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囧S

【奈因】I.T.S. 11

穿越時空,年齡操作設定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伊奈帆,不是破解授權了嗎?不會失效了吧?」斯雷因焦急地問,一直逃跑不是辦法,遠處傳來侍衛跑步接近的動靜,恐怕他們很快就會被包圍。

 

「不是失效……」伊奈帆眼神一沉,他無法與分析引擎AI取得聯繫。

 

「我認為你並非真正隨心所欲控制Aldnoah之力,還是需要倚賴遠端的大量運算輔助。」庫蘭卡恩緊咬著他們追擊,面露微笑,眼中卻不含一丁點笑意,不讓他們有一絲喘息空間,「所以我切斷了你的後援。」

 

整座揚陸城放出大量干擾訊號,斷絕伊奈帆一切可能的通訊手段,也使他再也無法利用分析引擎輔助,像時空門這種需要定位的Aldnoah能力全都起不了作用。

 

斯雷因感覺那些逐漸接近的腳步聲就像喪鐘一樣,預言著伊奈帆的死亡接近,他的神經也越來越緊繃。擺在眼前只剩下兩條路,第一是殺出重圍奪取塔爾西斯,逃離揚陸城,只是他們雖離機庫不遠,卻不知前方還有多少阻礙。第二很單純,就在這裡展開反擊,取下庫蘭卡恩的性命,直接讓揚陸城停機,也徹底終止暗殺伊奈帆的陰謀。

 

顯然界塚伊奈帆也想到了這兩條路,而且立即決定後者,拔出了自己的配槍,毫不拖泥帶水瞄準庫蘭卡恩射擊。

 

「庫蘭卡恩,如果你打算殺我,想必你也做好被殺的覺悟。」伊奈帆冷毅果決,精準的槍法數次從庫蘭卡恩身側削過去,每顆子彈都意圖直取要害,讓庫蘭卡恩不得不狼狽躲避。

 

「為了女王與薇瑟,我的生命根本不足掛齒,但那之前我必然會拖著你一起上路。」庫蘭卡恩嘴角揚起,對於自身安危不以為意,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這件事再簡單不過了。

 

斯雷因內心直往下沉,所有的人都想避免最糟糕的事態,但事情偏往最壞方向發展,他們都不得不採取最極端的手段。

 

斯雷因不再猶豫,趁著伊奈帆注意在庫蘭卡恩身上,一個箭步近身反制,俐落奪走了伊奈帆的配槍。

 

「斯雷因?」伊奈帆錯愕地看著斯雷因搶下他的武器,慢慢退開。

 

「界塚伊奈帆,你不可以殺了庫蘭卡恩。」斯雷因搖搖頭,拒絕伊奈帆的接近。

 

「現在不是戰爭時期,無論任何理由,地球軍官殺死一位火星的親王、女王的丈夫,後果都太過嚴重。」斯雷因扯出一個淡淡的笑容,溫柔地注視伊奈帆。

 

所有的人都必須面臨抉擇,斯雷因.特洛耶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必須同時衡量搖搖欲墜的薇瑟與界塚伊奈帆的生命,而他竟然會選擇後者。對於以前的自己而言,恐怕只會感到天方夜譚吧?

 

「我之所以會穿越到現在這個時空,肯定有其原因,一定是在此時此刻,有我必須去做,也只有我才能做的事……我想就是這件事了!」

 

斯雷因握緊手槍。決斷需要代價,也需要犧牲。如果某些事終究不可避免,那麼讓沒有未來的自己來承擔再好不過了。

 

「等等,斯雷因!」伊奈帆看穿了斯雷因的意圖,心底一涼,急忙勸阻。

 

沒有再理會伊奈帆,斯雷因朝庫蘭卡恩發動攻勢。比起大都在幕後運籌帷幄的庫蘭卡恩,斯雷因更具備豐富的實戰技巧與經驗,狠絕且不留餘地的狙殺很快就逼得庫蘭卡恩窮於應付。

 

