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奈因】I.T.S. 10

 穿越時空,年齡操作設定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Aldnoah的光彩中包裹了一個模糊人影,等到神秘紫光散去,一個英氣挺拔的人影模樣也漸漸清晰。

 

「界塚伊奈帆!」


斯雷因訝然,這個人還是如此神出鬼沒,心臟不好的人恐怕會嚇出毛病。但在這種時候看到這個人,依然有一點驚喜的感覺,即使只是個投影。


「斯雷因.特洛耶,我找到你了。」伊奈帆本來有些冷峻的面容一下子暖了起來,這隻愛到處亂跑的鳥兒有夠難以定位的。


「我知道你為何被殺了!庫蘭卡恩是為了你的研究發表。」斯雷因急忙告訴伊奈帆緣由:「你這十年能活著是因為你一直像個廢人一樣,沒有什麼貢獻,所以才不需要你的命。」


「……那真是不好意思啊。」伊奈帆眉角微抽,他也知道自己不求長進,斯雷因何必這麼直白呢?


「我不是那個意思啦!」斯雷因發現這種說話方式有點問題,好像有點不婉轉,但也沒空慢慢解釋。


「對了,這次發表會你是不是準備發表什麼Aldnoah授權的理論吧?」斯雷因直接關切重點。


「咦?你怎麼知道?畢竟混水摸魚太久了,在找到你後,我也需要再次得到像過去那樣有點影響力的地位,所以這次我想臨時改成這個比較有突破性的發表,看能不能得到多一點重視。」


「你、你為什麼不早說?!」斯雷因瞪大了碧藍色的貓眼,那幾天伊奈帆的表現一如平常清閒,完全看不出任何端倪。


「這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伊奈帆感覺斯雷因有點大驚小怪。


「這是會改變人類歷史的大事!」斯雷因簡直無言以對,感覺自己很頭痛,「而且哪有人將世紀大突破的理論用壁報發表!還有你廢很久為什麼能突然間提出重大的研究成果!?」


「也不是那麼突然,因為我在研究所裡一直被排擠與監視,感覺心情不好,乾脆就在自家做研究,這幾年是有累積點成果的。」


「咦……既然如此,那為何十年間都沒有拿出來發表?」雖然因此撿回一條命。


「因為……雖然有研究成果,感覺心情還是不太好,所以就不想發表了。」伊奈帆有一點不好意思,靦腆地解釋。


「……我還真以為你江郎才盡,害我之前超擔心你的前途,原來根本都是裝的!」


「才不是裝的,我真的很抑鬱。」伊奈帆很委屈,斯雷因都不體諒一下他在谷底徘徊的心情。


「你也太任性!」斯雷因真想代替庫蘭卡恩打死這個人,簡直騙取他的同情心。


伊奈帆清了一下喉嚨:「我是指其他研究。若是指破解Aldnoah授權的話,我確實也遇到瓶頸許久了。」


「還有瓶頸沒解決?既然如此就不能算成功解開Aldnoah,不要隨便嚇我。」斯雷因稍微鬆了一口氣。


「不,我是說之前,但就在你穿梭時空後出現的那一天,雖然因為與你起了衝突而令我難受,但也因為再次看到你而情緒亢奮,當晚就靈感泉湧,一下子破解Aldnoah授權了。」


「……」斯雷因目瞪口呆,半晌說不出一句話。


他忽然間明白了,命運注定界塚伊奈帆會因為他而破解Aldnoah授權。那場實驗意外雖然改變了一些細節,但該由他創造出來、影響未來關鍵的部分,依然沒有被改變,一樣也不會少。


同樣地庫蘭卡恩也是,終究還是會因此決定出手殺死界塚伊奈帆。


斯雷因譴責自己的後知後覺,是啊,他明明看到伊奈帆在家裡認真於研究,怎麼會天真地以為比任何人都聰明的地球英雄多年來的努力毫無成果,太可笑了。


「原來如此,所以一直以來,庫蘭卡恩都鼓勵Aldnoah的應用研究,認為Aldnoah理論研究已經難以突破,於是這些年間幾乎都是既有的Aldnoah應用性研究,看來都是刻意誤導。」伊奈帆聽完解釋,對於自己多次被砍研究經費表露不滿。


