑稽可笑。伊奈帆搖搖頭,淡淡直視如今身板比他還要矮的白金髮男子。

 

「斯雷因.特洛耶特,你是我的敵人。」

 

當初斯雷因被送至極密設施以後,界塚伊奈帆待他一直都非常溫和,所以他不知道,原來這個人的表情也可以寒冷得猶如北極冰帽。伊奈帆吐出的每個字都像一柄沉重的鐵槌,一字一句砸在斯雷因身上:

 

「你於十年前的Aldnoah實驗中傷人逃亡,並被地火雙方共同通緝,這十年間你更涉嫌勾結火星叛黨。現在我要逮捕你,將你交出去。」



TBC


※工商服務時間:

《AMNH》餘本放出,淘寶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32052328793&spm=a310v.4.88.1

※台灣露天拍賣: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621786273959

 

※台灣ICE3 7/16(六)於花博展覽館舉行,攤號H36,預計有兔跟我的《Avant Minuit/now.here》、空氣吉他醋的放風本《地球最长的24小时》、《oREngebat》掛件吊飾與葡萄的《蝙蝠的飼養方法.前篇》

※暑假CWT43錄取,攤位號尚未公布


评论(36)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