「嘖,不是時候。」從剛才追殺別人,現在庫蘭卡恩自己成了被追殺的對象,雖然不久前很想與之一決高下,現在只感到麻煩棘手。庫蘭卡恩這也才清晰地認知到,他是同時在對付兩個身手頂尖的高手,一旦合力起來對付他,他恐怕毫無招架之力。

 

「庫蘭卡恩殿下!」匆忙趕到的侍衛看到親王被襲擊,紛紛開槍護衛。

 

「別管我,也別管斯雷因.特洛耶特,目標只有界塚伊奈帆!」庫蘭卡恩喝令部屬。

 

一定要在界塚伊奈帆發表之前,在造成薇瑟的致命傷以前。

 

「別想得逞!」斯雷因追擊上前,緊咬著庫蘭卡恩不放。

 

突地一個大幅度的動作,讓一片神秘的碎片從他寬鬆的口袋中滑出,明亮的結晶綻放出青綠的光彩,跟平常偏紫色的Aldnoah光澤不同,這個色彩更加清透深邃,神祕莫測。

 

一閃一閃的軌跡在斯雷因眼前橫越,轉瞬間捉住他的注意力。斯雷因心念一動,這片不明物體總是在某些特別的時刻出現,這個到底是什麼,又來自於哪裡呢?他不禁下意識伸手抓住,尖銳的菱角扎著他的手掌,帶來陣陣刺痛。很奇妙地,斯雷因覺得自己必須緊緊握住,絕對不能放開。

 

就在這一刻,淺色的光暈變成一股風暴,迅速往擴散,將他們籠罩在一片虛幻的空間,四周環境全都變得模糊,看不清揚陸城的設施,也看不清彼此身影,好像整個世界陷入了一片混沌的迷霧之中。

 

「怎麼回事?」在場的人全都對眼前的異相莫名震撼。所有的人感到了強烈的暈眩,好像被看不見的巨大怪物的爪子攫住一般,衛兵們嚇得不知所措,也不敢輕舉妄動。

 

「這是……Aldnoah?」伊奈帆不可思議地看著周遭陷入詭異的濃霧,這片光輝跟已知的Aldnoah不同,卻又有一點眼熟。對了,他想起自己在監視紀錄影像看過,就是在斯雷因穿越過來的那一天,出現在海濱屋子裡的光芒。

 

不過,跟上次狀況不太一樣,周圍環境似乎已被這道光暈浸蝕,雄偉壯觀的揚陸城竟然漸漸變淡,越來越透明,空間與時間的交界線開始模糊,不知道會連接到哪個世界。

 

「難道……發動了穿越時空的Aldnoah?為什麼會在這種時候?」伊奈帆內心充滿疑惑。

 

但他沒心思尋求解答,眼前就像一片充滿不明暗流的大海,一不小心就會將他捲入未知的時空。周圍開始浮出交錯的建築、人物,聲音,似暗似明,若隱若現,甚至難以分清敵我,這下找斯雷因不是更困難了嗎?

 

「斯雷因?你在哪裡?」伊奈帆試著呼喚斯雷因,忍著襲上腦門的頭暈目眩,難道這就是十年前斯雷因穿越到現在時所感到的痛苦嗎?感覺真是太糟糕了。

 

伊奈帆強忍難受,勉力在時空亂流中尋找對方的蹤影,但混亂的景象擾亂了他的視覺,他分不清楚那些究竟是過去還是未來,他很害怕斯雷因在這個奇異的時空亂流中迷路。

 

幾名神經緊繃的侍衛像無頭蒼蠅一樣,想在中尋找出口,但他們難以脫身,卻湊巧撞見界塚伊奈帆,正要舉槍掃射,一架巨大的銀白色機甲突破了迷障,從天而降,一把掃開了武裝衛兵。

 

「斯雷因?」面對出手救了他的塔爾西斯,伊奈帆期待地問。

 

但是他失望了,從駕駛艙走出來的並不是斯雷因.特洛耶特。蕾穆麗娜公主緩緩搭乘升降梯著地,看了看眼前的混亂的場景,然後把視線投向伊奈帆。

 