「你就關心這個嗎?!這麼說,你對理論研究比較有興趣?」


「不。」伊奈帆搖頭,修正錯誤的說法:「我是對理論、應用都有興趣。」


「……」斯雷因再度感覺自己果然很想替天行道,痛毆這顆討厭的橙子。


「沒辦法了!庫蘭卡恩不可能放過你。」緊要關頭斯雷因決定不跟伊奈帆抬槓,「我要去駕駛塔爾西斯,你馬上找個安全地方藏好,躲去UFE總部也行。」


「塔爾西斯是個大麻煩,丟給庫蘭卡恩去處理正好,你才應該立刻跟我離開這令人不快的揚陸城。」伊奈帆一臉不贊同,留著那個遲早惹禍上身。

「話不是這樣說!強大的預知能力若被庫蘭卡恩得到,你肯定就死無葬身之地了!」斯雷因瞪了一眼,「反正你是庫蘭卡恩的目標,你別輕舉妄動,我來處理這事。」


「我拒絕。不要輕舉妄動的是你,別管庫蘭卡恩了,他本來就是衝著我來,因此也該我自己來解決這件事。」


「不行,你直接面對他太危險了,庫蘭卡恩是火星親王,握有薇瑟的資源與力量,明地裡你無法與之對抗,還是讓我來。」斯雷因堅持,準備直接穿過那道全息投影。


但是出乎斯雷因的意料,他並沒有像前次一樣穿越過虛幻的光學影像,而是直直撞碰到一具結實健壯的身軀。


「咦?」撞到了實體?斯雷因懵了。


剛才突然憑空冒出來的……應該是全息投影才對吧?


斯雷因慢慢伸出手指,朝著對方彈性良好,溫暖厚實胸膛戳了戳,手感挺不錯,跟平時一樣好,忍不住又戳了幾下。


「雖然很高興你這麼主動,但現在可能不是時候,我們可以先回去後,你愛怎麼戳就怎麼戳,愛戳多久就戳多久。」伊奈帆有點曖昧地提醒。


「等等,是真人本尊?!」斯雷因不禁大驚失色,他一直以為在跟虛像聊天才不緊張,現在可不一樣了,「為什麼會像科幻電影中的傳送裝置一樣,突然就把人傳送來!」


「沒什麼,我趕時間來找你,想找最快方法,就試著啟動了時空門。」要不是分析引擎AI處理資料要花費時間,他早就過來了,伊奈帆覺得使用效能還有很大改進空間。


「這還叫沒什麼?你怎麼會有時空門的驅動?!」斯雷因簡直難以置信。


「當Aldnoah研究所員的好處就是可以在各種遺跡收集資源。」伊奈帆又很無辜地眨了眨右眼。


「……難怪人家要宰了你!」斯雷因已經什麼都不想說了,焦慮地揪住淺金色頭髮,不停來回走動,「事已至此,你待在庫魯特歐的揚陸城簡直自找死路!越快越好,你怎麼來的就怎麼回去!」


面對焦躁不已的斯雷因,伊奈帆沉默了片刻,問道:「斯雷因……這是我的錯嗎?我弄巧成拙了?」


「咦?」


「你很煩惱,也很不高興……我只是想為我們創造未來,我不希望我的努力造成這種結果。」伊奈帆聲音低低的,似乎還有一點自責,「還是我哪裡做得不夠好?我會改進的。」


「不,你沒有任何過錯,也沒有任何不好,只是……」斯雷因啞然。從頭到尾,界塚伊奈帆不但沒有做錯什麼,而且更為了自己犧牲很多,現在卻像犯錯的孩子般接受他的抱怨。


「我只是……想要改變我看到的預知。」斯雷因想起那兩次預知影像。畫面鮮明得就像在他眼前發生,伊奈帆雙眼緊閉,全身血淋淋地倒在地上。斯雷因抓住胸前的墜子,握的很緊,「我希望你能好好活著!」


看到斯雷因感到難受時的下意識動作,伊奈帆立刻握住他的雙手,正打算開口說些什麼,有道帶著寒意的話音在不遠處響起:


「你是想扭轉伊奈帆即將被我殺死的未來嗎?我想你可能無法成功。」


「庫蘭卡恩!」斯雷因倒抽一口氣,在這種情況下被發現真是太糟糕了。


「界塚伊奈帆,難得你願意前來寒舍拜訪,不多留點時間敘舊嗎?不過,你來此之前好像也沒事先預約,讓我不能提前準備歡迎,有點令人困擾呢!」庫蘭卡恩持槍出現,面色冷若冰霜,「另外,斯雷因.特洛耶特,我也不會讓你再次搶走塔爾西斯,那本該就是屬於我的。」


「……」斯雷因默然,沒有否認,但也不承認。

庫蘭卡恩一臉遺憾地道:「真可惜,界塚伊奈帆,我以前曾經希望能與你成為朋友,除非萬不得已,我也不想對優秀的人才痛下殺手。」


「不用說得如此虛情假意,你壓根沒打算放過我。」伊奈帆毫不領情地冷哼。


庫蘭卡恩並未否認,只是輕嘆:「在海濱時,看到你自由運用全息投影以及次元盾,我覺得很不可思議……雖然許多Aldnoah技術已開放一般人民使用,但可不包括次元盾這類隸屬軍方管理的特殊Aldnoah。」


就連全息投影技術,身為親王的庫蘭卡恩也需要進入揚陸城特設的謁見之間才能使用,而界塚伊奈帆顯然愛在哪邊投影,就在哪邊投影,這個人是何時能夠運用自如了呢?


排除這些,終究還是破解Aldnoah授權才是真正踩到他的底線。


「界塚伊奈帆,你從來不在研究所進行這些突破性理論的研究,而我努力向你示好,也看不出蛛絲馬跡,看來我始終沒能得到你的信任。」


「面對監視我的人,原本就難以談得上信任。」伊奈帆犀利指出:「更何況,你也刻意放任……不,是故意引起其他研究所員對我排擠嘲諷。」


「嗯……看來你們的平日關係似乎也不怎麼樣。」斯雷因看了庫蘭卡恩,又看看伊奈帆,感覺氣氛很僵,經營職場關係真艱難。


「後來還想讓我去當富豪的司機跟當賣笑公關,我和他沒什麼好說的。」伊奈帆表達不滿。


「何必形容得好像很難聽?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工作機會多少人想要,我也只是想讓你放棄Aldnoah研究,給你免於死亡的機會,但是你不接受……於是我只能帶走斯雷因.特洛耶特作為人質,這也是我所能給予你保命的最後一次機會了。」庫蘭卡恩始終藏在眼中深處的殺意陡升。


「那可真是多謝你。但只會讓我更想奪回斯雷因。」伊奈帆語氣更添冰冷幾分,針對自己也就罷了,還想對斯雷因出手,一向習慣隱藏情緒的他難得除下偽裝,新仇舊恨一起湧上。


「所以我別無選擇。」庫蘭卡恩舉起手,原本紳士氣度已不復見,眼神只剩下狠戾,將武器對準了兩人開槍。


「伊奈帆,快逃!」斯雷因急忙拉著伊奈帆躲避子彈,尋找掩蔽與撤退路線。


「無論你有何打算,我不奉陪。」伊奈帆果斷向分析引擎AI下達定位指令,要求時空門在他們眼前開啟,準備一口氣脫離敵營。


預想中的神祕光彩沒有橫空出現,周圍一片沉寂,毫無動靜,空調有點涼,氣氛冷颼颼的。


「?」伊奈帆眉頭微蹙,為什麼沒有反應?是因為使用限制?還是剛啟用還不熟悉,無法控制自如嗎?


沒關係,不是只能用時空門,伊奈帆眼神一凜,毅然改變指令:「開啟次元盾。」


這個他較為熟悉,而且攻守合一,這下應該沒問題了吧?


然而變更的指令也是石沉大海。伊奈帆面對清新涼爽的空氣,還被斯雷因用期待的眼神關愛著,場面好像有一點尷尬。



TBC


好像又隔了好久才來發,書都出了(躺

真是忙不過來啊

>>>餘本放出!

還是會更到完,但是後面番外不發

大家聖誕快樂!

评论(7)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