「什麼?原來是你啊……」蕾穆麗娜同樣失望,嫌棄的表情不假掩飾,很顯然她也希望能見到的是斯雷因,結果卻是討厭的界塚伊奈帆。

 

「蕾穆麗娜公主,妳怎麼會在這裡?」伊奈帆問道。

 

「斯雷因讓我好好休息,但是我今晚見到他太興奮了,怎麼可能睡得著呢?所以我利用了王族的權限,想透過揚陸城的監視系統再看一看他。」平日蕾穆麗娜對界塚伊奈帆總是掛著譏諷的表情,但她現在臉上的笑容卻有些自嘲。

 

「……」伊奈帆十分理解,一如平常自己透過屋內監控系統偷看斯雷因一舉一動的心情。

 

「這裡的異相是妳所引發的嗎?」伊奈帆詢問。

 

蕾穆麗娜搖搖頭:「我雖然已經大致知道事情的經過,但現在這裡發生了什麼情況我也不清楚。不過,我剛才已經關閉了這座揚陸城。如果你若想對外聯繫,或是搭乘塔爾西斯逃離這裡,現在就是最好的時機。」失去Aldnoah動力,四周光線已開始轉暗,只剩下非Aldnoah的緊急備用電源。

 

「謝謝,但我現在必須先找回斯雷因。」伊奈帆堅定地回絕。

 

「雖然我也想去找他,但我大概辦不到……只能拜託你帶他回來了。」蕾穆麗娜望著眼前的異常風景,目光有點哀傷,她其實感到很虛弱,已經快被異空間對身體的負擔壓垮,難以在這片幻境中穿梭。

 

「而且,我有必須要去做的事。界塚伊奈帆,我需要借用你的力量。」蕾穆麗娜平靜地注視伊奈帆。

 

 

 

 

 

……*……*……*……

 

 

 

 

 

等到蕾穆麗娜離開,伊奈帆繼續在一片晦暗不明的光影中前進,他看到前方有明亮的缺口,像是一道路標指引著他,伊奈帆不由得靠近,果真看到了一個模糊的影子。

 

「斯雷因?」伊奈帆不禁加快腳步上前。

 

「是誰?伊奈帆嗎?你怎麼會在這裡?去避難了,動作快一點,慢了會趕不上運輸車。」有個正急忙奔跑的少年注意到不遠處的來者,連忙招手喚道。

 

「……」伊奈帆性格冷靜,極難得會對遭遇到的狀況不知所措,此刻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啊,不對,我認錯人了,我剛才誤以為遇見我同學!」

 

穿著淺卡其色校服的箕國起助,伊奈帆的高中同學,正一臉納悶地打量28歲的伊奈帆。

 

「真不好意思,模樣實在太像了,不過身高體格差很多。你穿著地球聯合軍的軍裝,是UFE的軍官吧?我那同學的性格就完全不適合當個軍人,他還是比較適合當個研究員學者,不過現在要打仗了,恐怕暫時也回不了學校念書。」起助一想起了自己那個學霸同學與本來應該無憂無慮的高中生活,不免感慨。

 

「起助……」伊奈帆喉嚨乾啞,心臟跳得很快,似乎有股激流在胸口湧動。

 

他在時空的亂流中來到了什麼地方?這裡難道會是那一天嗎?火星開戰,他與同學前往避難之前?

 

那麼,這裡就是一個起點,所有的人在這一天被捲入戰爭,也是失去箕國起助,讓自己決定起身作戰的那一天。

 

「你是來協助避難的嗎?那要趕快去接加姆跟韻子他們!」箕國起助催促道。

 

「不,我不是……」伊奈帆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解釋。

 

「喔,那你有別的任務……是要跟火星人作戰吧?果然,戴著一副眼罩感覺就是身經百戰,看起來好像奧丁,很厲害的樣子!」起助對這位氣勢不凡的軍官莫名有好感,覺得這個推論很合理,「那我也不能再耽擱了,可不能讓加姆他們等太久。」

 

「等一等,起助!」伊奈帆叫住了正要跑開的箕國起助。

 

伊奈帆握緊拳頭,深深吸氣,陷入一場天人交戰,他該說些什麼吧?是不是應該要阻止箕國起助去避難?他想在這裡拯救高中好友,即使會讓某些歷史被改變。

 

「咦?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起助納悶,隨即又注意到眼前的軍官欲言又止,似乎在隱忍著什麼。真奇怪,明明不認識這個人卻又感覺很熟悉,起助猜測他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面?而且不知道為何,他有種眼前的軍官正在擔心他的感覺?

 

起助摸了摸後腦,有些無奈地苦笑:「我原本以為今日是迎來和平的一天,結果卻是戰爭的開始,命運真是太難以捉摸了……不過沒什麼好煩惱的,雖然火星人很強,我們地球人也很厲害的,就拜託你們給那群火星人好看,務必把他們打得落花流水!」。

 

「我確實做到了。」伊奈帆直視箕國起助,認真點了點頭,挺直背脊保證。

 

「?」起助很困惑,對方的回答怎麼像過去完成式?不過不管怎麼樣,起助莫名其妙對眼前的人很有信心,他認為這個人說的一定是實話。

 

「那真是太好了。」箕國起助露出一個全然信任的微笑,轉身離去。

 

「等一等,起助!」伊奈帆想叫住高中好友,企圖阻止對方遭遇噩運。

 

可是箕國起助已經匆匆忙忙、頭也不回地跑走。

 

伊奈帆再度被那團青綠色光輝包圍,他在時空之海中握緊了拳頭,重重一嘆,終究沒能夠改變自己高中好友的命運。

 

Aldnoah。

 

一切的起因都是Aldnoah。

 

火星、薇瑟、地球地火戰爭、天堂殞落、艾瑟依拉姆、箕國起助……他與斯雷因,所有糾纏的在一起的命運都脫離不了Aldnoah。

 

如果他的研究對未來影響會是如此巨大,他到底該怎麼做才好呢?

 

斯雷因.特洛耶特此時也被困在這團時空亂流中,他不是第一次經歷這種暈眩不適,努力提振精神,卻依然看不清楚該往哪邊去。明明剛才所在的庫魯特歐揚陸城並沒有多複雜,現在他卻迷失了,庫蘭卡恩跟界塚伊奈帆似乎都不在這裡的樣子。

 

「這些到底是……?」

 

他看到了許多景象從身邊一閃而逝,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覺。

 

──所有的一切都跟Aldnoah有關。

 

伊奈帆平靜的聲音就好像從天而降的雨水,悄悄流入細沙,也滲進了他的腦海。

 

「伊奈帆?」斯雷因環顧左右,卻沒有看到對方的蹤影。

 

──將Aldnoah授權與驅動完全開放,讓所有人類享受它所帶來的福祉。

 

還是伊奈帆的聲音,就好像在他耳邊低語,四周不同的影像快速變換,像一個微縮的世界在成形、演化。

 

斯雷因看到人類變得重度依賴Aldnoah,生活中所有大小事都靠Aldnoah解決,享受著無比便利的生活,但是,後來人類就此滿足,發展停滯,不再追求進步。

 

──不對,Aldnoah畢竟不屬於地球,那是極端危險的科技,人類打從一開始就不該倚賴Aldnoah。

 

伊奈帆的聲音再度傳來,斯雷因吃驚地看到四周的影像又變了,世上所有的Aldnoah應用皆被停擺收回,這讓早已經習慣使用便利Aldnoah的人們陷入一場巨大的恐慌。原本具備最多Aldnoah之力的火星也頓失軍事優勢和貿易籌碼,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

 

──還是錯了,不再管Aldnoah如何運用,任其自由發展。

 

就算Aldnoah授權已不受限於王族,擁有Aldnoah驅動的仍舊是少數人,獨佔驅動並任意濫用的人成為新一代的貴族或富豪,在社會上建立起另外一種畸形的權力結構。

 

「難道這些影像是……未來?」

 

斯雷因吃力地穿梭在時空風暴中,各種風景竟然不斷地變化,雖然像隔著一層霧化的濾鏡,模糊不清。

 

為什麼會有截然不同的未來?

 

又為何會有伊奈帆的聲音?

 

該不會……

 

斯雷因突然驚覺,那道聲音是屬於界塚伊奈帆的意志。

 

未來正隨著界塚伊奈帆的想法在改變。

 

「伊奈帆……」斯雷因感到很不可思議,這顆橘子居然有這麼大的力量。但想想那個人過去也扭轉不少戰局,現在還破解了Aldnoah授權,有這樣的影響力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不過前提也要是他能活著才行。斯雷因覺得可不能忽略重點。

 

想起伊奈帆不久前還在他身側,想帶他離開揚陸城,但他卻主動拋下了對方。斯雷因禁不住苦笑,即使是這樣糟糕的自己,卻在這種時候一直想起對方,實在很不爭氣。

 

就在朦朧不清的光暈中,斯雷因看到不遠處有一扇半掩的門,門後透出了的柔和的亮光,他不自覺走過去,來到一間很普通房子,房間內沒什麼特別的設計,簡樸溫馨,沒有多餘的裝飾,這樣的裝潢風格似乎有一點既視感。

 

斯雷因驚訝地發現這裡居然是間嬰兒房,溫暖的小床上有個嬰兒,圓溜溜的朱紅色雙眼正一瞬不瞬地盯著他。

 

「不會吧……伊奈帆?」斯雷因愣住,這種感覺太奇妙了。

 

「這裡不像是孤兒院,是界塚家嗎?在天堂殞落(Heaven’s Fall)前?」斯雷因左右張望,一時無法判斷他到了哪裡,不過觀察房間布置,的確擺放不少早些年代的物品,勾起一種很懷念的感覺。

 

「看起來肯定還在喝奶吧?」斯雷因覺得很有趣,這些天已經習慣了28歲伊奈帆的挺拔體格,現在看到這個迷你尺寸的伊奈帆,反差實在有點大。

 

「哼哼,小時候倒挺可愛的嘛,一點也不像現在。」斯雷因忍不住把嬰兒抱起來,小伊奈帆也十分乖巧,不哭不鬧,軟綿綿的身體,胖呼呼的臉頰,手感真是好啊!真想多揉一揉!斯雷因的眼角彎彎的,笑容十分溫暖,洋溢著單純的幸福。

 

「……雖然真的很想多留一會,但是我不能耽擱太久,還有非去完成不可的事情。」斯雷因原本亮起來的目光又漸漸轉變為黯淡。他沒忘記自己還必須去解決庫蘭卡恩。

 

斯雷因正想把伊奈帆放回嬰兒床,卻突然發現自己的手指被伊奈帆小小的手握住了。

 

「嗯?放開我。」斯雷因多用點力想要掙開,但伊奈帆抓得非常緊,明明那樣幼小,力氣卻挺大。他不得不再多施點力,結果手一順,居然把整個嬰兒給提起來。

 

「哇!」斯雷因嚇了一大跳,居然把嬰兒懸吊起來了,深怕把伊奈帆給摔了,趕緊揪住衣服後背,還好沒有掉下去,感覺還有些心有餘悸。

 

「居然完全不放手,這傢伙還是這麼亂來。」斯雷因稍微埋怨。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在我家裡?」突然從後側傳來一道低沉的聲音。

 

「?!」斯雷因吃了一驚,有人接近他竟然毫無所覺。一轉身,看到來者,又禁不住張大了嘴。

 

對方穿著地球聯合軍正式軍裝,長相與伊奈帆很相像,特別是眉宇間的英氣與赤紅的眼眸幾乎如出一轍。但這個人卻又不是界塚伊奈帆。

 

斯雷因很快反應過來,這個人該不會是──界塚實奈茂?界塚伊奈帆的父親。

 

 

TBC


2017新年快樂!


《I.T.S.》餘本

《平绒兔子 WEB漫画再录集》餘本



评论(3)

热度(78)